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59章 龙?

时间:2017-12-04作者:小电流

    “不过没有人骑马真的没问题么?”陆亡环顾四周,古晓然盘着腿闭着眼睛冥想,玉藻用尾巴将自己缩成了一个圆滚滚的团子型,似乎在睡觉,莉莉丝则是靠在他身上,由于生物钟的关系,再加上车厢内温暖舒适的环境,也开始眼皮打战,脑袋一低一低地打瞌睡,不多久便放弃与睡魔的斗争,安然躺在了陆亡怀里,还是膝枕式的,搞得陆亡总有种自己和莉莉丝剧本拿反的错觉。

    “也许是老马识途吧,但你说得对,确实应该有人驾车,虽说周围的魔物娘应该对我们构不成威胁,但身为勇者,戒备之心不能放下。”古晓然睁开了眼睛,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是我疏忽了,那么我去骑马吧。”

    说着,身形一晃,车内便少了个人影,只有微微下落的帘子和一阵趁机溜进来的寒风,代表着刚刚有人从车内出去过。

    “其实我不是这个意思来着……”陆亡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只是很好奇关于无人驾驶的马匹本身,至于戒备心……抱歉,他也没有,因此让古晓然曲解了,还一脸敬受教般的姿态主动出去吹冷风了,陆亡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于是把怀中睡熟了的莉莉丝的小脑袋搬到了玉藻的毛球上,把玉藻球作为枕头让她舒服地靠着躺下后,掀开帘子走了出去,坐到了车厢前的横木上:“嘛,里面带着也是无聊,不如出来看看。”

    “请尽管放心,侦查的事情我绝对能做好的。”古晓然一脸正色道。

    “额,别想太多,我真只是出来透透气。”陆亡哪里还能不明白他又误解了自己的举动。

    “是么……”古晓然微微点头,不再多说了,两人沉默了许久。

    “那……恕我冒昧的问一句,陆亡您今年几岁了?”古晓然突然问道,随后他看见陆亡疑惑地表情,急忙接了一句:“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着如果您年龄比我大的话,我应该叫你前辈才是,毕竟您对我的恩情太重了,刚刚我想过了,虽然现在没法立刻报答,至少也应该让我展示出对您应有的尊敬才是。”

    “噗嗤。”陆亡笑了一声:“‘您’这个称呼也太把我说老了吧,要说年龄的话,我可是永远的十七岁啊!”

    “……”

    “咳咳,开个玩笑,不如先说说你几岁了?”陆亡不是很了解这个世界的念了问题,他是无确定年龄的,不知该从何时开始算起,既然这样,不如编一个。

    “我么……身为勇者,我的年龄还算小的吧,大概也就100岁左右吧。”

    “咳咳,100岁?!还算小?”陆亡又把自己的世界观刷新了一遍。

    “是的吧,虽然这应该是大多数人类的一生了,但毕竟我们勇者和魔物娘契约,共享寿命,四位数寿命的勇者也不是没有的……就算没有契约,我们掌握着元素力量的本身,就能延长寿命,至少没契约的勇者活到230岁是一种还未证实,但有理有据的推断,因此我身为契约勇者,确实还小。”

    陆亡就不问为什么230岁只是推论了,想想也是,这世界魔物娘多勇者少,勇者肯定都被祸害干净了……额,我是指,被全部契约了。

    “那您……”“叫我陆亡就行,今年么,嗯……6……80吧。”陆亡把几世穿越的年龄+死后年龄全算上,都只能凑个80,想想也是醉了。

    “这么年轻?”古晓然微微张口,虽然表情没太大波动,可眼神中透露出了无比的惊讶。

    “年轻么……呵呵,大概吧。”陆亡很想吐槽换做是地球,80基本上属于高寿了,被人用“年轻”来称呼可真是不习惯啊,这么说来,自己倒是避免了已是“大叔”年龄的纠结了,感情我现在在这个世界还是个小鲜肉……

    但,貌似小鲜肉更符合魔物娘那普遍饥渴……额,是热情主动的胃口啊!陆亡对此哭笑不得。

    “如此年轻就有这么强的实力……”

    “实力强?你误会了,我只是会奶人而已,我是白袍不是红袍……”陆亡心里念叨着这是第几个误会他的来着。

    “白袍,红袍?”

