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99章 你们似乎忘了我是

时间:2018-01-13作者:小电流

    “不,我的确不知道你们这一手,但我体质特殊么,天生免疫这种迷香吧。”陆亡不紧不慢地开口说道。

    受神庇护的子民们........

    “天生免疫?又是一个新特质,陆亡勇者,你的价值,足够让我们6人赌一把了。”蚂蚁女王站起了身,随后其他女王纷纷起身,6束火热而又带着强烈压迫感的目光聚焦在陆亡身上:“就赌,你没有完全恢复。”

    神明赐予了他们祝福.......

    “稍等一下么,现在这个局面对我很不利啊,其实吧,我不太想动手来着,毕竟我可不想误伤到几位同伴,能不能,通过协商解决?”陆亡缓缓坐了下来,一副服软的语气。

    这份圣洁的力量.......

    “哦?你这是在,拖时间吗?陆亡勇者,放弃吧,再怎么拖,也拖不上一整天的,这种迷香的作用,就连那位龙娘小姑娘都要恢复至少半天呢。真的要为伙伴的恢复争取时间的话......呐,和我们六位同时进行魔物娘的交尾决斗,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哦~如果陆亡能在我们的技巧下坚持一天的话~”飞蛾女王调戏着已经似乎走投无路的陆亡。

    保佑他们的躯体被恶念污染之时.......

    “交尾决斗么.......”陆亡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是对这个“牺牲”自己保全大众的,飞蛾女王本着开玩笑的心态提出的建议而心动了。

    在至纯的光辉照耀下........

    “好了,别再拖延了,勇者的手段千奇百怪,最安全有效地控制他们的方法,只能是将他们压倒在身下交尾的时候了。”蚂蚁女王一个侧滑步来到了陆亡的身侧,随后双臂抓住他的肩膀,作势就要扑倒他:“陆亡勇者,现在稍微粗暴一点真是抱歉了,等会儿,我会温柔的补偿您的。”

    “不客气。”陆亡被扑倒在地上,可他脸上突然露出的笑容让蚂蚁女王一愣,哎?莫非他原本就没打算反抗,或者.......他是个其实抖m?!

    “因为啊,我的回合已经结束了啊!他们的躯体,将会重新回归圣洁!群体驱散!”陆亡仰躺在地上,手臂上举,一道白色的波纹划过了会客厅,划过了莉莉丝和希芙的身体,划过了女王们的身体,划过了半跪在地上的古晓然与玉藻的身体。

    蚂蚁女王心中一惊,顿时松开陆亡退后了几步,面色凝重而紧张地摸了摸自身上下,感应了一下自己体内的魔力,最后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沉声道:“原来只是虚张声势么。”

    “不不不~这可不是虚张声势,而是临时续费。”陆亡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举起手指晃动了下:“下面,有请我方的外挂重新到账。”

    “嘛~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魔法,但总算是得救了啊陆亡。”玉藻猛地一个原地弹起,在空中化作一个毛团连续翻滚了几周后稳稳落地,而古晓然起身的方式则没她那么追求效果,只是默默支起了腿,从背后拔出了饕餮大剑对着几位脸色一下子不好看起来的女王,浑身的气势重新一凝。

    而莉莉丝,在恢复力气的一刹那,总算是有力气“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呜,到嘴边的蛋糕掉了.......”

    果然是心疼蛋糕而不是衣服吗啊喂!

    “陆亡大人.......”“没事,我到时候再给你买一件。”这边希芙是看着自己的小裙子而难过的,于是陆亡对于这个“正常反应”,给出了相应的安慰话语,至于莉莉丝那边.......

    “莉莉丝,你再到桌上拿一块就是了,光看着掉在地上的,那么连还在桌上的都吃不到了。”

    “嗯!陆亡说的对。”莉莉丝一下子抹了抹眼泪,看向了桌上依旧充满诱惑力地松软的蛋糕,恢复了心情。

    “大意了,竟然还有这般解除我魔法的手段.......”感受着古晓然凝实沉稳,几乎无懈可击的气势,蝴蝶女王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闷闷道:“到嘴的勇者就这样跑了,好不甘心啊。”

    其实,要不是蝴蝶女王多句嘴,得意地炫耀一下这是自己的迷香+魔法的伟大成果,让陆亡突然想起自己还是一名牧师,还有着驱散由于毒素或者魔法而带来的异常状态的技能,陆亡也许还没那么快想出对策。

    “现在,还打吗?”“哼,我们有着那么多孩子们,还有许多为我们效命的勇者们,再加上我们6个一起,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今天,都要得到你!”蝴蝶女王在这一刻,无论是发言,还是气势,终于是像一个真正女王该有的样子了:“我是蝴蝶娘一族的女王,遵从我的号令,我可爱的孩子们,聚集过来........”

    蚂蚁女王皱了皱眉头,看着墙壁突然打开,成为了一个露天房子的会议室,以及头顶密密麻麻,无数挥舞着各色翅膀,将天空遮蔽并渲染上一层迷幻色彩的蝴蝶娘亲卫们,低声叹了口气:“希望别闹大吧,动静太大,对于城民们不太好解释啊,那么,孩子们,举起你们的武器,准备战斗了。”

    话音刚落,伴随着整齐的脚步声,无数黑影将这个犹如一个突然展开的纸盒子一般议室,给围的水泄不通。

    陆亡见状一手拉着一个,也不管她们身上的污渍擦在自己身上了,他迅速将莉莉丝和希芙拉到自己身后,随后和古晓然玉藻呈三角姿势护住了中间的希芙和莉莉丝,面对着四面八方对他们虎视眈眈的虫娘。

    “啊啦,这么多的数量,要是输了的话,哪怕是一只魔物娘来一次,陆亡也很快就会被榨干了吧,咱真庆幸自己是魔物娘呢。”玉藻还说着风凉话。

    “咱可是一根身上的蚂蚱,我要是干了,也是在你心爱的古晓然之后!”陆亡毫不犹豫就回了一句。

    古晓然表示自己莫名躺枪。

    ————

    “怎么回事?那边女王王城上面聚集了好多的虫娘。”“是在举办什么活动吗?”

