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18章 陆亡?

时间:2018-02-11作者:小电流

    “怎么回事?”场外的观众们就这样看着面前的结界突然开裂破碎,下一刻代替整个结界的,是一片漆黑的结界,什么都看不见,就像是罩上了一个半圆形的黑色罩子一般,让他们纷纷猜测起里面发生了什么。

    “我的海灾结界,被更强结界破除了?到底是谁?”卡娜莎丢掉了在那边不住咳嗽吐水的希芙,警惕地环顾着周围:“是哪一位大魔官亲自来到吾的领地了?黑色的结界,荒凉的废土,一片死寂的感觉,是石像鬼娘?”

    她此时此刻突然站在了一片荒凉的废土上,空气中弥漫着死寂的空气,四周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大地是灰白色的,天空也是灰蒙蒙地,没有日月,没有星辰,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一阵淡淡的波动出现在了这篇方法绝对静止的空间内,一声清晰而又悠长的低语声,突兀地出现在了卡娜莎的耳边。

    “你好啊,人鱼族的女皇大人,多亏了你让我的契约魔物娘陷入了濒死,通过契约,体会到了最痛心的死亡感觉,再加上最近以来的同步,才稍微让我展开了这个结界啊,啊,这是多么怀念的气息,终焉大人.......”伴随着一阵波动,一个浑身黑衣的人影从虚空中出现,两只漆黑色的眸子对向了卡娜莎的两只碧蓝色的眼眸,他展开双手,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脸上满是享受和追忆,随后他缓缓睁开了纯黑色的双眸,一手抚在胸口处,朝着卡娜莎微微弯腰:“按照记忆中的礼节,女皇大人,我现在应该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死亡,呐,你想和我一起,拥抱永生和力量吗?”

    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

    “艾丽莲,撤出来。”达妮兰手腕上发出了红色的光芒,随后她皱着眉头看向了面前的结界,拿出一块水晶喊道:“切割开空间出来。”

    “........对不起达妮兰大人,这个空间,我切不开。”不久,水晶里传来了模糊的,艾丽莲的回应。

    “这下糟糕了,我这手环上一次显示红色,还是在面见魔王的时候啊。”达妮兰随后再次命令道:“那就以保命为优先,放弃一切其他选项,尽力避免战斗,我不想再次看到的,是你的尸体。”

    “了.......”艾丽莲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水晶上便出现了裂痕,达妮兰愤愤把水晶往地上一丢,一块名贵的水晶便化作了碎片:“该死,魔力极限了。”

    ————

    “说什么胡话,死亡?你难不成还在幻想期么?陆亡勇者啊,你以为你展开了属于勇者的特殊结界,我就打不过你了?笑话,我碧蓝之海之主,人鱼一族的女皇,纵横这片海域上百年,难不成只会在海上作战么?”卡娜莎轻笑道,她微微一挥手,周身浮现出了无数水凝聚而成的长枪,直指陆亡周身要害:“撤掉结界投降的话,吾以女皇的身份保证不伤害你,吾可是很中意你的啊。”

    “看样子,是不愿意吧,那算了,仅仅是一个碎片法则,同不同化并不重要,把你生命力抽走,当一个死亡仆从也不错,也为我下一次醒来做做准备,终焉大人的计划可不能再次失败了啊。”陆亡的脸上满是无所谓的神情:“还有,女皇大人,你自信的来源,是不是.......这个?”

    说完,他打了个响指,卡娜莎周围的水凝聚成的枪,就像是被点着了一般,一阵黑色的火焰一闪而逝,空中的长枪全部被烧得一干二净。

    卡娜莎的脸色却一下子变了,因为就在刚刚一瞬间,空气中的水元素,突然全部消失不见了。

    “很好奇为什么没有了水吧?很简单,因为它们死了啊。”陆亡再次微微一鞠躬:“好了女皇大人,最后,请让我为您献上最优雅的死亡吧.......”

    他的身体化作了黑色的雾气,铺天盖地地朝着卡娜莎蔓延过来,而卡娜莎脚下的大地突然裂开,无数骨爪死死抓住了她的尾巴.......

    ————

    “莉莉丝什么都看不见了呢~”莉莉丝趴在黑色的结界壁上百般无聊,这一幕胆大包天的举动看的周围的人一愣一愣的,那可是结界壁啊,谁知道摸了会发生什么事情啊:“呜,陆亡和我的联系突然淡了好多,好想去看看他,陆亡在哪里呢?想去他边上的说........”

    说完,她脖颈处的金色蝙蝠印记微微一亮,整个人突然消失在了原地,就这样光天化日之下瞬间不见了。

    “........”这位勇者全家都带瞬移功能的吗?

    “慢慢地,从尾巴开始,一点点将你的生命力吞噬掉吧,就如同女皇大人一样,喜欢看猎物一点点,在水中窒息,溺死的样子吧。”黑雾飘到了完全没法动弹的卡娜莎身后:“不知道自己成了猎物,是什么样的感觉?”

    可恶,明明是女皇,明明是魔物娘,可是为什么却连区区白骨都挣脱不开,给我动啊!尾巴被束缚,可是不知为何,浑身的力气突然一点点消失殆尽了,卡娜莎趴倒在地上,只能看着绝望一点点蔓延上心头,她有预感,这个黑雾只要沾上自己一点,自己会死,肯定会死,不行,我不能死在这里,我是碧蓝之海的主人........

    但信念,没法帮她摆脱死亡的阴影。

    “那么,盛宴开始了.......安心,死亡的时候,你会获得无上的快感,这是我的死亡,所能带给你的至高享受啊........”

