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12章 吹笛人

时间:2018-02-11作者:小电流

    “多谢大叔那么热心讲解了。”

    “呵呵,小伙子,要谢我的话,以后在集市上多买点我家艾露做的烤章鱼。”

    “一定一定。”

    于是这边打完招呼后,陆亡看着他们重新沉浸在音乐中,悄悄地溜到了另一个位置:“你好啊,这位小哥.......能否打扰一下.......”

    ————

    “果然,诚如希芙所言,人类和当地魔物娘,对龙岛都是一种‘啊,那边是传说的地方,没人看见过,大概就只是个年轻人为了增加去风暴之海冒险的冲劲而编造的地方吧’,这样的观点。”陆亡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看着两位此刻倒是正在欣赏音乐,没有像周围的人们又开始掉眼泪,开口将她们拉回现实道:“嘛,怎么样,是不是情操被陶冶了?”

    “这首曲子,希芙能感受到一种痛苦,但问题是,希芙有点不太明白,又有点明白,似乎,似乎是想着陆亡大人有一天不在希芙身边,和希芙分离的时候,希芙的感觉吧,但......希芙相信,陆亡大人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吧?”希芙突然抬头看着陆亡:“无论,无论遇到什么。”

    “嗯,当然。”这句话陆亡永远说不厌:“反正只要你想要一个依靠,我的肩膀一直在你身边,或许本身,我的这份永恒,就是为了你们啊。”

    “那就好”明明是哀伤的曲调,希芙却绽开了笑颜。

    至于莉莉丝,她对这种喜不喜欢的还不是很懂,于是就把这曲原本应该是诉说两名相爱之人得不到幸福的曲子,当做了一首好听的曲子来听了。

    虽然情报差不多收集完成了,还意外的从各种人口中听到了一个可信情报,这边的碧蓝之海的主人,人鱼一族的女皇,要在这个月花一个月时间,从这座城或者外来的冒险者中,找出一位强大的勇者,来成为她女儿的伴侣,未来碧蓝之泪城主的男人......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勇者么,虽然对于被强推很不感冒,但是对于传闻中美丽智慧,心灵手巧的人鱼公主,配上如此一个光荣的身份,再加上人鱼女皇对自己实力的认可,那更是一种殊荣。

    是女皇而不是女王,这一个字之差,可是天壤之别的差距,一海之主的女婿,虽然也不至于抢破头,但好歹还是有不少勇者心动的,你想啊,人在江湖漂,哪能不被撩,遍地魔物娘的时代,没有一个勇者敢说我今天出门冒险,明天还能安然回到家中而不是被拖到某只魔物娘的家里,所以与其被强推了,不如自己送到一个满意的魔物娘的嘴边是吧?

    人类勇者中有不少都认命了,抱有着假如反抗不了,那就好好享受的心态,这要让陆亡知道了,一定会很羡慕,啊呸,是很鄙视的,你们看看我,对吧?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生活和命运的反抗,哪怕是千种诱惑,我也依旧坚持本心,没有屈服于诱惑,你们看,连魅魔的梦我都能控制住自己,什么叫被动控制,没有我那对圣光的坚定信仰,没有我那高尚的人格操守,哪里还能坚持到那个邢如风过来搅局呢?

    哎?你问我要是没有死亡之力失控这种不能啪啪啪的限制会怎么样?嗯.......即......即使这样.......我陆亡........也.......

    其实吧,你仔细想想,魔物娘还是很可爱的你说是吧?对吧?什么叫岔开话题,什么叫没有节操,我陆亡总要找个伴侣的对吧,魔物娘也是可以接受的是吧?都已经来到异世界了,俗话说得好,叫入乡随俗,你看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打开方式,一勇者多魔物娘神马的人家也都接受啊,那还反抗什么啊,谁推倒谁,有那么重要吗?

    咳咳,我是有尊严有节操的牧师,上面说的全是口胡,没错,我肯定会对这个没有勇者人权的世界斗争到底的,嗯,所以上面这段不算。

    所以林林总总说了一大堆,其实陆亡就是想表达一个意思:

    人鱼女皇要找女婿我没意见啊,可你也不能碍着我陆亡找丈母娘和大姨子啊!

    哎不对我刚刚说了什么来着?你们什么都没有听到啊!

    以上。

    虽然陆亡想走,但本着听完一曲再走以示尊敬那位吹笛人,于是陆亡干脆就在那边坐下了,默默静下心来稍微欣赏下音乐,虽然他觉得周围抽泣着的,各个都是音乐欣赏家,果然,大城市的人与魔物娘的精神层次也高,听音乐都能颇有感触,但他身为一名没啥音乐细胞的人,这种优美的音乐也不讨厌就是了。

    一曲罢,陆亡起身率先鼓起了章,随后周围的听众们一愣,纷纷跟着鼓掌,那个吹笛人缓缓站了起来,似乎是6小时的演奏时间到了,默默从地上弯腰捡起了装满魔晶石的盒子,转身一手拿着笛子,准备最后离别时的吹奏,就在这时,陆亡小步从人群中穿插过去,到了他的边上说道:“吹的很好听,多谢。”

    说着,把两块魔晶石放在了盒子内,随后冲他黑色的面纱笑了笑,便想着转身离去。

    “你,也是勇者吧。”突然,吹笛人开口说话了,他这一停步,倒是让陆陆续续离散的观众有点错愕,曾和及时吹笛人和别人主动说过话?

