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70章 斩断心中的迷惘

时间:2017-12-15作者:小电流

    “强制空间转移。”少年右眼突然变成一片银色,随后银光一闪,整个人毫无征兆地消失在了空气中,再出现时,已经是落在了更远处的草地上,右眼紧闭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眼罩给自己右眼贴上后,再次摸出一块水晶,只睁开着左眼看着陆亡:“超再生能力,心脏并非要害处,免疫‘啼血’精神打击效果,目标威胁程度极高,初步判断为旧时代的王牌勇者级别,目前胜率为68%,母上大人,请指示。”

    “嗯.......很稀有的勇者啊,可以作为‘种子’储备啊,但似乎小可爱没法一个人制服他,那么,是时候为我牺牲了,动用你手上的药吧。”

    “.......遵命。”少年似乎是犹豫了一下,随后带着无波的目光,默默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红色的药丸,丢进了嘴里。

    “陆亡.......我还能战斗,请答应我的请求,让我亲手了结他吧。”古晓然突然从车厢内走了出来,神色复杂地看着站立在地上,似乎是在沉思什么的陆亡。

    “撕拉~”伴随着古晓然的话音落下,那本空中的书的书页全部掉落了,随后书猛地撕裂开来,土黄色的光芒闪过,玉藻从书的位置突然出现,而且还是一副暴怒着进行攻击的姿态:“古晓然!你没事吧!这该死的禁锢道具,是奴家无能.......”

    “我没事,玉藻,再一次,联手退治敌人吧。”古晓然拉住了空中玉藻的手,随后玉藻微笑着点了点头:“嗯!”随后便化作了光芒没入了古晓然的体内。

    再一次睁眼时,古晓然仿佛与大地融为一体般,浑身的气势浑厚且不可撼动,他喃喃自语道:“只有一起的时候,我才是真正的勇者啊,玉藻,没有你我果然不行呢。”

    “奴家也是一样。”玉藻声音从古晓然心中升起,玉藻仿佛化作了淡淡的虚影,与古晓然一起握住了他手上的饕餮巨剑:“那么......”

    “裂地,憾山!”古晓然脚步一踏,以踏碎大地般的气势冲向了少年,手中的巨剑横扫过去:“陷入在大地的束缚之中!”

    少年的双脚一沉,他身下的土地化作了流沙一般将他的双脚死死抓住了,他眼中的蓝光大盛,不慌不忙举起手上的短剑朝着携大地之势的一击迎去:“断心。”

    双剑相击,这一次,吐血的人换成了少年,剑上传来的巨大的冲击力无处抵消,使他一瞬间受了内伤,但他依旧神色平静,再次低语道:“斩!”

    这句话如同有魔力一般,让他手上短剑身上的符文微微一闪的同时,剑身上发出了一道锐利却看不见的锋刃,穿过了古晓然手中的大剑,没入了古晓然体内,朝着他心灵中,灵魂中那被深深隐藏起来的迷惘斩去,将他心灵屏障斩断,将他的痛苦展现,将他的精神撕碎。

    “大地的守护!”只是这一次,古晓然并不是一个人了,他的体内,有着玉藻的守护,玉藻的幻化的虚影出现在古晓然的精神海之中,面对着这一道来势汹汹的锋刃,她展开了背后的九条尾巴,就仿佛是一道坚不可摧的城墙:“古晓然心中的迷惘,他的痛苦,就由我来守护和分担!你休想再趁虚而入!”

    那道锐利的锋芒刺入了尾巴组成的墙上,爆发出自己的凶狠的力量,不断地切割着玉藻的尾巴,不断的没入玉藻的尾巴内,让玉藻眉头紧皱,但依旧咬牙坚持着:“给我......挡住!”

    最终,玉藻如同大地般的心灵守护,让这道锋芒屈服了,即使是再锐利的剑,也无法将大地斩断,即使是再痛苦的回忆,也战胜不了她和古晓然的羁绊,那道锋芒缓缓消散,玉藻长舒一口气,将自己剩余的力量传输给了古晓然。

    “因为这就是!”古晓然大喝一声,手中的剑绽放出黑色与土黄色混合的光芒:“你永远也不会知道的,魔物娘与勇者的羁绊!愿你来世能获得自由,而我会背负你的痛苦,你父亲的愿望。”

    “记住,退治你的是,暴食勇者古晓然!还有我的契约魔物娘。”伴随着古晓然的话语,巨剑一点点将短剑压下。

    “九尾玉藻!”古晓然的心中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暴食!”“大地的崩灭!”

    “发动(发动)!”

