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54章 莉莉娜的心理辅导

时间:2017-12-01作者:小电流

    “所以为了这种事情,你整整纠结了一整天,茶不思饭不想,就一直待在莉莉丝边上照顾她?”1天后,莉莉娜回来了,发现了戒备森严的城门,以及仿佛盼星星盼月亮把她盼到了一般的一众魔物娘们,大概了解了情况后,对于这件突发状况很是吃惊,火急火燎地跑回了家,心中是一片惊慌,最后看见自家没事后长舒一口气,随后就看到一个失魂落魄的陆亡,坐在躺在床上气息平稳,似乎是在睡觉的莉莉丝边上,就这样静静看着窗外,如同一座雕塑般。

    好在陆亡也不是彻底崩溃了,向着莉莉娜道出实情后,换来的是莉莉娜一句恨铁不成钢的嘲讽。

    “我不仅伤害了莉莉丝,还让一只魔物娘失去了生命。”陆亡感觉自己身为牧师,唯一的信念和“拯救世人”的精神支柱崩塌后,面对自己身体上已死带来的永恒个孤独感,再无抵抗力了,但他心中还有最后一丝坚持,那就是他面前的莉莉丝,于是他一直坐在这边,看着莉莉丝,他才能勉强熬过短短一天就爆发了6次的仿佛陷入永恒孤寂和想屠杀生命的冲动。

    “杀个生就让你纠结半天?你吃不吃肉?”“抱歉,我不进食......虽然以前吃,但现在已经很久不吃了。”陆亡如是淡淡回应道。

    “.......那你有没有想过食物链这种东西?就是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那种。再说了,安瑞莉拉死了以后,不知有多少人类和魔物娘因此免遭毒手,你算是间接上的救人。”

    “但我直接上的杀人了。”陆亡叹了口气:“有一次,就会有第二次,这次我意外恢复了意识,但谁又能保证,下一次还会有这样的意外呢?”

    “那好吧,从根本上来看,你今天为啥用了这股力量?”莉莉娜虽然没有亲眼看见陆亡的力量是什么,有多强,也没有任何目击魔物娘,但就陆亡干掉了安瑞莉拉这一点上来看,莉莉娜觉得这力量果然还是有必要要好好隐藏消息,不然的话,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实力,那位教皇知道后,陆亡铁定逃不过这一劫,但现在,果然还是要快点开导陆亡才对。

    “不知道吧,愤怒,无奈,绝望,无力........”“负面情绪可激发不了力量哦。”莉莉娜晃了晃手指,否定道:“任何力量和追求力量之人,她们对于力量的目的,都是正面的,比如征服,不受欺负,独立,自由,守护。”

    陆亡沉默了,静静回想起之前看着莉莉丝被抓住后,自己心里最后一个念头:

    如果,我有足够的力量,强到可以守护一切,强到可以消灭一切威胁,那么莉莉丝,就不会因我而受伤了,没有人,会再为了我而死亡.......随后,死亡之力就爆发了。

    “是么,这才对么。”莉莉娜泯了口茶:“你渴望杀死一切威胁莉莉丝的存在,因此才会力量失控,不如说,你体内那股神奇的力量回应了你的请求和想法才对。”

    “可我本质上并不是要.......”“这就是现实啊陆亡,你想要保护善良的弱者,那么就要消灭邪恶的强者,虽然善良和邪恶不是绝对的,但世间万物都有矛盾和对立关系,没有十全十美的,就和我们魔物娘一般,和平派有着不为人知的烟暗面,而激进派,也许也存在着不少留有善心的光明面,你能说杀死一切激进派,世界就能和平了吗?”莉莉娜冷笑一声:“那样的话,我们和平派内部不久,就会自动重新分化出和平和激进派,结果只能是迈向无穷无尽的战争,没有和平的终点,有趣的是,现在竟然有了个微妙的平衡,有些时候,我甚至不敢去细想这个平衡的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因为无论怎么想,一切证据会指向一个我最不愿意面对的结果。”

    “........”

    “算了,这些话以后再和你说吧,现在就你的问题而言,我觉得这也是矛盾之一,你无需自责,错误,每个生命都会犯,而且对与错也不是绝对的,自己想想你今天到底错了吗?如果你觉得你错了,那我问你你后悔吗?如果给你再来一次的机会,你会不会颠覆你的选择?”

    “可.......”陆亡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话语反驳。

    “是么,小勇者,你是勇者,是人类,哪怕你是全世界最强的勇者,你也是人类,不是神明,再说了,谁又敢说,神明就不会犯错,就能做到十全十美呢?所以,即使信念矛盾了,但我想,你心中有最核心的东西吧,不是泛泛而谈的拯救全世界,更不是让每个人都幸福,所有人都不受伤害,而是更深处,最深处的理念,那才是你真正的梦想。”

    最深处的梦想.......

    “我问你,你为什么想当牧师?”

