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番外5(陶牧之,我好喜欢你呀。...)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怀了个双胞胎。

    怀两个比怀一个要辛苦, 孕期也需要更加小心。但是一次怀孕可以结束两次磨难,而且一次就能迎接两个宝贝,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都是喜事。林素和陶牧之告知家人后, 家里人还有两口子都很开心。

    时间慢慢推移,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也在健康地生长,时间一晃又到了十一月份,林素怀孕的事情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了。

    十一月份,林素孕五个月了。而且怀得双胞胎,肚子显怀得更厉害。但是她好像只有肚子变了变, 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变化。

    外形上没什么变化,气质上却有了很大的改变。以前看上去就很凶巴巴的林素,在成为母亲后,气质里的棱角收敛,柔和释放,整个人都变得柔软起来。

    在摄影基地工作的时候, 模特和明星们也不再战战兢兢。甚至还有一些,能和她攀谈上两句, 聊聊怀孕的事情什么的。

    林素虽然怀了五个月的孕, 但是工作依旧没有放下。在她看来, 怀孕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现在是两个崽子跟她一起上班罢了。除非她行动不便, 她是不会放下摄影机的。一来她确实喜欢摄影,二来要是不工作只在家里待着她能憋死。

    白野还是没有改了他那到处窜的毛病,这天下午,林素正在导着最后拍摄的照片。白野跟个鬼一样, 突然从她身边冒了出来。

    林素不用回头看,就闻到他身上那股大地香水的味道。别说白野虽然是个总裁, 但是气质还是挺小清新的。

    林素正在心里夸奖着白野小清新,小清新的白野递了个土得掉渣的红盒子给她。

    林素:“……”

    记住m.42zw.

    “什么?”林素接了盒子过来,还不轻。

    白野眼睛瞄在红盒子上,一脸得意,道:“给你孩子的,100g的大金锁。”

    林素:“……”

    在白野献宝一样的说完后,林素转头看向他,此时白野丝毫没有察觉到林素眼神中对于他这项行为的无语,还以为林素被他感动到了,他还朝着她挑了挑他俊秀的眉毛。

    “哪位能工巧匠给刚出生的婴儿打100g的金锁?”林素问。

    林素问完,白野:“……”

    哦,对哦!这种金锁都是给小婴儿戴的,小婴儿刚出生才多大啊,怎么可能上来就戴100g的金锁。白野想着他让助理帮忙买金锁,助理跑遍了所有的金店,最大的金锁也就十几g,根本没有100g的。白野寻思着太小,才专门从家里拿了金条找金匠去打的。他还记得金匠当时再三确认是否打这么大的,他当时只以为金匠是被他的财大气粗震撼到了,丝毫没有往别的方面想。

    现在林素这么一说,白野也觉得送小婴儿100g大金锁的行为有些过于智障了。

    虽然智障,但是这金锁包含了白叔叔对林素腹中还未出生的孩子的祝福。别人吐槽他就罢了,林素实在不能吐槽他。

    被林素吐槽一句,白野有些不乐意了,他抬手把红盒子抢过来,道:“你不要的话就还给我!”

    林素手里的金锁被拿走,她抬眸看了一眼白野,道:“拿回来。”

    林素说完,白野乖巧地把红盒子又递了回去。

    林素拿了红盒子,打开看了看,虽然白野行为智障,但她知道他是好意。她看了一眼金锁,对白野道:“还得再打一个。”

    白野:“……”

    没等他问,林素合上盒子看向他,道:“我怀了俩。”

    白野:“……”

    林素怀双生子的消息一直没往外传过,也就他们家人还有一些比较亲近的好友知道。别人只知道她怀孕,却并不知道她怀了两个。听林素说完,白野一双眼睛震惊地睁大了。

    “卧槽!?你真的假的?”白野震惊地同时还带了笑,当然是替林素开心的笑。

    看着他的样子,林素也笑了起来,道:“当然真的。”

    白野确认之后,这下才真正地相信了,他笑容加深,眼睛又看向林素手里的红盒子,道:“那你把这个给我,我让金匠把这100g的弄成俩。”

    听他这样说完,林素脸上的笑容一敛,不满道:“你好歹是个总裁,怎么这么抠门啊?怪不得追不到老婆。”

    白野:“……”

    好好说话,不准语言攻击啊!

