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61章 队友(吉祥物)+1

时间:2017-12-08作者:小电流

    “真可怜.......”玉藻眯着眼睛躺在边上,似睡非睡,听完后冒出来一句:“没错了,这应该是激进派那些魔物娘的后代吧,凭借气息感知,确实是比同年龄的龙娘要弱上不少.......可惜了,天生魔力缺陷,天赋觉醒失败,所以才让她母亲有了抛弃她的念头吧,也是呢,这很符合激进派的做法,弱肉强食,优胜劣汰,她母亲还算是好的吧,至少只是把她赶走而已。”

    “呜呜,为什么啊.......没有力量,是我的错么......”龙萝莉抽泣着:“可.......我也想和姐姐一样,可是无论如何努力,在母亲心中永远都比不上姐姐,所以母亲大人不要我了........”

    “这不怪你,不过你运气比较差,如果是和平派的话,虽然弱小也会被同龄魔物娘欺负,但至少抛弃孩子什么的,是不会有的,嘛,那边那位就比你运气好,不过,说实话,你要比那只吸血姬幼生体来得强不少才对,所以没什么好伤心的。”没等陆亡开口,玉藻就先开口道:“往你头上看,有那么多比你强的魔物娘,只会伤自己心,不妨低头往下看.......”

    “你是说,我之下还有许多更弱小的魔物娘,这样看来,我其实并不弱吗?”龙萝莉的眼神渐渐恢复了神采。

    “不。”玉藻的话语让她和陆亡同时一愣,只见玉藻接着道:“至少,你现在低头看一看,周围都是好吃的美食,还有什么比被美食环绕更幸福的事情吗?如果有,只能是被油炸豆腐所环绕吧!”

    “.......”龙萝莉一时不知该做个什么表情应对这句话,陆亡么,也一样,不知该怎么开口吐槽玉藻的这句话。

    “果然我还是无用的魔物娘吧,像我这样的魔物娘,永远比别的魔物娘弱小,和母亲大人说的一样,没有生存的价值......只能被淘汰掉么。”龙萝莉躺倒在地,闭上了眼睛:“虽然不知道你是哪位勇者,但是我很感激你对我的包容和食物的馈赠,身为高贵的龙族,接受了人类勇者的施舍,已经连姐姐大人说的荣誉都没了吧,至少,请你给我一个光荣的死法吧,或者,就这样让我悄无声息的死掉也好吧,作为袭击你们的坏人,一只没有价值的龙娘,这样说不定是我最好的结局了,起码还能饱着肚子死掉,下一世,我更想当一名普通的魔物娘,龙娘什么的......来吧,你是勇者吧,很强的勇者吧,那么死在强大的勇者手下,起码不辱最后龙娘的荣耀了!”

    她不说话了,又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恳求一般,想要陆亡赐予她死亡一般,表情平静地躺在地上不动了,似乎是觉得她这一生已经没什么好留恋了一般,无论是恐惧还是委屈,伤心,对自己弱小的憎恨,一瞬间都烟消云散了,只是觉得有点无趣,明明自己是高贵的龙娘,临死前也没能像姐姐大人一样,有一位属于自己的勇者,没能体验过真正的成年龙娘那样驰骋天空,征服天空一般的感觉,也没能体验过像母亲大人口中的,让所有魔物娘为自己一只魔物娘而臣服颤栗,献上供奉的荣耀感。

    “小小年纪就寻死觅活的,可不是好的想法呢,还有,你不努力怎么就知道自己弱了呢?最后,我不太清楚你们龙娘的观念,也不了解你们激进派的想法,但在我看来,人一生,他就不可能是孤独的面对一切的,比如我。”陆亡用平静的语气,缓缓道:“一名牧师能干什么,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也曾经幻想过向着小说里那样,高喊着‘我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一边吊打全世界,一边顶着‘其实我是医疗兵’的头衔装逼,但.......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一名真正的牧师,并不能这样。”

    “牧师?”“玉藻别插嘴,我正动情呢!”陆亡对玉藻不合时宜的插嘴吐了个槽。

    “一名牧师,一名白袍牧师,他在战斗中,除了打酱油,啊呸,上buff,给队友治疗以外,其实可以说是一名负担也不为过,因为没有战斗能力,没有和战士或者法师那样强大的自保手段,自己又不能给自己上buff,完完全全地蹭着经验,旁边看戏,猥琐发育,什么一招手就是群体复活这样壮观的场面,从来都是不存在的,因此这样一个职业,哪怕是躲在帐篷内瑟瑟发抖,哪怕是一开战点完buff就转身逃跑,等着战斗结束后继续冒险,也没有人会鄙视你,甚至你大义凛然地站在第一线摆出一副要与队友共存亡的架势,反而会被队友认为是累赘,就是这样一个可谓是不需要尊严和脸皮的,也不需要热血和牺牲的,和我理想中差了许多的职业......”

