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最强勇者与魔物娘 第46章 终于是发挥了本职

时间:2017-11-22作者:小电流

    “啊......这......这些确实是通缉榜上的魔物娘,可......”拉米亚娘快哭了,吓得:“可我们这边没有那么多魔晶币支付您的报酬,能不能暂时先欠着,等红月的伯爵大人送这些人回去后,再付款给大人您?至于积分登记,我马上帮您弄。”

    也是,这种按照几十年堆积的案子,赏金不断提升,已经到了大约10万魔晶币的地步了。

    “莉莉娜?”陆亡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是她送犯人,后来一想也是,只有莉莉娜有这本事进出这边了,这样一看,她其实也是有活干的,而且还是挺危险的,自己似乎之前错怪她了?

    “红月的伯爵?”古晓兰思索了一下,点了点头:“没关系,我本来就不是为了魔晶币而这么做的,不用紧张么.......”

    “晓兰,我可是要说明一下,之前逃......赶路时,我们的路费可是全部花光光了哦,睡大街也就算了,可我现在超级想吃油炸豆腐,没有油炸豆腐吃我就要死了,要死了啊~”玉藻对古晓兰那种淡泊名利的态度,表示强烈抗议。

    “没关系,两位大人可以先住在这里,吃喝什么的我们管理员来帮你们解决。”“那有油炸豆腐吗?”“我马上去让厨房厨师做!”说着,拉米亚娘飞快滑动着蛇尾溜到了后面的房间内,待在这里压力太大了,光是那位看似很温和的女剑士,她身上不自觉散发的强大气势,就让她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然而对于没心没肺的陆亡而言,他对这位名叫古晓兰的,未知种族魔物娘女剑士的评价,除了强大,很强大以外,也就是:啊,长得一副清秀的好面孔,烟长直的属性也很棒,身材也匀称高挑,只可惜,貌似是个飞机场啊.......

    “这位不知名的勇者小哥,你是从哪里来的啊,还是原本就住在这边呢?你身上有很熟悉的味道哦~”性格活泼的玉藻把注意力放在了边上尬站着的陆亡和莉莉丝身上,轻笑一声道:“这位是你的契约魔物娘吧?真小。”

    “我也是意外到这边的。”陆亡按住了莉莉丝由于玉藻调侃她小,而因此炸毛的脑袋,心里吐槽一句你也不是一样的小吗:“刚来不久,至于熟悉的味道,抱歉,我不是油炸豆腐。”这句话有点帮莉莉丝讽回去的意味了。

    “不是指油炸豆腐的味道啦,我是指你是不是认识一位强大的吸血姬.......”

    “玉藻!”古晓兰皱了皱眉眉头,轻喝一声制止了她接下去要说的话,玉藻听见后不满的吐了吐舌头:“晓兰不让我问下去了呢,抱歉~”

    “强大的吸血姬?”陆亡思索了下,印象中符合这个形象的也就莉莉娜和赛菲娜了,等等.......狐狸娘,和一名未知种族的女剑士.......

    这座城真小啊!陆亡背后滑落了一滴冷汗,这该不会就是打伤莉莉娜的那两位大佬吧,果然是大佬,不对,自己慌什么,她们肯定不认识自己啊,而且对自己也不是很感“性”趣的样子。

    “抱歉,我的搭档就喜欢乱问奇怪的问题。”古晓兰稍稍点头表示歉意后,看向了陆亡:“不知这位勇者师从何处?我能感觉到,你的与众不同,来到这座著名的无管理的隐城,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与众不同?比如.......我其实是个牧师?”陆亡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评价:“难言之隐么.......那可真是难言啊,而且一言难尽了。”

    陆亡没有说下去,是啊,地球穿越到异世界,练完牧师号遇到神仙打架,再穿越,一手螺旋空降,4小时内完成契约,一天内遭遇夜袭等等.......这种奇葩的事情,老夫着实是说不出口,而且也是一言难尽啊......啊嘞,我好像一言说尽了?

    “听你们的语气,似乎来这边也是有很深的故事的?你受伤了吧,我倒是挺好奇谁能让你伤成这样。”陆亡这话一出口,古晓兰的脸色一下子变了,而玉藻脸上的微笑也一瞬间化作了严肃,气氛一下子变得凝固了起来,空气中充满的肃杀感,让莉莉丝瑟瑟发抖,伴随着一声盘子落地的碎裂声,一切一瞬间恢复了原状。

    “呜.......”是那只拉米亚娘端着油炸豆腐走出门,一下子被气势吓得连盘子都没拿稳。

    “可惜了,这么香的一盘油炸豆腐.......3秒守则!”玉藻扑了过去,捡起了地上的油炸豆腐,风卷残云般的塞在了小嘴里:“唔姆,复活了.......”

    “唉......”看着玉藻的表现,古晓兰一瞬间撤掉了气势,不如说是一瞬间没了战意:“是我太紧张了,要是你是敌人,早应该偷袭了而不是给我们警示吧,我很好奇你怎么看出来我身上有伤势的?”

