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细菌美食 第三十九章 酒魅定性攻守权

时间:2018-09-08作者:一笑夕风

    老将军张冲上门为生死兄弟的将士们拜得一份升级版战斗套餐细菌美食的事,很快就传开了?

    不,这是顺带的,作为谈论对症下厨那只口吐人言残疾看门‘狗熊’的绿叶。对于生活在春雪之都的一些人来说,这种刺激的事才能引起他们的兴趣,保家卫国什么的,他们早就听腻歪了,谁都会顺嘴一说,然后把祖辈的血淋淋战绩抬出来堵嘴。

    当然,老将军张冲能够拜得那么神秘的对症下厨允诺,还是让人刮目相看的,特别是那些无所事事又心中拥有大抱负的富家子。

    而对于普通人或者相对平凡的星使来说,这已经足够他们仰望,毕竟他们买一份细菌美食都要勒紧裤腰带。

    除却他们,暗地里,老将军张冲的行为,真的掀起了惊涛骇浪。

    于是,老将军张冲没走多久,女官婉玉便来了,打着确认对症下厨今天歇业的遮阳伞,然后敲响门与门内说了一些大家都听得到、听得懂的话,离去。

    就这样,一波晚饭时间过去,老将军张冲的事没多少有兴趣了,基本上一开口就来‘虎躯一震,万里皆伏!’的口号,生怕自己不能引起注意似的,然后开始各种假设、推论。

    于是,熊二自己都不知的情况下,已经已风卷残云的趋势成了春雪之都的一大风景。

    外界如何塑造、吹捧熊二的强大,以此来把对症下厨推上云端,那是外界的事。而对症下厨里,熊大、熊二和半个陆秋正小心翼翼为活命而奋斗。

    陆秋对细菌星力丝的研究告了一个段落,之后在吃晚餐的时间借着把酒魅按摩舒服了的机会,问了有关识海防护的法诀。

    一开始感觉到小少爷的犹豫之情,酒魅心里有些小忐忑,害怕自己做的过了,惹得自家小少爷逆反。

    可是,等她听到陆秋话语的时候,心花怒放。

    这意味着什么,聪明如酒魅,她明白,这意味着小少爷阴差阳错的站在了自己一边,是伙伴,是生死相依的同袍。

    “等一会儿药浴,我亲自传你法诀。熊二,装满。”酒魅看起来冷冰冰的,女神范妥妥的,每人敢违背。

    趴在地上疯狂怼盆里烤肉的熊二一听,顿时食欲大涨,怼像癫狂得如饿极了的二哈。

    陆秋想笑又哀伤,但这不是他能控制的,只能被动‘享受’。

    入夜,陆秋光溜溜端坐浴缸里,特大号的,成太极状。红绿两种药液放满阴阳鱼两个槽,酒魅让熊大到门口守着,自己毫不在意自家小少爷的惊恐目光,随手脱掉懒散穿着的长外衣,进了浴缸坐陆秋对面。

    陆秋十分窘迫,心里便特复杂,完不知道怎么应对。其实酒魅心里也不好受,也很矛盾。毕竟,自己扮演者动彻便要杀人的角色,还要在心里演一个温柔的角色,很难平衡,就难眠出错。

    于是,发现小少爷变化极大的酒魅,就豁出去来了一出‘鸳鸯浴’。

    一来,可以与自家小少爷一起结成阴阳环心结,用阴阳逆转的形式,阻隔外人的窥探。而自己,则可以占着修为高占据主导地位,拥有负责管理双方识海的权力。

    二来,酒魅觉得自己这两天有点太伤小少爷的心了,想发点福利安慰一下,她们过去也会有,但位置调换了,也没这么露骨。

    扑鼻的清香,暖暖又痒痒的气息,特别的撩陆秋的神经。除此,那近在咫尺一双眼睛都装不下的规模,让陆秋心里窘迫极了。

    “把手放于我的手心。”酒魅也很紧张,毕竟这以前偷偷想过的事,第一次付诸实际行动还是很~激动的。

    之后,陆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程很乖巧也很听话的任由酒魅摆布,而脑海里的藏心海(心思生灭之处)也迷迷糊糊多了一个忽明忽暗的‘环心结’。

