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93章 何为力量?

时间:2018-01-08作者:小电流

    古兰娜尔芙的手轻握剑柄的一刹那,几乎就在电光火石之间,陆亡耳边传来一声清晰地刀剑碰撞声,再定睛一看,古兰娜尔芙腰间的剑与握剑的手早已不见,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陆亡左手耳侧,一把黑白双色的剑悬浮在那里,而一把朴实的铁剑被黑色的半边剑身死死抵住,无法再贴近陆亡分毫。

    观众们传来一阵呼喝声,这是他们第一次看见古兰娜尔芙的剑出现在除了腰间以外的地方。

    “第10个能用兵器挡住我这第一剑的人。”古兰娜尔芙的语气高昂起来,一边说着,一边飞快收手将剑撤回,左手举起握住剑柄,剑尖正对着陆亡:“既然能看破的话,毫无技巧的拔刀速度就不重要了。”

    额,其实我想说,你再来一次我就gg了。靠着被动苟住一轮的陆亡面无表情地伸出右手接住飞来的剑柄,再一甩将剑尖侧指地面,语气依旧是那么平静:“萌新求轻虐。”

    “........”古兰娜尔芙一愣,似乎是没听懂这话的意思,随后微微点头,贴身举起手中的剑,对着陆亡发动了一次依旧是犹如一道光芒一般的斩击:“断空。”

    “光幻影流剑。”陆亡手上的剑化作了三把残影剑,犹如一阵剑刃风暴一般,朝着古兰娜尔芙席卷而去,丝毫不顾袭向自己的那一把铁剑,陆亡战斗思想很明确,以伤换伤,我铁赚啊!

    “叮!”地一声响声,陆亡手上传来了一阵强大的反震力,不知何时古兰娜尔芙的铁剑回防了,不仅如此,在弹开陆亡的剑,并且将陆亡震的双手发麻时,那把铁剑飞快地绕开陆亡手臂,剑背狠狠击打在陆亡的胸口,将他打退出去:“龙回尾斩。”

    陆亡用剑插向了大地,剑身在地面划出一道长长的痕迹,才总算是让他后退的身形稳住了:“攻击的瞬间防守,而且还能再反击,果然这个世界的强者,都是出生时捧着属性修改器的吧!”

    “剑技很华丽,但不中用,对付强者,花架子可没用。”古拉娜尔芙没有急着追击,还是一如既往地握着剑站在原地,就仿佛这是回合制战斗一样:“到你了,陆亡。”

    “陆亡大人,希芙相信你能赢的。”声音从陆亡身边传来,陆亡回头一看,希芙和莉莉丝离自己只有短短几米距离,自己竟然已经贴近了斗技场边缘,她们坐在地上,闪亮的大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激励。

    “敌人在前,还毫无警惕,心存顾忌,此乃战士之大忌。”陆亡头顶传来了重击感,不知何时古兰娜尔芙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且拿着剑柄对着自己就是当头一击,让陆亡瞬间半跪在地。

    陆亡心里只有一句:说好的我的回合呢?你这是赖皮!

    古兰娜尔芙的语气似乎是有点愤怒,像是在为陆亡不重视与他的战斗,而是左顾右盼看着希芙和莉莉丝这种毫无紧张和全神投入的样子而生气:“你的契约魔物娘不仅没能帮到你,还分散了你的注意力啊。还是说,你原本就不愿意拿出全力战斗?”

    “咳,等等,我们到场中心打去。”陆亡见势不妙,再这样一退再退,自己身后就又是莉莉丝和希芙了,退不得,却又没法凭本事打退对方,实在是进退两难。

    “哦?”古兰娜尔芙看向了莉莉丝和希芙,他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随后轻笑一声:“不,就在这边吧,接下来的一招,威力会更强一些。”

    说着,他手上的剑燃起了熊熊火焰,即使隔着距离,陆亡也依旧能感觉一种似乎能让他融化的灼热感扑面而来,陆亡咬了咬牙,手上的一念生死缓缓举起:“没有别的选择了吗?”

    “你说,有么?”古兰娜尔芙手上的大剑横扫,火焰的波纹朝着陆亡飞快袭来,速度不快,却也不慢,那道长长的火焰剑气,足以伤及陆亡身周的一片区域了,不能再退了,不能再躲避了,陆亡双眼中倒映着红色的烈火。

    “最多是烧伤而已,凭着龙族和吸血姬强大的恢复力,躺个几天就会好,但,你忍心么?”古兰娜尔芙的声音响彻了陆亡的心头,这熊熊的烈火,让陆亡回忆起了,几周前,自己在一片残垣断壁之中,抱着身负重伤奄奄一息的莉莉丝的场景。

    陆亡握紧了手上的剑柄,随后迎合着那一道剑气狠狠挥去:“以伤害他人作为威胁来获得战斗的乐趣,我绝对不会向你屈服的!喝啊!”

    黑色的剑身划过红色的剑气,陆亡的眼前火星飞溅,火焰剑气很轻松地被切成两半,轻松到让陆亡有点诧异,但眼前红色散去,古兰娜尔芙的身影早就不见,忽的听到后面传来一声击打声,以及一声惊呼:“莉莉丝姐姐!”