    追不上老婆这事儿,一直令白野十分心梗。他倒不是追不上,只是他老婆不太吃霸道总裁这套。

    “你这话说的,那陶先生比我还有钱呢。他追你的时候花钱了吗?你这样说是对我老婆和你的人格羞辱。”白野道。

    白野说完,林素道:“他没花钱啊。但是他长得比较好看,人格魅力比你强啊。”

    白野:“……”

    林素夸完老公,白野的表情收了起来。她冲着白野笑,白野面无表情,伸手道:“你把金锁还给我!”

    “不给。”林素道。

    林素说完不给,白野的手就伸出去了,他一个黑虎掏心,就要去抢林素手里的红盒子。林素把盒子举起来,但白野本来就比她高,抬手就把盒子给拉住了。

    虽然在和林素闹着玩儿,但白野还是谨记她是个孕妇,各方面都十分小心的。他拿住盒子后,就微微用了用力气。可是林素知道她抢不过他,一手握住了他的手。

    就在两人手握住的时候,门口传来熟悉的声音。

    “林素。”

    白野:“……”

    他这是什么命啊!

    白野的手跟被林素烫到一样,立马松开,松开的同时,还不忘扶在了林素的肩膀上,怕她因为他突然松开而失去平衡。而在他扶住林素的肩膀时,林素已经拿着盒子,朝着刚才叫她的声音发出的地方快步走去了。

    “陶牧之!”

    白野的手扶了个空。他扶了个空不要紧,但是他刚才的所作所为都被陶牧之看到了,他这么扶着林素的动作,就像是他想去摸林素一样。

    白野真是:“……”

    林素在快步朝着陶牧之走的时候,陶牧之已经走了过来。夫妻俩在操作台一旁碰头,林素看着陶牧之的目光笑盈盈的,碰到陶牧之后,就抓住了他的衣角。

    在她抓住陶牧之衣角时,陶牧之目光垂落也看向了她,他眼中带着笑意和柔情,抬手摸了摸她的头顶。

    林素在摄影基地工作的这段时间,陶牧之基本上天天都来接她。摄影基地的人也都知道林素的丈夫是个长得比明星还好看的男人,而且两人感情巨好,即使仅仅一天没见,再见面都浓情蜜意的。

    拍摄组的人是天天跟着林素吃狗粮。

    而今天吃狗粮的,不光拍摄组的人,还有白野。

    在林素和陶牧之两人牵着手的时候,白野也已经认命地回过神来了。看到陶牧之,白野脸上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抬手和陶牧之打了个招呼。

    “陶先生。”

    白野打完招呼,陶牧之抬眸看向了他。陶牧之这个人清清冷冷的,他一双眼睛里的眼神也是清清冷冷的。尽管白野知道,他其实没有不满意的意思,只是他个人气质就是如此。可是被他这样看了一眼,他还是心虚了一下,连忙收起笑容,跟他解释道。

    “我真的什么都没干!我今天过来是给林素送金锁的。”

    白野说着,指了指林素手里的红盒子。

    被白野指了这么一下,林素也想起手里的红盒子来,她把红盒子给了陶牧之,道:“你看看,白野给我们孩子打的100g的大金锁。”

    林素边说着,话里还带着笑,而“100g的大金锁”更是重读了一声,这让白野一下又有些无地自容。

    这100g的事儿就先别提了行吗?

    在林素给他展示着的时候,陶牧之也低头看了一眼,看到盒子里的金锁,陶牧之和林素笑了笑,后抬头对白野道。

    “谢谢。”

    听到陶牧之的感谢,白野危机解除,他笑容重新绽开,不在意地摆摆手,道:“害,朋友嘛,这都应该的。”

    “但是不管怎么样,都别和孕妇争执。”

    在白野说完后,陶牧之提醒了一下白野。

    和林素打闹,确实是他的不对,陶牧之这么一提醒,白野立马乖巧。

    “对不起。”白野道歉。

    “没关系。”陶牧之冲着白野笑了笑,后和他道:“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对我们孩子的心意。”

    陶牧之一笑,白野也随着他笑了起来。这时候,陶牧之也伸过了手来,两人见面后还没打招呼呢。

    看着陶牧之伸过来的手,白野也把手伸了过去,不在意道。

    “害,客气什么……嗷!”