    距离女王王城较近的居民区,有不少居民看见了那飞满天的蝴蝶近卫队,纷纷猜测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些想要过去凑热闹的,却被一些在周围拦截无关人员的蜜蜂娘制止了,说是女王大人在进行一场练兵,无关人员不得打扰。

    “哎呀,这么着急着动手了,可真像女王们的作风啊,说起来,她们也还是太年轻了啊,要是女皇的话,可就不会这么想咯~”斗技场上的那位大叔,躺在躺椅上,享受着周围虫娘妻子们给他的按摩以及剥水果的服务,一副悠闲自得,人生极乐的模样,摘下了自己眼前的墨镜,看着那一团由蝴蝶娘组成的,像是一片七彩云朵一样的阵势,爽朗的笑了笑,微微摇了摇头:“嘛,这样也好,女王,也不一定是一帆风顺的。”

    ————

    “可恶,这个古晓然可真是强。”第5波攻势被古晓然猛烈的剑气阻挡了下来,空中的蝴蝶娘们被汹涌的魔力浪**得东倒西歪,而她们洒下的点点幻觉粉末,在玉藻的心如磐石的守护面前,毫无一点作用,更别提是陆亡这样的全状态免疫外挂了。

    更何况陆亡有意让希芙别来禁空的,他怕产生踩踏事件就不好了,毕竟你看,人家还没出全力,露敌意呢.......大概吧,攻击也绵软无力的,也只是洒洒五彩色的带有香气的粉末而已,不打紧。

    而且蝴蝶娘本身就不擅长近战,于是空中的进攻姑且是挡住了,而地面的蚂蚁娘的进攻,则显得有点不伦不类,蚂蚁娘们只是负责包围住了陆亡,但并没有一只举着手上的武器打过去的,反而就像是强势围观一般。

    “不愿意帮忙吗?”蝴蝶女王看到这一幕,对着边上的蚂蚁女王微微一皱眉头。

    蚂蚁女王摇了摇头:“稍微冷静一点,我们的本意并不是开战,强留勇者,也不是我们和平派所作所为,如果今天真的乘人之危将他们抓住后自己享用,这和激进派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点到为止就可以了。”

    “蚂蚁女王英明神武,我顶你!”陆亡差点没被感动,急忙大喊着支持她的想法,现在这个世道,身居高位还能考虑那么久远而且懂得舍弃的,蚂蚁女王真是明君!自己没有鲁莽可真是太好了。

    “啧~”蝴蝶女王听到后也觉得蚂蚁女王说的有道理,但女王的面子不能丢啊,说了要留下勇者的,结果被人一通打脸还送走了,那这女王当得也太憋屈了,虽然她们确实理亏,但身为女王,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在表面上给人看出吃了个大亏。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不,我还没有让孩子们撤去不就是这个道理么?”蚂蚁女王微微一笑,对着陆亡喊道:“陆亡勇者哟,记住,你是第一个在我们的技巧下坚持住半小时的本心的勇者,作为奖励与吾等的对你高超技巧的恩赐,吾等女王决定尊重你的决定,再问你一遍,即使是经历了我们给你如同身处天国一般的侍寝待遇后,也依旧决定离开吗?”

    哈?什么技巧?什么侍寝待遇啊!搞得像是我被你们怎么样了啊喂!

    但等等!陆亡一瞬间也明白了这是蚂蚁女王们要面子的说法,这以后自己一行人反正是走定了,对外她们可以宣称自己确实将陆亡勇者们“留下一晚”了,展现了女王们雁过拔毛,兽走留皮的霸气范:看,这么厉害的勇者,照样不是被我们丢上床了吗?

    但也因为“宽容”,所以尊重自己等勇者的决定,让他们离开,啊,这是何等的伟大,何等的心胸,果然,虫族的女王们是以德服人......与勇者们的啊~

    就是这样,可是,莉莉丝和希芙介意自己头上多一顶以讹传讹而诞生的透明绿帽吗?虽然陆亡本身是无所谓的啦,反正自己走都走了,也不担心这因克赛特城的传言到底有多轰轰烈烈了,龙岛的破事还等着解决呢,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压身。

    可恶,给我整这么一出,行!

    陆亡虽然觉得再不给人家面子说不过去,毕竟咱们现在被包围了,能宁事息人自然是最好的,但自己也很不爽是吧,陆亡觉得,自己也应该顶一句回去,至少,我这句话,要骚断她们的腰!

    “当然还是决定走啦,不过女王们,你们六位都很有魅力,只可惜时间仓促,陆某没能领教各位的全力以赴,来日方长,日后,陆某必当再次以一己之力来会会六位的技术,将这场势均力敌的战斗分出个身负来。”陆亡大喊着:“但是啊,我的征途可是星辰大海啊,虫娘只是沧海一粟而已,区区虫娘的交尾技巧,又怎能留下我这颗喜欢闯荡的心灵与这幅想要体会新鲜感的身体呢?”

    ........气氛一下子很寂静。

    “陆亡,你.......你是我见过的,最轻浮的勇者。”玉藻小声打破了沉默,随后向着陆亡比了个大拇指,这是她发自内心的敬佩,嗯,敬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