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92章 还是得自己上

时间:2018-01-08作者:小电流

    “圣光的庇护!”关键时刻,陆亡总算是上线了,虽然双方交手只有短短一瞬,但陆亡看清了古晓然的劣势,虽然很想感叹一句是不是由于自己没有按照主角套路从0练级,而是蹭了古晓然这个大外挂,结果自己的运气天谴了自己,让所有野生boss一个一个找上自己,但此时此刻果然还是先想着如何保住外挂更重要一点。

    一道金色的屏障从古晓然身旁展开,那倒朴素的剑光自然是击在了屏障上,随后,伴随着一声悦耳的碎裂声,只见古晓然重重跌落在远处不省人事,而那位黑袍人,依旧是右手握着剑柄的站姿站在原地,腰间的剑原封不动地别在那里,要不是刚刚陆亡凭借着目光锁定看见了剑光一闪,他甚至会怀疑这把剑究竟有没有出过鞘。

    “敢情我这及时上线完全没用啊,什么情况,5级魔法一瞬间就炸了?”陆亡还保持着伸手的姿势原地发愣,他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上一世学了假魔法,明明这个魔法前世是保过无数次命的,放在这个世界怎么就和个玻璃一样,谁都能一下打碎的。

    观众席上纷纷倒吸一口凉气,好强,而且并没有华丽的特效,也没有升腾的魔力,有的只是用高超的技巧和完美的力量使用一击击倒了对手,甚至如此高速的一击,还能把握力度,做到只是打晕对方,力量能熟练运用到这种地步,这是何等的可怕。

    “中等强度的护盾魔法,反应和衔接时间都很不错,要是再稍微慢一点,也许我就来不及使用断魔了,之前轻视你了。”黑袍人缓缓转身看向了陆亡:“报上你的名字,勇者。”

    这一次陆亡完全没有胡思乱想,比如纠结一下断魔是什么东西,他有一点是明白的,无论在哪个世界,那种有着战士精神的,不喜欢偷偷摸摸的人,在正式开打前,总要互相报个名字的,那么现在面前这位要让自己报名字的意思.......

    陆亡很想弱弱的说一句自己是个牧师,有权利不接受决斗挑战的,但陆亡似乎感觉到对方灼灼的目光投射向了自己身后浑身绷紧的希芙身上后,他缓缓放下了手臂,拍了拍身上的白衣,深吸一口气,向前走了几步站定,无奈而又沉稳地缓缓回答道:“我叫陆亡,不叫鲁卡!这很重要,然后,你的名字呢?”

    “接下我一剑,便告诉你。”对方身形一闪而逝,只留下声音从原地飘散,一种要被击中的感觉从陆亡心中油然而生,他也不管自己完全找不到对手的踪迹问题了,急忙一个闪现出现在了几十米开外,随后对着那边抱着古晓然,悄无声息地想要离开场中心的玉藻喊道:“喂,玉藻,你再不帮忙的话,今天就要一起玩完了啊。”

    “首先,这是斗技场,对方不会要你命的,其次,咱来参加纯粹是兴趣,对方太强了,我可不想让古晓然硬碰硬结果又把自己折腾到受伤,最后,陆亡,咱很想看看你全力以赴的样子。”玉藻冲着陆亡一笑后,小步拉着古晓然贴到了护罩底下:“加油!咱觉得你能行的。”

    “你.......”虽然陆亡很想吐槽玉藻,但转念一想确实是这么回事,人家其实压根没有义务帮自己来参加斗技,之所以过来的原因,不就是陆亡自己想给莉莉丝和希芙加祝福么,如今遇到了这般一招秒古晓然的妖孽,不撤退难不成还真的死磕,没看到人家手环都摘了么。

    而且陆亡怀疑自己现在“假摔”一次,就是被故意锤一下躺地上,对方也就会收手了,但这样的话女王祝福就拿不到了,可自己又如何能和对方对战呢?精神力基本上已经亏空了,刚刚那一下闪现已经是自己能用的最后一个魔法了,不然的话,早就刷一套祝福给古晓然了,他也不至于一招就被秒了吧。

    “能看穿我的行动并回避么,就算你接住了这一招了吧。”对方的身形出现在了陆亡原本站立位置的后面,随后转过身看向陆亡,缓缓道:“记住,我的名字叫........”

    一瞬间,观众们纷纷屏住了呼吸,场上安静一片,纷纷等着他的自报身份。

    “吼~”黑袍人的帽檐下,突然发出了一阵十分古怪的声音,像是低吼,又像是震动声,随后他缓缓道:“好了,那么,请赐教吧,陆亡。”

    大家全部懵逼了,刚刚.......他有说过什么吗?但抵赖这种事,不符合这位的身份啊。

    “喂等等!”陆亡忍不住开口打断道:“你这不明明什么都没说么!”

