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89章 比人多?!

时间:2018-01-04作者:小电流

    “那么,我们就先攻了。”大叔微微一笑,站在原地没有动,而那些他周围的虫娘们,则是纷纷贴近了陆亡一行人,而两位面无表情的少年,则是从两边突进,一人目标古晓然,一人目标陆亡,虫娘们则是负责隔开莉莉丝希芙和玉藻,一副想要让少年和陆亡,古晓然单挑的架势。

    “........”和陆亡对战的少年神色平静,伸出一只手臂打向陆亡,陆亡不甘示弱,也伸手去格挡.......

    伴随着骨头一阵碎裂声,陆亡感觉自己手臂大概是骨折了,感觉就像是打在了一根坚实的铁棍上,这个少年......一定是甲虫娘的后代!

    但没时间给陆亡思考了,对方不紧不慢地一记鞭腿,这一次陆亡学乖了,一个铁板桥一般身形向后弯折,躲过了这一击扫腿,但坑爹的是,少年突然凭空飞了起来,随后在空中用另一条腿对着陆亡一记横扫,陆亡啪叽一声背朝地一个跌倒。

    “牛顿棺材板要飞了啊,快,来人把它压住啊!”陆亡一边大喊着,一边一个鲤鱼打挺,在空中时腹部又吃了一记重拳,远远飞跌到远处,缓缓站起:“喂,没有翅膀也能飞,我要举报了啊?”

    “这就是天赐者的能力了,天赐者只继承能力,不继承身体的结构,于是就这样了咯。”玉藻一边顶着不痛不痒的打击,顾忌着自己下手过狠,索性站着不动让那些虫娘打,那些虫娘愣是对已经接近物理免疫的硬度的玉藻一点办法也没有,于是玉藻还有闲心和那边被打爆的陆亡聊聊天:“陆亡哟,你拼娘拼不过人家,认了吧。”

    “认个鬼哟!”陆亡起身后像是没事人一般,拍了拍身上本来就没有的灰尘。

    这一幕让那个少年微微一愣:“明明应该骨折了才对.......”

    “谁告诉你骨折就不能动了,我好的快不行吗?”陆亡挥舞着右手上的剑:“来来来,现在我们试试看剑硬还是你硬。”

    古晓然这边则是轻松的多,人家大佬底子放在那边,有着玉藻一半力量的古晓然(玉藻将一半力量运用了秘法给了他),学着玉藻的模样顶着坚硬的强化皮肤,在那边和那只似乎是蚂蚁娘的后代,能轻而易举用力化开攻击的少年战斗着。

    “既然这样,群体祝福。”陆亡一抬手,对着古晓然和玉藻以及希芙施加了各种buff祝福术,一瞬间希芙的动作变得更快了,力量也强了一大截,偷偷学习了陆亡一些格斗技巧的,在战斗中不断磨练,越来越熟悉的她,打的面前的魔物娘们感觉隐隐有种挡不住她的架势:“陆亡大人,坚持一会儿,我很快就来帮你。”

    “哦?强化术吗?小子,很上道么。”远处观战看戏的大叔呵呵一笑,举起了自己的手指,朝着面前的战局一点:“共享链接,护甲强化,敏捷强化,天赋激发!”

    “刺啦~”希芙的爪子抓在了一只甲虫娘的身上,发出了刺耳的声音,只留下了一条淡淡的印子,希芙感觉到了,面前的虫娘们各自的优点被强化了一般,蚂蚁娘的一拳,此刻竟然把身为龙族的她逼退了好几步:“陆亡大人的强化?”

    “你也是牧师?”陆亡一愣神,脸上就猝不及防挨了一拳,随后他飞速退开,虽然并没有伤痕什么的,但还是忍不住愤愤到:“喂,打人不打脸的啊!我这帅气的脸庞打坏了,世界可就少一件珍贵的美景了啊!”

    可惜对面的少年就和虫娘一样感情不怎么丰富,只是默默收回了手臂,严阵以待。

    “牧师?不不不,这只是对于爱好的事物的执着追求,让我成功开发出了属于我自己的技能而已,不过只能对亲人们用,但这也够了,小伙子哟,趁早放弃吧?”看着那边用剑架住自己儿子手臂的陆亡,大叔捋了捋胡须,笑了笑。

    “不管了,开团先切后排,我牧师今天就要转职刺客切一波辅助!”陆亡一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时就在那个勇者大叔的身后,手掌摁向了他的后背。

    “呵呵,我好歹也是勇者。”大叔看也不看,身体前倾一个回转踢击,狠狠踢中了陆亡的腹部,把他踢飞到空中,随后双脚在地上一踏,膝盖一抬,再次击中陆亡的腹部,随后手肘用力向下一击打在陆亡的背部,陆亡就重重地从空中落下,砸在了地面之中,溅起了无数烟尘。

    “没头没脑地就想直接冲过来制服我,现在的年轻人可真是莽撞,也不仔细想想,我儿子的武技是谁教的,呵呵。”大叔很是得意地捋了捋胡须:“哎呀,老了啊,年轻的时候,可以连招很久的,现在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咯,好了,一个淘汰。”

    “大叔眼神不好吧?话说你淘汰了什么?”陆亡再次从烟尘中走出,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看着远处陷入苦战的希芙,在边上茫然挂机没有魔物娘管的莉莉丝,以及由于自己的撤离,而以一敌二的古晓然,叹了口气道:“武技那么好,还人多势众,我们这边还不能用出完全的力量,绝对的大劣势啊。”

