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63章 单车变轮椅

时间:2017-12-09作者:小电流

    “这把剑的名字叫一念生死,正如其名一般。”陆亡叹了口气,还是选择说了:“如果我手持这把剑,一旦心中秉持着想让敌人死亡的念头的话,那么它黑色的一面就会发挥强大的力量,斩断一切的存在。说是这么说,但到底有多强大,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而如果我想让一个人伤势恢复,驱散一切负面状态,换句话说也就是想救人的话,那么用白色的半边砍向那个想救的人,就会发动一次很强力的治疗,估计是除了尸体以外都能完全恢复的样子。相反,如果我什么念头都不持,那么这把剑就和一根坚硬的棒子一样,没有任何攻击力,纯粹就是能挡攻击而已。”

    “那......不是很好吗?”希芙问道:“就算不拿来杀生,光是治疗的特性不就很实用吗,毕竟治疗类的能力很稀有吧。”

    “并不好,就不提黑色的代表死亡的半边了。”陆亡觉得如果自己真想让人死的话,直接用死亡之力更方便,而自己不用死亡之力,不就是因为不想乱伤害生命么,这样一看,死亡半边的的确确压根就是鸡肋:“治愈的半边虽然看上去像是一个快速施法,但首先有条件,就是你得砍到你想奶的人啊,通常情况的战斗,两边打的那么激烈,我冲上去砍队友......呵呵,我怕是死的比队友快来着。其次,如果对我这把剑特性了解的队友,也许会任由我给他奶,但万一是那种不认识的人,我想救人,结果人家一看你抬手就是一剑砍向她,请问换成是你你觉得这是救你还是在超度你.......”

    “.......”希芙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在,不做声了。

    “第二,这个治疗并不是无限的,不如说是有代价的,代价是我的生命力转换给治疗的目标。”“哎?那岂不是以命换命......这......”“没那么严重,你放心,我不会拿自己命开玩笑的,但如果硬要说的话,该说这是一个伏笔么......”

    没错,陆亡上一次和莉莉丝的祝福,是获得“生”的状态,也就可以说是生命力,按照那个状态,如果他不挂掉的话,大概可以给队友奶一剑,仅仅一剑后自己就会由于“生命”耗尽,而进入“死”的状态,于是代表生命的那一边就不能用了。

    那我还不如远程目光锁定,直接丢一个法术位里的光之救赎来得精准方便高效呢!陆亡吐槽道。

    如果以上的结论最多是说明这玩意儿鸡肋的话,那么下面一个特性就真的是变轮椅的本质所在了。

    “最无语的是,一旦收到一次带敌意的攻击,这把剑会自动显现随后挡下这一击,所谓的后手自动防御,但是只有一次。”

    “哦,咱家觉得这个挺好用的啊,可以不用每天提心吊胆防着偷袭了。”玉藻干脆坐了起来,抱着自己的尾巴,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对,这也许是它唯一的作用了,但一旦防御完毕之后.......”陆亡手扶着额头,一副头疼的样子道:“没错了,它会在击退带敌意的目标后,才能被隐藏,而且更坑的是,它会主动‘被我持有’,也就是说,我必须握着它战斗。”

    “虽然战士丢兵器是不吉利的象征,但咱就打个比方好了,如果你把它干脆丢了,会怎么样?”玉藻接着追问道。

    “会瞬间回到我手上.......”陆亡无奈道:“像牛皮糖一般,甩不掉的。最无语的不是这个,而是拿着这玩意儿战斗时,你代表着生的半面总不可能对着敌人吧?难不成还奶敌人?那么只能是死的半面咯。”说道这里,他没有说下去了,只是淡然问了一句:“懂了?”

    言下之意就是,万一一不小心自己动了杀念(死亡之力有时也会突然影响他,虽然可以克服,但他就担心那一瞬间敌人自己“送”上来。),结果这把剑又贼强,轻松完成击杀,那自己的岂不是又背离了自己的本愿么?结果这把契约祝福给的剑,反而成了自己使束手束脚的一件不稳定炸弹,以后战斗时,还得刻意避免这把剑突然发动“沐浴死亡”的效果,时时刻刻警醒自己千万别产生让人死亡的念头,又要强制拿着这把剑战斗。

    最坑爹的是,一旦自己死亡,那么“死”之状态下的自己,仍然要拿着这把剑战斗,那么问题来了,死之状态下的陆亡,很容易被死亡之力所干扰情绪,虽然每次都能很好的克制,但情绪波动是在所难免的,一刹那想让生命凋零的念头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意味着,为了防止这把剑“走火”,陆亡还得注意让自己尽量别死,明明以前都是通过“卖命”来装逼的,连这点自由都给剥夺了啊......