    要缔结阴阳环心结,需要两者心意相通,彼此信任,最后一吻定心。当然,那是夫妻款的。

    而情侣款的,要求只要心意不排斥、彼此爱慕,然后彼此十指紧扣,放开识海运转阴阳环心诀即可。

    而酒魅选择的~是另外一款,叫情人结,是以一方主,一方受的款式,简单得多,很适合她和现在的小少爷。

    酒魅主导之后,在彼此识海的藏心海结下环心结,便完成了这个陆秋前一世开发出来的特殊阴阳环心结仪式。

    做完缔结,酒魅揽过自家小少爷的头,捧着脑子一片空白的陆秋发烫的小白脸,忐忑定情一吻眉心。

    “好了,仪式完成。现在,我把法诀传授于你。”酒魅极力的压制着自己怦怦跳的心脏,玉指点于陆秋眉心,把法诀传导到陆秋藏心海。

    哗啦啦~酒魅的起身掀起了清澈见底的温水,迈开大长腿出了浴缸。

    陆秋鼻血止不住的流,因为不受控制的看到了太多风光。

    酒魅心里窘迫得要死,但还是极力掩饰,释放出杀气,吓得还处于被迷惑状态的陆秋一个激灵,一下子啥都明白了。

    醒过来的陆秋张了张嘴,定情看着酒魅的冷艳俏脸。好一会儿,陆秋才问了出来:“我的潜意识里,或者说灵魂,完不排斥姐你的行为。姐,如果你觉得什么时候可以告诉我一些东西,我愿意聆听,以陆秋的身份。”

    闻言,酒魅皱起了秀眉,一边在为小少爷的警觉性感叹,一边在挣扎是否捅破隔着彼此的女墙。

    最终,在对视孩之中冷冷一哼的酒魅,披上衣服飒然而去。

    “哎,看来拉拢盟友的计划破产了,是我太心急了啊!不过,总算有一个好的开头了。”酒魅愤恨的离开,给了陆秋希望的同时,又把他脑子搅浑了,无法理出彼此‘混乱’关系的线头。

    不过,这总算有了一个好的苗头,从迷惑状态摆脱出来的陆秋心里还是有些开心的。

    不管再怎么说,一位真神女对自己‘相爱相杀’,很是刺激的,对于十分孤独的陆秋,过对女神的yy之情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门外,熊大在恭恭敬敬目送一脸杀气的酒魅离开之后,小心的问了一下里边的情况,然后就被陆秋打发走了。

    …

    “周志凯,别给我狡辩我亲眼所见之事。哼,有本事做,就要有本事抗!”朱总旗今天过来,是觉得自己突然被兄弟的背后话说得良心发现了,故偷偷过来看看章安夫妇俩留下的孤女。

    可结果,他却看到周志凯一家正把哭得枯瘦的小女孩往门外带。所以,计划破产的朱总旗很不爽。

    有心解释却遭到质疑,还伤害了孩子的心,老婆的心,周志凯觉得自己的懦弱该死,也为自己的运气气愤。

    可是,既然发生了,他身为一家之主只能站出来:“朱斌,我们本是同一期同学啊!哎,你现在有靠山,我也有后台了,咱们最好彼此作罢,这后果可不是咱们能承受的。”

    话罢,周志凯便一左一右抱上两个女儿,一个是老婆死认的,与满心骄傲的老婆回了家。朱斌是个聪明人,胆子也有点大,但他还没勇气得罪对症下厨。

    特别是军中再传的看门狗熊至尊星耀修的事,更是吓得他麻溜的走人,心里也想着要尽可能减少与周志凯的撞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