    “确实是有点欺负人了,毕竟你们的力量肯定比我们强不少,从你们能轻易崩碎手环这点来看就知道了,但所谓武技,就是将有限的力量发挥到极致的技巧,这是你们这些年轻勇者所忽视的,只追求力量,却不知怎么用,怎么限制。”大叔飞速贴近了陆亡,一个下勾拳将其打飞到空中。

    “一昧地释放自己的力量。”一记鞭腿将陆亡踢得更高,大叔从空中落下,再次奋力跳起,对着陆亡的腹部又是一拳:“不懂得如何将其精致化,只是粗制滥造地释放着魔力。”

    又是一记倒钩式上踢,陆亡在空中浮空着,完全没法反抗:“得到力量太容易,轻易地感悟就能获得新的力量,随后就开始探索着更强,更强,或者,本能得畏惧力量,害怕力量,而迫使自己掌控力量,这些,只会导致你们在微小的失误中一败涂地。”

    大叔跳到了陆亡上方,手上聚集着庞大的金色魔力,他手上的手环散发出刺目的红色光芒,可是却堪堪没有碎裂,他无比精准地将这一击的力量控制在了手环的极限,随后对着陆亡的腹部进行了最后一击:“所以说,在这里,你们会输!但我希望,这场失败能抵过你们以后的一次不可挽回的失败!”

    伴随着金色的光辉,陆亡从空中高速冲向地面,一阵巨响过后,大叔喘着粗气站在了陆亡砸出的坑边,缓了一缓后喊道:“别站着了,医疗人员赶紧过.......”

    “真是的,搞的一副自己什么都懂的样子,一副前辈教育不成器的后辈的口吻,虽然话语中也有可取之处,你说的对,畏惧力量,想要完全掌控力量,不想着自己的力量限度到底在哪里,确实是一件我从未考虑过的事情啊。”一只手从坑的边缘伸出,随后又是一只手,再然后,双手的手指一扣,一用力,陆亡就从坑中跳了出来:“补充一句,我发现我最近入土的频率有点高啊。”

    “陆亡!陆亡!”观众们似懂非懂,虽然看上去这一套连击很强,但在连击之下似乎毫发无损的陆亡在他们眼里当然更强,于是他们毫不吝啬地将自己的欢呼声给了陆亡,虽然之前陆亡确实看上去被压着打,但有起伏,有逆转的战斗才有看头不是吗?要是陆亡很轻易就输了,反而没劲啊。

    “你也是魔物娘的后代么,这么抗打的么,明明打你的时候,没感觉你的身体是水做的或者是很硬的来着。”大叔的表情也变得很惊讶:“小伙子,你这是植物娘中的超再生的能力吗?”

    “不是植物娘,但差不多了。”陆亡微微一笑:“你提醒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比如你们人多,你们武技强,你们还有强化术.......甚至你们还能精确地掌控你们的极限力量,这些我们都比不上你们,甚至连摸都摸不到你们。”

    “这话,看上去不像是要认输的样子啊。”大叔微微一笑,眼神却严肃起来:“看上去更像是要出杀手锏的模样。”

    “没错,我突然意识到,既然我能控制这个的输出。”陆亡手心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法阵,随后他半跪在地,狠狠将手心朝着地面一拍:“那我为何不直面自己真正能控制的力量呢?你说的没错,我确实追求着力量,但是,同样的,我也是为了我所想把自己完全投入的事情,比如,拿到祝福!因此,我愿意放手一搏!”

    “在黑暗寒冷地下的仆人们啊,从长眠中苏醒吧,响应着领导之人的召唤.......”陆亡缓缓低语着,手臂上的力量限制环如同坏了一般忽明忽暗,看得出它在破碎的边缘,却迟迟被压制着没有破碎,陆亡凝重的表情,以及咬牙坚持着什么的样子,一看就是在与什么做着斗争。

    但陆亡周身危险的感觉让大叔觉得不能让陆亡完成这个技能,他深吸一口气,调整呼吸后,迅速朝着陆亡冲去,随后掐准距离飞起一脚踢向陆亡的头顶:“抱歉了,出此下策,依我勇者的本能,决不能让你完成这个技能!”

    “刚刚打了我那么久,也没见你有半分诚意地来着。”突然陆亡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骨盾牌,将大叔这一击震退,还让他稍稍被反震的力度给震得腿发麻,急忙借力飞退开来。

    只见盾牌“转了”过来,大叔现在看清了,这哪里是盾牌啊,这分明是一个甲虫娘的遗骨。

    “现在,我们来比比,谁人多?”陆亡的右眼中跳动着淡淡的黑色火焰,张开着双手,如同在迎接着什么一般,竞技场内的大地不断开裂,无数的白骨和尸体从泥土中爬出,眼中闪动着漆黑的火焰,朝着陆亡伏下了自己的身体。

    这种主宰亡者的感觉,很美妙,但......也如同毒品一般,令人无法自拔。陆亡深刻的意识到了,从召唤亡灵的这一刻开始,自己必须速战速决。

    不过,看着周围一脸错愕的观众以及懵逼的众人(魔物娘)们,陆亡心中还是有余力感叹一句:装逼就是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