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53章 底线

时间:2017-12-01作者:小电流

    “慢着,让我吐个槽先!”瓦尔基里的身后冒出来了这样一句气息微弱地声音,让已经剑拔弩张的众人一愣。

    “首先,古晓然我不想说你神马了,我水土不服就服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该说什么好呢?”一道烟色的雾气出现在了战场中央。

    “其次,安瑞莉拉,把鞭子放下,其实你还是挺有魅力的,为何一定执着于这种女王play呢?”双腿从烟雾中显现。

    “然后,瓦尔基里,女孩子家的,既然都培养了无口属性,就别那么暴力了,横冲直撞还带爆炸电弧的......还猎奇play,人设崩了啊!”躯干和双手的轮廓也变得明朗了起来。

    “最后,小祖宗,我就很好奇那么远距离你是怎么赶过来的,难不成,你隐藏实力了?觉醒了?”伴随着烟雾消散,便是一脸无奈的陆亡看向了喜笑颜开,完全不顾氛围,朝自己扑过来的莉莉丝:“陆亡,不要再抛下我一个人啦,我以为你不要我了......说好的出来打坏蛋也会带上我的呢?”

    “这个问题,咱们先到安全区内再谈,到时候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才对。”陆亡回头朝着身后表情已经有点绷不住的瓦尔基里打了个哈哈,小心翼翼道:“那个,我先撤了?你们先打着,等会儿我把莉莉丝放回去后再来找你们打,你们觉得好不好?她还只是个孩子,别较真么.......”

    “简直是对我的羞辱.......”瓦尔基里虽然依旧没什么表情,但捏着枪柄的铁手套发出格拉格拉的响声,彰显她此刻心中的愤怒和不耐烦:“我倒要看看,你能复活几次。”

    “你不是第一个对我说这句话的,我觉得你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嗯,等我这边忙完再回来找你慢慢试如何?”陆亡没那么多战士荣誉感,身为一名牧师,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能怂就怂,牧师可是大爷,哪有大爷亲自面对危险的?因此,他觉得自己可以撤退了,但问题是对方也不是会放过自己的样子,古晓然也不一定能打赢,原本战士+不死牧师的组合陆亡觉得可以试一试,但问题是现在多了个莉莉丝.......

    就感觉地狱级副本你带了个一级萌新,还不能让她死一样,这有点强人所难了。

    “古晓然,商量个事,你把莉莉丝送回去,我再给你拖延一波如何?”陆亡凑到那边心里体会到人生大起大落,顺便浪费了一波眼泪的古晓然边上耳语道。

    “原来陆亡你有这种复活的依仗的么,这种技能或者道具,代价很大的吧,既然你的契约魔物娘已经来了,那就放心交给我吧,我会保护好她的,我们3打2,陆亡你是有实力的,配合契约祝福,我们不一定会输!”古晓然信心很足。

    不是说我对你信心不足,而是我对“你保护莉莉丝”这件事信心不足.......陆亡哭笑不得。

    “陆亡,刚刚不知为何我突然感觉你在想着我,出门一看你已经不在了,所以......我就想过来找你,这样一想.......不知为何就到了这边,给你添麻烦了么,呜呜,对不起。”此刻莉莉丝也知道自己似乎是成为了累赘,小脸一下子变得十分委屈,强忍住没哭:“那我先走吧,陆亡,你要保护好自己啊。莉莉丝在家里等你回来。”她往回跑了两步,回头看着陆亡朝她用力点点头后,才一步三回头的跑开了。

    “呵呵,有这种觉悟不错,但弱者就是弱者,你现在可是一枚很重要的胜利筹码呢!”安瑞莉拉突然出现在了莉莉丝身后,不仅如此,有许许多多个安瑞莉拉出现在了周围,完全分辨不清真假,莉莉丝一瞬间被抓住了后颈提了起来,手脚奋力在空中挥舞着,还努力释放出了一个血魔弹打在了安瑞莉拉身上。

    “小小年纪,实力不强,胆子倒是不小么。”安瑞莉拉被这一毫无意义的挣扎举动逗笑了。

    “好了,不知名的小勇者,现在,是选择投降,还是说.......”安瑞莉拉将鞭子缠绕在莉莉丝的喉咙口,鞭子上的钩子不可避免的擦到了她柔嫩的皮肤,一丝鲜血立刻就沁了出来,在洁白皮肤的映衬下,那丝鲜血是那么的鲜艳,红的让陆亡感觉到了刺眼,在陆亡的眼前,那一抹鲜红,正在顺着脖颈一点点留下,在他的瞳孔中,也逐渐开始放大起来。

    “陆亡.......我.......对不起。”刚刚还说要保护好莉莉丝,现在就被打脸打得通红的古晓然,除了道歉之外无话可说了,看着那渐渐低下头,落寞而又无奈的陆亡,他又一次感觉到了深深地绝望,这种绝望,并不是敌人太强,也不是自己太弱,而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却无法阻止的绝望。

    “无需道歉。”陆亡伸出了手,手心朝着古晓然做了一个制止动作:“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先离开这边,越远越好。”“可是我这一次.......”“少废话,如果你想帮我的话,那就跑!快啊!”

