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细菌美食 第一百一十一章该走的走该留的留

时间:2018-10-09作者:一笑夕风

    天澜知道作秀是不起作用的,祈求同(情qing)也是不可能的,但她还是要做,做给别人看。而面前的这个小男人,对她而言,那就是世界之巅,她只敢仰望,不敢亵渎。

    “四大超级势力、八大至尊的阵容,我们都以为可以改变很多事实。所以,我们做了,我不后悔,我也愿意承担后果。

    我不想我的错误,毁掉澜溪阁无数女人的一生,所以我希望您给我一个挽救澜溪阁的机会”天澜跪着,(挺ting)直着腰肢,仰视着转(身shen)过来看着自己的陆秋的星眸,平缓的说。

    “(身shen)为女人,生活本就不易;(身shen)在武力为尊的世界,你们多是可怜之人,所以我不愿意为难女人。

    而这,也是我最后的仁慈。”陆秋淡淡的说道。

    天澜心里已有准备,但事实还是如此发生,她还是有些无法面对今后的事实。努力在心里挣扎了一下,天澜强行压着自己的眼泪问道“难道在您这里,星耀至尊也无用处吗”

    这个时候,来了三个压着一队女人过来的年轻男(性xing),也正好看到、听到了这一幕。

    对于这种毛毛躁躁的人,没多少人喜欢,特别是(身shen)处此般(情qing)景之中的陆秋。

    “能够在泥沼之中挣扎求生上岸的人,特别是女人,有着屹立一方天地顶端的实力的女人,用起来很顺手。

    可惜,你的心不在我这,也不在你那,你早已死了”陆秋转(身shen)而去的路上,传音于天澜脑海。

    那黑龙帝国的二皇子((舔tian)tian)着脸跟了几步,但却被陆秋无视,也便没再跟上去,换上一副求贤若渴、彬彬有礼的模样来到了双目茫然看荷叶的天澜面前。

    “我是来自黑龙帝国的二皇子,姜尚。天澜至尊,我以黑龙帝国继承人的(身shen)份,请求你做我的护道者,我姜尚发誓,定不负你澜溪阁”姜尚信誓旦旦的说,但始终都没弯下他的腰,也没蹲下去说,派头到是(挺ting)足的。

    天澜至尊瞥了眼这人,没垮下去的双肩彻底垮下,双臂无力的吊着,腰肢软下,清泪哗哗而落,没有抽泣,只有眼泪。

    “看来那边传来的消息没错,澜溪阁、张氏即将面临陆式分支联合迦叶圣地的吞并,现在我的出手,无异于解救澜溪阁于水火之中

    掌控下澜溪阁,又有一位星耀至尊的帮助,打野何愁不成”心里想的很好,非常好,这在不知不觉之中,让这位精明的黑龙皇子渐渐被**吞噬。

    随之,在姜尚即将开口之际,直接被石茧部丢了出去。

    “星耀至尊再落魄,也不是你们这些凡人能够侮辱的”石茧哼哼干完正事,看了天澜几眼,没入水中不见,积极改造建筑设施,可不敢再被警告。

    天澜一个人默默流泪了半个多小时,转(身shen)对着石狮子方向重重磕了头,离去。

    离去的天澜至尊,第一时间回到澜溪阁,第一时间下令所有人离开。之后,留下的,她亲自带着往荒域之城而来。

    安顿好澜溪阁的火种,天澜只(身shen)一人进了荒域,从此消失于人类的视野。

    对症下厨在这一段时间里,接待了好几批客人,也由店长杜琉、老员外、柳糖三人一起,接下了一批批订单。

    杜璃这些天里,都是躲着陆秋的,不敢面对。若单单是因为交易的事,杜璃还不至于如此心虚胆怯。

    但让她跌落深渊的,还是应为那对脑子有洞的母女,以及那脑子发烧的二皇子姜尚。

    被丢出去之后,姜尚先是恼怒,而后选择臣服于现实,之后再次堵门,堵的就是杜璃。

    二皇子知道杜璃穷凶极恶的一面,所以有恃无恐,夹持着那对母女,大庭广众之下许诺一定让其偿还欠杜璃的两个亿。

    那对母女也很配合,所以演出的效果很不错。所以,得寸进尺的母女两,事先串通了那位服务于诸葛氏的星耀大能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不然不能服众,理由牵强。故补充,星耀大能是母女两睡服的。,来强行和对症下厨的杜璃产生关系。

    方法,还是用的两个亿。

    杜璃看着这一出接一出的好戏,差点就答应了,好在老员外在旁边。老员外打断之后,立即血腥的清理现场,之后立即向上级汇报(情qing)况,一点没隐瞒。

    这一下,杜璃就惨了

    首先,陆秋没收了杜璃小金库,之后拉着她陪练。几天下来,杜璃憔悴了许多,也老实了许多,更不敢向从前一样一有进步就向陆秋发起挑战。

    终于被解放的杜璃,不敢跑远,也不敢到处晃悠,基本上都在屋子内修炼,挤出来的时间或是用去去泡温泉,或是用来蹲守厨房,很虚,非常虚,虚得一批

    陆秋这几天里,除了调教杜璃,便是在现实之中尝试噬(肉rou)菌细菌美食的制作和实验。之外的时间,陆秋也是泡澡加修炼、看书、看记忆。

    今天,陆秋终于解脱出来,强行的,因为他发现酒魅不见了,无论如何也联系不上。放大胆子闯进酒魅的房间,陆秋却看到了整整齐齐的遗物。

    酒魅走了,很突然,很悄然,陆秋有点猝不及防。而且,她去的地方太特别,高科技都不好使,系统那留的手脚也便没了用出。

    “以这几天她的出格行为来看,她可能出事了。看来这一次,我相信她,错了”看到空间戒指里的一堆手写的信,陆秋满心的无奈。

    “系统,天上你要几级才能管上事”陆秋走出了酒魅的房间,飞上屋顶,靠着龙头飞檐而卧。

    “宿主,现在你知道你的前(身shen)了,不,前前(身shen),有何感想”系统最好奇和最在意的还是陆秋接下来的选择,因为这关乎着彼此的根本利益。

    陆秋心里很乱,有点动摇坚持现在的自己的信念了,一时之间哪想搭理如此没人(性xing)的系统。

    之后,陆秋在思考人生,系统就不计较能量损失的话痨,变着法的打扰陆秋,因为它急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