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16章 不怂能赢?

时间:2018-02-11作者:小电流

    “好好,感谢各位家长的配合。”陆亡总算是走到了广场边缘,也就是再踏入一步便会走进蓝色护罩内,算作挑战的位置,在众目睽睽之下........停了下来,对着周围看着他的勇者们道:“哎?你们站着干嘛,不上吗?”

    上个鬼啊!你那么招摇,不应该你先上吗!停下了是什么情况啊!毫不要脸地让我们先上,摆明了把我们当炮灰的态度是几个意思啊!勇者们脸上写满了吐槽。

    “陆亡,我们这.......”

    “慌什么,都快上全城直播了,开战之前,说两句骚话,摆个帅气的pose,魔物娘交战前,开一口嘴炮,或者最次的就喊一个勇者口号,这难道不是这个世界的正常打开方式吗?”陆亡疑惑道:“我倒是觉得,我们以步行的姿态走过来,其实不符合这个设定,但没有更拉风的出场方式了,所以特意把这部分的缺憾,以骚话补全了。”

    “可,大部分投影水晶,没有声音。”林诗音尴尬地笑笑。

    “........”陆亡深深感觉到了自己的失策。

    “哦?契约勇者,也想来选婿么?”女皇大人看向了陆亡,一眼就看穿了陆亡的身份,她的这句话瞬间激起了千层浪。

    “原来是契约勇者么?怪不得行为古怪,而且一副很厉害的样子。”

    大部分契约勇者确实性格很奇怪,因为契约本身就很奇怪,并不是说真心与魔物娘相爱后,契约就会出现,有时候它一下子就来了,有时候望穿秋水也不来,而人们也都觉得也许就是因为那些契约勇者性格奇怪,所以才触发了特殊的契机得到了契约。

    “不知道他的契约祝福是什么,不过,契约祝福没一个弱的吧,稍微有点羡慕啊。”

    这位说契约祝福没一个弱的兄台,请看着我家的莉莉丝,我给你一个机会好好重新整理一下你的发言。

    “不过,可真是厉害呢,一个勇者,明明有了两只契约魔物娘,却还想再去娶公主.......”“哎?话说,这两只似乎是幼生体.......”“对哦,这么说,这个勇者竟然是一个萝莉控.........啧啧........”

    喂,为什么突然换上了看变态的眼神看我,说清楚啊喂!陆亡感觉自己躺枪了。

    “还带着一个只会吹笛子的废物么,呵呵,这样的组合,倒是稀奇。”女皇大人看向了林诗音,再次刺激道。

    “女皇大人,我来只是想说,我爱你的女儿,所以,请不要把这份责任,强加在她的身上。”事已至此,林诗音豁出去了,他抬起脚步,想踏进圈内,但他还没迈出一步,就被陆亡拉住了,陆亡冲他微微摇了摇头。

    “哼哼,可以啊。”女皇轻笑一声,竟然答应了,顿时让林诗音感觉幸福来得太突然。

    “你蠢么,等后话啊。”陆亡拍了拍一副已经不知所以的林诗音的脸:“女皇大人,别逗他了,说后半句吧。”

    “呵呵,还是这位契约勇者来得聪明点,我当然可以答应你的要求,甚至是让你与丽莎成婚,但前提我也说了,从我这拿走这个铃铛,我自然什么都答应。”女皇轻蔑一笑:“可你们,行么?”

    “对一个男人说你行么这话,绝对是侮辱,上她!”陆亡大吼一声,但脚步却没有丝毫挪动,随后看了眼周围依旧一副沉寂气氛的勇者,疑惑道:“哎,这你们都忍得住没上?这么怂?”

