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69章 外挂就是能为所欲为

时间:2017-12-15作者:小电流

    “后来,勇者到达了一个村庄,那里的人们很欢迎他,但脸上却愁云密布。”陆亡盘着腿坐在车厢内讲着故事,希芙坐在他的身前,背后一对翅膀倚靠在陆亡的胸膛上。

    “勇者自然是爱多管闲事,一个饭团就能请动他屠龙......咳咳,抱歉。”陆亡意识到自己怀里的希芙也是一只龙娘,急忙改口道:“口误了,不是龙,是恶魔。”

    “恶魔?”希芙很好奇那是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魔物娘。

    “嗯......恶魔啊,也许是一种指代吧,就是很坏很坏的那种,这个先不提,这时的勇者等级还不高,怎么可能上来就打大boss呢?故事接着说下去,于是勇者自然开口去询问了村长,村长对他说.......嗯?马车怎么停了?”陆亡突然感觉之前还一直因为路面凹凸不平而微微震动的车厢突然静止了,之后外面便一片安静,这个车厢的隔音效果非常好,似乎是莉莉娜嘱托了卡尔兰娜设计的,嗯,当时她的居心肯定不轨,马车车厢要什么隔音啊。

    现在好了,这出色的隔音效果让陆亡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要不要出去看看?但万一出去发现古晓然只是停着车和玉藻秀一波恩爱,自己出去的话岂不是当了一个比圣光还耀眼的电灯泡么?

    “斩!”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句低语声,也不知道是怎么传进来的,但听声音是个男声,但又似乎不是古晓然的声音来着.......

    “咳啊!”突然马车的门帘被撞起,一道人影重重飞进了车内,径直撞向了陆亡以及他怀中还没反应过来的希芙,陆亡经验丰富,此时此刻圣光屏障是来不及了,但他可以迅速转过身子,顺手将怀里的希芙往边上一丢,之后被那个飞进来的人影撞倒,趴在了车厢地毯上。

    “抱歉......有敌人。”人影正是古晓然,他摸了摸嘴边吐出的血迹,左手一拍地面,一个借力翻身重新站起。

    然而他身下的不是地板,而是陆亡,面对背后突如其来的一次巨力拍击,陆亡只能吐槽一句:“我被友军进行了二段连续打击!”

    “旧时代的勇者,还要继续么,下一击,你的死亡率将不为0,目标死亡,母上大人的任务就不算成功.......”门帘刷的一下被整齐从上切开,一阵新鲜的空气冲入了温暖的车厢内,陆亡手撑着地板翻身站了起来,就看见车前横木上,站着一个陌生的少年,手上幽光闪烁的利刃,传来阵阵危险感。

    而他的背后,则是悬浮着一本厚重的书本,书本还在微微颤动着,可以看见一页页书页不知为何正在飞快化作碎片的落下,而玉藻却不见了踪影。

    “陆亡,别插手,这个敌人,我一定要亲手退治。”古晓然重新挺直了身子,双手抬起巨剑。

    “额,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一时半会儿没有搞清楚情况来着,这.......应该是敌袭吧。”陆亡并不傻,不如说他即使不太明白局面,依旧没有妨碍他瞬间给古晓然刷了一发快速治疗的思维,光芒没入古晓然的体内,让他脸色好看了不少。

    “变数,第二旧时代勇者发现,威胁程度未知,母上大人,请下达指示。”少年突然拿出一块细小的水晶塞到了耳边,水晶闪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冷漠的女声:“那就一并抓回来吧,好孩子,第二个勇者允许你进行击杀,尸体也带回来吧,反正也能作为实验材料。”

    “遵命。”少年捏碎了耳旁的水晶,重新举起了短剑:“任务继续。”

    “为什么啊!就因为他长得比我帅,还会女装,你们就这样差别待遇啊!我也是勇者吧,说杀就杀是有多随便,自尊碎了一地啊!”陆亡开口就是一串吐槽,虽然似乎面前这个“勇者”样子怪怪的,也不知道会不会反吐槽自己......

    少年完全不按陆亡的套路出牌,一瞬间身形一闪就到了陆亡的面前,随后手上的刀刃一划.......

    金属碰撞声响起,陆亡的身侧突然浮现出一把黑白双色的剑,黑色的那一面死死抵住了闪着幽光的刀刃,而那个少年表情不变,一击不成,身形飞退回了车厢前的马匹身上,古晓然作势要追击,被陆亡拦下了。

    只见陆亡身侧那把剑突然一个波动消失在了原地,随后剑柄又突兀地出现在了陆亡掌心处,即使陆亡并没有握住,但它依旧是以一种让牛顿棺材板压不住的方式滞留在了陆亡手心处不动了,让陆亡很想吐槽,但此时此刻,有一件事情更重要,而且必须要跟古晓然说。

    陆亡表情严肃,缓缓开口道:“先等等,古晓然,这个敌人是不是很强.......”

    “嗯。”古晓然心中一沉,难不成刚刚一刹那,陆亡就觉得这个敌人和他一般厉害么,陆亡的实力到底有多强呢,连他都说强的敌人.......这下麻烦了。

    “那么.......”陆亡微微闭上了眼睛,缓缓舒了口气,随后转过头,对着那个重新调整姿态,准备再次发动突袭的少年道:“喂,虽然素不相识,但身为动物保护协会的牧师,我陆亡强烈要求你们去边上远点的地方打,伤到了花花草草就算了,要是伤到了这匹可爱的小马,那我们之后赶路就要步行.......不不,步行是小意思,但是这样做实在是太残忍了!”

