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番外1(一个小火星,点燃了一整片...)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咔!”林素喊了一声, 镜头内,正深情对望的男女演员立刻从情绪中抽离,回头看向了导演。

    他们看过来后, 林素抬手比了个“ok”的手势,两个演员脸上的神色轻松下来,林素道:“休息一下。”

    导演一发话,整个剧组都从紧绷的状态放松了下来。演员们对着她微微一鞠躬,林素一点头后,回到了座位上继续看刚拍出来的镜头。

    林素现在正在拍摄她的处女电影。上次在摄影基地和白野聊完后, 没多久,林素就同意了白野的邀请。白野立马把电影立项,然后选演员,拍定妆,最后林素带着整个剧组来到了这座叫崇远的小岛上拍摄。

    崇远岛是a市南边的一个岛。气候比着a市要好,这里四季如春, 风景宜人,是个挺适合拍电影, 更适合谈恋爱的浪漫场地。

    林素正在喝着水看着片子, 就听到后面两个场务在聊八卦。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 更何况还是有明星的地方。

    “我感觉陈元看星蕊的目光有些不对啊。”

    “光他看星蕊的不对吗?星蕊看陈元的目光也不对啊。”

    “啧啧, 我还以为只有我看出来了。”

    “得了, 全剧组恨不得都知道他们俩谈恋爱了。”

    “这是星蕊的第一部戏吧?我很看好她啊,长得漂亮,悟性也高,可别恋爱脑。陈元在娱乐圈也待了不少年了, 名气没多大,恋爱倒是谈了不少, 希望妹妹清醒一点。”

    一秒记住.42zw.

    “拉倒吧。这么大年纪的小姑娘,碰到陈元这种嘴甜又好看的,根本控制不住。你说你二十几岁的时候,不恋爱脑啊?我听星蕊的助理说,陈元和她今晚早就约好了,要一起去过圣诞节呢,刚好今天没有夜戏。”

    “圣诞节?哇!今天圣诞节哦!害,在这个岛上与世隔绝,气候又这么暖和,倒是忘了现在都已经十二月份了。”

    “是啊。你圣诞节怎么过?”

    “我陪男朋友吧。”

    “你男朋友不是在a市吗?怎么陪?”

    “还能怎么陪?视频呗,他又不可能过来,今天上班,明天也上班。要我说,中国人过什么洋节啊,每次过都碰不到假期,过都不好过。”

    “哈哈哈,那你男朋友要不给你准备礼物,你还不吃了他。”

    “那必须吃了他,别人都有我没有,我肯定不会放过他!”

    “哈哈哈!”

    后面两个人笑着聊天,林素看着片子,偶尔听了那么两句。林素抬头看了一眼天,现在是下午五点,崇远岛太阳还没落山。今天竟然是圣诞节?林素也诧异了一下,不过诧异完,继续看片子了。

    “林导,忙着呢?”

    林素正看着片子,一个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林素看着片子的目光抬都没抬,边划拉着片子边道:“你怎么来了?”

    听到林素这不咸不淡的语气,白野:“……”

    白野在林素说完后,就去她旁边坐下了,坐下之后,白野看向林素正在看的片子,有些受伤道:“不是,我好歹是你老板,你说话能不能别这么冷淡?”

    “你一星期来三趟,多少热情都给我消磨完了。你今天也别走了,就在剧组住下算了。”林素依然没抬头。

    自从这个电影立项后,白野就三天两头往这个剧组跑。而他过来倒不是为了电影,更不是为了她,他是冲着电影里某个女演员来的。

    这个白野,没想到还是个情种。一般在娱乐圈的资本家,见惯了圈子里的黑暗规则,很少会找娱乐圈的女明星做女朋友的,更是很少会喜欢娱乐圈的女明星。但是白野就偏偏喜欢。

    在林素调侃着他的时候,白野目光正落在不远处一个高挑纤细的身影上。他眼中全是热烈的喜欢,听了林素的话,白野收回目光,道:“我觉得你这话说的有点怨妇的意思。”

    白野这话说完,林素终于肯给他一个眼神,她面无表情地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被林素这么看着,白野有怕了那么一瞬,可是也就一瞬,他眼神暧昧,朝着林素凑了过去,道:“你家陶先生没时间陪你过圣诞节了,你嫉妒我吧?”

