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68章 傀儡

时间:2017-12-14作者:小电流

    “那么,我去骑马,今天继续赶路吧。”即使是暴雨如注,电闪雷鸣的鬼天气,古晓然回头看了眼旁边眯着眼睛,一副懒洋洋姿态的玉藻,摆出一副坚持去驾车赶路的姿态,其风雨无阻的敬业态度,让陆亡都有点感动。

    “今天其实可以稍微休息下,到附近找个山洞避避雨?”陆亡提议道。

    “不,这个时节,森林中的雨一般会持续一段时间,最少也要几天,避雨不是一个好选择,首先粮食等的储备不一定十分充足,其次这边是交界区,森林这种复杂地形不是很安全,我们不如尽早赶路,实在不行,就先到音塞克特城去暂住补给一下物资。”古晓然执意要继续赶路。

    “那……辛苦你了。”陆亡无可反驳,见状也不多劝了。

    古晓然点了点头,玉藻也冲他微微点头,一言不发,脸上依旧是一副若有若无的微笑,看不出她心里有什么想法。

    “呐,陆亡陆亡,今天咱们玩什么呢?哈啊~上次那个勇者后来怎么样了啊~”莉莉丝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强打精神问道,现在是白天,她的睡眠时间,一般对于年幼的魔物娘而言,充足的睡眠是不可或缺的重要需求。

    “既然困了就睡吧,晚上再和你讲故事吧,把期待留着,它可是会发芽成长的,甘美的果实也别那么急着一口吞么。”陆亡很细心的发现了莉莉丝的倦意,体贴道。

    “好吧……那早安了陆亡,希芙妹妹。”莉莉丝点点头,听话地躺在了希芙的腿上,闭上眼睛睡了。

    “……陆亡大人……陆亡。”过了一会儿,希芙小心翼翼地把莉莉丝的脑袋搬到了一边放下,见没有弄醒她后舒了口气,随后她小声叫唤着陆亡的名字,想起了陆亡的叮嘱,不习惯地直接叫了他一声名字后,身子不安地颤动着,小脸微红,言语也变得支支吾吾起来:“那个……我……”

    “……”陆亡一开始看她这种套路般的表情,还以为她想上厕所来着,后来一想不对,希芙这种小事应该不至于都要打报告吧,那么,也就是说……

    “你想提前知道后面故事的发展?”陆亡心中暗道自己机智,回避了一个尴尬的错误提问,是啊,希芙肯定和莉莉丝一样,想知道后面发生什么,但又因为自己的一番话犹豫了吧?

    这完美的逻辑,我陆亡预言家身份今天就要……

    “不……不是啦,我……我想上厕所来着……”希芙被陆亡这么一说,瞬间闹了个大红脸,但又刻不容缓,只能低着头小声嗫喏一句后,便不好意思再抬头看陆亡了。

    空气一下子凝固了,就和他脸上的表情一般,虽然车厢内没有风,陆亡却体会到了一种风中凌乱的感觉。

    不过心灵之桌掀管掀,有一句话陆亡是一定要说出口的:

    “麻烦古晓然,停一下车!”

    ————

    “……”希芙回来后,依旧是一副埋着头似乎想钻地洞的样子,而陆亡也总不见得拍着她肩膀说:“上个厕所而已,小事情,咱们什么关系,以后只管开口,我立马跟你一起走……”那也太奇怪了,反而会起到反效果的。

    不过,这话似乎本身就有点奇怪?

    “咱要出去透透气。”

    一旁一直看上去没什么精神的玉藻,像是自言自语了一句后,将尾巴分散开来,随后站了起来,默默掀开了帘子,走了出去。

    古晓然正如同雕像一般坐在马车横木上,身周浮现一层土黄色的光芒将雨点挡在外面,突然感觉头上天空一暗,原本打在护罩上发出噼啪声响的,像是音乐一般的雨滴声也戛然而止了。

    不用抬头,他也知道是玉藻的尾巴遮住了他的头顶,一双细小的手臂环过他的腰,手臂的主人将小小的身躯完全贴在了他不算厚实,但挺拔的后背上:“呐,晓然,心情不好吗?契约的链接,可是把你心中的沉闷感传递给了奴家哦,搞得奴家也没什么心情了呢。”

    “没什么,玉藻你多虑了。”古晓然面色没有什么变化,直直看着远方漫无尽头的,被烟雨遮蔽,看不真切的一片模糊绿色。

    “你总是喜欢一个人强撑呢,奴家是你的契约魔物娘,注定一生伴随着你的魔物娘,有什么苦衷不能和奴家倾诉的么?”玉藻的一根尾巴轻抚着古晓然长长的秀发,像是安慰,又像是心疼他一人在雨里的那份格格不入的孤独。

    “我……”

    “嘘……”玉藻用尾巴遮住了他的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了,奴家可是你的契约魔物娘,这种心有灵犀还是有的,但奴家真正想听的不是道歉和沉重的责任感,上次说的想和奴家一直在一起的誓言,是不是真心的?”