    陆亡机械般地回头一看,莉莉丝已经扑倒在地紧闭着双眼失去了知觉,而古兰娜尔芙的手里拎着还在空中兀自挣扎地希芙的后颈提在那边:“身为龙娘,临战时坐在一边,不陪伴着自己的勇者一起战斗,可不符合龙族的战斗荣誉啊。”

    “你又懂什么,你凭什么让希芙身为一名孩子就要去拼了命的战斗。”陆亡的语气突然平静了下来:“莉莉丝和希芙明明对你没有威胁,为什么对她们下手?”

    “在这个斗技场上,你们都是敌人,既然是敌人,又何来强弱与怜悯之说?看来我之前对你的判断有误差,你并不是一名合格的战士啊,你的心,太过于软弱了,这样的你,是绝对无法战胜激进派的,弱小?何为弱小?只有在胜负分明的时候,才有强弱吧。”古兰娜尔芙说了很多,随后一击手刀将希芙打晕过去丢在原地,之后一个侧步重新回到了原地,重新举起了自己手上燃着烈火的剑。

    “现在,我们来模拟一场你与激进派的攻守战吧,陆亡,你不得不尽全力了,你的面前,是一位与你势均力敌的对手;你的身后,是毫无反抗之力的契约魔物娘,你的选择无非是放弃她们,换得自己更多的战斗空间,以获得最终的胜利。或者拼尽全力保护她们,最后被一个阴险狡诈的对手给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将你们一起送入地狱,不过我身为一名战士,这样做有损荣誉,而且这也只是斗技模拟。因此,你哪怕是放弃她们,我也保证不会伤及她们的性命,而你可以得以保全。不放弃也是如此,不过无论你还是她们,都会以负伤结束。你大可放心选择,至少目前是这样的,但是。”他的语气低沉下来:“为了让你更快体会到这种未来可能发生的情景,我不会手下留情的,重伤,也是可能的,记住,等你到了这种境界,你的身后,就不会出现动摇你的存在了。”

    说着,没等陆亡回答,他举起了手上的剑,携带者风暴与烈焰,向陆亡和他的身后席卷而去。

    这一席话语让气氛顿时沉重下来,观众们屏住呼吸,他们看着低着头一言不发的陆亡,他们能体会到陆亡心中的挣扎与绝望,他们在等,等着陆亡的抉择,这两难的抉择,是保全自己,还是一起牺牲,不过无论怎么说,那两只魔物娘确实是无法得到保全的了,因为弱小........

    因为弱小,就要受伤。陆亡理解了对方传给自己的想法,同时,他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强者,不应该与弱小一同走向毁灭,保全自己,消灭你的敌人,这样才是对于弱小者牺牲的一种慰藉,他们所能做到的事情,一旦你永远都能将敌人消灭,终有一天,敌人不会再敢以这种方式要挟你,因为他们知道,你是一名强者,一名无所顾忌的,真正的战士,而弱小,也不会再受到波及。

    但,这真的是陆亡想要的吗?

    “我.......”陆亡面对着烈焰风暴,面对着剑身,缓缓地抬起自己的头,低声道:“如果一定要选择,那么,敢于用她们的性命胁迫我的,敢于动手伤害她们的,我,要你死!”

    他手中的一念生死,黑色的半边,绽放出了摄人心魄的幽光,随后,他缓缓举起了手中的剑,深邃地黑色双目看向了袭来的古兰娜尔芙,冰冷死之的感觉贯透了全身,面前的一切都慢了下来。

    陆亡挥出了手中的剑,黑色的一面散发着不详的波动,古兰娜尔芙身形一顿,剑身径直迎上了陆亡的剑。

    空间仿佛被扭曲了一般,那漫天火焰以及强大的气浪,在接触陆亡剑身的一瞬间,就化作了飞灰消失,它们的存在“死亡”了,但古兰娜尔芙的剑,却死死挡住了黑光大盛的一念生死,但她手臂处的黑色袍子,以及那袍子底下的轻甲,却一点点腐蚀,生锈,随后在空气中消散不见,露出了一截洁白的玉臂。

    剑身上的“一念死”三个字发出了红光,与陆亡对剑的古兰娜尔芙,耳旁传来了纷杂的声音,就和地狱中魔鬼的笑声一般,又像是什么东西在低语,纷纷向她诉说着,想让她放弃抵抗,放弃活着的念头。

    “多痛苦啊,活着.......”它们全都在倾诉着。

    “哼哼,有点意思了,只可惜,区区精神干扰,还不配让我退!”古兰娜尔芙双臂用力,将陆亡震开两步,随后再逼近一步:“天龙斩,炎闪!”

    无数道火焰与剑气在陆亡身旁爆发开来,散乱着袭向了陆亡以及他身后的两位魔物娘,陆亡挥舞着剑将剑气全部格挡下来,不惜拼着自己用身躯接下两道将自己胸口划开的,犹如烙铁一般炽热的剑气,也要接下远处袭向地上莉莉丝与希芙的剑气,就这样不断一退再退,渐渐地,他的脚步停下了。

    面前是数量不变的剑气,而他后面一米,就是两位昏厥的魔物娘。

    正如古兰娜尔芙说的一般,一昧守护的代价,放弃自己的战斗空间,最后迎来的,是死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