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番外7(快乐带娃(一)...)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孩子生下来后, 对于父母来说,时间就像是被加速过,过的非常快了。林素总觉得两个孩子出生的场景像是还发生在昨天, 可是今天已经是陶古也和陶今也的百日了。

    百日的小婴儿是最香最软的时候,没有了出生时期的皱巴巴,也不如周岁后会走路说话时的茁壮,现在的小婴儿躺在儿童床上,柔嫩的小胳膊小腿胡乱动作着,像是刚用白云做好的奶糖。

    林素每天醒过来后的第一件事情, 就是抱着两块奶糖狠狠地吸一会儿。吸一会儿之后,林素刚睡醒的疲乏全然不见,精神满满的状态将会持续一整天。

    陶牧之过来时,林素的脸还埋在陶今也的小肚皮上,像是吸了猫薄荷的猫一样,沉浸又瘫软。而陶今也张着四肢, 小胳膊小腿刚好包拢了妈妈的头,在妈妈亲吻着她的肚皮时, 才少有的露出些笑容来。

    与陶今也的安静相比, 旁边的陶古也则像个行动中的小坦克, 他呜呜叫着, 小胳膊和小腿还不停地蹬着, 像个永动机一样。

    林素这边和妹妹打完了招呼,而后来到了哥哥这里。妈妈一过来,哥哥也像妹妹那样抱住了妈妈的脑袋,随后, 林素:“哎!”

    “陶古也!你给我松手!陶古也!”林素被陶古也拽着头发,无奈又轻柔地叫着陶古也的名字。但是陶古也哪儿知道这些, 他这两天刚学会无意识地抓东西,抓得最多得就是林素的头发。

    林素的头发被躺在婴儿床上乱跳的陶古也抓得乱糟糟的,而看到这番景象,原本在门口的陶牧之也紧急赶了过来。

    陶牧之先握住林素的发根处,谨防陶古也无意识间把她抓疼了,另外一只手则分解着小家伙握紧的手指。不过片刻的功夫,林素被解救了出来。

    被解救出来的林素,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转头看向了陶牧之,眼神中带着控诉。

    “你看你儿子,就是个皮猴!”

    记住m.42zw.

    林素说完,还把面前的头发吹了一下。头发被她一吹,往旁边扬了起来。陶牧之看着她这副样子,笑着抬手给她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安抚道。

    “我过会儿说说他。”

    “你说了他又听不懂。”陶牧之就站在她面前,手指温柔地给她整理着头发。林素仰头看着他,哼哼唧唧地控诉着他这样做根本没法解决儿子抓她头发这件事情。

    陶牧之垂眸笑望着她,在她控诉着他时,他低下头在,在她唇角边亲了一下。

    “那你以后不要亲他了,亲我,我不抓你头发。”

    林素原本也是和陶牧之在假装生气的。听了他的话后,林素刚刚因为儿子女儿而融化的心上像是被包了一层糖衣,甜得她一下都忘记假装生气了。

    她眼眸抬起,眼睛亮晶晶地看着陶牧之,最后她转头看向婴儿床,唇边是怎么也压不下去的笑。

    “你想得美。”林素小声嘟囔了一句。

    听到了她这声嘟囔,陶牧之倒是轻笑了出声,他抬手揉了一下林素毛茸茸的小脑袋,道:“先去吃饭吧,一会儿车就来接我们了。”

    今天是陶今也和陶古也的百天。当时俩崽子满月的时候,因为林素还在月子中心修复,所以没有大办。现在孩子百天,陶家的亲戚宾客都翘首以盼,就等着来看双生子。

    小孩子的百天要隆重起来还是非常隆重的。爷爷奶奶心疼林素,怕如果在他们家里办,她会操心受累,所以就把俩崽子的百天定在了陶家大宅。

    陶家大宅地方宽敞,家里佣人也多,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又负责了大部分操心的事情。林素几乎什么都不用做,从怀孕到生产,除了林素必须要做的,家里人包揽了其他她不必须要做的所有事情,林素轻松幸福。

    -

    一家四口吃过早餐后,陶家派车来接了他们。早上吃过了奶,一路上两个小家伙也睡得香甜,没怎么闹腾。

    车子驶入陶家大宅的主路,来到了主宅前的花园前。车子一停下,林素还没动手,车门已经被打开。打开之后,老太太站在外面,朝着林素张开了手臂。

    “小素来啦!”

    林素生产后,爷爷奶奶还是会经常去家里陪她。虽然经常见面,可是老太太对她还是十分黏糊。在老太太张开手臂后,林素已经下车抱住了老太太。而身后,陶牧之和阿姨把两个孩子抱了下来。

    “来了嘛?我看看!古古!今今!”

