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107章 商人的决断

时间:2018-02-11作者:小电流

    艾丽莲在空中连续翻身,稳稳地落地,但嘴角沁出的一丝丝鲜血,代表了她没有像表面那样完好无损。

    “咳咳。大人,这样的敌人,没有应对手段。”艾丽莲感受到自己不轻不重的伤势,正面挨一下空气炮,身为一名刺客职业,其实还是很伤的。她也意识到持久战对自己极端不利,但看着面前怎么打都打不死,以及无论如何都突破不了的希芙,她一时间还真束手无策了。

    “真是难啃的骨头,鸡肋啊~食之无味,弃之可惜。”达妮兰咬着手指,此刻她脸上的神情也没有之前那般从容了,虽说现在她的安全是肯定的,但问题是自己这边还是奈何不了一只区区幼生体的龙娘,堂堂洛圣都商会的会长,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见过,号称不死的魔物娘也是有的,但自己依旧也消灭过她们。

    “没有什么是不死的,艾丽莲,圣水,破魔剑,魔法攻击,总有一种,能让她死透。”达妮兰指挥道。

    “呵呵,圣水破魔剑有用的话,我早就被自己净化了。”陆亡啐出一口黑色的液体,呵呵一笑。

    果然,这样轮番的尝试,除了让艾莉娜身上的伤势,由于希芙完全放弃防御以命换伤的打法而越来越多以外,并没有一种起到任何效果,而陆亡,即使死亡次数再多,他也依旧能恢复得完好如初,不仅如此,由于奉献和希芙与他强大的精神链接的支撑,硬生生压制住了死亡之力的爆发趋势,使得他体内的,仿佛无穷无尽的死亡之力,还处于安稳地反哺期。

    但是,坚持着高强度的作战,即使伤势被陆亡承受了,但对希芙的精神和体力魔力,消耗还是极大地,她不住地喘着气,眼前的一切都渐渐模糊了起来,但她一甩脑袋,强行让自己清醒了一些,自己可是契约魔物娘,在这里倒下的话,陆亡大人就会因此遭殃,所以,自己决不能比敌人先倒下!

    “再来!”这一次,希芙的喊声不再是毫无底气的了,最起码面前伤痕累累地艾丽莲,现在也保持不了之前那么优雅迅捷的杀人速度了。

    “神明禁令……”看着只是在逞强的希芙,陆亡的手,缓缓抚上了自己的胸口处……

    “好了,回来吧艾丽莲,看走眼了,不打了,我认可你们的力量。”就在这时,达妮兰不情愿的声音响起。

    艾丽莲一愣,随后遵从命令地退回了高台座位边上,让希芙扑了个空,希芙目光灼灼地看着高台上的两位魔物娘,似乎想要过去继续搏杀。

    “所以说,平常让你带点道具,你怎么就是因为什么隐藏气息的理由,而不喜欢呢?”达妮兰递给了艾丽莲一个紫色的小瓶子:“喝了它。”

    艾丽莲毫不犹豫地拔开盖子一饮而尽,伴随着身上紫色的光芒闪过,伤口渐渐地高速愈合了,不仅如此,就连先前浮躁的气息也变得平稳了起来,仿佛重新回到了开战前的状态一般。

    而再看希芙,她依旧是精神体力严重疲惫,但即便敌人重新恢复了,她也依然向着艾丽莲展露出自己的爪牙和凶狠,有一句话是这样形容龙娘的:如果一名龙娘发狠的话,她们愿意放下身份,用爪子和牙齿,最原始的方法击败对手,但不可否认,这种方法的确很厉害。

    现在,希芙就是如此,魔力耗尽?没关系,只要还能动,她就绝对不会倒下,没有魔力,那么就用爪子,爪子钝了,就用牙齿,牙齿坏了,那么就用角……

    “这句话,是商人的欺诈,还是诚信的誓言呢?”陆亡静静坐在角落里,看着这一切,他缓缓放下了手臂,冷不丁地冒出一句。

    “能让商人放手的货物当然是不存在的,只是入手的时间问题罢了,更何况是你这般我从没听说过的,如此有趣的勇者,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心甘情愿地当我的下仆……我是指,商品。”达妮兰站起身,朝着陆亡丢出了一个戒指,警惕地希芙急忙伸手截住了戒指。

    “这枚戒指激活后,能把你们传送到一个无人小旅馆房间内,是我的后备手段之一,陆亡,我知道的,你其实还留有魔力,用来激发你的最后手段的吧,好了,带着你的魔物娘走吧。”达妮兰缓缓坐下,恢复了之前的坐姿,用手撑着脑袋:“真不明白,契约魔物娘和勇者之间的羁绊到底有多深,连死亡都能跨越么?契约真是太作弊了吧,不过,也很有价值呢,作为商品的话.......绝对是无价之宝吧。”说完,她便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对陆亡他们失去了兴趣一般。

    “陆亡大人.......”

    “走吧希芙,她应该不至于现在骗我们,那么,后会无期了,达妮兰,还有,今天你也教会了我很深的一课,说到底,我甚至还有点感激你,没有你,我永远也不会明白希芙的心意。”陆亡将跌跌撞撞地扑倒在他怀里的希芙搂住,随后拿住了她手心的戒指,激活了传送法阵:“顺便一提,做商留人一线,才是真正的财源长流之道啊。”

    说完,3人的身形化作了光芒消失在了原地。

    “达妮兰大人,放虎归山,后患无穷啊,我们要不要派人.......”

