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细菌美食 第七十二章 真真是在卖命的陆秋(一)

时间:2018-10-02作者:一笑夕风

    如何?

    全程,陆秋都是下意识夹着腿看的,他心里会如何?

    倒是熊大,一副笑嘻嘻的模样,似乎是要表达无所的情绪,也似乎表达着一些莫名的兴奋感。

    “以后提前知会一声,你这台震撼,我怕我的心脏受伤!”陆秋扬起嘴角悠悠而笑,起身看向不紧不慢而来的女官婉玉一行。

    “陆秋小老板你好,婉玉前来取约定的细菌美食。”婉玉微微一福,温婉可人,笑魇如花说着。

    陆秋点了点头,给她指了指门匾上高高挂着的小小广告板。然后,转身关门。

    嘭一声,闪身而上的婉玉被夹住了伸进去的右大腿。

    原本呢,婉玉本就是心里有愧,不,明白说她有愧于女皇帝,没抓住这场博弈的主动权,有些羞。

    现在,为弥补愧疚,心一急便冲动了,尴尬的被男孩夹了大腿,那种羞羞感一下变成另一种比较大众的羞羞感。

    “你们姐弟俩总是不按套路出牌,一个喜欢脑袋被门夹,一个喜欢大长腿被门夹,我该说一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吗?”陆秋挑着剑眉开了门,化解了婉玉的尴尬。

    婉玉愣愣看了看陆秋,仿佛第一次认识陆秋一样,像一个男人给她感觉的那样。

    朱唇撇了撇,浮现女儿态的婉玉一小步跃过门槛道:“不提程卓,我们该提的是约定的事。”

    “没心情。熊大,送客!”陆秋扬着嘴角凝视婉玉三秒,直接撵人。

    “这小混蛋怎么和程卓一副德行,到底谁和谁才是一家人!”看着嘭一声关上的门,婉玉心里气愤。不过,她也从陆秋的眼神里得到回复,回去也好有个交代。

    解决掉一批麻烦,心情好了一些。之后,他在厨房研究精华版细菌美食,熊大负责晚餐,也就是一贯的烧烤。

    等陆秋被叫去服侍酒魅,主要工作还是投食、相对的那个全身按摩,他又吃上了熊大爪子。

    酒魅似乎心情很不好,陆秋想不通所以不敢违背,只能顺着酒魅的性情。

    ……

    “没过去一天呢,怎么就急着呼唤我了?不对,他们在对症下厨受挫了!不能去,那是一条死路!”王上一边与帮派小弟吃喝,一边想着事。

    定好计划,王上不得不掏出所有积蓄,买来生肌丹等丹药服下。等恢复了个大概,王上便开始计划脱身。

    “小五,看你挺机灵的,干事也踏实,这次堂主人选非你莫属了!”说话的王上搂着小弟小五,有点怅然若失的样子。

    小五见堂主闷闷不乐,立即献殷勤道:“堂主,您这是~要升迁了?”

    啪一声拍了小五的后脑勺一下,王上呵呵一笑,从怀里取出黑衣人给他的令牌,一副依依不舍的模样严肃说:“小五,这里是我的根基,尽管我上任管事,但那里更加血腥残酷,你得把我的根守住啊!拿着,如有紧急之事,立即联系我。”

    小五感动得涕泪横流,抹都抹不过来的跪在王上面前磕得头破血流道:“堂主,不,管事大人,您放心,小五与圭堂誓死共存亡!”

    “哎,别说的这么悲戚,咱们只要小心做事,荣华富贵、修炼资源一样不会少,不一定会落得凄惨下场。

    起来吧,时间差不多了,我该走了,别送!”扶起小五,双眼湿润的王上拐个弯出了圭堂,消失在人海。

    “哼,也不枉我老五的煞费苦心,现在终于得到回报了!哈哈哈,堂主还是年轻啊,天赋也好,以后还得加大力度抱紧大腿啊,要不就得不偿失了!不过现在嘛,是时候去庆祝一番了!哈哈哈~!”老五觉得自己的人生巅峰来了,笑得像一个傻子。

    另一边,改头换面,全身的那种的王上,偷偷看了看金煌煌门匾上的小广告板,叹息无限:“哎,算了,人生哪有那么多的如意!”

    最后再看了一眼对症下厨,王上随路人而去,等黑衣人发现令牌已经易主的时候,王上已经离开春雪之都,去往了心焱至尊遗迹的路上。

    第二天,对症下厨如常开业,不过这一天又出了新版本细菌美食,印证了食客‘对症下厨心情不好,都是在为新细菌美食苦恼。’的想法。

    “今天大家都来的挺早啊,就没人怀疑过?”老员外抱着奴奴理直气壮的插队,站最前边。

    尽管老员外和后边来的屠苏爷爷做的都不对,但他们都有这个资格,没人会说多余的话。不过,奴奴可不能就这么放任,所以习惯的去卖萌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挽回一些她在乎的事。

    “嗯,大脑斧可大了,三五个壮汉也打过呢,还好我爷爷~还有屠苏爷爷及时雨一般赶到了!”奴奴坐在老员外的肩膀上,用可爱的小样夸张的比划着。

    “这么大呀,后来怎么样了?”没人说自己的猜测和想法,专心的顺着小奴奴的表演。

    “你们猜怎么着?哈哈哈,哥哥姐姐你们一定想不到,大脑斧看到我爷爷和屠苏爷爷,大吃一惊,然后调头便跑,冲下山坡的时候一头撞在石头上撞死了,好可怜的!

    嗯,偷偷告诉你们哟,大脑斧其实早已得了脑疾,所以想着为生养它的天地发挥一点余热,为军粮不多的常胜神策军送菜来了!”奴奴比划玩,翘着二郎腿,小手抱在胸前,微微仰着小脑袋,享受着大家的掌声。

    啪~!

    “爷爷,你为什么打我!”吸着十指的屠苏里,被他家老爷子恨铁不成钢的打了后脑勺,眼睛红红的,很是委屈的样子。

    老爷子哼一声,又是一巴掌,还送上了虎目。

    嘴瘪嘴瘪的屠苏里有苦不敢说,委屈极了!

    吱呀~!

    门开了,像语言的那样,陆秋让酒魅挂了精华版长生细菌美食的小广告板。

    “嘶~十万!嘶~竟然可以延年益寿!嘶~吃一份年轻一个月?上限三年?嘶~恐怖如斯!”一个个食客倒吸着一口凉气,瞪大着眼睛看陆秋扬着嘴角的笑脸,一副‘您真真是在卖命啊!’的吃惊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