    “当然。”古晓然果断地回答道:“可……”

    “没有可是,这就够了,咱俩不分彼此,有什么好可是的,古晓然是奴家的一半世界,那区区一半的力量又算什么呢?”玉藻很狡黠地堵住了古晓然的话头,后者嘴唇翕动,但最终没有说什么。

    “与其自己难过,不如今晚以交尾来回报奴家……”“恕我拒绝。”这次的回答也是一样的果断。

    “刚刚还说的好好的啊,气氛也那么好,按理说,晓然应该一个感动就答应的说!”玉藻见古晓然没有上钩,很是失落的样子。

    “……玉藻,前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古晓然突然一勒手上的缰绳,眉头微皱,目光直视着前方的一条细窄小路上,隐约有个模糊的人形轮廓站在那里,散发着一股令他不适的气息。

    “哼~休想岔开话题,还用这么蹩脚的借口,当奴家还是幼生期魔物娘一般好骗吗?”玉藻嘟起了小嘴,但还是下意识歪了歪脑袋,把头从古晓然身侧探出,看向了古晓然说的面前。

    玉藻也发现那似乎不是骗人的,确实有个黑乎乎的轮廓站在那里……

    一道闪电恰好在此刻划破天际,刺目的电光让古晓然和玉藻下意识眨了下眼,再一睁眼时,路上又是空空荡荡的了,哪还有什么人影,但那股压抑感还是没有散去,那条空无一人的小道,反而因为阴沉的暴雨和远处的朦胧黑暗而变得更加恐怖了。

    “因为下雨,所以光折射导致了幻觉产生么……”玉藻眉头微锁:“但那种不安感到底是……”

    “真是没有警惕性啊,旧时代的勇者和魔物娘。”一道刺目的白光划过雨水,直冲古晓然的腰间扫来。

    “可惜,你的杀气太浓烈了。”古晓然的手上突然出现一把绿色巨剑,横挡在光芒路线上。

    伴随着一声如同刺入硬木般的摩擦声,古晓然手上巨剑剑身上架住了一把短刀,比剑短可是却比匕首长不少的短刀,全刀身透明色,上面刻有着让人看一眼就会头晕目眩的复杂符文。

    而袭击者身形也暴露无疑了,丝毫不遮掩面容,一头短碎发,淡蓝色瞳孔,瞳孔中却似乎少了几分生气,身上穿着纯黑色的,已经湿透了的外袍,面无表情地直视着古晓然。

    但毫无疑问,他,是个男性,而且按照这个世界的说法,他应该也是勇者。

    “沈纪元?!”饶是处变不惊的古晓然,此刻看见了行刺者的相貌后,也神色一变,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沈纪元’?母上大人口中的,旧时代的废物的代号吗。”那个刺客依旧表情不变,语气也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诡异地在空中向后一跃,拔刀并拉开了距离,就像是踩着看不见的台阶一般。

    “母上大人……那么,你就是他的孩子了吧,长得简直一模一样啊。”古晓然握剑的手臂微微颤抖着,玉藻见状,从旁握住了他的手臂,让他重新平复了下心情:“只可惜,现在我们是敌人吧,先驱者,来的可真是快啊,不愧是你们的作风。”

    “母上大人让我带你回去,你是很好的材料,放弃抵抗吧,旧时代的勇者。”那位少年缓缓将手上的短刃举起,刃锋对准了古晓然。

    “听晓然的语气,这位勇者似乎和你有渊源,拔刀相向的理由……是心智控制类魔法么。”玉藻悄声道,身后的尾巴微微扬起,却又因为古晓然的纠结,不知对于这个带着杀意的袭击者,自己该不该下死手。

    “不,这就是先驱者协会的残忍之处,他是我一个朋友的孩子,虽然肯定并非是他的本愿有了这个孩子的,但……应该是从小就被培养成只会执行命令的傀儡一般吧,毕竟,后代勇者和天赐者,自然是比起初代来说更强,按照她们的话来说,是最好的杀人工具了。更别说他们这些人类姿态的新生儿成长比起魔物娘而言非常迅速,很快就可以再与魔物娘培育下一代的功能了。”

    “从小培养和灌输么,这么说,可以说是没了自我的存在么。真是可怜。”玉藻皱着眉头:“这样的话,交涉是不可能的了。”

    “商量好了么。”少年依旧是无感情地说道。

    “没能救出你的父亲,是我的无能……”古晓然看着他的脸庞许久后,叹了口气。

    “向敌人道歉,不明意义。”少年踏前一步:“目标没有放弃反抗的意愿,母上大人说的第二优先选择是,让目标失去反抗力,战斗开始。”

    “我现在唯一能为他做的,就是亲手退治你,想必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沦为他人行驶邪恶的工具吧,愿你来生能够有属于自己的灵魂,这也是我自己的赎罪。”古晓然缓缓从背后拔出了黝黑的巨剑:“你身上的罪孽,就让我来背负吧。记住,退治你的是,暴食勇者古晓然!”

    “以及他的契约魔物娘,九尾玉藻。”玉藻很快进入了战斗状态,她的九条尾巴散发着土黄色微光,在空中飘舞着。

    一场突如其来的战斗,就在这电闪雷鸣的暴雨中打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