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94章 死亡与守护

时间:2018-01-08作者:小电流

    陆亡在刹那之间,突然想起了一句话,犹如在绝望中,脑中总会闪过一些片段一般,这句话,就是他在与希芙契约时,那个神神秘秘的文字,所说的一句话:

    他记得,他当时的回答,是我愿意,那么,怎么才能叫做,愿意呢?

    言灵的篇章展开,哪怕是之前,曾经,从来没有想过的片段,那限制死亡之力使用的言灵,在这一瞬间,陆亡就和真正的勇者一般,突然彻悟了什么,他似乎是明白了,自己的死亡之力,也许还有,他所没想过的用法。

    “用白骨和鲜血,升起来吧,那让生者绝望的屏障!用我们的死亡,在尸体上,支撑起生与希望的高台!来啊!聆听弱者们的悲歌啊!呼喊着,用血代替泪水,用身躯代替哀嚎,用灵魂代替恐惧,这样的悲歌!”

    一道白骨与血肉混合的高墙,一道绝对看上一眼不会有人认为它不是邪恶产物的墙,就这样伴随着陆亡的呼唤声升起,挡在了他的身后,挡在了莉莉丝与希芙的身前。

    剑气与火焰打在这血肉之墙上,除了溅起血花与碎骨之外,伴随着一阵肉块蠕动,墙壁再次完好如初,就如同有着生命一般,飞快地自我修复着。

    “终于是用了亡灵魔法,你开始认真起来了么,接下来,可就不是剑气这么简单了,区区的血肉之墙,挡不住我的,能挡住我的,只有你啊。”古兰娜尔芙似乎是兴奋起来了,整个人弹射而起,手上的剑化作了残影一般,在陆亡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对着那血肉之墙斩出了朴素无华的一剑,而仅仅是一剑,就把那庞大的墙壁削成了两段,他用行动,证明了自己的话语。

    “既然.......这样........”陆亡死寂一片的双眼中,仿佛燃烧着火焰一般,他模糊的意识,让他判断出了此时此刻,他所拥有的力量,那一念生死配合杀意所产生的力量,依旧与古兰娜尔芙有所差距,要想保护好莉莉丝和希芙,这样还不够,他的手径直拍向了自己的胸膛:“神明禁令.........”

    那一瞬间,陆亡犹豫了。

    “龙牙碎斩!”在陆亡犹豫之时,就如同是催促他一般,一阵炫目的红芒闪过,陆亡身后的墙壁化作一地碎块,碎块在火焰中蒸发了,陆亡身后的莉莉丝与希芙沐浴在鲜血中,虽然陆亡也知道,那血只是墙上的而已.......

    但这个景象,让陆亡触目心惊,人,是个会想象的动物,陆亡想着,如果,如果这个血,不是别人的........

    “解开!”这一个念头,让他做出了最后一步的决定。

    一瞬间,黑色的风暴席卷了陆亡身周,斗技场的护罩一瞬间闪动起来,但唯一不和谐的一处是,只有陆亡的身后半圆形的范围内,莉莉丝与希芙的范围内,清澈纯透,没有一点点黑色的气息。陆亡缓缓睁开了双眼,他的手上,一念生死已经消失,代替这把剑的,是另一把,浑身雪白,用白骨铸造而成的剑——寂静的挽歌。

    “面对死亡。”陆亡体内还残存着一丝丝的意识,那就是干掉面前的古兰娜尔芙,以及,绝对不要让力量渗透到自己的身后。

    “何等令人心悖的力量,该死,这种无差别式的攻击,早知道咱家就帮着陆亡一起了啦,感觉玩脱了。”玉藻费力地撑起一个土黄色的护罩挡住了蔓延全场的黑气,但护罩忽明忽暗,玉藻的脸色也越来越白,可见很快她就要支撑不住了,她大喊着:“陆亡!快停下啦!误伤了啦!”

    “怎么回事?”“完全看不清了,一片黑啊。”观众席上开始躁动起来,在他们看来,斗技场内就和一个内里充满墨汁的水晶球一般,一片模糊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女王大人.......”“我知道,各位,准备动手吧,真没想到。”六位女王同时眉头紧锁,悄悄离开了会场到达了斗技场后一个隐蔽地房间内,房间中央有一个硕大的白色水晶球,无数的魔物娘正在朝着里面灌输着魔力,时不时有魔物娘力竭到底,但还是可以看见水晶球里面的魔力波动正在越来越弱,等里面魔力完全耗尽,斗技场内的护罩就会彻底消失,到时候,这种她们从未见过的黑色力量,就会危害到整个斗技场观众的生命,那可就是大事件了。

    女王们彼此碰头,没有打招呼,甚至什么话也没说,不约而同伸手,向着水晶球内灌输着各色魔力,而不断有虫娘进来抬走那些倒地的魔物娘,随后新的一批魔物娘进来,一言不发地抬手灌输魔力。

    有了6位女王的加入,水晶球的魔力总算是趋于了平缓,但女王们知道这只是权宜之策,因为她们的力量正在飞快流逝,总有一刻她们会支撑不住的,如果陆亡到那时还没有与那位挑战者分出胜负的话,到时候,可就是灾难了。

    而现在疏散观众,想必会大幅影响斗技场的声誉,这可真是麻烦了。自己酿的苦酒自己喝,女王们心中苦笑着,只能盼望着场上早点完事。

    ————

    “叮!”剑与剑相击,古兰娜尔芙不断后退着,一边把陆亡的攻击弹开,一边在周身展开着火焰的屏障挡住黑色的气息,一边还要注意周围时不时从地上或者虚空中钻出来的亡灵生物,甚至最强大的,要属一个骑着白骨战马的无头铠甲骑士,眼睛和铠甲上冒着黑色的火焰,与陆亡一同夹击她,她身上的袍子裂开了大片,露出了雪白的皮肤,以及几道深可见骨的伤痕,全是拜他们所赐,不过她的伤口很快就结疤愈合了,不知是什么种族天赋,还是什么勇者技能,一边战斗一边高速恢复,这份恢复力仅仅只是比陆亡稍微逊色一点。

