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82章 音塞克特

时间:2017-12-27作者:小电流

    终于,又度过了几个枯燥旅途的日日夜夜后,伴随着初阳的新辉撒落在地平线上,远处一座奇形怪状的圆形城墙的城池在微光中映入他们眼帘。

    陆亡倒是还好,一路上能平平安安过来,他已经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抱怨的了,只是希芙看见城池后,那张可爱的小脸上挂上了可爱的红晕,一脸兴奋却又不好意思表露的样子。

    莉莉丝则没那么多顾忌,站在车厢顶,双手叉腰大喊道:“哈呀~本小姐终于到了新的城池啦!”

    “莉莉丝,你这个奇怪的自称和语气……”陆亡仿佛看见了第一天以这种语气“诱骗”自己成为契约勇者的莉莉丝。

    “这是母亲大人教的,说是……这样做会很有魅力,还会让别人觉得莉莉丝很厉害的说,到了陌生的地方和陌生人讲话时就要这样……”莉莉丝歪了歪小脑袋:“陆亡陆亡,有什么不对吗?”

    “……”虽然没什么不对,但觉得从各种意义上都很违和的陆亡,只能回一句:“没什么,做自己就好了,不必那么约束……”

    “好~”莉莉丝在外非常听话,这点让陆亡很是放心。

    ————

    “欢迎来到音塞克特城。”马车接近城门口时,就看到这座城池的城墙设计得很是独特,如同一个巢穴一般,弧型的外墙,墙底和墙壁上有无数的小门相邻着,无数蚂蚁娘和各种各样的昆虫娘带着手上各种奇异的物品,从洞中有条不紊的进进出出忙碌着,似乎就连陆亡他们一行勇者队的到来,都没能引起她们的兴趣一般。

    陆亡他们沿着大路,自然是把马车开到了正门口之前,近距离观看这一座城堡,以及上面忙碌的魔物娘们,有种看着庞大地机器正在飞速运作地那种令人呼吸困难地震撼感。

    而这样一座给人一眼看去就颇有压力的城池,竟然只是一座小城而已。

    在正门口迎接他们的是两排身材娇小,身高只到陆亡胸口的蚂蚁娘,恭恭敬敬地弯着上半身的人躯,可惜下半身果然是昆虫状的,还有八条腿平衡着身躯。

    “女王大人已经知道各位客人要来了,让我们招待你们。”

    “我来拿行李。”

    “我照顾马匹。”

    “我来给各位带路。”

    “各位有什么吩咐,我们去执行。”蚂蚁娘有顺序地依次发言道,只是语气很是平淡,不带几分感**彩。

    说着,她们就自说自话快速凑了过来,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就迅速包围了马车,飞快爬上车后,开始搬动着车内的行李。

    “额,等等……”陆亡还没开口呢,蚂蚁娘们已经抬来几个软座举在自己面前,示意自己坐上,而莉莉丝和希芙早就一脸懵地被搬上了座位,随后两只蚂蚁娘轻松地抬起座位,缓缓载着希芙和莉莉丝入城。

    “等等啊,咱是魔物娘,不是行李啊!”玉藻缩成的毛球被误认做了行李,归在了那边正在打包运输的蚂蚁娘那边,感觉到剧烈震动地她急忙舒展开尾巴抗议道。

    “抱歉……”蚂蚁娘们纷纷散开,新进来的蚂蚁娘把玉藻放到了送来的座椅上。

    见着马匹被几只蚂蚁娘牵走后,陆亡也觉得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硬着头皮坐上了那个软座,座椅很平稳地被举起,随后陆亡就坐在椅子上,如同战胜游行一般,从城门口一路沿着街道向前,坐轿子一般的体验倒也是新奇。

    道旁两边起初是一些工厂一般的建筑,后来逐渐就变成了居民区,甚至陆亡久违地看见了不少居住在居民区的人类,有男有女,男女老少也各自过着自己平淡的生活,陆亡一行人被抬往城市中心那座高大的半圆形封闭建筑时,也没引起他们太大的围观,只是稍微看了一眼,说了句“新来的勇者啊”之后,便继续埋头做自己的事情了。

    唯一有所区别的,估计就是他们手上大多数的的活儿,都是一些昆虫娘在做的。

    “能帮我把这块木头搬进房子去吗?”一位中年男性擦了擦汗,对着旁边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的蚂蚁娘道。

    “好的。”一只蚂蚁娘轻描淡写地搬起了那根足足有她身躯几倍大小的巨木,平稳地走进了那座仓库状的建筑。

    这样的场景似乎大家都习以为常了,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不少昆虫娘在等候着吩咐,或者是帮人们看家,甚至是照顾孩子,看店招揽客人,小到做饭,打扫屋子……

    就和陆亡认知中勤劳碌碌的昆虫一般,她们做这些时毫无怨言,而且就如同工作才是她们生命的意义一般,没有工作空闲时,她们中一部分会选择哄孩子玩,或者自己去做点食物吃,大多数没有孩子可以照顾的,就会待在人们旁边静静地看着他们,也不会互相间做游戏,一起聊天什么的。

    “客人饿么?”

    “客人渴么?”

    “客人坐的还舒服么?”

    “客人需要什么特殊服务么?”

