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48章 小规模战争

时间:2017-11-23作者:小电流

    “呜呜,妈妈~”“女儿别怕,我会保护你的。”角落里,一对拉米亚母女面对着面带残忍笑意。手上拿着一条布满倒刺的鞭子,身上白色的衣服染着斑驳鲜血的拉米亚娘,抱在一起绝望地发抖着。

    “真是弱小呢,这么弱,可真是丢了拉米亚一族的脸。”那条拉米亚娘举起了手上的鞭子:“愿神明宽恕你身为弱小者的罪恶。”

    “如果弱小是罪的话,那你可真是罪不可赦了。”下一刻,一道刀光从拉米亚娘的腰间闪过,鲜血激射而出,那只拉米亚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化,整个身体就和蛇尾分离了开来。

    鲜血洒了那对母女一声,小拉米亚之间吓晕过去了,而母亲也是面色苍白,一副作呕状。

    “抱歉,因为情况突然,所以不得已用了这种手段。”尸体倒下后,露出了后面拿着巨大的金色重剑,面色冷漠的古晓兰,喃喃自语道:“教会追到这边了么,调查能力可真是快啊。”

    她转眼看了下那边依旧不敢动的拉米亚母女,脸上挤出一个微笑:“没关系了,你们安全了。赶紧回去吧,千万别再出来了,现在外面很危险,如果有勇气的话,赶紧找个跑得快的通知一下红月的伯爵,她来了的话就没事了。”

    “多......多谢。”拉米亚母亲也不是糊涂的魔物娘,抱起吓晕的小拉米亚,飞快的跑远了。

    “古晓兰,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感觉到了两股强大的气息,其中一个还很熟悉,老仇人了。”玉藻从后面,以球形姿态滚了进来,随后尾巴展开,小脸严肃地看着同样表情不太自然的古晓兰:“现在你伤势恢复9成了,不如我们动用那招,将她们全部留下吧!追了这么久,不付出点代价可不行,一位大祭司,一位圣骑士团长的代价,足够让她们疼很久了。”

    “不行,还不能暴露我们的身份,万一那位教皇再次出手,我没把握再抗住她一击。”古晓兰说这话时脸色铁青,显然,她对那个所谓的“教皇”有着深深的忌惮:“更何况,教会的核心就是那位教皇,不如说只要她一天没有被打倒,教会就可以迅速再生,哪怕杀了这两人,对于庞大的教会而言,也不是什么很大的损失,甚至会让我们被那位教皇再次盯上。”

    “可恶,就这样当缩头乌龟么!”玉藻狠狠用拳头砸了一下旁边的墙壁,一瞬间她的整条手臂就没入了墙中。

    “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能救多少是多少吧。”“果然是我的古晓兰呢,我就说古晓兰不会见死不救的。”“别贫嘴了,赶紧动身吧。”

    ————

    “要么投降,要么死。”一位身材纤细的光精灵,用厌恶的眼神看着半跪在地面,被她用手中的细剑指着胸口心脏处的吸血姬:“多么肮脏的血液啊,但看在你能和我交手30回合的份上,接纳你也不是不可以。”

    “你休想!”那位吸血姬正是陆亡上次学校里那位第一个陆亡遇到的老师,此刻手脚被重伤的她已经失去了反抗之力,但眼神依旧是坚决的,她看向精灵的瞳孔渐渐变成了金色。

    “啧,魔眼?”精灵手上的细剑一挥,一副要刺瞎她双眼的架势。

    “霸王断山横斩!”一瞬间,场面就像是时间停止了一般,一道金色的波纹划过整条街道,而街道上那些正在虐待居民们的教会信徒们,身体全部划为了两段,尸体怦然倒地。

    “哦?来了么。”那位站在城门口,不屑地看着面前无数士兵打扮的魔物娘尸体的魅魔,正是大主教安瑞莉拉,就在属下一瞬间大批死亡的同时,和旁边的圣骑士团长身形高速移动起来:“找到你了,会是你吗?小勇者。”

    “片甲不留,哈哈~”玉藻笑着看着街道上除了渺渺几个由于趴在地上而幸免于难的居民们,以及旁边同样被拦腰截断的房子啊,路灯啊,墙壁等等,扇子一挥:“没有误伤吧。”

    “应该是没有,这群愚蠢的自大者果然没有让居民们站着和她们对话,也没有弯下腰杆的习惯,那我只能亲自动手教她们礼貌了。”古晓兰面无表情地开了个玩笑,随后走到了躺在地上惊魂未定的吸血姬教师面前,蹲了下来:“呐,没事吧?我这里有伤药,还有,为什么教会的人会突然入侵?”

    “我也......不知道.......多谢你了,你到底是.......”显然,对于这个陌生的魔物娘,哪怕是救命恩人,这位吸血姬也很警惕。

    “你们就当我是一名路过旅游的佣兵吧,教会是我的敌人,因此帮你们是应该的。还能走吗,赶紧带着那些还活着的魔物娘跑吧,等会儿这里就有大战了,我不一定能顾及你们。”

    “真是心急啊,不过不是等会儿,就是现在!”

    古晓兰的双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把土黄色的巨剑,头也不回地往背后一挡,巨大的剑身与一杆骑士突刺枪的枪尖相撞,激射出刺眼的火星。

    吸血姬见状挣扎着起身,随后急忙呼叫着周围的魔物娘们快速逃跑了:“大人小心啊,祝你击败这些恶徒。”

    “没想到如此强者竟然是个魔物娘,可惜了。”那位面无表情的,不知何时出现在古晓兰身后的圣骑士团长收回了长枪,默默退开两步,而虚空中打开了一个口子,一位身着暴露的,露脐露臂的牧师袍的安瑞莉拉从口子中钻了出来,站在了那位圣骑士团长的侧后方:“呐,你的契约勇者呢?”