    白野的手又不行了。

    -

    和白野告别后,林素开开心心的和陶牧之回了家。

    他们现在还住在海边的别墅里,十一月天已经冷了下来,但是海边的温度还算可以。两人到了家以后,林素转过身来,就要跟陶牧之亲亲抱抱。

    陶牧之手上还拎着两人回家的时候去超市买的食材,一手拎着购物袋,一手揽住林素,陶牧之低头在她唇边亲了亲,道:“我先去做饭,饿了么?”

    现在林素显怀,抱着陶牧之的时候,两人身体都不能贴在一起了。但是这样抱着,有种他们一起抱着孩子的感觉,这更让林素满足。

    陶牧之说完后,林素又垫着脚亲了亲他,这才道:“饿了。”

    她说完,陶牧之眼中浮上一层笑,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后,松开了揽住她的手,去了厨房。

    在陶牧之去做饭的时候,林素跟屁虫一样的也跟着去了厨房。她以前不会做饭,现在陶牧之更是不让她插手做饭。但是她想时时刻刻粘着陶牧之,所以陶牧之做饭的时候,她是坐在厨房里等着的。

    而为了不让她无聊,陶牧之也给了她一个新任务,试菜。每次菜做出来,陶牧之会先让她尝一下,试试咸淡。

    林素每次试完,陶牧之都能收到一个大拇指的夸赞。

    就这样,厨房里两个人一个站着做饭,一个坐着试菜,整个厨房里都是暖融融的人间烟火气。

    林素怀孕后,她的食谱也是专门找营养专家做的。陶牧之会根据林素孕检的结果,来调整她的食谱。林素这刚怀了五个月,口味就千变万化的,估计后面几个月,陶牧之都能出师做营养学家了。

    做完饭后,林素和陶牧之在餐厅里一起吃了饭。吃过饭,陶牧之简单收拾了一下餐厅和厨房,就给林素套了件大大的外套,两人牵着手去散步。

    在海边有个好处是,晚上散步的时候,空气里永远带着清新的味道。吃过饭,散步消食,然后再回家。林素的孕期生活过得简单规律又快乐。

    两人今天去海边沙滩上溜达了一圈。天气凉了,即使是穿了厚外套,回家的时候,林素仍然被寒气浸透了。

    到了家里,陶牧之给她脱掉外套,带着她去浴室里洗了个热水澡。林素一躺进浴缸,热水很快把她在外面沾染回来的寒气泡掉了。

    她躺在浴缸里,浴室里雾气迷蒙,她睁着眼睛看着陶牧之笑。

    陶牧之坐在浴缸旁,正在给她调整浴缸的水温,看到她的笑,陶牧之俯身过去,在她湿润的唇上亲了一下。

    “水温合适么?”陶牧之问。

    “嗯。”林素笑起来。

    她在浴缸里笑得十分开心,隆起的腹部也随着她笑起来的动作一下下震颤着,陶牧之望着她开心的笑着,也随着她笑了起来。

    “怎么了?”

    “你记不记得你把我扔进浴缸里过?”林素问。

    林素问完,陶牧之看向她的眼睛,道:“记得。”

    听陶牧之说完,林素像是又想起了那一天的委屈,她哼了一声,道:“你当时可真是冷血无情,把我扔浴缸里就走了。”

    其实当时是她的错,包括陶牧之走,也是她赶他走的。但是只要她埋怨得够快,错误就是陶牧之的。

    “没走。”陶牧之道。他看着她,说:“我当时在隔壁开了间房。”

    陶牧之说完,水雾中,林素清亮的双眸一颤。

    这件事情陶牧之没有跟她说过。甚至说陶牧之住在她当时酒店那间房的隔壁,她也没有察觉过。其实仔细想想,她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房间里有人给她送了餐,在无形中是有人关心照顾着她的。