    “额,不需要……这样挺好。”前几句还挺正常,最后一句陆亡不由得想歪了,但一看到边上跟着的蚂蚁娘依旧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陆亡有点惭愧,自己是不是把魔物娘想的都太污了啊……

    “不需要特殊服务吗?女王大人也许会喜欢勇者大人的优秀基因的。”一位蚂蚁娘再次面无表情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

    基因……行吧,我实在想不出纯洁的解释了啊喂!

    “……不了,这种的不需要。”陆亡把内疚踩死了。

    “........”陆亡拒绝后,蚂蚁娘们也不再纠缠,一路上默然无语,一小时的路程左右,就带着他们走进了那座金黄色的大建筑内。

    “客人,到了,女王大人在里面的迎宾室内接见各位,有什么吩咐的话可以找这里的管事们。”蚂蚁娘们放下椅子,朝着陆亡一行人鞠了一躬后,便抱群缓步离去,也没有管一群一时间愣在原地的“客人们”,就如同来时一般自说自话。

    既然都到了,那么临阵也不可能退缩了,陆亡环顾了一下周围,建筑内倒是没有外面那么豪华,金黄色的光芒在高大的墙壁上跃动着,将大厅内照的通明,而陆陆续续也有不同种类的虫娘从四周各种拱门内进出,手上大多抱着一些卷宗或者是口袋,即使是陆亡这一行人很突兀地出现在了这个和他们格格不入的大厅内,众魔物娘们也只是稍稍驻足看了他们一眼以外,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围观。

    “陆亡,这边气氛很奇怪。”古晓然对着陆亡低语道:“很压抑,但却没有敌意。”

    “上班族的操劳在这里可见一斑,压抑当然有的,毕竟忙碌的工作总会给人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的。”陆亡摊摊手:“再说了,这座城应该是魔物娘和人类共存的城吧,勇者什么的总还是有几个的吧。既然这样,这边的女王大人没理由一见面就对我们........嗯。”陆亡不太想明说后面的字词,大概意思到了就行了,出口就输了。

    “是么?咱倒是觉得,陆亡是一听到‘女王’的称呼就激动地不能自已了呢,啊啦,陆亡是女王控?”玉藻拿出扇子掩面而笑。

    “........”陆亡没有急着反驳,而是选择用正直地眼神看着玉藻,好让她认识到自己内心的肮脏和错误。

    “好了好了~其实陆亡是想要祝福吧?那么.......这么时时刻刻关心契约魔物娘的话,陆亡就是萝莉控了咯?”玉藻给出了一个两难抉择。

    “瞎说什么大实话,我只是觉得既然来了,顺便就得到祝福么......”陆亡表情一尬:“别给我加这种奇怪的属性啊!”

    “客人们,既然都来了,与其在外面干站着,不进来谈谈么?”一声充满了威严和母性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一时间大厅内的各种昆虫娘纷纷停了下来,不约而同放下手中的活,朝着中央大门的方向微微低头以示敬意。

    “不用那么拘束的孩子们,你们继续吧。”正门口内走出一个和陆亡差不多高,比旁边蚂蚁娘都大一圈的蚂蚁娘,头上戴着一顶小王冠,身上披着华美的长袍拖在身后,将下半身的虫尾也严严实实地盖住了,她款步走来,看向了陆亡一行人。

    “遵命,女王大人.......”说着,那些虫娘们再鞠一躬后,继续刚刚自己的工作。

    “我们只是普通客人吧,最多就是个契约勇者和魔物娘的组合,女王大人见多识广,何必亲自出来迎接我们呢?”陆亡带着敬意,但却隐隐表达了一种自己的疑惑,按理说自己一行人在城中人们的眼里似乎没那么罕见,这里又不是伊文森城那边,勇者和人类都十分稀有的地方,为什么女王要亲自迎接自己一行人呢?

    “勇者您可真是太过于谦虚了,能从那边的方向过来的,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人,又有哪一个不是强者呢?尤其是您身边的这位朋友,身上的气息绝对是从血海中磨砺而出的,以及他的魔物娘,怕是根本就不是区区5尾的狐族吧?”蚂蚁女王微笑着将这个皮球踢回给了陆亡。

    陆亡很清楚,她的潜台词是:“你们有这种实力,从那边危险混乱的边界,是怎么过来的,来这边又想做什么。”

    被提防了啊.......陆亡心中稍稍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又接受了,也是,一群带着强大力量的陌生人,从激进派那边的区域直冲着这座城赶来,这么可疑的人物都不提防的话就没资格做女王了。

    气氛变得紧张起来了,陆亡知道,也许自己的回答一个失误,很有可能就会被视为危险人物了,想必特意把自己一行人直接叫到这边也是有着万一自己是带着危险年头来的,就在这里将自己一行人制服以免危害城市吧......

    这样一想,陆亡低头沉思了一会儿,随后抬起头,目光坚定而又自信,直视着同样死死盯着他看,等待他回复的女王,既然对方潜台词都那么明显了,那么自己的回答方向也应该很明确了,陆亡深吸一口气,缓缓道:

    “女王大人目光如炬啊,但如果真想摸摸看,看到底她有几条尾巴的话,应该去征求我朋友同意才对,就算这样盯着我看,我也很无奈啊.......您说得对,咱们不如到里面坐着泡杯茶慢慢聊,作为见面礼,古晓然你觉得把玉藻借人家摸个爽你觉得咋样?”

    果不其然,大厅内神经绷紧的众人听到这个预料之外的话语后,一时间都愣住了一瞬。

    这.......是闹哪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