    “真tm不巧,我就是了......”陆亡指了指自己,叹了口气,随后目光重新坚定道:“但是,我不后悔,也不会讨厌自己的弱小,讨厌自己在队友束手无策时,除了治疗和顶buff给盾之外,没有一点点办法的无力感,因为人生来就是这样,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是伟大的,但即使弱小,也是普遍的,绝对不是你的错,每个人生来都有自己的定位,生来就能改变世界。我很骄傲,因为我尽到了自己身为牧师的责任,哪怕再不被人理解,哪怕不被重用,治好一个人的伤痕的那一刻,就是我的存在意义。哪怕是一个农民,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他也有着自己的使命和责任,他可以为自己的不成器懊恼,可以对人生境遇叹息,但是啊,绝对不能对生活失去希望,绝对不能逃避自己的存在价值。”

    “因为生命本身,就是伟大而珍贵的!谁也没有权利藐视任何的生命!无论是别人的,还是你自己的!”

    “可我......什么也做不到,我不配......”龙萝莉睁开了眼睛,虽然她没怎么听明白陆亡举的那什么“牧师”的例子,但她还是感受到了陆亡话语中的激励和关心,这一次她眼角的眼泪是感动的泪水,第一次她感受到了别人对她存在价值的看重,虽然陆亡是一位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但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更加觉得自己不值得被如此看重。

    “如果你觉得自己什么也做不到的话,不妨抛开你们龙族的个人英雄主义的观念来看,一滴水不能穿石的话,那就找到志同道合的一千,一万滴水去击穿顽石,而在这期间,每一滴都能展现自己微小的价值......”陆亡顿了顿,用一句很轻的语气,像是对龙萝莉说,又像是对自己说一般:“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的契约勇者......就应该要像是那个装水的袋子一样.......”

    “想哭就哭吧,哭完就好了,走吧,如果还不能理解也没关系,反正没地方去了,跟着我们一起走吧,路上慢慢带你理解这个道理,以我陆亡的名义,用行动来让你理解.......现在的话,别躺着了,起来吧。”陆亡伸出了手,而地上的龙萝莉也睁开了眼睛,颤抖着伸出了小手,抓住了陆亡的手。

    如同触电一般,她一咕噜坐了起来,随后便开始扑在陆亡怀中嚎啕大哭起来,这一次,是释然的哭,是吧悲伤的重担交给了他人分担一般,那种彰显自己的心灵,终于能够再次喘气的哭。

    还没等陆亡开口再安慰两句呢,他突然有了一种奇妙的感受,这么说吧,还是那熟悉的味道,还是那熟悉的套路,这.......

    “哎?我......为什么,在发光?”龙萝莉哭着哭着突然看见了自己手上冒出了淡淡的金色的光芒,就像一个小灯泡一般闪动着,而陆亡的衣服上,也冒出了点点金色的光华:“哎?人类勇者你怎么也亮了?”

    “因为啊,这世界似乎又要套路我了啊,还有,这种仪式这么随便的么,我不过是拯救魔物娘幼小的心灵而已,顺便有感而发了一下而已,摸了摸小手而已,不会怀孕的吧,为什么......”陆亡已经不想吐槽了,欲哭无泪道,随后果然又是他熟悉的一幕。

    金色的辉煌屏障展开,把旁边饶是见多识广的玉藻也给惊得愣住了,最后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陆亡.......还真是随便的勇者呢,契约仪式也会根据勇者的性格而变得随便起来吗?”

    “我才不是浮夸啊,这是世界的恶意啊!”这是陆亡被埋没在周围金色浩瀚世界中之前的,最后一句吐槽。

    空中飞快地书写下了,陆亡不久前才看过的金色字体:

    “哎?”龙萝莉也被这种闻所未闻的场景震惊到一时忘记去哭的地步了。

    “我......我有这个资格吗?”龙萝莉没有多想,而是弱弱地反问声音的来源。

    文字果然回复了。

    “好!我愿意!”仿佛是彻底明悟了什么一般,她看了一样旁边已经快要失去色彩的陆亡,目光中带着坚定而不可动摇光芒,一字一字的肯定道。

    “问个头,你这展开,哪里是问话的态度了.......”陆亡张口就是一句吐槽加抱怨:“别老像个程序一般了,来,这次我想问你.......”但陆亡随即不说话了,因为他看到了一条,让他差点跳起来的,和上次截然不同的话语。

    我真是见了大头鬼了!陆亡差点被吓着了,就在看见这句话的同时,他下意识看向了天空,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正在隐隐注视着自己一般,这种感觉......

    管他呢,死都不怕了还怕啥!标准的陆亡式思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