    最后一句话的声音虽然很低,但古晓然感觉到了这句话似乎是陆亡吼出来一般,令他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了,他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好,如果.......”他话说了一半就停了,没有说下去,而是默默地收回了剑,跳向了旁边的房顶,准备快速离开。

    “想走就走么?”瓦尔基里可不会愣愣的看着古晓然再次逃离,挺枪突刺向了跳在空中的古晓然。

    古晓然见状想要拔剑格挡。

    “沉睡者已经苏醒,而你将代替他们长眠于此!”陆亡的手指一点空中的瓦尔基里,她周身的铠甲一瞬间爆发出了所有铭刻在上的符文防御,但如同烟火一般,一瞬的绚丽之后便是黯淡的陨落,瓦尔基里的气息一下子变得微弱起来,就径直从空中摔落在地,勉强用长枪支起了身子,但身体犹如千万斤之重,将她死死压倒在地,难以起身,不一会儿便闭上了眼睛,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而前面的古晓然也受到了影响,身形猛地一减速,但好在他并不是主要攻击目标,他的判断非常迅速而且干脆,直接吐了一口血用了一个代价技能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里。

    “很好的以行动来作为回答,那就看着你的契约魔物娘死吧。”安瑞莉拉想将手中的节鞭勒紧,先杀死莉莉丝来动摇陆亡的情绪。

    “在死亡的面前,一切皆为平等。”陆亡的双眼直视着安瑞莉拉,以他为中心的一个半圆形烟色的气场飞速展开,将周围的房屋上,街道上,一切的物体笼罩,所有的安瑞莉拉分身一瞬间消失了,烟色的粒子在一切之上蔓延开来,不一会儿,就听到了接连不断的房屋倒塌,路灯断裂之声,那些被烟色粒子腐蚀的地方,无一例外都崩碎消散了。

    而瓦尔基里的铠甲也是如此,甚至崩碎后的铠甲还露出了不少的足以打上圣光的福利,但这种福利伴随着万物的死亡,瓦尔基里能感觉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一点点被这种身上的烟色粒子给吸走,而安瑞莉拉处于陆亡言灵的正中心,她的生命气息一下子消散殆尽,肉身一点点化作灰烬腐朽,只留下空中半根颜色暗淡不少的白色羽毛,而她怀中的莉莉丝,浑身也蔓延开了烟色的粒子,生命气息正在一点点变得微弱起来。

    “冥府的大门已经打开.......”陆亡冷笑地看着那已经被烟色粒子蔓延一半躯体的莉莉丝,身后打开了一道黝烟色的,带有着浓烈不祥气息的大门:“所有的生灵.......”

    就在这时,瓦尔基里身上激射出了半根羽毛,与那边半根羽毛合二为一,随后一根完整的羽毛,带着浓烈的生命气息迅速射向了陆亡,陆亡眯起了眼睛,右手张开,大地崩碎开来,无数的骨架从地下升起,在他手上凝结成一把白骨之剑:“亡者的怨念,化作实质,对生的仇恨,对生的眷恋,对生的渴望,皆刻于此剑之上,其名曰:‘寂静的挽歌’,吾执此剑。”他对着那根羽毛重重挥下沾染着化为实质般烟色力量的骨剑:“斩断一切生机,生死一线为之裁断!”

    羽毛与骨剑相持着,撞击时的力量逸散开来,让周围甚至产生了空间的波动,虽然带着强大的生命力,柔和的白色光芒不断驱散着周围的烟暗,但这终究还是一根死物,而陆亡体内源源不断的死亡之力用之不竭,最后羽毛像是有了自主意识一般,意识到了自己不可能战胜面前的死亡力量后,分出一小股力量,射入了那边已经奄奄一息的莉莉丝体内,将她身上的烟色粒子驱散了一半,而生机一瞬间也得到了补充,莉莉丝悠悠醒转,在朦胧之际,小口微张:“陆亡,是你回来了吗.......”

    陆亡的身躯猛地一颤,眼神中重新恢复了一丝神采,而手中的骨剑上的烟暗也渐渐淡化,羽毛趁此机会,一把洞穿了骨剑,重重撞在了陆亡的胸口,随后用尽剩下最后的力量,展开了一道传送法阵,将失去意识的瓦尔基里传送走了。

    “噗啊!”陆亡吐出了一口纯烟色的液体,却又不是血液,但这一吐,仿佛是把胸口的堵塞物吐出一般,陆亡的意识一下子清醒了不少:“神明禁令,封印!”他的手指飞快在空中书写着黯淡无比的光系符文,重重对着自己的胸口拍下了一个符文,随后是第二个,第三个,每拍一个,他就会痛苦地吐出一口烟色的液体,等第25个符文拍下后,周围的一切都恢复了平静,烟色的气息全部消散没入了陆亡的体内,而莉莉丝虽然再次晕了过去,但好歹还有生机。

    “真的.......很对不起。”做完一切后,陆亡快速跑向了躺倒在地失去意识的莉莉丝,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擦拭着她脸上的尘埃和秽迹,用尽体内所有的光系魔力传输给她,心中如针扎般煎熬,却没有泪水可以流,口中不住的道着歉,可对方却听不见:“不会再有下次了,绝对不会了,我们......回去吧......回家了。”

    他看了眼边上的空地,那里,原本应该有一只叫做安瑞莉拉的魅魔,教会的大主教......但......陆亡最终还是用这种力量杀了生命,虽然只是一只魔物娘,一只本性很坏的魔物娘,但......这也是生命,陆亡所珍视的生命。

    他迷茫着,就这样抱着莉莉丝,一步一步,如同失去了灵魂一般,缓缓走向了远方,那边,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家的方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