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91章 剑之极

时间:2018-01-08作者:小电流

    “那个,双方都冷静一下,虽然说我很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音赛克特城的斗技场,禁止使用过大力量的........”蝴蝶娘一边被两边腾升起的气势压得瑟瑟发抖,一边试图劝阻着两边。

    “但是观众很想看看,不是么?”黑袍人看上去沉默寡言的样子,此刻竟然突然说出了一句让蝴蝶娘措手不及的话。到这边来看斗技的人与魔物娘们图个啥,无非就是想给平凡生活中添点乐趣,找到一种身临其境的战斗刺激感么。

    “脱手环!脱手环!”“我想看真正战士之间的战斗,力量限制对于他们来说,绝对不需要手环来检测!”一阵盖过一阵的呼声响彻了会场,这下饶是蝴蝶娘都无能为力了。

    “就按照他们的来就好,也不是没有这样的措施,打开护罩,你先退出去吧,事后关闭一周进行场地修复就行了。”蝴蝶女王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蝴蝶娘的心头,她随即接受了女王的命令,宣布了一声:“那么双方选手先准备一下,我们去打开观众保护措施,等完全开启护罩后比赛开始。”随后急急忙忙地挥着翅膀飞到了离场的小门内。

    “不先自我介绍一下吗?”玉藻看着一声黑袍的对手,微微一笑:“咱叫玉藻,这位是我的契约勇者,暴食的勇者古晓然,旁边的是同行的伙伴,轻浮勇者陆亡,以及他的契约魔物娘,莉莉丝和希芙。”

    “你.......你好?”希芙听到玉藻喊自己名字,转过头来冲着那个黑袍人打了个招呼。

    “嗯,有契约勇者了么,还不错。”没想到那个黑袍人竟然冲着微微点了点头,回答了她一句。

    “请......请问你认识我吗?”希芙很疑惑,这位黑袍人跟自己说话的语气,不像是和陌生人的见面交流一样。

    “我并不认识你。”黑袍人摇了摇头,拒绝的很干脆,却又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这让希芙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喂.......先说好,我不叫轻浮勇者陆亡,我就叫陆亡,别听信那只狐狸给我取的绰号啊。”陆亡在边上弱弱地彰显一下存在感:“然后,你们要打的话稍微小心点,我想两位战爹能控制自己的力量的吧,是的吧?”身为一名多次被不明aoe击中的陆亡,此时此刻觉得有必要给两位大佬打个预防针先。

    “安心。”古晓然微微点了点头。

    话说,我更怕的是你的契约魔物娘来着,你没看见玉藻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表现吗?

    “那么,斗技正式开始吧!”声音盖过了全场,伴随着透明的半圆形光膜将斗技场内笼罩起来,把观众与斗技场隔离开起到保护作用的同时,又不影响他们的视觉体验性。

    “啊啦,有多久没有开启过这个护罩了呢。”蝴蝶女王微微一笑:“很期待呢,各位究竟能做到什么样的地步。”

    “哼,护罩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不也是在这边么,随时可以补充护罩的强度。”蝴蝶女王的心中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呀呀,被发现了呢,蚂蚁一族的女王,你果然也偷偷过来了吗?”蝴蝶女王一愣,随即很熟练地在心中这样想着。

    “说的像是你光明正大的来了一般,其他几位也都在吧。”蚂蚁女王眯着眼,用自己的特殊能力,用特殊电波接通了蝴蝶女王的心灵链接。

    正当两位女王交流时,场上的黑袍人似乎也准备正式开始战斗了。

    “你们,不一起上么。”黑袍人依旧没有从袍子里掏出武器,这让陆亡怀疑他会不会是有诈,等古晓然近战贴身时,一掀袍子掏出一把加特林突突突........额,在魔法至上的异世界,这个的概率微乎其微,但看他这幅遮遮掩掩的姿态,不像是豪爽风格的战士,难不成他其实是个法师职业?打扮的和个反派里的杂兵黑魔导师一样,虽然人家肯定不是杂兵,但也未必就不是法师了啊。

    “不用了。”古晓然皱着眉头仔细端详了对方许久后,双手向前伸出,往虚空中一抓,一把水蓝色剑身的大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使用水系么,敏锐的洞察力。”黑袍人称赞了一句后,突然身体微微前倾,冲向了古晓然。

    陆亡没看明白这套操作,换成是自己的话,要么等古晓然没拿出武器直接上,要么等他拿出武器后防守反击,这么不拔武器就直接向一个已经做足准备的战士进行冲锋,这不是.......托大吗?

