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14章 来,说出你的故事

时间:2018-02-11作者:小电流

    “这位勇者.......”然而正当陆亡从人群中脱离,抱着莉莉丝和希芙来到了自家依旧是空荡荡的那家旅馆,他怀疑这附近是不是已经被那个什么洛圣都商会包场了,明明地方并不偏僻,人烟却很稀少,不过这也好,没有什么干扰。陆亡打算跟楼下的人鱼老板说说,商量着一起看直播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似曾相识的声音。

    回头一看,果然是那位吹笛人。

    “额,这位兄台,就不吐槽你光天化日下蒙着面是有多独特了,所以,你找我?”陆亡疑惑地看了看周围,最后发现附近并没有多少人后指了指自己。

    “没错。”吹笛人愣了一愣,摘掉了自己的斗笠,露出了一张帅气阳光的面庞,但眉宇间却有着化不开的忧伤,果然是一位男性勇者:“只是苦闷无处诉说,同为勇者,你又是我见过的独特的勇者,再加上您也是一名旅者,让我回忆起了过去的样子,看得出来,您也是一位向往自由的旅行者吧,看在我与您经历相当的份上,不介意我向您诉诉苦吧。”

    “诉苦?呃.......”陆亡愣了愣,随后道:“那我们一边看世界杯,啊呸,一边看这场选婿比赛,一边聊聊好了?反正我家的魔物娘也挺喜欢听故事的,不过,你这样来找我,我倒是挺奇怪的,不觉得和陌生人诉苦是一件........”

    “我是吹笛人啊,旅行与流浪中,见识过的陌生人还少么?”男子微微一笑:“人与人之间,总是从陌生人开始的,不是吗?”

    这让陆亡无话可说了:“好吧,你说的颇有几分道理,帅哥,请。”

    “不好意思,客房满了”来到了旅馆老板的房间,陆亡敲了敲门,里面就传来一声慵懒的女声。

    “我是洛圣都的。”陆亡如此道。

    “哎呀,是洛圣都的各位商人大人们呀请进吧。”门很快就开了,随后一只成熟的人鱼女性看着门口2男2女愣住了:“哎?”

    “嘛,老板娘,不介意我们来你这边看直播吧?毕竟我客房里没那投影水晶,我们是洛圣都的商旅。”陆亡满口胡话唬地人鱼老板娘一愣一愣的:“既然我们都包场了,稍微蹭个电视机不介意的吧?”

    “没关系,两位勇者大人请进”有勇者来,自然是高兴的,虽然明知道这两位洛圣都的大人自己是吃不到的,但看着也养眼不是吗?

    “你是.......”吹笛人明显很是惊讶。

    陆亡悄悄打了个眼色,经验老道的吹笛人立刻明白了陆亡的意思,顿时对陆亡更加敬佩了,乖乖,连洛圣都的人都敢冒充,还敢直接来蹭洛圣都商会的地皮,这位勇者不可小觑啊。

    这件房间就是高配了,进门就是一个淡蓝风格的客厅,人鱼老板娘招呼着陆亡他们坐到沙发上,拿出许多特产和水果放到面前的贝壳桌上后,跟着众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对墙上如同一个ppt一般的水晶板,上面清晰地放映着广场上的一切,除了没有声音以外,其他都挺好。

    至少莉莉丝和希芙吃着海里的水果,觉得挺好。

    “喔已经开始了吗?”陆亡看着屏幕上,几位勇者点点头,试探性地冲向女皇,但被一个随手招来的浪花拍出界外的场景,虽然没有出界这种说法,不过几位勇者大概只是试探,很快就拍了拍身子站了起来,皱着眉头似乎在考虑要不要接着上去。

    就在这时,一抹阴影从女皇背后出现,一只黑色的触手卷向了女皇胸口处的铃铛。

    但下一刻,一道蓝色的波纹在女皇脚下展开,那根眼看就要触及铃铛的阴影,一瞬间化作了一块碧蓝色的冰块跌落在地,而冰晶不断蔓延,最后一位浑身笼罩在阴影中的勇者,就这样变成了一块碧蓝色的冰块,被海浪冲到了场外。

    大概是不会死的吧.......陆亡看着冰块被几位面带兴奋的魔物娘抬走,如此想着,不过.......估计会被这些魔物娘卫兵们推掉吧.......默哀默哀。

    “你也看见了,人鱼女皇大人,几乎凭借我们这些勇者的力量,是战胜不了的。”吹笛人叹了口气,说道:“我叫林诗音,不知这位勇者的名字是。”

    “陆亡。”

    “陆......”