    在老太太和林素抱在一起的时候,主宅里听到动静的亲人们都蜂拥而出。说话的陶牧之的堂兄弟姐妹,还有他们的孩子。大家都是同辈,比陶牧之大的孩子都已经五六岁,比陶牧之小的则还没有孩子。百日的小婴儿是最可爱的时候,大家都从主宅里跑出来迎接两个小家伙。

    “小声一点,还在睡觉呢。”老太太听到说话的声音,小声提醒了一句。

    被提醒的女孩子朝着奶奶吐了吐舌头,而后冲着林素一笑。林素过去和她抱了一下,道:“没事儿,应该早醒了。”

    如林素所说,小家伙们确实都醒了。在抱着下车后,小家伙就被放在了提前准备好的婴儿车里。婴儿车里,陶古也继续手舞足蹈,旁边的陶今也则安安静静地看着围在婴儿车前的亲人们,神情平静。

    小家伙们一上了婴儿车,身边就围了一圈大人。在众人的拥围中,小家伙们被推进了主宅。

    一到了主宅,客厅里没起来的长辈们也都站了起来,一起围在了婴儿车旁看小家伙们。

    陶牧之长相清俊,林素更是漂亮得没话说,两个孩子随便遗传遗传,颜值都巨高。而小家伙们好像不是随便遗传的,皮肤像极了林素,牛奶般嫩白,五官也是非常突出。才不过百天,两个小家伙的鼻梁就已经能看出精致挺拔的轮廓了。除此之外,陶古也的眼睛像林素,眼睫长卷,一双茶色的桃花眼,眼尾上挑,自然带笑。而陶今也的眼睛则像是陶牧之,像却又比父亲的更好看。她的眼皮很单薄,浅棕色的瞳仁被丹凤眼的轮廓包围,透着些懵懂而清冷的光。陶牧之是单眼皮,陶今也是双眼皮。双眼皮的凤眼让陶今也带了一丝女孩子的娇媚感,一看就是个冷光美人。

    虽然小家伙们只有百天,但是也已经能从小家伙们的举止中看出些性格来。陶古也就是十足的皮猴,身上像是插了永不枯竭的电桩一样,一直在动个不停。眼睛则也对周围满是好奇,带着些古灵精怪和懵懂。他一直动个不停,但是要困了的话,会在三秒内歪头睡过去,看上去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而陶今也则安静得多。虽然安静,但又不是小女孩的那种文静。她就只是单纯的镇静和平静,对于一切都能接收,而无论接收到什么,她的情绪起伏都不是很大。

    “这样一看,古古更像小素,今今像牧之多一点哦。”婴儿车旁边杭菀笑着和身边的妯娌们聊着自己的孙子孙女。

    一旁叔伯婶娘听了杭菀的话,随之附和点头:“对啊,小时候牧之就不太活泼。家里孩子都喜欢出去玩儿,他就天天在屋里要么看书要么算数的。”

    “我记得有次聿之非要带着他去捉迷藏,最后大家找了好久,结果他还是在自己房间里看书。”

    陶聿之是陶牧之的堂哥,听到母亲这么说,陶聿之也想了起来,点点头道:“对对,笑死了,我们那天找到好晚。”

    大家聊起小时候的事情,像是也打开了曾经的回忆。原本那是上一代的趣事,现在,同样的事情,要发生在他们下一代的身上了。

    家族就是这样,一代一代的人繁衍,一代一代的人壮大。家人们为了彼此的事情祝福,同时也沉浸在这个家族带给他们的亲情和包容之中。

    林素以前是没有的。现在她站在婴儿车旁,她的肩膀上是陶牧之的手,简单的搭着。她靠在了陶牧之的怀里,而她的手则被一旁的堂姐和嫂子抓着,她从孑然一身,到有了陶牧之,到有了一个完整的家,林素以前是从不敢想的。

    或许陶牧之给予了她足够的爱情。可是他带给她的亲情,一如他给她的爱情那般弥足珍贵。

    林素被众人包围,听着陶牧之和他们小时候的趣事,随着他们笑着。陶牧之偶尔也会和他们交谈两句,在说话时,林素就仰头看着他。

    陶牧之的目光会随着她看向他时垂落,他眼睫下垂,望着她的目光含着笑。

    “怎么了?”