    喂,女皇明显说的是你们吧!跟我们有半毛钱关系啊,还有,你不怂你倒是上啊,站在安全区bb算什么本事啊!周围的勇者们想把这货丢进去,真的要不是看在大家都是人类,同病相怜的份上。

    “呵呵,林诗音,找来的帮手也是这种不靠谱的家伙,你啊,实力不行,眼界也不行.......”女皇闭上眼睛,像是实在看不下去一般,摇了摇头。

    “抱歉,他实力不行,你说的没错,但他眼界,不低。”陆亡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女王面前,女王再一睁眼,陆亡与自己仅仅只有一米的距离,而他的手,已经伸到了自己的胸前.......的铃铛处。

    什么时候?周围的围观的人们全部愣住了,就在刚刚女王闭上眼睛的一瞬间,陆亡就从原地消失了,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女王的面前,而且似乎,就要得手了!

    靠,这货扮猪吃老虎,还是特别没节操的那种!这是周围的人们一致的心中吐槽。

    “身为女皇,轻敌确实是大忌了,我为之前对你的轻视道歉,然后,请退场吧。”女王眼中露出了赞许的神色,随后一道波纹屏障猛地展开,试图将陆亡弹出去。

    “呵呵,你这可算是对我的攻击哦!”陆亡笑了,果然不出他所料,就在海浪屏障要触及自己手的那一刻,一把黑白色的剑突兀地出现在了面前,一瞬间,那道屏障接触到了剑身,就这样凭空消失了,而陆亡的手指,已经感受到了铃铛的坚硬触感。

    一念生死被动技能,完全抵挡一次先手攻击!陆亡这时候又觉得这把剑是一个天底下最好的剑了。

    但可惜的是,女皇不愧是女皇,就在陆亡摸到铃铛的一瞬间,她也动了,整个身子化作了一道蓝色的影子,向后退开了5米,就是这突然一退,让陆亡抓了个空。

    “哎我去,能不能让我好好过任务了!”陆亡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顿时气急:“女皇大人,你这不按套路出牌。”

    “吾何曾说过,吾不动了?”卡娜莎冲着陆亡露出了俏皮地一笑,完全不符合身份的笑容让周围的勇者才意识到,女皇本身就是一个大美人来着。

    岳母我喜欢你啊.......啊呸!陆亡拍了拍手,握住了空中的一念生死:“喂,刚刚我摸到铃铛了,这算不算我赢了?”

    摸到了,他说摸到了.......刚刚那一幕发生地太快,周围人们大多没看清,但他们看见了女王第一次后退,以及得知了陆亡摸到铃铛的事实,尽管之前还在尽力鄙视陆亡,但现在顿时有种莫名的自豪感:看啊,我们勇者还是有人的么!

    “我说不算,就不算,除非,你彻底拿到这个铃铛。”女皇大人如此说着,身旁出现了无数又水组成的人偶以及魔物娘:“那么,身为我女儿的夫婿,要有以一敌千的实力,先和我的军团过过招吧。”

    “额,我忘说了,我不是来竞选你女儿的丈夫的,你看,我有自己的魔物娘。”陆亡若无其事地走到场边,把还不明事实莉莉丝和希芙拉了进来,向着众人炫耀道:“看,稀有品种吧!你们这些住海边的,没见过吧!”

    喂!那你是来干嘛的啊,混蛋,欺骗感情的吗!周围的人心中再次吐槽道。

    “吸血姬和龙娘,不错,那么,你只是来为那个废物出头的么?”女皇微微点了点头。

    “我这不叫出头,很简单,甚至我把计划给你挑明了都行。”陆亡也微笑着回应道:“还有,女皇大人,强扭的瓜不甜,你女儿要是遇到别的不喜欢的勇者,死不肯洞房,岂不是很尴尬。”

    “呵呵,身为勇者,难道还不知道我们魔物娘有的是手段和你们交尾么,我自然也有方法让我女儿主动这般做。”女皇露出了深邃的微笑。

    “........”陆亡一时语塞了。

    “这样吧,你要是能从我这里抢走铃铛,我就答应这两人的婚事,如果有你这般愿意鼎力相助的朋友,那我勉为其难也算是他的实力,如何?”女皇笑道。

    敏锐的陆亡发现了她话语中的区别,得到铃铛,和抢走铃铛,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概念,抢走,也是可以抢回来的啊,这也就意味着,和自己打败她没啥两样了。

    “那个,其实吧,咱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打打杀杀的,何必呢?女皇大人,我这次来呢,就是想对您的决策提出些小小意见,我其实想出海玩,结果您封了海,这不,只能以这种方式找您申诉了么,这样,您下令让我出海,我绝对不会给您添麻烦,说走就走,你看如何?”陆亡突然变得阿谀起来,搓着手,活像个讨好女皇的宠臣。

    “好啊。”卡娜莎不假思索地点头道

    “这么干脆的吗?”陆亡惊喜道:“放心吧女皇大人,您一声令下,我陆亡同样干脆的滚蛋!”