    古晓兰眉头微皱:“我没有契约勇者,不如说根本不需要契约勇者的力量,打败你们也绰绰有余了。”

    “可......我们想要啊!瓦尔基里团长,你负责干掉他吧,我就先去附近找找看了。”安瑞莉拉朝着那位骑士团长点头示意后,缓步正要离开。

    “你休想再为所欲为了!”古晓兰自然不可能就这样放走这个可能会残害居民的危险人物,手上大剑一横,身形一弓,就要前踏阻拦。

    “你的对手,是我。”那位叫瓦尔基里的魔物娘开口了,伴随着一道刺眼的枪芒,古晓兰见状,只能无奈的收剑回防,一击横扫,将枪芒击溃:“玉藻,大祭司就交给你了!”

    “明白!”安瑞莉拉的脚下大地突然开裂了,她急忙飞到了空中,地下钻出了一个黄色的团子,激射向空中的安瑞莉拉:“吃我一拳!”

    “又是一只魔物娘么。”安瑞莉拉没有大意到硬接对方那看似很柔弱的小手,而是灵活的通过瞬移躲开了:“不可小觑呢,仅仅是7条尾巴,这一拳竟然让我感觉到了威胁,纯土系的狐狸娘么。”

    “啧啧,竟然躲过了。”玉藻缓缓落地,展开扇子挡住了自己的半边脸,不知何时,她背后的尾巴突然多了两条,她那对充满寒意的眼神看向了空中的安瑞莉拉:“看你还能躲几次。”

    “不过有一点令人在意呢,我可没有说过我是谁吧,你们为什么会认识我呢?大祭司的身份,哪怕在教会里,都只有狂信徒以上才会知道的哦?”安瑞莉拉眯起了眼睛:“还是说,你们以前和我交过手?让我想想,狐狸和一只未知魔物娘的组合.......”

    “那你就到棺材里好好想去吧!”玉藻的尾巴突然伸长,从四面八方袭向了安瑞莉拉:“月华,尾缚!”

    “区区尾巴也想抓住我?”安瑞莉拉从腰间抽出了一条刺鞭,随后狠狠抽向了袭来的尾巴。

    但想象中的尾巴断裂的场景并没有发生,反而是鞭子打在了尾巴上,如同打在了坚硬的石头上一般,擦出了一丝火星后被弹了开来,安瑞莉拉的表情不由得震惊起来:“什么?我的鞭子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啦,到冥界去慢慢思考吧!”玉藻的尾巴一瞬间束缚住了安瑞莉拉的全身,随后7条尾巴渐渐锁紧,如同铁环一般,有一种把她活活勒碎的架势。

    空中原本束手无策的安瑞莉拉突然轻笑起来:“可惜呢,小姑娘,这种暴力的方式,对于我而言,相性不怎么好呢。”说着,空中的安瑞莉拉化作了一根头发,缓缓飘落在地,而随后,无数个安瑞莉拉从街道死角里轻笑着出现,把玉藻包围了起来:“呐,现在到底是谁死呢?”

    “可恶.......”玉藻完全无法判断哪个才是真的,随意的尾巴挥击,换来的也只是打破一个个幻像的结局。

    “呵呵,不知道能困住她多久,真硬,完全破不了防啊。”安瑞莉拉缓缓从玉藻身边走过,而此时此刻,玉藻双目无神,呆呆站立在原地,显然是陷入了幻觉之中,就在刚才安瑞莉拉碰到她尾巴的瞬间,就借着接触媒介,对着玉藻使用了梦幻魔法,让她陷入幻觉,可哪怕如此,安瑞莉拉都发现自己没有任何手段能打得动这个已经无法反抗的敌人,鞭子打在她的头上,连一根毛发都打不下来,只得无奈作罢,绕开她去找勇者吧:“真是的,这种魔物娘怎么会跑到隐城来的,差点坏了我的计划。”

    “玉藻......”古晓兰注意到了玉藻的异常。

    “还有心思关心别人吗?”可是瓦尔基里暴风骤雨般的刺击,让古晓兰无从抽身,她狠狠地对着地板一踏,掀起了强大的冲击波,将地板都掀翻了,可瓦尔基里并没有预想中的退开,而是身上的铠甲猛地发出光芒,硬生生吸收了所有的冲击力,不仅如此她还反刺一枪,古晓兰急忙一个转身,这一枪刺在了她背后背着的,一直没有拔出的重剑上。

    没有碰撞声,也没有冲击力,这一枪的力量仿佛被吞噬了一般,枪尖静止在剑身上,瓦尔基里一瞬间感觉自己的力量透过长枪流失了一部分,这才飞快的抽枪后退,脸上冷漠的神情有了一丝波动:“这种诡异的吸收力,以及这把眼熟的大剑......你莫非是......暴食的勇者,古晓然,但......他应该是男性才对,你到底是谁?”

    听到这话的古晓兰突然收起了剑势,但在她面前的瓦尔基里,却在她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气势的酝酿,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感,仿佛她刚刚的一句话,触发了什么开关一般。

    古晓兰脸上浮现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这个笑容,让瓦尔基里不由得浑身一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