    “没事。”林素笑着摇头把目光收回去。在收回去后,她的手推了推手边的婴儿车,眼中泛着温柔的光。

    “就是觉得好好玩儿。”

    “也觉得很开心。”

    林素低声说着,话在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声音不是特别大。而在她说着的时候,陶牧之握着她的肩膀轻轻收紧了些,两人的身体也随之靠得更近了些。

    感受着这样的贴近,林素眼底的笑意和甜意也愈发浓郁了起来。

    -

    小孩子的百天其实是大人的欢聚。

    趁着孩子百天的时候,陶家人从世界各地飞回来,大家在陶家大宅给孩子祝福,为孩子的成长而开心,同时还留下各色各样给孩子们准备的礼物。

    陶家是大家族,礼物价值的衡量从来不是靠金钱的,因为他们足够有钱。陶古也和陶今也今天收到的礼物,小到手工做的小玩偶,大到两颗以他们名字命名的星星,反正不管是什么礼物,都包含了长辈对小古也和小今也健康快乐平安长大的所有祈愿。

    在欢快融洽的气氛中,百日宴热热闹闹地开始,热热闹闹地结束了。

    今天在陶家大宅闹腾了一天,家人们也不是当天就离开,林素和陶牧之今晚也留在了大宅。一家四口的房间就在主宅的二楼,棋牌室里的牌局还没散开,林素打了一会儿麻将,就把位置让给了堂姐,她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后,偷偷地离开了棋牌室,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刚进房间,卧室里,刚给孩子喂完奶水的陶牧之就走了出来。两人目光相碰,林素眼中带笑,陶牧之则也是一笑。

    “结束了?”陶牧之放下手里的奶瓶,问林素。

    林素在他放下奶瓶时,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她的手臂抬起,搭在了陶牧之的脖颈上,交握住双手,她吊着身体在他的身前磨蹭。

    “没有,但是我不想打了。”

    这么些人一起玩儿牌很热闹,林素也喜欢热闹。可是除了热闹,她心里还想着孩子,想着回来照顾孩子的陶牧之。

    听了林素的话,陶牧之双臂环抱在了她的腰间,将她的身体贴向了他的身体,低头在她唇边轻吻了一下。

    这个吻像是一场戏剧的序幕。在吻完之后,序幕被拉开,属于他们两人的故事就要开始了。

    陶牧之吻完,他的唇离开了林素的唇边,但是并没有离开很远。林素勾在他的脖颈间,与他的呼吸交缠在一起,她的脸颊稍稍一侧,下颌抬起,又将她的唇送了过去。

    开始的点,逐渐细密,最终变成了一条线。

    林素在这条线下,意识被收紧,又变溃散,她的双臂始终抱在陶牧之的后颈之间,任凭他带着她去任何地方。

    -

    事情结束后,林素被陶牧之抱着去浴室洗过了澡。洗过澡后,头发吹干,林素又被陶牧之抱着回到了床上。

    他们现在的床是老太太特意定制的。一张双人床的旁边连接着一张宽大的婴儿床,床是连接在一起的,他们可以从双人床去婴儿床上睡,也可以在晚上孩子哭闹的时候,直接把他们抱在怀里哄。

    不过两个小家伙倒是没这么折腾人过,基本上晚上喂过一次,半夜再喂一次就能一觉睡到天亮了。

    刚才林素和陶牧之的夫妻生活怕打扰到两个崽崽,是在浴室进行的。虽然林素自觉自己足够克制,可是到了床上后,她还是翻滚到了婴儿床上,看了一眼俩崽儿。

    小家伙们喝了奶之后,正睡得香喷喷的。妹妹依旧睡得十分安静,哥哥则早已经把被子蹬开,同时头和妹妹的身体呈垂直的状态了。

    看着皮猴的睡姿,林素有些无奈,她伸出手臂想要把小家伙抱正,在她之前,一双手臂已经瞒过她,把小家伙小心翼翼地抱起来后,摆正了身体。

    陶牧之跪坐在林素的一侧,做完这些后,他给陶古也重新盖上了小被子,而后手臂一搂,把林素搂到了怀里。

    “哼哼~”林素的身体随着陶牧之的动作翻滚了过去,最后翻滚着到了他的怀里。她的脸贴在了男人的胸膛上,因为这个被搂住的动作,她轻轻笑出了声。

    可是即使笑得这么小声,林素还是有些担心。笑完之后,她立马噤声,回头看向婴儿床的小家伙们。她刚一回头,陶牧之伸手摆正了她的脸颊,低头在她额前亲了一下,道:“没醒。”

    林素放下了心来。

    夜晚静悄悄的。房间里只开了小夜灯,两个孩子睡得很沉,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奶香,和陶牧之身上的冷杉香,还有她身上的草莓想起混迹在一起,格外的好闻和安心,因为这是他们家的味道。

    得知小家伙们没醒之后,林素重新把脸颊贴在了陶牧之的胸前。陶牧之的心脏贴着胸腔,在沉沉地跳动着。林素感受着这股跳动,感受了一会儿后,她抬头看向了陶牧之。

    “我们以后都要这么小心啊。”林素问。

    陶牧之:“……”

    林素问的是夫妻生活。自从生了两个小家伙后,两人的夫妻生活基本上没在床上进行过。而就算在其他地方进行,也不如以前尽兴。

    林素问完,陶牧之抬手捏了捏她的耳垂,道:“他们大些就好了,我们可以去别的房间。”

    等孩子大些,不用时刻盯着,他们可以去三楼的房间,或者随便哪个房间。

    耳垂上男人的手指带着轻微的力道,一下一下的揉捏着,林素的耳垂慢慢变红,她眼睛明亮地看着陶牧之,道:“然后我们正在进行的时候,陶古也来敲门,妈妈,你在里面吗?”

