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细菌美食 第六章绑架

时间:2018-09-03作者:一笑夕风

    此次与默默旁观而不自我介绍的竹做细菌美食,陆秋显得有点激动,很难压抑住要给挚友展示绝活来炫耀的感觉。

    十指吐丝结网,将嗜酸乳酸杆菌、双歧杆菌等一应捕捉,随后收网,调节星力丝的吸附性,把不需要的细菌过滤掉,最终得到一小团喝饱了陆秋特殊星力的两种细菌。

    将之放入试管封存好,陆秋又开始十指吐丝,把此处水潭里的嗜酸乳酸杆菌、双歧杆菌捕捞了个七七八八,留下小部分繁衍。

    留下两份,陆秋取出自己从坏掉的苹果酒、含糖的果汁及蜂蜜中提取出来的运动发酵单胞菌(z.molis),将之注入一阶星兽境界的翠竹里。

    z.molis属革兰氏阴性细菌,微好氧生长。它是唯一一种通过ed代谢途径将葡萄糖和果糖转化为乙醇的细菌。因其丙酮酸脱羧酶和乙醇脱氢酶基因能够高效表达,乙醇发酵能力非常突出。

    除此,z molis生长的营养需求相对简单,这就使得陆秋不得不选择它来酿酒了。

    给翠竹注入一些葡萄糖之后,陆秋又陆续在这一片竹林筛选出一阶星兽境界的翠竹种运动发酵单胞菌,并注入一些葡萄糖营养液。

    “要马上喝到竹酒,得等一个星期了,哎!”忙活完了,陆秋有些小沮丧。

    竹虽然很想看到小少爷的不同神态,却不太愿意小少爷为此叹气,更不愿意为千年以来的第一次见面留下遗憾。

    “秋,一个星期时间是在翠竹生长吗?”竹起身利于自家小少爷身后,悠悠然道。

    名,这是在异世界第一次被其他人这么直呼,但陆秋只疑惑了半秒便欣然接受了竹的亲昵称呼:“是这样,你有办法?”

    看着小少爷扬起双眼里的期待之色,竹莞尔,随之素手一挥,代表生命之力翠绿色星力淹没了一片翠竹。

    有竹的出手,只见一阶的翠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节节拔高!

    竹掌握的道法乃是晚秋之道,属于最顶尖的道法之一。所以,竹的给以翠竹的生命之力是‘毒奶’。

    于是,生命力只有百十年的一阶翠竹,有几株比较老的很快就飘零了枯叶。

    陆秋看着这一切有点小惊讶,更多的却是惊喜。竹当然也很开心,但对同类的遭遇还是抱有了同情心,于是给翠竹提升了一阶,并把此地圈成了自己小少爷和自己的秘密竹园。

    取出针筒,陆秋狠狠的扎进了翠竹竹节里,把里边的竹酒抽出大半,只留一些做翠竹的补偿。

    有了一大针筒竹酒,陆秋开心的像个阔绰的孩子,立即给竹挤了一盏送上:“尝尝!”

    看着那宛若星河一般美丽的竹酒,闻着那无比勾引唾液腺的清香,竹咕噜咽下一口唾液,仰头干了。

    一口下肚,竹晶莹的皮肤速起红霞,娇艳欲滴,上眼皮、睫毛都在颤抖,很快的娇躯也止不住的颤抖。

    啊~止不住呻吟一声,吐出一口热气,竹媚眼万般风情的把酒盏举到了小少爷面前。

    看着竹的表现,陆秋很满意自己作品,斟酒就更加开心了。

    竹很享受自家小少爷的热情,很享受自家小少爷的竹酒,一点不在乎自己的表象。

    陆秋也很享受这种殊荣,于是,等他回过神的时候,手里的针筒已经一滴不剩。

    “你的修为很高,但喝多了也不好,暂且这样吧!”说着,陆秋有取了一支针筒给竹,一起把成熟的竹酒抽出,存到冷藏酒器里。

    “那个~你修为这么高,为什么要选择跟着我?”陆秋冷静下来之后,还是对此次的际遇有点恍惚。

    竹往冷藏酒器里挤着竹酒道:“嗯~咱们投缘!”