    “一种称呼和分类罢了。”

    “从没听说过,之前我就有猜测,陆亡你是不是从勇者学院来的?”古晓然微微点头:“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你为什么那么年轻和强大吧。”

    “不是。”陆亡的否认很干脆:“倒是勇者学院这个名字我似乎也从魔物娘口中听说过,我倒是挺想去看看,古晓然也有所了解么。”

    “也是,这只是传说中的地方,嗯……据模糊的记载,勇者学院似乎不仅仅是一个学院,它的本身是什么也没人知道,只是你大概听说过前任魔王的契约勇者,被誉为曙光之剑的那位,似乎就是从勇者学院来的,因此,无论是人类还是魔物娘,都想要找到那个地方,但他本人并不愿意透露地点,哪怕当时的大魔官们,也都否认了自己知道消息的谣传。”

    “所以还是没头绪是吧。”陆亡有点失望。

    “不,头绪是有的,世界上除了神明之外,还可能知道那个地方的魔物娘应该是有那么一个的……”古晓然犹豫了一下,微微叹了口气:“刚刚还和她交过手来着。”

    “那位‘教皇’么。”陆亡把这条线掐灭了,他清楚地记得这位教皇虽然之后没有再动手,但她的那根羽毛竟然能把自己的死亡之力给打退,仅仅是一根羽毛啊,要知道天翼族,陆亡光是想想就觉得她一抖,那些抖下的翅膀羽毛一齐飞来,自己是不是要直接删档了。

    怪不得当时敢一个人推平魔王城,这简直比勇者还开挂。

    因此,陆亡心里觉得最好是别再遇上了这位了,不然下场要么变成灰灰,恶劣点的直接给推倒,吸成陆亡干。

    珍爱生命,远离作死,虽然我已经死了……

    “周围有动静……”古晓然突然勒住了马绳,快走的马儿一个急停,背后的车厢由于惯性产生一阵剧烈的晃动,和一声轻微的碰撞声,随后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句:“呜啊,人家的尾巴被夹到了啦,好不容易梳理好的,又起毛了!”

    “……”古晓然看了满腹吐槽欲望的陆亡一眼,嘴唇翕动,最终没能说出话来。

    马儿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一般,开始不安的嘶鸣起来,古晓然将手放在马匹的头上安抚着,可是并没有起到效果,相反,马儿似乎是更加惊慌了一般,几乎就要翘起前蹄。

    “凝神术,群体精神专注祝福。”这时候陆亡就很有经验了,他熟练地一挥手,一个光环笼罩住了众人,每逢大战之前,刷个群体凝神术已经是习惯了,虽然上一世,基本上陆亡也就是在冒险的时候跟在后面捡捡漏刷刷辅助,真正的遇敌,骑士团的那群战斗狂魔,很快就能结阵将敌人解决掉,搞得陆亡都有些怀疑自己跟来完全是蹭经验的一样。

    马儿果然冷静了不少,但前蹄依旧不安的摩擦着地面上的落叶。

    四周静悄悄的,仿佛刚刚一瞬间的骚动只是幻觉一般,但陆亡感觉到了周围气场突然变得凝重起来,就连一直轻抚着他们的微风,都像是被扼住了喉咙一般,周围一片死寂,除了马蹄摩擦落叶发出的沙沙声外。

    这种压抑到极点的气氛,让陆亡忍不住想率先开口打破,比如他此刻就很想吐槽难不成每个有实力的人的出场,都要自带特效的吗?吸血姬是喜欢化红光,化蝙蝠,魅魔是喜欢直接拉你进梦境,瓦尔基里那个长得很像天使的魔物娘,见面就是一发闪着刺目光芒的突刺,这次是魔物娘还未到,先给环境上了个沉默术,再吓了吓一匹可怜的马儿增添几分恐慌感。

    陆亡表示你们这波突如其来的骚,差点闪了我陆亡的腰啊。

    “........搞什么。”过了大约一分钟,等陆亡心里都吐槽完了,四周还是一片压抑的气氛,这下陆亡忍不住了:“古晓然,这是新品种魔物娘么?”

    “新品种?不,应该是纯种的龙娘,毕竟这种能让动物不自觉战栗的高位气势碾压,应该就是龙威才对,虽然我也并没有真正遇上过,但确实有这样的记载。”古晓然手上已经握住了一把金色的巨剑,站在车栏上,脖子微动,缓缓扫视着周围苍翠的树木:“既然来了就不要遮遮掩掩了,我听说龙娘一族,并没有鬼鬼祟祟偷袭的习惯吧?”

    “呵呵,知道我的身份么,竟然还能在我的威压下故作镇定,真是勇气可嘉。”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充满着威严的女声,声音含糊却又带着强大的威慑力,而且声音落下的一瞬间,一股狂风猛地掀起地上散落的落叶,形成了无数叶片漫天狂舞的盛观。

    古晓然没心思欣赏眼前的盛景,在他看来,对面既然已经做出了这种“遮蔽视野”的举动,说明就是要直接开战了,虽然对方似乎与自己认知中大大咧咧,喜欢正面一对一硬钢的龙娘一族不太一样,但不妨碍他心中高昂的斗志,他双手紧紧握住了剑柄,目光如电扫视着叶片后的死角处,身形微微下沉,只要对方一现身,他就会以雷霆之势冲过去以大开大合的剑势压制对方,至少不能让对方展现出巨龙之躯.......

    神经正崩紧到极限时,周围的一草一木历历在目,世界就像是被放满了下来,这种状态的古晓然突然听到了,旁边陆亡阴阳怪气的一句话:

    “敌羞,吾去脱她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