    那时候的林素没人爱她。可是好像又不是这样。

    林素望着陶牧之,她从浴缸中坐起,她的身体牵连着浴缸里的热水流动,发出了轻微的水声。她坐直身体,靠近到了坐在浴缸旁的陶牧之身边,眼睛直直地望着他。

    “你那时候是喜欢我了吗?”林素问。

    她的身上都是湿的。一部分是因为泡澡泡的,另外一部分则是因为水汽蒸的。她眼睛看着他,像是希冀着某种答案。陶牧之低头与她对望,抬手覆在了她的颊边。

    “我不能说。”

    林素的眼睛轻轻地睁大了。

    陶牧之不能说,但是林素知道答案。

    在和陶牧之在一起后,她也越来越能从陶牧之的话里揣测到他的意思了。他没有直接否认。

    其实这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她现在是浸在蜜罐里的。可是人总是这样,浸在蜜罐里的甜,好像和在痛苦之中感受到的那一丝光永远没有可比性。

    她不光有甜,她也有光。

    都是陶牧之给她的。

    林素在陶牧之说完后,仰头吻上了他。

    在安静地浴室内,热腾腾的水汽在蒸腾,林素的吻在这水汽和浑身的热意之下逐渐变得深入和暧昧。她的手沿着陶牧之的脸颊,滑落到了他的颈边,手指尖还带着浴缸里清浅的水汽。

    两人之间的吻伴随着林素的大胆进攻而变得逐渐失控,就在林素的手沿着陶牧之的脖颈继续往下时,她的手被一只手握住了。

    “林素……”

    陶牧之声音微哑,他低头看着面前的林素,叫了她的名字。像是在提醒她,更像是在提醒自己。

    而被他叫了一声名字的林素,笑盈盈地看着他,问道:“干嘛?”

    她的眼睛在水汽迷蒙中,眼角浅浅上扬,带着小狐狸的狡黠,一如以前那次那般。陶牧之看了她一会儿,他慢慢压制住眼中深沉的欲、望,道。

    “该睡觉了。”

    陶牧之说完,林素望着他,看着他的模样,林素没忍住,哈哈笑了起来。而在她笑着的时候,陶牧之眼中则带了些无奈。他把笑着的林素从浴缸里抱出来,抱出来后,给她用浴巾擦干净身体,而后抱着她回到了卧室的床上。

    刚洗完澡的林素身上热腾腾的,身体一下就滚进了被窝里。滚进被窝以后,陶牧之拿了吹风机准备给她吹头发。他刚把电源线插上,林素从被窝里出来一下抱住了他。

    被林素抱住,陶牧之低头在她额前亲了一下,道:“当心着凉。”

    林素则不在意,她趴在陶牧之的怀里,问他:“你刚才是不是被我勾引到了?”

    林素说的刚才是在浴缸里的时候。

    她说完,陶牧之打开吹风机的手指动作一顿,他垂眸望着她,道:“是。”

    陶牧之说完,林素哈哈笑着重新滚回了被窝里。在被窝里滚了一圈后,林素重新滚了回来,又抱住了陶牧之。

    “你看!你还是栽在了我手里!”林素语气和眼神中满是得意。

    就算她一开始不行,但是现在,陶牧之已经彻底栽在她手里了。这场游戏,最终还是她赢了。

    林素陷入了某种开心的情绪之中,陶牧之的手臂抱着她,看着她道:“不是栽的,是我自愿的。”

    “我心甘情愿的。”陶牧之道。

    陶牧之说完,怀里林素的笑意微微一顿,而后又慢慢变大了。

    林素被幸福和甜蜜裹满了。

    在这种开心和甜蜜之中,林素也给予了陶牧之回应。她抱着陶牧之,手臂一点点收紧,她窝在他的怀里,轻轻地跟他告白。

    “陶牧之,我好喜欢你呀。”

    听着林素的告白,感受着她的拥抱,陶牧之低头看着她,眼中浮上了一层温柔的笑意。他抬手抚了一下她的头发,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唇,算是给予她的回应。

    回应过后,陶牧之打开了吹风机。

    卧室里,夫妻两人抱在一起,陶牧之给她轻柔地吹着未干的头发。爱情到了婚姻里,到了漫长的岁月里,会变得简单而平淡。

    可是林素喜欢这种生活,只要是和陶牧之在一起,她就永远幸福和快乐。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