    竹是一本正经的说的,陆秋却听得有些无奈:“好吧,那就感谢缘分吧!不过,以后你要是想离开了,给我打个招呼就行。”

    竹定情比自己矮半个脑袋的小少爷,悠悠扬起晶莹嘴角道:“你可能赶不走我的,除非你的细菌美食不好吃了!”

    愣了愣,陆秋突然哈哈大笑道:“这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对了,你的修为封顶了?”

    竹添了一下红润勾人的双唇,意犹未尽地点了螓首。

    “没想到你会这么强,很意外。不过如此也好,你负责我的安全,我负责你的细菌美食,直到你吃腻为止。”这是一个承诺,陆秋不知道这个承诺会持续多久,但这期间总够彼此建立信任的基础了。

    竹眯着媚眼笑的,她很满意小少爷的承诺,因为这对她来说是永远!

    看了看天色,陆秋收了最后的竹酒道:“嗜酸乳酸杆菌、双歧杆菌是竹酒很配的下酒菜,忙完了正是享受的时刻。”

    竹很乐意,两人就就这夕阳余晖,对饮、喝嗜酸乳酸杆菌、双歧杆菌美食。

    竹酒生产能量,给予细胞打量能量,喝嗜酸乳酸杆菌、双歧杆菌则帮助清除身体内多余的能量,并将之储存,不断为**提供能量,相得益彰。

    两人静默向着夕阳余晖吃饮一阵,各自皮肤泛起了不同程度红润,心情甚好。

    “对了,我该怎么称呼你?”陆秋很无奈的委婉的再次问了竹。

    竹听了有点小失落,但心里更加清楚祈求自家小少爷想起自己的名字那是奢望,于是竹又转而期待的看着陆秋道:“你觉得你应该怎么称呼我呢?”

    …

    “叫前辈太老,叫姐~似乎隔了层纱,叫小姐姐也不适合,我觉得还是称呼你的名字最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陆秋心里有点小忐忑的说着。

    自己的小调皮起了作用竹便不再为难,关键是不太舍得,于是自己也犯了难:“我在人世间走过,但没遇到合适的朋友,称呼也是乱七八糟的,要不你给我取一个?”

    陆秋不知道竹不告诉自己本名的原因,也感受不到这个善意谎言的本想,于是硬着头皮试了试:“那个~初遇与你的场景似梦一般…称呼你~酒魅?”

    竹没想过一秒钟便欣然接受了自家小少爷给自己取的名,开心的伸展着自己的腰肢,一点不在乎自己的曲线暴露了什么。

    朝霞不出门,晚霞迎千里,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此时已惘然!

    纤纤细雨零星点点,迎着夕阳余晖看有不一样的美,很是调皮与活泼。

    就着绵绵细雨与天边彩虹,酒魅很想舞一曲,却被自家少爷的不解风情打断:“雨大之后山路会比较泥泞,花草多有水珠,很容易打湿的,回家了!”

    不过,陆秋在说完后的三秒钟里就后悔了!

    “回家~回家!”走前边打散露珠的酒魅眼底已然湿润,但朱唇却一开一合,哥颂着陆秋好像、似乎熟悉又听不懂的童谣。

    看着那有点调皮的魅影,陆秋嘴角挂着笑意,默默的踩着酒魅的脚印,不紧不慢的追寻着。

    啾~啾~五彩斑斓的小鸟在林间飞绕、欢叫。

    布谷~布谷~布谷鸟在树梢间彼此传唱,宛若红色星星般一闪一闪的蒲公英在飘摇,懒散可爱的小梦兔不受惊扰,翻了个身子继续安眠。

    这个世界是光怪陆离的,充满着迷幻色彩;而同样的,它也充斥着无尽的血腥。

    不过,此情此景甚美,陆秋也走得迷迷糊糊,不知何时归的家,跟在酒魅身后归的家。

    “不,完全不对!我是天煞孤星,我不该如此自私的!”看到家门的陆秋,终于从那种虚幻的感觉里摆脱了出来。

    陆秋的清醒,酒魅蓦然回首。

    “别说话,你知道的,你打不过我。”微扬嘴角而说的酒魅,自顾自的打开家门,走了进去,独留心里空唠唠的陆秋站在门口风中凌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