    “陆亡!呃......抱歉,习惯了。”看着被他突然大喊着重复一遍自己名字给吓到的林诗音,陆亡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我去,这人不按套路,竟然一遍叫对了我的名字,我是很高兴的啦,但.......总觉得世界的恶意在蔓延啊。

    “陆亡,你发现了吗,这场选婿的奇怪之处。”林诗音又深深地叹了口气道。

    “奇怪?”陆亡皱了皱眉头,最后恍然道:“是啊,明明是给人鱼公主找丈夫,结果只来了个丈母娘。”

    “丈母娘?是指人鱼女皇吧。”林诗音自动理解了陆亡的奇怪词汇,随后道:“没错,因为丽莎被软禁起来了,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就这样被母亲决定了未来。”

    “听上去是一个令人悲伤的落后的包办婚姻思想的故事,但.......”陆亡好奇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与丽莎是真心相爱的,可是,女皇大人不允许。”林诗音的神色充满了悲伤:“是啊,一名弱小的勇者,一名只会吹笛的流浪者,又怎么配得到高高在上的人鱼公主的心呢?所以,她为了让我彻底死心,也为了让女儿彻底死心,于是开办了这场选婿会,说是从她手里得到铃铛,又何曾说一定要打败她呢?”

    “我去!你这一说,我就觉得事情通了。”陆亡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也就是说,她只是想试试勇者们的水,最后选出一个最满意的给铃铛是吧?怪不得是20天制车轮战,越到后来,勇者们越以为她坚持不下,就会使出浑身解数了,到那时,谁强谁弱一试便知,嗯.......不愧是女皇,不过呢,她那么自信自己一定不会输?”

    “因为,她是碧蓝之海的主人啊,我实在想不出,这样一位女皇,究竟怎么样才会输。”林诗音颓然坐在沙发上,结果人鱼老板娘善解人意地递过的纸巾,轻谢了一声后,并没有哭,他很坚强,但正因为如此,他内心的痛苦发泄不出,只能找找陆亡来诉说:“我也明白了身份和地位实力的差距,只是想着,丽莎能找个好夫君,就这样静静地在这边等着20天就好了,但陆亡你能理解我的吧,很对不起,让你听到我的诉苦。”

    “我知道,难过的时候找人说说,是一件好事。”陆亡也跟着靠在了沙发背上:“那么,你口口声声说爱她,却不尝试着挑战一下吗?”

    “我.......尝试了,在她母亲出现并且拆散我们时,我向她发起了决斗挑战。”

    “兄弟,我敬你是条汉子!”陆亡顿时惊了,这也是个勇者向魔物娘发起决斗的奇葩,不过听上去还挺感人的:“然后?你不会是在吹吧,和女皇打架,现在和我聊天的,不会只是你的一缕执念残魂吧。”

    “您真爱说笑,这还有什么然后,也是,我能活下来就值得庆幸了,还提什么然后呢?她只是随手的一击,我就晕倒了,醒来以后,就是躺在城中的一角,很庆幸她制止了下属对我下手,但从此以后,我就再没见过丽莎了。”林诗音叹道:“记得在昏迷前,女皇对我说的,你太弱了,作为你勇气的奖励,我让你全身而退,但是,你要记住,爱,并不能维系住一切,没有力量,以后站在你面前将你击败的,就不一定是我了,而你,也不会再有机会能完好的离开了,如果不想成为未来碧蓝之海的主人的累赘的话,如果你还说你爱着我的女儿的话,我想,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身为母亲的想法我也理解。”陆亡点了点头,换来了林诗音更深的一口叹息:“不过,这就是你不聪明了。”

    “?”林诗音有点不明白。

    “你傻啊,主动挑战人鱼女皇,这不是白送上去被人打脸打回家的节奏么?”陆亡伸出手指,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道:“现在,你看啊,那么多2缺去送了,是吧?就算是炮灰,也总有打到女皇打累的时候吧?到时候你再上,胜率就不是完全没有了,哪怕1%,也是一种可能性了啊,现在放弃,为时过早。”

    “是吗,听你这么一说,倒让我振作了不少,谢谢你了陆亡。”林诗音挤出一个笑容,随后黯然道:“但这又如何,她说的没错,即使我靠着这般手段赢了,以后呢?我没法保护丽莎,只能被丽莎保护,她是未来的碧蓝之海的主人,未来的碧蓝之泪城主,我对她而言,是一种拖累。”

    “看见我身边的这条龙娘了么?”陆亡指了指和莉莉丝吃的不亦乐乎地希芙,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后者眯着眼睛很是享受:“她一直都在很努力地变强,这才是正确的思想。既然不想成为拖累,那也不能放弃啊,让自己变强不就好了么?你是勇者啊!你是勇gua者啊!我想想,你肯定是不务正业流浪那么多年荒废了时光才混成这样,你看看人家。”

    陆亡手指指向了屏幕中,一个被冰刺连击,但浑身冒着金光,愣是站立不倒冲向了女皇,似乎是有着什么“毅力”这样的技能的勇者道:“哪怕是当个靶子,人家勇者也好歹拿得出几分干货,活到老学到老,你既然有了追求的目标,那你至少要为那个目标奉献点什么吧,比如你的无所事事的吹笛,不是说我觉得你吹笛不好,但吹笛吹不回你的追求的话,不妨,去试着发挥自己真正的能力,变强吧?”

    无论什么时候,陆亡都不缺鸡汤来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