    “这的确是我的本名,如果也报一个和你们勇者一样的为了称呼而取的名字,那就不符合决斗的规则了。”黑袍人理所当然道:“好了,用尽你的全力,来挑战我吧!”

    “古....兰娜......尔芙?”希芙坐在墙角边,喃喃自语着:“哎?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

    “啊嘞?希芙妹妹说什么呢?我完全没听到什么,只有一阵很奇怪的杂音来着。”莉莉丝疑惑地看向了边上自言自语的希芙道。

    “哎?你们没听见吗?”希芙反而好奇地反问着莉莉丝,在她耳中,对方确实只是说了一句:“我叫,古兰娜尔芙。”完全没有什么莉莉丝所说的模糊地杂音,反而还意外的清晰。

    莉莉丝果断摇了摇头,于是互相不明所以的莉莉丝和希芙就这样各自面带疑惑地对望一眼后,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了场中,莉莉丝率先问道:“希芙妹妹,你说陆亡能不能赢过那个什么娜尔芙呀?”

    “是古兰娜尔芙,陆亡大人一定能赢的,他是最强的!”希芙对陆亡充满了信心,不如说是一种崇拜和憧憬,还有着一份深深地自豪感。

    “.......”最尴尬的是,这两位的悄悄话陆亡不知为何听得一清二楚,怎么办,这下即使要投降,面子也拉不下来了啊。

    “嗯?不先攻过来么。”黑袍人,现在是古兰娜尔芙低声道:“那么,我先攻吧。”

    说着,古兰娜尔芙一步步缓缓朝着陆亡走来,就如同散步一般的写意,缓慢,但他每走一步,身上的气势就会增大一分,期初只是给陆亡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再后来他周身的地板都发出了不堪重负地呻吟声,等他距离陆亡大约5米远时,他每一步看似平稳普通的步伐,都能掀起一阵强大的气浪,将陆亡的发型都吹乱了,但这样的步伐,竟然愣是没有一丝丝力量外泄,地板还是完好无损,一点也没有开裂或者下陷。

    最后3步的迈出,第一步,让陆亡浑身一沉,骨骼发出了不堪重负地吱呀声,举手投足都变得沉重起来,第二步,让陆亡如坠冰窖,精神思维都凝滞了起来,第三步,让陆亡的感知变得模糊不已,呼吸困难,周围一切都被强大的气场给笼罩,如图被关在一个密不透风地箱子中一样。

    三步过后,古兰娜尔芙与陆亡的距离到了2米,这是她腰旁剑的攻击距离了,一瞬间,陆亡恢复了清明,眼前还是只有一身黑袍的古兰娜尔芙,周围还是那个熟悉的斗技场以及透明的护盾光膜,莉莉丝和希芙一脸紧张,完全没有感觉到压力一般地盯着这边看,而自己,也只是站在原地,那种沉重,意识模糊,无法呼吸的感觉就和幻觉一般。

    “你是第7个,能挡住我这三步影响而站立着保持意识清醒的人。”古兰娜尔芙那低沉模糊的声音响起。

    “哦是么,第7也不错啊。”陆亡点点头,一副不在意名次的样子。

    “但是呢,你是第1个忍住没有直接先出手打破这种被完全压制的感觉的人,这倒是令我很意外。”略带赞许的声音回应着:“赞扬中不卑不亢,逆境中沉着冷静,不注重名利和比拼,强者的精神你完全具备。”

    可惜了,我没有强者的实力来着。陆亡心中对这句话自嘲了一句。

    “不亮武器么?”古兰娜尔芙并没有急着先攻,而是犹如聊天一般和陆亡保持着这么短短的距离说道。

    “嘛,我倒是挺好奇你刚刚为啥不干脆趁着气势压迫我的时候攻击我,那样的话我肯定没法挡住啊。”陆亡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同样心中毫无紧张感,而是语气平静地反问道,真正到了临场,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什么,该做什么时,陆亡一般不会去再逃避了。

    反正横竖都不会死么。

    “这是斗技,又不是生死搏杀,是吧?而且,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反击的吧,陆亡。”古兰娜尔芙似笑非笑地语气,随后语气一正,说道:“那么,勇者陆亡,虽然我这样将自己遮掩起来,不符合战士身份,但我还是很想请你与我进行一场尊重战士荣誉的战斗,开始了!”

    他的手伸向了腰间剑柄处,显然,他要用击败古晓然的方式来同样对付陆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