    “因为我是牧师.......”陆亡表示治病救人救多了,这就成了一种直感般的意识,他通过呼吸,体内魔力的流动,以及气色感知,就能判断出对方是否有伤势:“那么,需要我为你治疗一下吗?”

    “治疗么?呵呵.......”古晓兰苦笑一声,没有推辞也没有答应。

    “那我就默认你答应了哦,治疗费先欠着好了,神明创造了人类,给了他们生存的权利与机会,而我们,追求着的是使自己能活下去的力量,其名曰,圣光的再造。”陆亡闭上眼睛,双手飞快地在空中书写着复杂了魔力构筑式,过了大约5分钟,一个玄奥复杂的,足足有一平方米大小的法阵浮现在空中:“这才是真正的再造之光,从彼岸救赎之光,只可惜发动的时间长了点,过程复杂了点,去.......”

    “晓兰!”玉藻一下子收起了扇子。

    “别紧张玉藻,我没感觉到这股力量有敌意,不如试试看吧。”古晓兰阻拦了玉藻想要用技能的手势,随后任由那个法阵与自己的身体融合,随即,她的身体散发出了淡淡的光芒。

    “魔力构筑,魔力链接,调和开始.......”陆亡闭上眼睛,此时此刻,他的眼中,是古晓兰体内的魔力和血液,肌肉构筑,而那些暗伤和隐痕,都在他的魔法感知下暴露无遗。

    “魔力,治疗。”陆亡引导着光系治愈的魔力通向了一个内部伤势,将淤血疏通后,驱散掉了伤口上附着的使伤势无法愈合的魔力,迅速修复了那边的组织,之后就是下一个.......

    15分钟后,陆亡长舒一口气,意识回归了,而那个硕大的光系魔法阵,也缓缓淡化消散了,古晓兰也随即睁开了眼睛,这一次,她的眼神中充满了不敢置信,以及对陆亡深深的感激:“这位勇者,你的神奇的力量真是令在下佩服,在下不知到底如何报答才能回报您的治疗之恩情。”

    “你这真是言重了,况且我不是也没能完全治好不是吗?你最关键的那个伤势,我最后还是没能化解上面的力量。”陆亡说这话时也有点落寞,他第一次对于自己的治疗技术感受到了挫败,因为在古晓兰的左肩部确实有一个暗伤阻碍了她的一条魔力回路运转,但陆亡无论如何就是没法拔出上面那股看上去同样是光系的力量,那种光系的力量简直是闻所未闻,明明是光,可给陆亡的感觉,却又完全不是光......怎么说呢.......甚至是陆亡想亲自用精神力和那道能量较劲时,一瞬间精神就开始恍惚起来,差点让魔法崩溃,幸亏陆亡撤的快,一瞬间又恢复了清明,不然精神力溃散导致施法失败,魔法反噬可不是闹着玩的。

    总之,陆亡也没法解释,只能推给也许是这个世界的神秘力量吧?不管怎么说,总之治疗也不是很成功,哪怕是后续跟进治疗,陆亡也觉得自己奈何不了那股力量。

    “没关系,那个伤是特殊的,治不好也是预料之中,习惯了也就无所谓了,不过能治好其他伤势,可着实在我的预料之外,毕竟我见过很多的治疗技能,没有一种对我的伤势有那么显著的治疗效果。现在,我的实力至少能恢复到9成,这就已经足够了,我很久都没有感觉力量用得如此舒畅了啊,原本来这边的目的就是为了养伤,还怕时间不够呢。实不相瞒,我们现在确实处于被追杀的状态,不过实力恢复的现在可就不一样了.......因此可谓是化解了我们的一大难题啊。真不知该怎么谢你了。”不仅仅是古晓兰,连玉藻似乎都能感知到古晓兰的恢复,神色也是一副很激动的样子。

    “哪里哪里,我是牧师么,治病是本行,应该的应该的......”“那么玉藻,我们差不多又该启程了,这位勇者,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抱歉,还没自我介绍过,我叫陆亡,她叫莉莉丝。”

    莉莉丝不满的冲着玉藻吐了吐舌头,躲到了陆亡身后。

    “是吗,那么陆亡,我们大约明日就要启程了,我相信我们以后还会相见的,再更宽阔的天地中再回报你吧,至于医疗费,等我赚了钱,到时一定全部奉送。”古晓兰点点头,见陆亡是真的不在乎立刻的回报,也不再强求了。

    于是陆亡见似乎没什么别的好聊的了,他婉拒了对方想与自己彻夜喝酒的邀请,便带着由于感觉无趣而情绪低落的莉莉丝回到了家中。

    见到莉莉娜该怎么说呢.......啊,我今天看见上次在城门揍你的两只魔物娘了,还帮她们中的一个治疗了伤势呢~我们似乎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你说......我真这么汇报的话,莉莉娜会不会打死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