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49章 压制与被压制

时间:2017-11-26作者:小电流

    “好吧,既然你怀疑了.......玉藻醒醒,我们准备杀人灭口了。”古晓兰的神色突然变了,准确来说似乎是烟化了一般,她手上那把土黄色的巨剑消散,而后双手举起,将背后那把大剑缓缓拔出。

    那边呆立着的玉藻,眼神也一瞬间恢复了清明,她背后的尾巴,突然变成了9条,似乎是撤掉了所有的掩饰一般,散发出柔和的黄色光芒,一齐升到空中,张牙舞爪地挥舞着:“我早就说了瞒不住的么,也好,古晓兰,不,现在是古晓然想杀人灭口的话,正合我意呢。”

    如果瓦尔基里稍微活泼一点,她估计会大呼:“我擦这剧本怎么这么跳啊!怎么一眼不合就杀魔灭口,还有这就是女装大佬吧!”

    只不过虽然瓦尔基里没有吐槽,但神色却也凝重无比,从刚刚古晓兰拔出身后那把剑的那一刻,她,啊不,是他周身的气场一下子如同一个漩涡一般,将自己的体力和魔力疯狂地朝他手中的大剑吸入。

    “安瑞莉拉,还在看戏么。”瓦尔基里正色道。

    “女武神瓦尔基里也需要支援么?”安瑞莉拉笑嘻嘻地从旁边一处阴影中走出,不过双手处庞大的粉色能量团,证明她心中的思绪,并没有脸上表情那般的随意。

    “环斧,大山鸣动。”古晓然双手高举巨剑,以斧技模拟剑技,重重砍向了面前的大地上,大地爆碎开来,无数突刺从地面升起,裂缝向着瓦尔基里蔓延而去。

    “圣天突击。”瓦尔基里背后光翼一闪,身形化作一道光芒升上了天空,随后整个人和那杆枪融为一体般,被刺眼的光芒包围着,以洞穿一切的姿态,旋转着向地面的古晓然刺去。

    古晓兰缓缓举起巨剑横在头顶,似乎是打算硬解这一击。

    “愚蠢。”枪与剑身向相撞,巨大的“冲击力让古晓然整个人飞快得滑行着后退,双脚在平地上犁出两道深深的沟壑,甚至连鞋底都和地面擦出了火星,瓦尔基里冷漠的脸上,带着一丝嘲弄:“硬接这一招后,你还有多少力气呢?”

    古晓然呼吸急促,面色通红,双臂微微颤抖着,汗水不断从额头滴落,这幅窘迫的样子落在瓦尔基里眼中,更增添了她一击必杀的信心。

    “呵呵,骗你的。”古晓然嘴角微微上扬,低吟一声:“暴食。”

    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烟色巨剑的剑身微微一闪,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瓦尔基里感到一丝危险感,但已经来不及了,她发现自己手中的枪如同被粘在了巨剑身上一般,而自己的力量也在通过枪身不断流逝,再看古晓然,无论是魔力还是体力,都迅速得恢复着,连呼吸都变得平稳起来。

    不多久,后退的速度越来越缓慢,20秒左右后,古晓然后踏三步,这是他后退的最后距离了,他彻底地稳住了身形,体内又充满了无穷的力量,仿佛回到了开战前一般,状态全满。

    与之相对的,是半跪在地,手脚隐隐无力,身后光翼若隐若现,象征着她魔力也快要告窑的瓦尔基里。

    “将军了。”古晓然将烟色巨剑缓缓举起,如同一位行刑时的刽子手一般,把剑锋对准了半跪在地气喘吁吁的瓦尔基里,那如雪一般白的脖颈处:“死吧。”

    “和记载的一样,强行掠夺……是我大意了。”瓦尔基里看着远处想来救援,却被玉藻死死阻拦住的安瑞莉拉。

    “你这只狐狸可真讨魔厌啊,乖乖陷入梦境中不好吗?”安瑞莉拉语气看似轻松,但手里飞快凝结成的魔法不断飞向远处九条尾巴浮在空中,飞快击落一切魔法的玉藻,凸显她内心的焦躁。

