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81章 新的目标

时间:2017-12-26作者:小电流

    “拜拜~以后再来玩哦~”史莱姆娘们排成队,在女王的带领下目送着陆亡一行人的马车,在小了不少的雨势中缓缓远去。

    “好~我一定会回来找大家玩的!”莉莉丝站在车厢顶冲着史莱姆娘们使劲挥着手臂。

    看着在视野里一点点模糊,变小,最后消失不见的史莱姆娘们,莉莉丝心中有种空空落落的感觉,自己正在一点点远离家乡了,虽然只是和史莱姆娘们相处了一天多,但依旧有种与朋友别离的不舍感。

    莉莉丝默然无语,走到了车厢顶边缘,被下面伸着手的陆亡抱了下去,打了个哈欠去补觉了,睡觉是忘却淡淡烦恼的最好方式。

    ————

    结果昨天最后,陆亡他们还是住过了夜,不过呢,就跟着东倒西歪的史莱姆娘们一起睡在了大厅内,传教者的庇护,堂堂7级塑衣大魔法,最终在陆亡手上弄出了两条精致的“毯子”,给古晓然和玉藻盖上,防止他们着凉,至于莉莉丝和希芙,她们已经穿着了,这个魔法的保持最佳体温的效果是绝对当之无愧的。

    随后,陆亡一个人坐在一地“尸体”的大厅内,靠在椅子背上,眯起眼睛盘算着后面的旅途……他的想法不知不觉已经发生了变化,也许,自己真的可以在这个世界,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

    但却毫无头绪,感觉像是看到了一条隐约的前路,却没有开头一般,反复思索着,就这样过了一夜。

    “早啊,陆亡大人……”希芙揉揉眼睛,用力扇着自己的小翅膀,像是在伸懒腰一般。

    “嗯,早。”陆亡无奈道,他已经不想再重复关于称呼的问题了,希芙怕是改不过来了,说好的龙族的威严呢?

    第二天一早,莉莉丝和希芙,以及一些幼生史莱姆娘,她们虽然是昨晚最早倒的,但也是最早醒的,之后大家陆陆续续醒了过来,只是看古晓然和玉藻还扶着头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样子,总感觉他们还没彻底摆脱宿醉。

    过了几小时后,陆亡就和女王道别了(陆亡义正言辞地以主客应“保持适当距离”为由,拒绝了女王热情的“告别拥抱”),装完食物,以及亲眼见证了玉藻据说有几个立方米的,从她的小肚子边展开的波纹状的“魔物娘空间门”后,陆亡一行人再次骑上史莱姆娘从洞中牵出的,不知为何整个毛皮都变得闪闪发亮的马匹,和一个像是打了蜡一般的车厢后,再次踏上了旅途。

    说不定史莱姆娘有着清洁强迫症啊。陆亡看着里里外外就和崭新地一样的马车,心里总结道。

    “呼啊,虽然外面还在下大雨,但好歹也不是雷暴雨了,充足的食物,暖暖的车厢,啊~旅行真是太棒了。”玉藻用小脸蹭着边上装满了食物和水的袋子,一脸地享受。

    “我更好奇你身上衣服哪里来的?”陆亡看着玉藻又是一副浴袍打扮,问道。

    “用奴家自己的尾巴毛变得。”玉藻理所当然道。

    神明大人,给我来一条玉藻尾巴的祝福吧,我要退货!陆亡再次感叹玉藻尾巴的全能性,以及自己这把剑的.......嗯,“独特性”。

    “话说古晓然似乎也没完全醒酒,酒驾真的大丈夫?这个世界不会有交警的吧……”

    “交警?那是什么?没关系,勇者稍微冥想一下就会恢复的啦,陆亡你不也是勇者么,最基础的冥想你也会的吧?为什么还要问这个呢?”玉藻好奇道。

    抱歉,感悟天地就能回血回魔什么的,这样的逆天学习天赋我才不会啊!陆亡心中再次感叹了一句,表情复杂地看着玉藻,一切尽在不言中。

    “没想到陆亡明明这么厉害,却竟然不会勇者基础的技能,该怎么说好呢......”玉藻也被这眼神所带来的寓意给惊到了,按理来说,只要是个勇者,人手至少应该会一个“调息”和“冥想”技能的啊。

    “呵呵,我体质特殊么。”陆亡拉出了惯例的回避方式。

    “是么.......”玉藻煞有其事地点点头。

    喂,不会你真信了吧?