    “不用,做商人的,总有商人自己的办法,没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永远的朋友,不是么?”达妮兰微笑道:“他的话倒是有几分道理,不过现在么……有空关心这个,不如先救助一下这些佣兵们吧,这些可都是精锐呢,死了怪可惜的。”

    “是,大人。”

    “那只龙娘身上有很熟悉的气息,他们肯定要去龙岛吧,这个勇者,有点本事,哼哼,这不是免费的帮手吗?艾丽莲,等会儿去联系一下那位大人,就说,我给她找了个潜在的筹码。”

    “是。”

    达妮兰拿出一杯红酒,眯起了眼睛,虽然希芙和陆亡的实力有点出乎意料,但总体来说,计划还算成功,那么下一步……

    ————

    达妮兰没有骗陆亡,确实是一个宾馆的小房间,但问题是,只有两张床,希芙一传送结束就一头栽倒在床上,身上的鳞片尽散,露出了赤裸的身躯。

    陆亡是没心思想歪的啦,给希芙用了个清洁术后,把她抱上了床,给她小心翼翼盖好了被子,在她额头上轻吻了一下,随后把莉莉丝也放在希芙边上,做完这一切后,陆亡缓缓坐到了对面的床上,但一想这样不太稳妥,于是一个翻身,躺倒在了床角的地板上,随后闭上了眼睛,思维陷入沉寂。

    他的身上,冒出了一丝丝的黑气,将周围的地毯给腐蚀殆尽,但好在黑气没有扩散开来,陆亡很有先见之明地让自己与莉莉丝和希芙拉开了距离,黑气似有不甘地扭动着,但随后,一把剑从陆亡的体内飞出,一口将这些黑气吃掉,随后安稳地躺在了陆亡的怀中。

    ————

    隐约中,陆亡又听到了稚嫩的童谣声,似乎每次由于死亡之力使用而精神力耗尽后,都会听到这样的奇怪童谣。

    “主人~主人~好生气~,不来和我做游戏~”

    “主人~主人~看这里~,沾着墨汁的画笔~”

    声音沉寂,陆亡的思绪渐渐回归.......

    ————

    “哈啊~哎?这是哪里?希芙妹妹?啊嘞,你为什么不穿衣服,裸睡会感冒的吧~”第二天清晨的阳光照亮了小小的房间,窗外的鸟鸣象征着这又是充满着活力与新生的一天。

    起得最早的是莉莉丝,起床后就发现自己身处的环境的变化,以及边上希芙的姿态问题,但想想这样也许会吵醒希芙,所以便不再多说,只是默默下床,为希芙重新改好被子后,开始在房间里乱转。

    咦?陆亡呢?莉莉丝这样想着,突然心中仿佛有所感应一般,朝着另一个空床的边角走去,就看到了躺在地上,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的陆亡。

    哎?陆亡从床上翻下来了吗?莉莉丝只能这么联想了,但看着旁边连被子似乎都没有拉开的床,她有点纳闷,但随后缓缓踮起脚尖挤了进去,蹲下身子,受过蚂蚁女王祝福的她,此时此刻力量变得非常大,她以公主抱的姿势,轻松将陆亡搬了起来,随后放到了床上,同样帮他改好被子后,扇着翅膀飞到了窗边上,从窗口往下看,是一个热闹的街道,许许多多人鱼娘与章鱼娘拉着一筐又一筐的鱼,牵着身旁人类男性和身旁孩子的手,笑着走向市场。

    “已经到碧蓝之泪城了吗?”莉莉丝也不笨,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但她又觉得很奇怪,自己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不过........回头看看还在熟睡的两人,莉莉丝小脸微红,拉上了窗帘,随后缓缓解开了身上衣服的扣带,一件裙子滑落到脚边,随后她再次看了看熟睡的陆亡,深吸一口气后,低声道:“成长。”

    下一刻,她的身躯突然拔高几分,整个人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少女,她兴奋地跑到隔壁厕所里照了照镜子:“要是,能早点长大帮到陆亡就好了.......”

    也许是上天回应了她的想法,给予了她鼓励一般,这一次她成长的持续时间竟然整整坚持了20分钟,之后,就像是泄了气一般,她又缩回了小小的模样,重新跑出去捡起地上的裙子穿好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叹了口气:“哎~还是那么短。”

    “短?!”陆亡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紧张地摸了摸自己的全身,发现衣服还是那么整齐后,好奇的问着那边有点失落的莉莉丝。

    其实,他在莉莉丝穿衣服时就醒了,但看着莉莉丝一副做贼一般的样子,没敢点明就是了,但一听到她说“还是短”,顿时有种男性尊严被侮辱的愤怒,啊呸,不对,是一种下体一凉的感觉,虽然说莉莉丝应该不会那么不纯洁,但昨晚自己确实是睡在地板上的,现在突然跑到了床上,也只有莉莉丝做的吧,万一她一好奇脱了自己衣服,然后.......

    但现在看来,是他污了,莉莉丝口中的短,似乎不是指他的.......啊呸,总之,别有意思。

    “哎哎?~陆......陆亡,早安。”莉莉丝一下子慌乱了起来,结结巴巴地打招呼道。

    “啊,莉莉丝早安啊,刚刚你说什么.......”“陆亡听错了啦,是幻听了,莉莉丝才没有说什么短呢。”莉莉丝满脸通红,直接不打自招了。

    虽然很好奇她口中的短是什么,但反正不是说自己短,既然不愿意说,那就无所谓了。陆亡看向了隔壁床上依旧在熟睡的希芙,叹了口气道:“莉莉丝,好好照顾希芙啊,她昨天肯定累坏了。”

    “好的~”莉莉丝也没问理由,笑着点头答应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