    不过随后,凭借着强大的实力,她一瞬间用一种爆裂般的剑技直接把那个骑士给爆碎开来,而陆亡虽然受到了波及,但很快就恢复了,不过重点是古兰娜尔芙明明可以用这一招干掉陆亡,可是坚守着不杀约定的他,愣是每次都没对陆亡下死手。

    她的帽檐下依旧是一片黑暗,不过此时此刻她不再如同之前那边轻松写意了,她手上的剑突然冒出了一种暗红色的,几乎接近白色火焰,周围的空气都仿佛燃烧了起来,这是火焰温度超过极点的征兆:“乱刃.气焰万丈!”这是他领悟的最高剑技奥义,但此时此刻,他决定只用一小半的威力,以免伤及陆亡的性命。

    一道道火焰与剑气撕裂了空间,那炽热的温度,将那黑色的死亡气息也都蒸发掉了,一瞬间她的面前出现了一片透明色的真空区,观众们愣愣地看着黑色气息中那渐渐发亮的红色,以及冲天的火柱,不约而同由于炽热而汗流浃背,明明有着护罩,明明离火焰很远,但大家都感受到了这一剑的强大。

    “万物归于死亡,通往终焉的道路,斩生。”而陆亡,却是带着完完全全的杀意,挥下了手中的剑。

    双剑相交,一阵半圆形的黑色气浪向陆亡面前划过,将那顶帽子瞬间化作了飞灰,一个清秀带着坚毅的脸庞,一对犹如烈火般燃烧着的眸子,一对尖尖地双角,以及死死咬着的尖牙映入眼帘,古兰娜尔芙,是个女性,而且,还是一只.......

    “龙娘?”陆亡瞬间一愣,龙......希芙.......我是来干什么的,我为什么要杀了她........守护,死亡,对,我是帮希芙拿契约的,斗技,不是.......不是屠龙啊!

    “咳啊!”陆亡吐出一大口黑色的血液,趁着剑身上传来的力气削弱的这个机会,古兰娜尔芙用力一顶,随后贴身一靠:“崩灭!”一掌打在陆亡胸口,将他重重打飞出去,同时陆亡一瞬间也恢复了一些意识,看着周围护罩的忽明忽暗,玉藻虚弱地撑着奄奄一息的护罩,他急忙收回了游离的死亡之力,拄着手上的剑大口喘气,随后忽然像是响起什么似的,回头一看莉莉丝与希芙那边。

    她们睡得很安稳,周围的地板还是土黄色的,斗技场那些其他地面,则都是灰白色的,失去生机的大地。

    还好,没有波及到她们,陆亡长舒一口气,随后转头看向了古兰娜尔芙,缓缓举起了手里不知道哪里来的,造型非常狰狞的骨剑:“虽然还有风险,但我绝不会再让你靠近一步了,要想伤害她们,就请做好跨越死亡的觉悟吧.......咳.......”

    没帅过几秒,陆亡口中大口吐着黑色的液体,半跪于地,意识又开始模糊了,力量又要开始暴走了,该死,这一次如果暴走的话,可不如同之前那样有意识的暴走,恐怕会是全部解放死亡之力了吧,之前虽然解开了封印,但也仅仅是解开了一小部分而已,没想到这个死亡之力那么聪明,竟然会想到用这小部分来逐渐解开其他封印.......

    “嘛,这次,算你赢了。”古兰娜尔芙默默收回了剑,不知何时她的脸庞上戴上了一个红色的面具,她转身张开了背后庞大的双翼,挥舞了两下后,掀起一阵强大的气浪:“陆亡,希望与你下一次见面时,你能以完全的姿态,完全属于自己的力量,以及心中坚定明确的信念来和我进行一场真正的决斗,我,在魔王城等着你,我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说着,她挥动着翅膀,一瞬间冲上了云霄,冲到了众人所看不见的地方,化作黑点消失了。

    “龙.......是龙!”观众们目送着古兰娜尔芙离去,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沸腾了起来,虽然没有听到她与陆亡的对话,但那可是龙娘啊,大陆上十分稀有的龙娘,真正的成年龙娘,而且还是如此强大,比起希芙这只幼年的,古兰娜尔芙明显更能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的话题:“不过龙娘,为什么要跑来这边.......难不成只是为了参加这种在她们眼里完全是游戏的斗技场吗?”

    “陆亡!陆亡!”莉莉丝和希芙很快醒来了,一醒来就看到平躺在地上捂着胸口,金色的文字缓缓从手心一个个没入胸口的陆亡:“神明禁令,封!啊,要死了,下次,下次绝对不能再解开封印了,再一激动解开封印,我就跟着鲁卡姓。”嘴上还傲娇着。

    “呜呜,陆亡.......”“哭啥,我眼睛都还睁着啊。”陆亡看着莉莉丝趴在他胸口哭,要不是没力气,就抬手给她一击手刀了,真不吉利。

    “半,半条命没了。”玉藻也无精打采地蜷缩在醒来的古晓然的怀里,一副脱力的样子:“咱再也不敢看陆亡生气了的说。”

    “那个.......其实当时我没生气。”陆亡弱弱的反驳道:“只是想证明一下她话语的错误性么。身为牧师,我脾气很好的。”

    “鬼信啊!”玉藻道出了观众们的心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