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51章 气氛毁灭者

时间:2017-11-26作者:小电流

    “抱歉,我不是有意撞倒你的,实在是控制不住,那个,大佬求放过。”陆亡急忙爬了起来,退到一边,按照他的视角和思考回路,是自己硬生生撞开了别人已经砍向了敌人一只手的古晓然的剑,随后还顺便把友军击倒了一次,更何况这种尴尬的姿势,该不会又要让自己肉偿吧,不会的吧.......好吧,其实我还想吐槽那一只浮在空中的手是闹哪样,灵异事件吗?

    “那个,先说好,我有契约魔物娘了,暂时还不想多要。”陆亡觉得还是不妥,先打好预防针:“还有,我这个月决斗过了!”

    “又被你救了啊,不过现在也不是报答的时候。契约魔物娘,我也有,但玉藻现在似乎没有力量再和我发动契约祝福技能了,不过你的契约魔物娘怎么没跟过来?”古晓然一皱眉头,看着不知为何缓缓缩小的裂缝,以及完全缩回去的手,似乎是不想再战的教皇,直觉敏锐的他,觉得这肯定是暴风雨前的宁静,毕竟那边的瓦尔基里突然收回了枪,放弃击杀玉藻,转而和安瑞莉拉一起并排站在了对面看着这边,却什么也不做,一看就是有阴谋。

    “你也有?魔物娘可以和魔物娘契约的吗?”陆亡完全不觉得气氛哪里有问题,不如说他不没感觉对方对自己有杀意,相比起打架,他更关心自己似乎学到了新姿势,魔物娘与魔物娘的契约,啊,眼前那盛开着百合的花园啊,清香飘散到了世界各处,如果把蘑菇娘(陆亡猜的),海参娘(还是猜的),等等可攻可受的魔物娘+其他魔物娘组成契约的话,想想就很吃鸡啊。

    “嗯.......我是勇者......性别,男。”古晓然知道陆亡似乎还在误会中,索性坦白了:“那边是我的契约魔物娘,玉藻,如你所见,正在苦战中,多谢你的支援,但别小看那两只魔物娘,还是带上你的契约魔物娘一起才好。”

    带上了才不好!哎等等,她刚刚说什么来着.......她说她是“他”?!陆亡一瞬间感觉自己有种要弯的危机感,急忙退开两步,上上下下打量了古晓然一会儿,不由得感叹道:“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魔物娘,和勇者中的女装大佬,真是开眼界了,你确定你是男性?那为啥头发留那么长!打扮的那么......行吧,你长得好看不是错。”

    “为了躲避追杀,这是必要的变装,不如说在这混乱的边界处,陆亡完全不忌讳地出现在魔物娘的面前,还有那么强的力量,才是令人惊讶才对。”古晓然并没有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妥,反而质疑起了陆亡。

    “你是说,我想在这边混,只能女装?!”陆亡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又刷新了一遍,这什么操作啊!

    “也不是必须吧,如果有其他伪装也不是不行,但这个方法是最稳妥的,至少如果今天教会不是做得那么绝的话,我也许还真可以一直隐藏下去吧。”古晓然叹了口气:“但总不能见死不救吧?虽然很无奈,但对付教会这群疯狂的魔物娘,只能以杀止杀了,身份暴露也无所谓了,关键是.......”

    “关键是你们聊天聊得太久了哦?虽然对于你们的无视,我们很生气呢,但是准备也差不多完成了,感到荣幸吧,教皇冕下的恩赐,接收到了啊!”安瑞莉拉和瓦尔基里的手心中,不知何时出现了半根羽毛,羽毛没入了她们的手心内,随后,两只魔物娘的气势暴涨起来,瓦尔基里变得沉稳,给人以牢不可破感;而安瑞莉拉则是变得飘忽而又神圣起来,虽然很违和,但一只魅魔的气质确实变成了不可亵玩一般。

    “教皇冕下说,你们两个都要呢,真是可惜,不过反正没人能过神明试炼的吧,也就是说~之后总归会是给我们的赏赐。”安瑞莉拉舔了舔嘴唇,这个反差般的举动让陆亡一寒:“瓦尔基里,事后我要那个新来的,古晓然就给你玩弄了,如何?”

    “无异议。”瓦尔基里的长枪发出了咯吱身,随后枪身打开,如同一件机械武器般,枪头飞快的旋转起来,而且枪身还因此伸长了一截,枪身环绕着紫色的电芒,一副很危险的样子。

    “你.......哈?”就因为那个舔舌头的动作和声音语气,给陆亡一种对面这只魅魔有点熟悉的感觉,虽然长相变了,身高也变了,但她应该就是安瑞莉拉吧!“你怎么恢.......会在这里?”