    古晓然显然也没看见过这样的打法,不过他奇怪归奇怪,狮子搏兔,亦需全力,他摆开架势,大剑向后微微一拉,做出一副横扫姿态,只要对方一近身,这一横扫绝对是只能凭借跳跃躲避,到时候再接一招拍击,在不伤及对方性命的前提下,无往而不利。

    近了,更近了,看着黑袍人迈着轻快的步伐一点点与自己缩短距离,古晓然后退半步,目光死死锁定着对方,随后就在对方与他只剩下一只手臂的距离时,他双臂青筋暴起,大喝一声:“喝啊!”水蓝色的大剑向着对方的腰部横扫而去。

    “重剑虽然招式的确是大开大合的,但毫无巧技的横扫,完全不符合重剑的使用方式。”黑袍人微微叹息了一声。

    古晓然双瞳紧缩,只见对方竟然顺着自己横扫的轨迹,如同一个急刹车一般,运动轨迹由原来的前冲一下子变为了平移,而且堪堪贴着自己的剑刃进行平移,不仅如此,在平移转圈的过程中,对方贴近了他的身体,随后黑袍中凸起一块,像是手肘部位的地方,狠狠击中了古晓然的肋边,将他打飞出去。

    “咳咳,好快的反应和速度。”古晓然在地上翻滚一圈后急忙爬起举剑,但对方似乎没有要乘胜追击的样子,而是站在原地,就这样默默对着他,看着他。

    观众席上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刚刚古晓然挥剑的速度极快,大家眼中只是他面前仿佛是展开半圆的水蓝色屏障一般,那是剑挥舞地太快,以至于眼睛都看不清大剑挥动轨迹的地步,可是那个黑袍人竟然比这更快,从古晓然的剑微微举起那一刻,他就做出了急停动作,并且脚下连踏两步,一边平移一边贴近古晓然,似乎是算准了自己会先打到古晓然一般,完全没有对大剑进行防御。

    看似局面慌得一批,其实心中稳如老狗。来自陆亡的一波点评。

    “你,没有学过如何用剑吧。”黑袍人再次缓缓开口道。

    “没错,的确是自己摸索的。”古晓然微微点头,向对方表达了自己的敬意,他也看出来,刚刚对方绝对不是以命搏命的打法,而是早有预料:“但我想我这生死中领悟的剑术,想必也没那么不堪入流,请赐教。”

    说着,他手上的水蓝色大剑消失了,从背后拔出了那把黑色的饕餮巨剑,最近的对手都太强了,说实话,古晓然并不是很想那么早就拔出这把剑的。

    “嗯,用这把剑时气势凝厚了不少。”黑袍人微微点头,随后双手一掀开袍子,露出了内里的红绿色轻甲,以及腰侧一把朴素无华的灰白色铁剑。

    主动亮兵器了,意思是接下来就不是体验模式了么。陆亡见势不妙,不再隐藏自己的存在感,转身吩咐着贴在护罩边上的莉莉丝和希芙道:“等会儿就呆在这边,接下来会很危险的,别乱跑了。”

    “可是陆亡,你的身体.......”希芙和莉莉丝关切道,要知道刚刚陆亡还抱着头疼得死去活来的呢。

    “只要浪不死,就往死里浪。”陆亡刚刚还让希芙她们稳一点,立马自己就推翻了:“嘛,总之,我就是稍微辅助一下,不会有事的。”

    “那陆亡加油!”莉莉丝头上的呆毛晃动着,像是和莉莉丝一起为陆亡加油股劲似的。

    “陆亡大人,请一定要平安回来啊。”“希芙,话可以乱说,旗不能乱插的啊。”陆亡哭笑不得,一般而言,希芙这话相当于半个死亡flag了。

    “哎?希芙说错什么了吗?”希芙以为自己说了什么陆亡忌讳的话,神色紧张地道歉道:“对不起的说,我不是故意的。”

    “额,确的说,你其实没错……不必道歉的来着……”

    正当陆亡这边突然开始莫名其妙聊起来的时候,现实中可不会因为陆亡的聊天而大家一起下线。只见古晓然主动发起了进攻,径直向着黑袍人前冲,他是有打算的,既然自己防御时跟不上对方的进攻速度,那么就以冲锋来提高自己的速度,只要命中对方,饕餮的暴食效果发动,就可以瞬间削弱对手的力量,缩短彼此的差距。

    古晓然到攻击有效距离的一刹那,手腕轻轻一翻,大剑由扫击姿势变为上挑,从斜下方发起攻击,这一次,他只给对方留下侧身闪避的空间。

    果不其然,黑袍人如预料一般地微微侧身,十分轻松地避过了这一来势汹汹的一击,这当然也在古晓然的预料之内,他没想过用快速变招就能让对方措手不及,虽然他攻击速度也许不及对方的闪避速度,但剑,可是有剑气的。

    “撕咬。”饕餮大剑亮起了黑色的光芒,一道更快的黑色剑气从剑身激射向黑袍人,犹如离弦之箭一般,迅速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你是第12个想到用剑气来拉近速度差距的人。”黑袍人的话语声让古晓然心头剧烈一跳,原因并不是他这一急智早已被人用过,而是这个话语声,是从他的侧后方响起的,什么时候.......

    “熔岩镜像步伐。”黑袍人轻笑一声,只见那个被剑气扫中的身影化作了火红一片,如同一朵燃烧的玫瑰一般发出了一瞬灼热耀眼的光芒后,便消失在空中不见,而真正的黑袍人,一只从袍中伸出的手早已握在了剑柄上,身子贴着古晓然的侧后方,那个位置,无论是视野,攻击,还是闪避,都是绝对的死角。

    “美玉,却没有被雕琢过,可惜了。”说着,黑袍人握剑的手指一紧:“结束了。”

    剑光一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