    这还让不让我好好顶着无限复活挂,然后打开主角嘴炮攻击挂来感化对手了?陆亡无奈地想着。

    “大概吧。”玉藻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真是有趣呢,这把剑的黑色半边,更像是那些激进派魔物娘想要的类型呢,原来轻浮勇者陆亡的心里面竟然还有这样的黑暗面么,啧啧,只要想想,就能让人死翘翘的力量,祝福可是反应了内心的本愿哦,陆亡竟然还有着邪恶的人格啊~哦呼呼,勇者真是善变的生物。”

    “才没有啊!所以说是被坑了一把啊。”是啊,陆亡之前就一直很想要一把趁手的武器,最好能完美贴合他的属性的剑,这把剑完全符合他一切的想法么,白的是代表光和治疗的,黑代表陆亡自己的死亡之力,加上这把剑的不可摧毁特性,以及自动第一击护体让陆亡不再需要警惕由于自己是脆皮牧师,所以被秒杀的风险,结合一下所有特性,这把一念生死完全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剑。

    但......仿佛和他开了个玩笑一般,这么一把完美的剑,对于陆亡而言反倒成了累赘一般。

    可恶,千万别让我知道这个契约祝福到底是谁整出来刻意让我难受的,还有关于我契约那么随便的帐,到时候一定要一起清算一遍!陆亡心里闷闷的,不做声了。

    ————

    漫长的旅途总是枯燥的,吃饱喝足后聊会儿天,等话题聊完便无所事事了,玉藻和希芙倒是可以闭上眼睛躺一会儿,莉莉丝是估计到晚上前都不会醒来了,这就可苦了陆亡了,作为一个不需要睡眠的人,陆亡想想在外边也没什么和古晓然说的,又没有书籍和魔法卷轴可以,只好默默地修炼第四魔法栏,顺便把其他三个格子分别设成了3个闪现,现在陆亡算是明白了,这个世界的战斗节奏要远远快于上一个世界,每个魔物娘的天赋技能都是瞬发的,吟唱?不存在的,见招拆招?那也得你有时间反应才是,顶盾?能用盾挡住的敌人陆亡现在也只见过一只手都数的过来的,诺,其中两个还是自己的契约魔物娘呢.......真是呵呵了。

    而勇者......看见过古晓然以后,陆亡就明白了为啥魔物娘那么强,人类还能和她们掰掰手腕,如果说魔物娘的技能都是传承的话,那勇者的技能可谓是全是剽来的,而且学习天赋一出生就是满点的,至于吟唱......

    陆亡甚至怀疑这个世界有没有“施法速度”这一概念啊!

    “今天就到这里吧,四周也还开阔,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各位下车露营,玉藻,放哨就交给你了,我去打猎。”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古晓然的脑袋探进了车内,看了看似乎在睡觉的玉藻,吩咐道,果然玉藻没有睡着,小声抱怨了一句:“要奴家守夜,又不给奖励,真是小气的勇者。”

    玉藻嘴上虽然不情愿,身体还是很老实地钻出了车外,舒展开了背后的5条(平时在外她会隐藏尾巴数量来隐藏实力)尾巴:“那就快去快回吧。”

    陆亡睁开了眼睛,出了车厢外,现在是夕阳半落,橘黄色的一片迟暮之景,周围清脆虫鸣声不绝于耳,却恰到好处的响,不使人心烦,偶有一丝风声溜过林间,用它的手摇摇树叶,随后又飞快地溜走了,很安静祥和的氛围,如果抛开赶路的目的不谈,在这种地方的野营也是让人心驰神往的。

    “那我去捡点柴.......”陆亡刚想出一份力时,就看见那边古晓然手上多了把金色的大剑,对着旁边一棵树做出了完全不符合剑身大小的高速斩击,最后飞速绕到树后,手掌猛地激射出一股魔力冲击,就看着半颗大树化作了一摞整整齐齐的细木柴,在空中有序的飞舞,相继落在了陆亡的面前空地上:“玉藻,生火就交给你了。”说着,他仿佛是做了件举手之劳的事情一般,头也不回地钻进了树林内。

    陆亡:“……,那我来聚光生火……”

    “呜,又把这种讨厌的事情交给咱,咱好不容易保养的光滑柔顺的尾巴。”玉藻老不情愿地在面前制造出了一个泥土做成的火坑,往里面丢了根粗壮的木板后,伸出一根尾巴,然后尾巴尖抵在木板表面,看似柔软的尾巴一刹那仿佛变成了一个冲击钻一般高速旋转起来,尾巴尖与木头摩擦地火星激射,不一会儿一团烈火就从木头上升起了。

    玉藻急忙收回尾巴,把边上的柴火丢进坑内,看着火苗窜出了火坑后,心疼地擦掉了尾巴尖上的焦痕:“还好,没有起毛.......”

    我去!这是尾巴吧!是柔软的毛制品吧!刚刚还看着莉莉丝的脑袋陷进去的说,且不说现在突然变成这个和钻头一般的硬度是怎么一回事,被火烧竟然只留下一丢丢焦痕?这算啥,防火毛?陆亡已经不想说话了,就静静看着这个世界专属的挂比们装逼。

    “算了,我还是负责吃吧……”

    他突然觉得,契约祝福的剑,还不如换成一根这样的尾巴来的有用啊岂可修!起码......陆亡觉得自己这剑既不能当枕头枕着舒舒服服地睡觉,也不能钻木生火.......输了,在日常适用性上已经输的一败涂地了。

    而这样的尾巴,玉藻有整整九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