    “呵呵,怎么可能呢,你走眼了,我只是一个旅客而已,这不,家里两个孩子还在等着我呢。”陆亡心中疑惑着自己怎么就被认出来了,一边就想扯着谎开溜了。

    吹笛人轻笑一声:“您与那位美丽的龙小姐,是恋人或者夫妇吧。”

    淦!这音乐家废话怎么那么多!但陆亡又不能说自己是契约勇者,这样更麻烦,勇者和契约勇者,两者之间,价值是不一样的,契约的条件很苛刻,有时候强行相爱的魔物娘与勇者并不能契约,反正契约是个很玄乎的事情,而契约勇者本身就代表着祝福赐予的强大。

    最要命的是,契约勇者的后代为男性的概率高,也不知道哪来的传言,于是.......契约勇者们就呵呵了。

    “所以?”陆亡也没正面回答,他倒是很好奇这位到底为啥拉着自己一个新来的不放,欺负萌新是吗?就算是冒牌萌新勇者,我也不是好骗的,388和512,休想让我帮你氪进去。

    “我只是比较好奇,你对我的曲子似乎不感兴趣,你是第一个。”吹笛人干脆抓着陆亡不放了:“我恳求你,能指出我曲中的不足吗?”

    “不不不,不是我不满意,只是我对音乐不了解,没法理解他们为什么会被感染罢,而且我觉得你吹得真的好听,不开玩笑。”陆亡急忙摆手,自己只是无感,怎么被误会成了不感兴趣了呢?

    “是么,只是好听么。”吹笛人自言自语了一句后,问道:“那么,能告诉我,您的爱人在我最后一曲时,对您说了什么吗?”

    “希芙?”陆亡不太确定他说的是谁,爱人这个称呼,好奇怪。

    “她叫希芙么.......”

    “额,好吧我算怕了你了。”陆亡看着那边人群向自己这边有着逐渐聚拢的趋势,并且陆续投射来的八卦眼神后,感觉现在说出自己和希芙说的话,就如同公开处刑一样,但不说的话,勇者身份暴露会更麻烦,所以干脆轻咳一声:“只是.......答应了她,无论如何都要跟她一直在一起而已,好了我撤了!”

    说完,陆亡一把挣脱了吹笛人,随后抱起莉莉丝和希芙就跑,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与魔法灯的光辉中,只留下人群之中向他的方向投去的祝福的眼神。

    哦,还有一位已经懵逼了的大叔:“那小伙子,刚刚明明说这是他两个女儿来着........乖乖,这信息量真大,年轻人的世界我已经看不懂了啊,老了,老了艾露啊,扶朕回去.......啊啊,轻,轻点,艾露我错了。”

    “无论如何,都要在一起么,真是.......令人羡慕啊。”吹笛人拿起了笛子,一曲化不开的忧伤渐渐飘散开来,泪水也打湿了他的面纱,融化在他幽深的曲调中,令闻者断肠。

    ————

    很久以前,有一位勇者,他更愿意被称为吹笛人。

    一直笛子,便是他身边永存之物,他如同风一般爱好流浪,足迹遍布各地,笛声也跟着他萦绕在绿草,森林,河畔,沙漠之中。

    直到有一天,吹笛人来到了大海的尽头,听到了海上,那与他笛声相媲美的歌声,以及一位,让笛声与歌声都逊色下来的佳人。

    他忍不住为她编吹了一首曲子,她回赠了他一首歌声。两颗心就在歌声与笛声的相伴下,一天天,渐渐相容。

    从此一颗流浪的心停下了,笛声总是伴随着一首大海的歌谣,这是他最幸福的时刻,歌颂着他内心的情愫,但不久,呼啸的海浪将歌声吞没,将他的心推走,如今,陪伴他的,又只有一支笛子,可那歌却不在了,他想伸出手,可是在他面前的,并不是皎皎银河,而是比那银河更宽阔的,更凶险的,那蔚蓝的大海。

    于是,他在这里吹着笛声,用笛声诉说着只有自己知道的故事,他是勇者,是一个有着天赋的勇者,可这样的天赋,仅仅让他的音乐更加动人,让泪水与欢笑,伴随着他的音乐起舞。

    这是一份深入人心的力量,可是,它却永远追不回吹笛人自己的心。

    何去何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