    “那么之后,就是音塞克特城了,虽然不太情愿去那种小地方,但为了好好休息下,顺便去买一点实用的魔导器吧。”玉藻经历了这么多场明明实力旗鼓相当,自己却总被各种奇妙手段坑到的战斗后,开始意识到外物和多手段的强大性。

    “魔导器,是指魔法道具和装备么。”陆亡问道。

    “是啊,希望能找到一些适合咱用的。”玉藻一下甩开从自己空间内摸出来的扇子:“只凭古晓然的饕餮大剑,感觉战斗起来手段很单一。”

    感觉自己战斗起来手段更单一的陆亡对此只能呵呵一笑。

    “说起来,我倒是有个想法,你说音塞克特城有没有王级别的魔物娘?”陆亡开口问道。

    “嗯……不清楚,这座城也只是听说过而已,不过,听陆亡的语气,你该不会是想……”玉藻微微表示了惊讶。

    “是的,收集祝福,提高天赋,我觉得是最有效,稳定,而且目标性强的,让莉莉丝和希芙变强的方式。”陆亡肯定道。

    玉藻摆出了一副调侃地笑容:“果然自己魔物娘的力量比自己本身提升还重要么?陆亡可真是爱她们两个啊。不过陆亡哟,人家可是魔物娘的王者,为什么要听区区一个勇者的要求,把祝福给素不相识的魔物娘呢?”

    “也是……”陆亡皱了皱眉头,随后突然眼睛一亮:“等等,和平派这边一直有着关于‘挑战’的规矩的吧?那么不仅仅是勇者被挑战,这样反向来看,勇者岂不是也可以挑战魔物娘么?”

    “交尾挑战?”玉藻笑的更揶揄了:“陆亡真是了不得,咱家活了那么久,第一次听说有勇者主动要求和魔物娘进行交尾挑战,还是直接和王者级别的魔物娘,啧啧,自信的来由是……下半身的资本强大啊,我想想,你喜欢什么样的被逆……”

    “停!不是这个!”陆亡急忙帮玉藻踩了刹车:“我是指普通的决斗挑战,就是切磋赌斗这种的。”

    “哦……”玉藻感兴趣的神色明显消退了不少,话说你到底对什么感兴趣啊喂!

    “不过呢,即使是这样的决斗,也从没有勇者想过自己去主动发起,一般而言,都是勇者被迫接受魔物娘的决斗邀请的。”玉藻说道。

    “就不问输了会怎么样了。”陆亡心知肚明,写作“决斗”读作“jiaowei”么:“但听你的语气,这……有戏?”陆亡稍微有点期待。

    “我想肯定的吧,毕竟换成我是那个被勇者要求决斗的魔物娘的话,无论是出于交尾的渴求还是对这位‘意外主动’的勇者的兴趣,我都不会拒绝的吧,即使是有条件而来,那些王者也不会怂到不敢接受一名勇者的挑战的地步的,这是尊严和身份问题。”玉藻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哦,原来陆亡想借自己的勇者身份和性别这个优势,来挨个挑战那些王者们啊,打赢以后用胜利条件来迫使她们祝福你的契约魔物娘。”

    “额,虽然总觉得你这理解听上去怪怪的,但就结果而言没太大出入……”陆亡也点了点头。

    “但……年轻的陆亡哟~”玉藻挺了挺小身板,轻咳一声,用一副严肃的表情和老成的语气开口道:“要知道,也许你的强大会给你带来胜利,但胜利并不一定是永恒的,王者甚至是皇者魔物娘何其多,你只要输一次就会万劫不复,永远的成为别人圈养起来的勇者哦,而你的契约魔物娘即使再强大,你也失去了自由。越强的魔物娘占有欲越强,更何况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统领们。陆亡哟,你只看见了利益和契约魔物娘的变强,但你可曾想过失败的代价?”

    “如果是规则决斗的话,那我不会输。”陆亡用随意的语气道:“其实,只要我想……”

    “……”陆亡这话听着像是吹牛,但玉藻却没从陆亡眼神中看出哪怕半分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却也没有感受到他语气中的狂妄,就像是说着一个很普通的事实一般,令她一时间竟忘了嘲讽。

    “哼哼,反正现在嘴硬,别怪咱出于友情没提醒你,到时候你到了那些魔物娘的床上,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玉藻转过头挤出一句像是在掩饰自己刚刚一时被震慑住后失态姿态的话语:“年轻人就是这样,有了强大的力量就不知天高地厚,真应该让你和那位教皇过过招,好好打击一下你那没人遏制的,危险的不败心态。”

    “……”陆亡沉默了一会儿,表情尴尬道:“玉藻,也不是说你乌鸦嘴,但在我面前的坏话,怕是都能成真的啊……不要问我为什么,还诅咒我和那位教皇过招……玉藻,直说吧,兄弟我哪里对你不好了……”

    “啊啦,我还以为陆亡会轻蔑地来一句‘就算是教皇我也干翻给你们看’呢。”

    “额,总觉得你这句话有歧义,总之,我们大约几天后能到那个音塞克特城?”感觉玉藻隐隐有莉莉娜附体趋势的陆亡急忙转移了这个危险的话题,一般而言,以他的运气,倒霉事儿一说就灵。

    “唔……3,4天吧,但愿一路上能平安地过呢,咱可不想继续战斗了的说。”玉藻泄了气一般趴在了车厢内的地毯上:“陆亡你说是吗?”

    我说?我说什么都会变成不是啊!

    “啊哈哈,呵呵呵……”对于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玉藻,陆亡无话可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