    而玉藻这边则是很稳,虽然防御姿势一顿一顿的,像是掉帧了一般防御几次卡一下,被击中几下。这是由于安瑞莉拉的魔法中夹杂着心智类影响效果,但玉藻仅仅是一秒就能恢复,哪怕产生了漏防,她坚韧无比的身体直接接触攻击魔法也毫发无损。

    相反,安瑞莉拉却不敢靠近那九条尾巴的防守区,身为法系为主的魅魔,她没有信心能不受到攻击强突过去,而看玉藻身周被尾巴打出的坑坑洼洼,就知道挨一下到底有多疼了。

    面对刀刃临头,队友无能为力的绝境,瓦尔基里完全没有临死前的慌乱或者无助,眼神依旧淡漠,如同她才是那个即将夺人性命的胜利者一般,而口中说得,也只是描述着无谓的事实而已,没有什么遗言,也不嘲讽一下古晓然。

    “没有什么遗言么,那好,作恶多端的教会圣骑士团长,瓦尔基里,退治你的是,暴食勇者古晓然。”古晓然的剑缓缓下落……

    “噗嗤。”安瑞莉拉突然停止了攻击,看着远处即将被斩首的瓦尔基里,突然掩面而笑。

    “你笑什么,为同伴死了而高兴?哦对了,你们这群激进派根本没有同伴这种说法,那是为了竞争权利的对手死了而高兴?”玉藻皱着眉头嘲讽道,此时此刻,她实在是想不出安瑞莉拉的笑的含义,这边完全已经胜券在握了吧。

    “同伴?是啊,你确实得关心一下你的勇者呢。”安瑞莉拉指了指自己身后。

    顺着安瑞莉拉手指自己身后的方向看去,玉藻震惊地看见,一只洁白无瑕,如同完美的天工一般的手,从瓦尔基里头顶上一条裂缝中伸出,就是这样一只仿佛一碰就会碎的芊芊玉手,如同托起风中的一片落叶一般,轻轻地将掌心迎上了下落的巨剑剑刃……

    古晓兰的双手颤抖着,烟色的大剑顿在了空中,无论他怎么用力都无法再落下一寸,而剑身之下,那只手轻轻托住了那比手大不知多少倍的剑身,竟没有丝毫损伤。

    “重剑不开锋,是为了给敌人一线生机吗?”如同空谷幽兰般的声音,略带几分稚嫩感,从那道小小的裂缝中传出:“伤势这么快就痊愈了,你似乎是很强的一位勇者呢~”

    虽然这声音听上去,就会给人一种说话人是一位天真纯洁的少女的第一印象,但此时此刻,古晓然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因为声音的主人,他很熟悉,却又不能说熟悉,这正是教会中最可怕的人,在上一次战斗中时,连面都没露,隔空一击就带给他难以治愈的重伤的——教会的实质最高领导人,创建者,被誉为教皇的一只种族疑似是天翼族的魔物娘。

    “这一次可不会再大意了,既然触碰了我的剑,那我就要看看到底你有多少魔力!暴食!”古晓然一咬牙,手中的大剑再次爆发出烟芒,可以看到那只握着剑刃处的玉手上,不断有白色的能量通过剑身传达到古晓然的体内。

    这种乳白色的能量一入体,古晓然就感觉到了如同突破瓶颈一般的舒畅感,全身的力量与魔力融会贯通,就如同待在一处温室之中一般,让他产生了一种稍微休息一下也是可以的念头。

    眼前逐渐模糊了起来.......周围的场景仿佛回到了过去一般,那是他和玉藻在缔结契约的前一天晚上,在一间温馨的小房子内,玉藻缓缓解开了自己的衣带......