    喂!你怂的这么干脆的吗!周围的人们吐槽道。

    “但是呢,吾倒是有个疑问。”卡娜莎皱起了眉头,对着陆亡问道。

    “您说,女皇大人,我陆亡定当知无不言!”陆亡拍着胸脯。

    “只是不知陆亡勇者,你在我身边,鬼鬼祟祟的,想要,干什么呢!”女皇的手上出现一把水流组成的三叉戟,对着侧面虚空就是一击横扫,那边满脸讨好的陆亡如同一个泡沫般消散了,而再看三叉戟扫过的地方,一个穿着白袍的身影突然重重从虚空中被砸中飞起,随后跌落在地上。

    “我要举报,你开真眼挂。”真陆亡从地上爬了起来后,抱怨道。

    这下,场外的众人连吐槽的想法都没了,完了,完全看不懂这位的操作啊。

    卡娜莎轻笑道:“女皇不会犯两次同样的错误的,陆亡勇者,我周围的水分子,早就把你的动向暴露给了我呢,只不过,陪你玩玩还挺有趣的。”

    “........”陆亡默默看了一眼卡娜莎,随后看向了那边圈外的林诗音,喊道:“我尽力了,兄弟,点子硬,我们要不先撤,带上点弟兄再来?”

    “........”林诗音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刚刚豪言万丈,结果先手两波全是偷袭开局啊,说好的正面硬钢呢?

    “陆亡勇者哟,你带着龙娘,是要去龙岛吧,那可是风暴之海,过不去的,但.......”卡娜莎举了举胸前的铃铛:“这枚铃铛,可以定住风暴之海的凶险,不想要吗?”

    “想!”陆亡回答地很是干脆。

    “做我女儿的夫婿,一个月后,我亲自护送你去龙岛。”卡娜莎抛出了另一个重磅诱惑。

    “额.......咱们把时间提前一点,比如就在今天你送我过去,然后女儿么,就送给这位林诗音吧,我曾经说过的,只要我有一块肉,少不了兄弟一口汤,你看,铃铛和旅行票这块大肉我吃了,那公主这口汤我无论如何都要省给兄弟吃........”陆亡满口火车把周围都绝倒了。

    “呵呵,你都没信心打败我,还想去那边蹚浑水?”卡娜莎突然冒出一句让陆亡一愣的话:“想过去的话,至少拿出点本事让我放行才是。”

    “看来女皇大人知道些什么啊,所以才有了顺便的一个月是么。”陆亡不再多言了,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也就是说,撇开公主不算,女皇大人还是挡在我的脸前了。”

    “受龙皇之恩,不得不报。”卡娜莎这句话算是彻底挑明了一切:“陆亡勇者,你身为人类,又是何必呢?你的契约龙娘只是幼生体吧,去了也不能改变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废话少说了女皇大人,那我把话挑明吧,既然你挡在这里,那我陆亡今天不仅要抢铃铛,还要抢你女儿给兄弟暖床,顺便再从你这边搬条船,再打你一顿,你看意下如何?”

    “可以啊,如果你能先做得到最后一点的话,前面的,我主动送给你又何妨?”卡娜莎笑地很开心。

    周围的人们全懵逼了,这两人说什么呢,明明大家语言一样,可我为啥就是听不懂?

    但有一点他们知道了,现在,要开始真正的战斗了。

    不过,这货行么。众人看着陆亡,怎么都不觉得他像个靠谱的人,甚至,连点勇者气势都看不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