    差点脱口而出“恢复”二字,陆亡自己把自己吓出一身冷汗,因为看样子对方确实是不认识自己了,刚刚只是因为一时惊讶,想着教会中的一大boss就站在自己面前了,于是这话脱口而出,陆亡现在感觉有点懊恼。

    “哦?这位勇者你认识我么?奇怪了,我对你一点印象也没。”“自然,你见过的人那么多,我只是芸芸众生之一罢了,你比较耀眼么。”陆亡随口应付了一句。

    “不仅认识我,似乎还知道我的身份呢,奇怪了,我每次都有变装出门捕食才对,更何况。”魅魔微微一笑:“我见过的勇者,似乎全部在我的玩具房内了呢,那么你是从哪里来的呢?”

    “.......”陆亡一时尬在了原地,嘴欠没药治,早知道这样还和她废什么话,现在好了,这个问题难以解释了,不过大主教不愧是boss,所见勇者无人生还啊,不过玩具房是什么.......好吧猜也能猜到了。

    “不愿意说吗?”“呵呵,你说呢?”“那我就把你抓来,到床上审问吧。”“你确定你这是审问而不是.......罢了,不和没节操的魔物娘吐槽。”陆亡想到了莉莉娜的例子,便闭上嘴不吐槽了,因为就性别和节操值而言,他已经是输了一半了。

    “玉藻,你还好吗?”古晓然稍稍退后几步,将空中的十字架打碎,跑了过去抱起了虚弱的玉藻,陆亡伸出手给玉藻点了个体力恢复buff,再给古晓然刷了几个力量、敏捷祝福,随后退到古晓然边上低语道:“我分析一波,这边坦克已经残血了,主输出也不是全盛时期,缺adc(射手)缺ap(法师),没有足够远程火力压制,对方是双boss配置,近战远程双配,还带着个随机给buff的幕后boss,这样一看的话,我们的选择只有一个。”

    “殊死一搏,和她们拼了是么?”古晓然毫无惧色:“只求你能把玉藻安全的送出去,陆亡有这种勇者类技能吗?只要玉藻安全的出去,我这条命,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古晓然,不要这样,你死了,奴家也不会独活的.......”玉藻伸出了手抚摸着古晓然的脸庞,古晓然紧紧抓住了她的手,眼睛死死盯着玉藻的脸,仿佛要把她的样子刻入灵魂中一般:“别说傻话,魔物娘的寿命还很长,我死后会把契约共享的生命力还给你,到时候你可以带着我的一份好好的活下去,找到更强的勇者,为我报仇才对!”

    “我不要这样.......把这么沉重的负担丢给我,自己选择去死,古晓然,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狡猾呢......”泪水划过玉藻的脸庞:“不过我就喜欢你这样的狡猾.......”

    陆亡看着这一幕生离死别般的场景,满腹吐槽最后化为了一句mmp,最后还是选择破坏气氛道:

    “不对,我的意思是,你趁现在对方不进攻,静静装逼之时,赶紧溜,去找点救兵,比如警察什么的.......行吧这边叫做卫道士,我留下来殿后,如果你能联系上莉莉娜,那是再好不过了。”陆亡心里吐槽着这个世界怎么都是死脑筋,动不动就选择舍命,不知道生命诚可贵吗?不知道玩任何游戏,都有一个叫“撤退”的指令的吗?

    “那你.......”古晓然看着一脸淡然的陆亡,心头一热,他的理解中,陆亡的意思是要牺牲自己来给自己逃跑时间了,强忍住流泪的冲动,压低声音道:“我们只见过几面,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这本来与你无关的。”

    废话真多我擦,不知道多少角色都是死于话多啊!陆亡完全没有意识到这点,他已经把不死当成习惯了,下意识没站在古晓然的角度去换位思考,看着对面似乎快要完全吸收完能量,准备上来收人头了,急忙冲着古晓然说道:“哪那么多废话,你赶紧撤啊,什么见一面两面的,难不成病人第一次来我就不救了?再说了,你是勇者吧,你那么喜欢你的契约魔物娘,那就更不能这里玩完进女神反省会了,好吧我不废话了。”

    陆亡一个前踏,主动冲向了那边挂机许久,现在已经准备完毕的两只魔物娘,在风中留下一句:“顺便帮我照顾下莉莉丝~别让她乱来。”这样听上去像是遗言一样的话。

    古晓然不是死脑筋,他只能将陆亡的好意收下了:“陆亡,我此生一定会为你报仇的,玉藻我们走,至于那个叫做莉莉丝的魔物娘,我绝对会用生命去守护的.......”说着,转身不敢再看陆亡那边,生怕自己到时候被悲伤击垮,左手夹起玉藻小小的身体,右手一抹眼眶,正朝着反方向飞奔撤离,刚过了一个转角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