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15章 下一个,继续

时间:2018-02-11作者:小电流

    “我真正的能力,是精神上的感化.......我天生,就有着不可思议的精神感化能力,这份能力,本来就是为音乐而生的,但我又怎么能影响一位女皇的精神呢?”林诗音看着自己的笛子,苦笑道:“我也知道自己可以变强,可是,20天,来不及了,我多么希望以前自己能早点发现,早点去变强啊,来不及了啊。”

    “的确来不及了,说实话,我一天都等不下去,啧。”陆亡这下想起了自己该干的事情,随后突然问道:“请简要说说,你和丽莎的故事?”

    “我与她在这里的海边相遇,被她的歌声吸引,而她也被我的笛声吸引。于是每天清晨,我都会来到她与我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跟她一起唱歌吹。我不知道她是谁,她也没有问起我的身份,我们如同童话一般,放下了一切世俗和身份的阻碍,彼此相爱,她的歌声,与我的笛声,甚至能招来鱼潮,你永远不会想到,那种被各色鱼儿包围时,那种身边鱼儿不断跃出水面时,我吹着笛,她唱着歌,就这样什么都不想的时候,那份快乐。”林诗音回味起过往:“终于有一天,我觉得我再也离不开她的歌声,也离不开她了。我的心,也不想流浪了,于是,我与她互相表达了爱意,最后我鼓起勇气问起了她的身份.......那便是噩梦的开始。”

    “好了我知道了,一场梦幻般的童话开局,和一个地狱级别的丈母娘。”陆亡精辟地总结了一句。

    “我们美人鱼一族向往浪漫的爱情,这位勇者能以此打动公主也是常理,只是可惜了,换成是普通的美人鱼,说不定你们孩子都已经满月大了呢。”人鱼老板娘擦着泪水道:“丽莎是女皇后裔,她未来的接班人,如果你们能知道碧蓝之泪的故事和名字由来,你们就能理解女皇的做法了。”

    “请,现在是你的回合,说出你的故事。”陆亡一听顿时来劲了,连莉莉丝和希芙的小耳朵都竖了起来。

    “很久很久以前,前一任女皇,也是像这样一般,爱上了一个人类。”美人鱼老板说道:“但是,那个人类还很弱小,而女皇当时,也仅仅只是女王,她要去成为女皇,但又放不下他,于是他对她说:‘正好,你放手去吧,等我变强了,我来光明正大地娶你。’,他们彼此发下了誓言,然后各奔东西。”

    “终于,过了很久很久,女王成功成为了女皇,当她再次欣喜地回到碧蓝之泪的时候,满心期待着勇者来迎接她,并且向他夸耀的时候,却只收到了一份遗书。”

    “是啊,人类的寿命有多短呢?她去选举女皇,整整用了30年,而那个人类,也没有和她签订契约,成为女皇的条件,是不能签订契约,于是,他明明知道自己不可能配得上她,30年,自己早已老去,更别说实力的差距了,但他依旧欺骗了她,许下了谎言般的诺言。”

    “最令女皇痛心的是,这位勇者虽然弱小,但他却是一名神秘学者,他会一门秘术,叫做未来预言。”

    “在女王出发去选举女皇的时候,他明知道自己完全帮不上女皇的忙,如果自己娶了女皇,也不会给她留下优秀的子嗣,更别提配不配得上她,在她危难时,甚至还会成为要挟她的筹码。于是他骗了她,在女王出发去选举女皇的时候,勇者就燃烧了自己的生命,献祭了自己的一切,激发了他的未来预言,这个预言的强大之处,是可以帮助对象获得一份运气,一份缥缈的运气,他临死前的许愿,是让她成功当上女皇。”

    “这个预言可以说是成功的,因为事实是她当了女皇。但也许也仅仅是一份安慰,总之,他写下了一份遗书,写的却是一份借口移情别恋的告别书,但女皇当然是不相信的,身为女皇,要查这事儿,总能查到,结果,真相被发掘出的那一刻,女皇流下了血泪。”

    “血泪落在地上,化作碧蓝色,于是这座城就被改名为了碧蓝之泪,后来,女皇找到了更优秀的勇者,仿佛忘却了这般经历后,生下了一个新的子嗣,并且把她培养成了一位优秀的接班人,她就是我们现在的女皇。”

    “但不久,前女皇就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句:‘从此以后,我后族选择爱人时,实力必须放在第一位’的训言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就是碧蓝之泪的由来了,而如今女皇,也是遵从了她母亲的训言,找到一位其实根本不爱的勇者留下子嗣,也就是丽莎后,将她如此培养,当然,其实有传言说,女皇大人只是榨干了那位勇者的生命精华,吸收了他的全部,造就了新一任的人鱼公主。”