    林素:“……”

    其实别说圣诞节了,自从这部电影立项,林素带着剧组来到崇远岛上拍摄后。白野三天两头过来,但是从没有见过林素的男朋友陶牧之过来找过她。

    你看看,别人的爱情这么甜蜜,她这儿这么苦涩,白野觉得林素肯定是嫉妒。

    白野这样想着,下一秒,林素拿着剧本砸到了他的头上。

    白野:“嗷!”

    “谁嫉妒?谁怨妇?”林素“噌”得一下站起来,对着白野就是一顿暴打。白野抱着头,就蜷缩在躺椅里,边嚎着边求饶着。

    “哎!林素!我可是你老板!”

    “老板怎么了?”

    “我还比你大,你这叫欺负老人!”

    “就欺负你怎么啦?”

    “嗷!救命,我错了,饶了我!”

    白野边求饶着,边抬手去拉林素,林素打他的动作十分灵巧,白野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往他面前一扯,有些气急败坏道。

    “哎!我真生气了啊!”

    两人本来就在打闹,距离就非常近了,白野这么拉住林素的手腕,把她往身边这么一扯,两人距离更近了。

    就在白野这样说着的时候,两人的身后突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林素。”

    男人的声音一响起,白野的手就饱含记忆的疼了一下。

    他握着林素的手腕,歪着头越过林素的身体看向林素的身后,然后,看到了站在那里的陶牧之。

    白野:“……”

    你听我解释!

    白野看到陶牧之,下意识间手疼得松开了林素。而林素在听到陶牧之的声音后,就猛地把头转了过去,转过头的同时,林素看到了她日思夜想的陶牧之。

    “陶牧之!”

    林素的表情从气愤瞬间变成惊喜,她一把把手从白野那边撤回来,然后一个转身,跳进了陶牧之的怀里。

    就在她撤身回去的时候,白野还被她抽回的手里的剧本打了一下。

    白野:“……”

    林素在他叫了她的名字后,就朝着他扑了过来。陶牧之眉眼温柔,伸出双臂,把林素稳稳地抱在了怀里。

    林素跳进陶牧之的怀里,手臂勾住了他的脖颈,她的脸颊埋在了陶牧之的颈边,闻到了陶牧之身上的冷杉香。

    在闻到熟悉的气味后,林素所有的感官都被唤醒了,她开心地在陶牧之怀里抖了两下,哼哼唧唧地道:“你怎么来了?”

    如白野所说,在她开拍这部戏后,陶牧之从来没有来找过她。因为陶牧之去国外开会了,一开就是半个多月。而且开完会后,回到a市,还要有各种事情,他工作忙得厉害,两人已经快一个月没见面了。

    林素想陶牧之都快想哭了。

    “忙完了就过来了。”陶牧之抱着林素,抬手轻揉了揉她的头顶,安抚着她。

    被陶牧之这么一揉,林素跟个小狗一样“呜”得一声收紧了抱着陶牧之的手臂。

    两人这么旁若无人地亲密的,整个剧组早已经被这突然出现的画面给震惊住了。要知道平时林素在剧组那是雷厉风行,不苟言笑,又狠又凶,跟条小野狼似的。因为这是她的第一部电影,她压力很大。

    剧组的人何德何能看到他们的导演跟条小奶狗一样的趴在一个男人怀里啊?