    少年完全不鸟陆亡,身形再次一个波动,这一次,古晓然有所准备,一挥手上巨剑,在空中击中了对方手上的短剑,将对方身形逼了出来,两把大小完全不成比例的剑相持不下.......

    “........”陆亡顿时很尴尬,自己又不是德鲁伊,跟那匹因为杀气而不敢动弹半分的马儿沟通一下,让它先去避避难,等会儿再回来什么的.......

    “陆亡大人,我来帮忙!旋风撕裂!”希芙把那边依旧睡得死死地莉莉丝搬到了角落后,背后一对青色翅膀展开,双手变为了锋利的龙爪,翅膀微微一扇,身形携带着一阵微风冲向了那个与古晓然相持不下的少年,并且亮出了自己闪动着青色光芒的爪子。

    “暴食!”“斩!”几乎是同一瞬间,古晓然和对方发动了自己的技能,伴随着古晓然手中黑色大剑一声低吟,少年的气势一下子萎靡了一些,但少年手中的短剑身上那玄奥的符文一闪,他对面的古晓然眼神一下子混乱起来,直接吐出了一大口血,少年双手微微一用力,古晓然整个人再次倒飞出去,砸落在车厢后墙上,缓缓滑落坐倒在地,表情痛苦地捂着胸口,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失去战斗力了。

    看到这一幕,旁边的陆亡只想感叹一句:“啊......古晓然被秒杀了啊.......嗯.......幸亏希芙机智把莉莉丝搬到了角落,不然她就要躺枪了。”他的思考回路还是值得吐槽,不过现在没人能吐槽他就是了。

    虽然将古晓然打飞出去了,但希芙的爪子也已经到了少年的脑门前,希芙受过契约祝福后,加上她现在对着陆亡有着充足的信任,于是这一击所携带的威力,几乎撕裂了空气!

    少年突然微微张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啸声,希芙身形在空中一顿,随后双手痛苦地捂着心口,重重跌落在地,同样难受地吐出了一口殷红色的血液,眼神变得若即若离起来,躺在地上,努力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一般:“咳咳,姐姐.......不要走.......”

    “阻碍,排除。”少年对着地上的希芙举起了手上的短刀,但是下一刻,他身形一个波动消失在了原地,而他原先站立的地方,是一把黑白双色的长剑。

    “啧,本来还想好好和你谈谈的,但现在你打伤了我刚拐来的……啊呸,是契约的希芙,这让我可是很生气啊……虽然我不喜欢暴力,但先把你打残了再问,也不是不行吧。”陆亡面色阴沉地挡在了希芙面前,看着远处在空中落回地面的,依旧是一脸冷漠的少年:“安心,我是牧师,你死不了的。”

    陆亡说完便不再看他了,而是转过头,缓缓蹲下身子看着地上依旧面色挣扎地希芙。他摸了摸希芙的头发,给她加了一个宁静术后,紧紧握住了她举在空中想抓住什么的小爪子,柔声道:“别怕,我在这里,一直一直在你身旁。所以安心睡一觉吧,下次可别这么莽撞了啊,就和勇者一样,练级没练好就先别打boss么,那么现在,这里就放心的交给我吧,要知道我可是万能的牧师。”

    “陆亡大人......”希芙的眼神恢复了清明,疲惫的看了一眼陆亡后,嘴角挤出一丝微笑:“真是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了。”

    “你做的没错,而且该道歉的是我,没有及时保护好你,还有,叫我陆亡就好,大人什么的后缀,很不习惯啊。”陆亡面带微笑看着希芙神色安稳的闭上了眼睛后,缓缓站起了身子。

    “将背后交给敌人,旧时代的勇者真是如母上大人说的一般无能,是该由我们新世代来代替了。”陆亡的胸口突然划过一道闪光,随后他的上半身与下半身渐渐分离开来,少年站在他的身后收回了短剑,就在刚刚,他干脆利落地将陆亡一切为二,杜绝后患。

    “但是啊,傀儡是替代不了人的。”陆亡的伤口上黑色气息一闪而逝,他缓缓转过身子,手上长剑的黑色一面突然波动了一瞬:“还有将背后交给你什么的,不是因为我的自大狂妄,也不是因为我的愚蠢,而是在我看来,安慰希芙要比制服你来的重要得多,更何况,即使死,我也不会死在你这个傀儡的手上。”

    “既然来了这个世界,稍微遵守一下规矩好了。”陆亡看着空中还未落地的少年,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法术记忆位中瞬间空了一格,他突然出现在了空中的少年面前,向着少年伸出了自己的左手,手心的黑色诅咒法阵正在缓缓转动着:“记住,即将要对你进行退治的是.......勇者陆亡!”

    一时间没能给自己想个霸气点的名号,但似乎自己已经快打出一波gg了,于是无奈之下,陆亡还是长话短说,直接报名字好了,话说,自己也算是半个勇者了,应该给自己想个响亮的称号来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