    “听上去有点下体发凉的感觉。”一阵寒意扫过陆亡全身:“嘛,大概就又是一个被责任压垮的爱情故事。”

    “没错,人鱼女皇一脉的血脉必须强大下去,不强大,就不能带领好种族,就会被其它的种族夺取皇位。女皇大人,应该是这样想的。”人鱼老板娘说道:“也是很可怜的呢,即使是高高在上,却找不到人鱼一族最向往的爱情。”

    林诗音流下了眼泪:“为什么丽莎要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她只是想唱歌,只是想过着平凡幸福的日子而已吧,在与她相遇之初,从她的歌声中,我就能感觉到了,她对平凡的向往,这份责任,难道不应该是给那些想要的人来承担德玛?她还只是个少女而已,太沉重了点吧。”

    “嗯.......责任不是人可以选择的,但却可以选择怎么去承担,挺起你的胸膛林诗音。”陆亡正色道:“我就问你,你有没有决心去变强,奉献自己的一切去当上一个足以配得上她的勇者?”

    “我自然是愿意的,哪怕只剩下一天的生命,也足以。”林诗音抬起头,抹干了泪水:“如果我也会这种预言术的话,我想,我的选择大概会和那位勇者一样吧,祝福她能幸福下去,我还真是无用呢,连自我牺牲的价值都没有。”

    “不不不,你想啊,距离丽莎当上下一任女皇,还早着呢,别忘了,你可是勇者,无限可能的勇者,这么多的时间,足够你思考几遍人生,然后变强了。”陆亡做出一个“停”的手势:“你所纠结的,无非就是顺序的问题,必须先有力量,才能得到丽莎。但我们反一反,又未尝不可呢?”

    “陆亡,谢谢你的安慰,我好受很多了。”林诗音明显以为陆亡在开玩笑:“我也想开了,我要去变强,随后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就这样看着她直到生命结束就好,多谢你们,让我从颓废中找到一条新的道路。”

    “你傻啊!”陆亡狠狠给了他一个爆栗,这一下看得周围的魔物娘们都愣住了,不知陆亡要干什么。

    只听陆亡接着训道:“俗话说得好,男人头可以掉,但不可以顶绿帽,况且,你父母小时候没有教育过你,遇到自己完不成的事情,要学会请求别人的帮助吗?你所缺的,无非就是一份力量而已么,既然这样,让那些有力量的人,来帮你不就好了?”

    陆亡顿了顿:“力量本身就是一份责任,勇者更是一份责任,我陆亡既然莫名其妙多了一份力量,那么,我想帮你,从个人角度想帮你。”

    “陆亡,我们素不相识,你又是何苦呢?”林诗音劝道:“你有了自己的爱人,生活那么幸福,不必为我去趟这趟浑水的。”

    “你说过,人与人总是从陌生人开始的不是吗?”陆亡微微一笑:“更何况,姑且,我是勇者,所谓勇者,就应该要多管闲事才对,最后,可别太自恋了啊,我可不仅仅是为了你,我也想早点把这事儿解决,你现在可是我的背锅人了,懂不?谁叫那个女皇为了这种破事封海,阻碍我陆亡前进的脚步的啦?说好了啊,我只是去发泄自己的不满而已,你的事,顺便的啊。”

    “陆亡.......”

    “有时间哭,不如我们现在走吧,希芙,莉莉丝,你们怎么想的?”

    “希芙,永远陪着陆亡大人。”“嗯,莉莉丝也想要帮林诗音勇者!”

    ————

    “咳啊,女皇大人太强了,根本近不了身。”“算了,人鱼公主果然只是一个妄想吧,走吧.......要是被打晕的话,可就要被旁边的魔物娘给抓走了啊。”说着,两个勇者挣扎着起身,急忙撤出了广场。

    一瞬间,广场清净下来,10波的前赴后继,10波的立刻退场,让所有的勇者们,犹豫了,面前这站在广场中心的倩影,丝毫没有动过,甚至连脚都没有抬起过,这样的存在,真的可以战胜么?

    “来来来,让一让啊,麻烦让一让啊,给这位考生让一条路,谢谢,祖国未来的栋梁最重要,一考定人生,所以麻烦各位勇者让一下哈,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突然,围观犹豫的人群中,传来一声很不合调的声音。

    只见陆亡和林诗音勾肩搭背地,一边笑着挥挥手让前面的勇者带着诧异的眼光让了路,一边毫无自觉地满嘴跑着火车:“嗨哟,都堵这儿了?啥子事儿怎么热闹呢?选婿?我这里有个种子选手,怎么都不叫上咱们呢?”

    说实话,看着周围勇者们与魔物娘们似笑非笑的异样目光,林诗音莫名心里有点后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