    “呜好疼!这是哪里的说?”突然,旁边的虚空中跳出一只野生的吸血姬,啪叽一声掉落在地,双脚着地时被反冲力震麻了,眼泪汪汪地蹲下揉着自己的小腿,环顾一周周围突然变化的环境,莉莉丝头上的呆毛打出一个问号,但是她依旧第一眼就认出了那一片黑雾是陆亡本体,呆毛一下子竖了起来:“啊咧?~陆亡变成了雾?”

    “莉莉丝?等等,别过来.......”看着莉莉丝一点点朝着自己走来,甚至伸出手想碰自己的趋势,那团黑雾一下子缩了起来,化作了一个人形,最后变成了一身黑衣的陆亡,他一副看着败家孩子的表情,气急地冲着莉莉丝喊道:“你干嘛突然摸上来了啊,会死掉的啊!真是吓死我了啊,幸亏我收的快.......”

    “啊嘞?”莉莉丝不明所以,随后奇怪道:“陆亡换衣服了呢。”

    “换衣服?”陆亡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黑衣,奇怪道:“哎,我明明是牧师袍来着........不对啊,我不是在广场上的么,怎么突然又穿越了?不过这个地方有种奇怪的熟悉感,哎?女皇大人?你怎么.......嗯.......”

    此时此刻,女皇卡娜莎仰面朝天,尾巴和手臂被几根白骨手臂束缚着,固定在了地上,表情虚弱无力,呼吸声急促,配合她暴露的穿着,一副任人宰割,正面上我的模样,让陆亡一瞬间产生了不好的想法。

    “咳咳,那个,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女皇大人啊,你都这样了,我陆亡好歹也是个勇者,那么,对不住了。”陆亡弯下了腰,朝着卡娜莎的束胸伸出了手。

    “陆亡勇者.......你想对吾,对吾做什么.......即使你用手段暂时封住了我的行动,但我可是碧蓝之海的主人........”卡娜莎顿时羞红了脸,用力扭动着身子,但这样做,只能将她的完美身材的诱惑尽显。

    “女皇大人,你现在这副毫无反抗之力的模样,你说我会做什么呢?嘿嘿嘿,放心,很快就好了,我的技术很好的,不会很疼的。”

    “无礼之徒........吾........吾绝对要.......哼.......”卡娜莎扭过了头,闭上了眼睛,轻哼一声,也不再做无谓的反抗了,低声自语道:“既然事已至此,你的实力也足以担得起母亲大人的教诲了,那么.......吾,想要个男孩.......”

    “说什么呢?”陆亡的手抓住了一根带子,随后手猛地一拉,伴随着带子撕裂的声音........

    陆亡的手上,多了一个铃铛:“好~任务完成,女皇大人,多有得罪了,那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根据规则,是我赢了吧?”

    卡娜莎:“........”

    “不过这是哪里?刚刚我还在海上的来着,这是,死亡结界.......?”陆亡心中突然闪过这奇怪的字眼,随后问道:“说来也奇怪,莉莉丝你什么时候从场外跑进来的?还是说我们都穿越了?”

    “哎?那个........”

    没等莉莉丝解释,陆亡的胸口突然弹出一把黑白色的剑,剑身黑色的一面就如同一块海绵一般,将周围的空间吸入,伴随着面前景色一阵扭曲,陆亡等人再睁眼时,周围又是那个熟悉的广场上了。

    “今天真是乱套了,连一念生死都自己跑出来了.......哎?是幻觉么?”陆亡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空气,再心念一动,一念生死出现在了自己手上,顿时疑惑了起来:“今天怎么迷迷糊糊的。”

    艾丽莲出来后,第一时间跳出场外来到了达妮兰的身边。

    “你没事就好,我们走吧。”达妮兰看了一眼原地懵逼的陆亡,带着人悄悄地走了,竟然意外的没有再多调侃陆亡几句。

    “女皇大人.......嘶.......”一片倒吸声让陆亡把注意力放在了那边的卡娜莎身上。

    此时此刻,卡娜莎哪里还有半分高傲的女皇气质,就这样双目失神地躺在地上,面色微红,身上的衣裳凌乱,头上的皇冠跌在附近,胸口处的衣服被撕裂开来,露出了大片春光,裙子这里更是不雅,似乎是由于骨爪在被吸入剑时产生的摩擦,让她身上的裙子变成了布条装,而且还是向上翻的,就差一点就完全暴露了,不过这样更有一番别样的诱惑,外面传来了一片咽口水的声音。

    不过随后,所有的目光,统统从女皇身上移到了陆亡身上,陆亡甚至还听到人群中小声的只言片语,比如:“火力真猛啊。”“不愧是有了两只魔物娘还敢来选婿的勇者。”“资本强大。”“胆子和实力成正比。”“为勇者争光。”“母女双收。”“羡慕的同时捂住肾表示学不来。”“我们不一样~”“怪不得全黑结界,这哪能上直播啊。”“在线求翻墙大佬给视频。”“正面上女皇,小火箭走一波。”

    林诗音看着场上的陆亡,以后自己是不是该叫他岳父了来着........好凌乱啊。

    陆亡举着铃铛,在风中凌乱着,这是他第一次赢了以后,脑中连一句胜利致辞都想不出的时刻,最后半响,他默默地收回了目光,用正义清澈地眼神看向了观众,义正言辞地说道:“我不是,我没有,你们.......信吗?”

    信!鬼才信!这是观众们一致鄙视的眼神中透露的信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