    “古晓然!”看见古晓然的眼神突然变得迷茫起来,玉藻心中暗道不妙,也不顾旁边随时可能偷袭的安瑞莉拉,小小的身子猛地一弹,冲向了古晓然,而安瑞莉拉不仅没有阻拦,反而还笑吟吟地稍稍让开了一步,任由玉藻前去支援。

    只见玉藻突然整个身体都化作了一道土黄色的光芒,笔直射入了古晓然的体内,而古晓然的眼前的幻境全部崩碎了开来,心智重新被牢牢守护住,随即不敢多想,急忙把体内那道作祟的白色能量通过大剑排出了体外,光芒重新回到了那只还握着剑的小手上消散开来。

    “心如磐石。”古晓然默念一句后,彻底驱散了脑中的朦胧感,化作土黄色的眼睛,目光灼灼地盯着那道裂缝中看去,仿佛想要透过裂缝看到其身后的魔物娘一般:“不愧是教皇。”

    “我的能量,不喜欢吗?明明接受的话,就能在幻境里好好享受才对,人类勇者喜欢接受痛苦的现实吗?真是奇怪的物种。”声音透露出深深的疑惑,随后便是一句让古晓然心中一凛的话:“呐,这么强的勇者到底还有多少力量没有用呢?干脆到我这边,和我好好地打一场吧,你或许有资格通过神明大人的考验吧。”

    “你休想!大地的力量!”古晓然与玉藻合为一体后,浑身的力量足以撼动大地,双手暴起青筋,死死地往后拔动大剑,剑身颤动起来,缓缓后撤,不仅如此,还把抓着的手给一同往后拉,露出了一截精致的手臂。

    “久闻教皇从不肯亲自露面,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么?我古晓然今天就要在这里将你退治!”古晓然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意图把那位缝隙后的魔物娘揪出来。

    手臂渐渐从缝隙中抽出,饶是如此,旁边站着的安瑞莉拉和体力稍稍回复的瓦尔基里也没有一点点上前帮忙或者阻止的意思,如同置身事外一般,索性坐在了边上的房屋残垣上,看着一场毫无华丽感的拔河比赛。

    “力量比我大呢.......”语气中丝毫没有抱怨和慌乱,倒是意外的夹杂着几分欣喜:“那试试这个呢?”

    洁白的玉臂被光芒包围,光芒顺着烟色剑身冲向了古晓然体内,只是一刹那,化作虚影的玉藻口吐鲜血从古晓然的身体里分离开来,而古晓然一瞬间丧失了大部分力量,一种前所未有的困倦感袭上心头,明明是那么紧要的关头,可他却没有一丝紧张感,眼皮变得沉重起来,就想好好睡一觉,什么也不想......他的身体缓缓被拖向了缝隙之中。

    “玉藻......快走......”古晓然狠狠一咬舌尖,鲜血的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也换回了他几分清新:“不要管我了,再不走,我们都会死在这里!”

    “奴家是你的契约魔物娘,早就有这样的觉悟了,一个人先走可是太狡猾了,既然要死,那也要给这位教皇留下点印象才对!”玉藻的尾巴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眼神充满了决绝,不顾鼻腔中缓缓流出的鲜血,想要积蓄起她最强的一击轰击。

    “滥用的力量危害无辜者,为神之侧,消除。”一根十字架项链从缝隙中飞到了玉藻的头顶,光芒从十字架项链中发出,处于光芒笼罩下的玉藻浑身无力,扑通一声跌倒在地,深深地疲惫充斥着全身。

    “谁来......救救古晓然。”玉藻伸出了无力的手臂,离古晓然是那么的遥远,一旁的瓦尔基里站起了身子,冲着玉藻的脖颈举起了枪尖:“审判时刻到了,罪人。”

    “玉藻......”“古晓然,下一世,我想和你静静地度过一生,好累啊......”玉藻缓缓闭起了眼睛,古晓然也无力地一笑:“当然好啊,我们来世再见吧。”说着,就想要魔力引爆自尽,古晓然知道,一旦自己落入了激进派手中,绝对是求死不得。

    “闪开!谁叫的外卖,啊呸,错了,是谁叫的医生?前面的,不许挡救护车的道!没看到我头上点了个急救灯吗?”在这无比绝望的时刻,远处传来一声渐渐清晰的喊声,以及一道以直线冲刺而来的光芒,哦,还有确实光芒的顶上,顶了个一闪一闪的光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