    少年的气势一下子崩溃了,如同山崩一般的攻势,那诡异地强行夺取力量的能力,加上自己的攻击被无效化,使得他连连吐血,守势溃散,眼看就要巨剑临头,被一刀两断之时,他用尽全身最后的力量,配合刚刚吃下去药丸所激发的所有潜力,伸出了另一只手,指向了他眼前古晓然的胸口处:“空间.......转移!”

    一颗心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而下一刻,他的身躯也被一刀两断,只是在临死之前,他嘴里依旧只是喃喃了一句:“母上大人,对不起......”

    就连遗言,都不是自己真正的想法。

    “古晓然!”玉藻从古晓然身体内脱离开来,紧紧地抱住了他,泪如雨下,她清楚的看见,刚刚那一瞬间,少年念出的那个技能名,配合他手上的心脏,加上古晓然身体内生机的减弱,让她明白了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要.......坚持住,奴家把心脏给你.......撑住,千万别抛下我一个人.......”

    “玉藻.......不必了.......”古晓然躺在她的怀里,虚弱地开口道:“你.......”

    “古晓然......你说........”玉藻的眼泪不住地滴落,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

    “别哭啊。”古晓然缓缓伸手抹掉了她的眼泪,虚弱的闭上了眼睛:“我只是累了而已,让我睡一会儿就好了,我很高兴,能和你一起,退治了他.......”

    “呜呜.......不要睡啊,不要睡啊!说好的,要一直和奴家在一起的,你这个骗子.......”

    “泥们够了啊,那是我的心脏!”一声很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只见陆亡站在边上,捂着自己的胸口,却掩盖不住他胸口处那个巨大的空洞,只不过现在已经开始缓缓愈合了,再看那边那颗跳动着的心脏,早就化作了一团黑雾消散掉了:“果然是颜值问题吧!他只是受到了几次精神攻击,暂时睡过去而已,你竟然哭他不哭我,我可是吃了即死啊,啧,不愧是夫妇么,秀恩爱真讨厌!”

    “........哎!!”玉藻一时间懵掉了,再低头看安详睡去的古晓然,刚刚生命气息还很微弱的,现在突然又渐渐旺盛起来了。

    “哼哼,很简单,光的折射,我的惯用把戏。”陆亡将手放下,手上的那把剑像是有什么感应一般,战斗一结束就自己消失掉了,让陆亡很是无语。

    不过重点不是这个,而是就在刚刚一霎那,陆亡看见了那个少年眼中那一丝玉石俱焚的坚决,这种坚决他看得多了,于是陆亡立马就知道了这个少年想要开一次舍命技能了,可古晓然不能躲开的样子,怎么办呢?

    很简单,一般开舍命技能的时候,是不会再用魔力强化感知的,于是陆亡一手幻光镜像,将自己的位置巧妙地通过光线的干扰,加上把自己的相貌稍微模糊一下,让少年以为陆亡那边才是古晓然,于是他的技能自然就放在了陆亡身上。

    当然,镜像的要求是必须有实体来进行折射,而且为了效果逼真,陆亡还交了一个闪现到了古晓然边上一点的位置,当然玉藻通过古晓然的视野自然是看不见身侧的陆亡的,而且古晓然在全力一击的状态下,也没注意自己旁边多了个“古晓然”。

    于是,陆亡献出了心脏.......而这个举动,也让玉藻产生了误会。

    “也是呢.......”玉藻听后面色微红,第一次有了不好意思的表情:“古晓然刚刚也没说自己要死了啊,只是累了么.......哎,真是像他的风格,能不多说就不多说啊。这可着实让咱误解了,咱真是太武断了.......陆亡,你没事吧?”

    “不,只是你太担心他了而已罢,那么,带他回车上休息吧,今天我来驾车。”陆亡微微一笑:“有事?我都死了那么多次了,区区一个心脏而已,能换一条命的话,送多少也无所谓啊。”他还有心情开了个玩笑。

    等玉藻微微一鞠躬,抱起古晓然走回车厢那儿时,陆亡转身看着死相惨烈的那位少年,双手凝结出了光芒,笼罩在尸体上,尸体缓缓化作粒子消散在了空中:“愿你安息吧,正如古晓然所言,下一世,希望你能堂堂正正当一名勇者,愿你能像他一样找到属于自己的一半世界。”

    “而我......嗯,如果有来世的话,希望那时能多多照顾咱医馆的生意,而现在么,我才刚踏上追逐梦想的旅途吧。”陆亡将他身上的遗物,他脖子上那根已经被斩断的红色项链埋在了他死去的位置的土内,也算是一个简易的坟了,做完这一切后,他心情坦然地走回了车内。

    陆亡不知道,那根项链,是那位少年的父亲生前给他的唯一一件礼物,也可以说是他这一生,唯一一件属于自己的物品了.......

    也许少年的灵魂看到这一幕,会微微一笑也说不定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