    不过这个男人是谁?是导演的男朋友?导演竟然有男朋友?导演就漂亮得过分了,导演男朋友怎么帅得更过分啊?两个人现在在夕阳下抱在一起,大家还看什么偶像剧啊,看他们俩的情侣真人秀就够了。

    而在剧组的人们都看向林素和陶牧之时,白野干咳了一声,冲着剧组的人挥了挥手道:“行了行了啊。今天拍摄得怎么样了?”

    “还有一个镜头。”旁边有人回了一句。

    “那就这样吧。”白野道,“今天先到这儿吧。大家下班。”

    白野虽然不是剧组的导演,但他是这部戏的制片人和投资人。他一发话,比林素的话还好使,听了白野的话,剧组里瞬间欢呼起来。

    今天是圣诞节,大家提前下班可以去过圣诞节了。

    白野说完后,剧组解散。白野目光看向某个方向,原本要提前过去的,最后还是挠了挠眉心,过去和陶牧之打了个招呼。

    “陶先生,你可以直接带她走了。”白野和陶牧之道。

    白野对陶牧之的态度很尊敬。除了因为上次被陶牧之握废了手的恐惧还在之外,白野也在前段时间刚接触陶牧之的时候了解了他的背景,知道他是陶家的人。

    白野从小在国外长大,长大后才来到了白家,对a市不太了解,一开始并不知道陶家。后来在一次富二代的生日会上,看到了陶牧之和林素,这才知道了陶牧之的背景。

    白野这样说完,陶牧之冲他礼貌点了一下头,道:“谢谢。”

    “不客气。”白野一笑。

    在他笑着的时候,陶牧之单臂抱着林素,另外一只手臂伸到了白野面前,道:“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林素的照顾。”

    白野看着男人伸出的手:“……”

    他下意识把手往背后缩了缩,而后,他看看陶牧之,又看了看林素,陶牧之就这样伸着手,他要不握未免太不给人家面子。

    想到这里,白野道:“我刚才真是和林素在闹着玩儿。”

    “我知道。”陶牧之道。

    看陶牧之的神情,好像是并不在意他刚才和林素的打闹,看到这里,白野放松下来,笑着伸出手去,道:“什么照顾不照顾的,都是朋……嗷!”

    白野的手再次废了。

    -

    林素和陶牧之离开剧组去了她住的酒店房间。

    林素现在还沉浸在陶牧之就在她身边的惊喜之中,到了房间门口,林素刷卡,陶牧之开门。进门后,门一关,林素迫不及待地亲上了陶牧之。

    “亲亲。”林素的手臂勾住陶牧之的脖颈。在她伸出手臂时,陶牧之已自动俯身,她勾住他的脖颈,抬头亲上去,陶牧之也低下头,吻在了她的唇上。

    两人已经将近一个月没见了。平时也就只能用视频看着对方,来缓解对对方的思念。可是视频哪儿能缓解呢?既触碰不到,又无法深入,也只不过没有办法,只能看着对方的影像聊以缓解思念之心罢了。

    可是现在,两个人抱在一起,亲在在一起,从一开始的隔着单薄的衣衫,到现在的皮肤厮磨相触,到最后,这种简单的厮磨也没法满足两个人,陶牧之手臂抬起,抱起怀里和他亲在一起的林素去了卧室的床上。

    一个小火星,点燃了一整片荒野。

    对于年轻男女来说,没有比做、爱更能纾解思念和爱意的方式了。林素在这片燃烧的火焰中,一点一点地被陶牧之吞食。

    等这把火烧完,外面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林素躺在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了过去。而她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只开了一盏小台灯。台灯旁边,陶牧之开着电脑,正在写着什么东西。

    林素在床上动了动,被褥摩擦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陶牧之在听到后,回头看了过来。朦胧的灯光下,林素的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笑着。