    林素学着陶古也的样子,手握成拳头在陶牧之的胸腔前轻轻敲了两下,在说到“妈妈”的时候,林素还学了小婴儿的声音。

    林素学着学着,想象一下那时候的场景,她一下就笑出了声。陶牧之也随着她笑了起来,林素整个人埋在了他的怀里,想把她笑起来的声音降低一些。

    这件事情是有些好笑的。除了他们夫妻生活的“辛酸”,其中还带了些畅想。畅想着孩子长大,会走路,会说话,会叫爸爸妈妈,会十万个为什么一样的和他们提问题。

    虽然夫妻生活不够“自由”,但是能陪伴着孩子一起生长成长,这种事情光畅想一下,就能让林素的心里像是溢出蜜来。

    她在陶牧之的怀里笑了一会儿,而后笑够了,她重新抬起了头来。她的脸颊因为刚才的笑而变得有些红,一双眼睛像是点缀在夜间的明星,湿润明亮。

    陶牧之望着面前的林素,她的笑容,她的满足,她的一切都能让他的心随着她快速跳动。刚才林素在形容陶古也时,敲着他的胸膛问妈妈在不在里面。

    她在的,她一直在,也永远在。

    陶牧之看着她的笑,抬手把她颊边的发撩到了耳后。他看着她安静的样子,道:“你怎么知道会是古古?”

    林素刚才想象的时候,想象的是陶古也来敲门。听了陶牧之的话,林素挑了挑眉,问道:“你想想你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么?”

    而她说完后,陶牧之唇角微勾。

    “你意思是你会?”

    陶古也像林素。

    陶牧之问完,林素:“……”

    她为什么要开始这个话题!?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林素一时间被陶牧之给问住了,但是她有些不甘心,道:“那古古也不一定就是像我吧?”

    陶牧之的目光垂落在了她的脸上。

    林素:“……”

    “真的像我?”林素问。

    “上次回家,妈说你小时候也和古古一样这么皮。”陶牧之道。

    林素:“……”

    完了,实锤了!对于她小时候,母亲是最有发言权的。既然母亲盖章像她,那肯定是跑不了了。

    天既然没法继续聊下去,那不如睡觉吧。

    林素在陶牧之问完后,表情经历了千变万化后重归平静,她平静地闭上了眼睛,开始睡觉。

    刚才还在怀里不老实的林素,在没法继续聊下去后就闭上了眼睛。陶牧之笑着看着她,他低下头来,抵在了她的鼻尖。下一秒,他的唇沿着她的唇角,给了她一个细密绵长又温柔的吻。

    一袭长吻结束,陶牧之离开了林素的唇边。在他离开后,林素抬眸看了他一眼。陶牧之摸了摸她的脸颊,道:“睡吧。”

    这是一个晚安吻。

    林素感受着陶牧之手心在她颊边的动作,她看着陶牧之,眼中带着笑。她轻轻地凑在了陶牧之的手边,小狗一样地蹭了蹭,而后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今天的百日宴虽然不用林素操劳,可是她是孩子的母亲,自然也是少不了应酬的。应酬了一天,她应该也累坏了。

    林素确实是累坏了。她在闭上眼睛后,她的意识就慢慢昏沉。在她迷迷糊糊地睡着的时候,身边陶牧之突然动了动,他好像拿了手机看了一眼,而后他松开抱着她的手臂离开了房间。

    不一会儿,陶牧之重新回到了床上。

    刚才陶牧之离开了她,即使即将睡着的林素,睡眠也单薄了不少,睡得不是很沉。而陶牧之一回来,她闭着眼睛就重新抱住了他。

    “怎么了?”林素眼睛都没睁地问了一句。

    陶牧之将她重新拥入怀里,道:“奶奶让我出去拿了样东西。”

    “什么东西啊?”林素迷迷糊糊地问。

    “游乐园的产权合同。爷爷奶奶给古古今今的百日贺礼。”陶牧之道。

    其实早在早上的时候,家人们都把送给孩子们的礼物都送过了。当时爷爷奶奶的礼物没来,说让他们等一等。

    他们这么一等,等来了两座游乐园。

    在陶牧之说完这句话后,原本意识昏沉的林素陡然睁开了眼睛。

    林素:“……”

    这才百天就送了两座游乐园?那要是孩子周岁了,那得送什么啊?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