    “想要保护其他人吧。”

    “既然这样的话,魔剑士不应该更适合你吗,我也知道你偷偷练习剑术的事情。”

    “很简单啊,因为同样是保护他人,一个以杀死对手为主,一个以保护同伴为主,比起魔剑士,我更想当牧师。”

    “可是牧师不也有攻击技能么,你还是想有攻击手段的吧,就如同你学剑术一样不是吗?”

    “嘿嘿,其实吧,这个问题我也有想过,如果万不得已之下,必须动用武力的话,那么攻击类的技能自然是必须的,但是呢,我还是想给所有生命一个平等的机会,至少是一个看似平等的机会,我想先铸造一个足够坚硬的盾去守护队友,如果我的盾阻挡不了对方的矛,那就再拔出我的剑,夹在对方的脖子上也不迟,如果依旧不行的话,那无论是魔剑士和牧师,对我而言就没什么区别了吧。”

    “恭喜你,合格了,现在,你就是我的弟子了,见习白袍牧师,陆亡。”

    ————

    这段回忆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是他牧师考核时,他的第一位老师问他的问题,之后他已经忘了,因为上天和他开了个玩笑,把他铸剑的能力封印了,连盾都没那么坚固,成为了一名纯辅助的牧师,但现在回想起来,仿佛一切都豁然开朗了一般,心中的阴霾被驱散了开来.......

    “哦,自己就领悟了吗?”莉莉娜见陆亡抬起了头,眼神恢复了自信,笑道:“不愧是勇者,这方面的悟性很高呢。”

    “是啊,被你的厚脸皮传染了,总结一句话来说,就是‘我不是神,偶尔做错事正常,但我会尽力避免,真的避免不了的话,那就以一个人的身份去做残缺之事。’”

    “比起前面的,我更好奇你口中的残缺之事是什么?”

    “守护我想守护的,不惜一切代价。”

    “勇者的话,不应该是守护弱者这样的发言才对么?”

    “当然不啦,我是陆亡么,如果有一天莉莉丝跑去欺负人家,我想我最多说她两句,如果她因此被人报复了,我最后还是会帮她的,因为我是陆亡么,是牧师,不是勇者,是吧?而且只是比喻而已,莉莉丝那么善良,不可能会去欺负别人的。”

    “感动感动,竟然这么爱我家的女儿吗?为了她愿意与世界为敌神马的,真是青春才有的浪漫啊。”

    “我啥时候说了会与世界为敌啊!还有别想太多,只是因为她是我的契约魔物娘而已,加上婚约这种事情,总归.......胳膊肘不往外拐么.......”陆亡偏过了头,没敢直视莉莉娜,莉莉娜露出了意味深长地微笑。

    “好,为了庆祝小勇者想开了,我们来一发吧,就当是代表庆祝的交尾吧!”“来你个头!快出去!污染空气了!”“啊啦,刚刚明明还是我开导你的呢,现在拔x无情了,真是负心的小勇者啊。”“我郑重警告你用词稍微优雅点啊喂!都消音了啊!”

    “嘛......不知道莉莉丝什么时候才能醒来,不过生命体征和魔力平稳,估计不久后就能醒了吧。”

    “是啊......这次没事真是太好了,不过最后奇怪的是,我为什么会恢复呢?隐隐约约听到莉莉丝喊我.......”陆亡失控后记忆很是模糊。

    “不管这些了,莉莉丝快醒了,最快大约30分钟吧。”莉莉娜看向了陆亡,加重了语气。

    “额,我知道了,就算你心里急也不用多次和我强调的。”陆亡有点摸不着头脑。

    “难不成,小勇者你不急吗?”“急啊,当然急!”陆亡这是实话。

    “是啊,时间不多了啊!那现在赶紧趁莉莉丝还睡着,来一发啊!”莉莉娜一副“速度上啊”的语气。

    “你走,你不走我走.......”陆亡一指门外。

    “没关系,莉莉丝是我从小带大的,身体什么的我看看也没什么关系不是吗?不用急着赶我走的吧。”“重点不是莉莉丝,是我才对吧!我是男性啊!”

    “啊啦,承认了想要在我走之后脱莉莉丝衣服,顺便还要自己脱吗?是交尾吗?哦呼呼~”莉莉娜掩嘴而笑。

    “我去,被你套进了!”陆亡又输一轮。

    嘛,总之,一切恢复了平静.......

    ————

    “神明大人,已经很久没有回应我的祈祷了呢,听我说吧,瓦尔基里陷入了奇怪的沉睡,怎么叫也叫不醒,并非怠惰的困意,是我的无能吗?我的力量还是不够吗?安瑞莉拉死了.......就这样如同枯萎的鲜花一样,悄悄地死掉了呢......”少女的泪水滴落在手上残缺的羽毛上,那根羽毛正是带回瓦尔基里的那根:“神明大人,弄坏了您的羽毛,我的罪过简直无法饶恕,但这也是您给我的一种指引吗?请宽恕我一段时间吧,等我找到最强的勇者,诞下后代后,再给予我最高的刑罚吧......届时即使是死亡,我也会坦然接受的。”

    祈祷声与忏悔声回荡在只有一人的教堂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