    陶牧之心下一软,起身来到了床边,他的手臂支撑在林素的身侧,低头吻在了她的唇上。

    两个人在这黑暗与光明之中,简单而深情地拥吻着。

    “你在做什么?”在两人的吻分开后,林素的手臂勾着陶牧之,看了一眼他的电脑。

    “工作。”陶牧之道。

    陶牧之也并不是忙完了,只是工作不是那么繁重了,就立刻跑来找她了。听到他的话,林素心中满是甜蜜和爱意,她弯下眼角笑起来,抬头又亲了陶牧之一下。

    “饿了么?”陶牧之回吻在她的颊边,抬手抚过她的额前问了一句。

    “嗯。”

    距离他们来到房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了。现在是晚上八点,林素还没吃晚饭,又被陶牧之在床上折腾了这么一阵,她早就饿了。

    “那我们去吃饭。”陶牧之说着,把被窝里的林素捞了起来。

    林素跟一只小绵羊一样被他抱起来,身体腾空,林素哈哈笑起来。而后,陶牧之给她拿了衣服,自己也换了一套,两人一起离开了酒店房间。

    -

    晚餐的地点是陶牧之定的,在海边山上的一家露台餐厅里。

    露台餐厅是私房菜兴致的,一栋设计风格非常现代的别墅,坐在餐厅的露台上,遥望着海边,能听到海浪拍打崖壁的声音。

    林素在崇远岛上拍戏,但其实整日待在剧组,对小岛并不熟悉。等陶牧之带着她来到这里,她才知道这儿原来有这么漂亮的地方。

    其实陶牧之也是听朋友说的。这家餐厅的建筑是他朋友设计的,所以推荐他来了这个地方。两人在餐厅里吃过饭,林素还不想回去,陶牧之就带着她去了海边。

    a市也有海。但是崇远岛的海不一样。崇远岛是四面被海包围的,海也像是更偏僻顾冷一些。在这样的夜晚,海浪席卷着沙滩,四周一片寂静,只能听到海的声音,人像是也沉入了海里。

    崇远岛的昼夜温差不大,即使是晚上九点多,也依旧是暖洋洋的。林素和陶牧之去了海边后,就脱了鞋子,林素脚踩在沙滩上,在海浪声中小跑着。

    柔软细密的沙子钻入脚趾缝中,又被海水吞没,洗净,林素开拍电影以来的压力和烦躁也被一并洗净了。

    林素就在前面跑着,陶牧之则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跑着。今天并不是圆月,可是月光依旧皎洁,清冷的月光倾撒在粼粼的海面和柔软的沙滩上,林素单薄纤细的身影就在它们的交界线上奔跑着。

    她动作轻盈,像是从海中跃起的小美人鱼。她微卷浓密的长发,随着她奔跑的动作上下跳跃着,飞起,又落在她的身上。

    陶牧之望着她奔跑的背影,在这皎洁清冷的月光下,他的心缓缓地发热着。

    “林素。”

    在林素朝着海里跑着的时候,陶牧之叫了她一声。林素的脚腕浸在海水中,听到陶牧之叫她,她回过头来。

    陶牧之就站在离着她不远的沙滩上,安静温柔地看着她。林素跑得浑身发热,对上陶牧之的目光后,她转身朝着他跑了过去。

    被浸湿的脚腕重新踩进沙滩,细密的沙子裹满了她的脚面和脚腕,她急匆匆走到了陶牧之身边,问道。

    “要回去吗?”

    陶牧之还有工作。

    在她问完后,陶牧之并没回答她的问题,她走到他的身边,仰头看着他。陶牧之低头看着她,她的皮肤在月光下白得透明。

    陶牧之望着她的眸光微微收紧,看了她一会儿后,他眼里浮上了一层淡淡的笑意。他抬手抚过林素的脸颊,低头吻在了她的唇边。浅尝辄止的吻结束,陶牧之直起身体,看着林素道。

    “我今天晚上就要走。”

    陶牧之说完,林素望向他的眼睛里,光芒一点点淡了下来。

    两人分开了将近一个月,而在一起的时间还有没有十个小时。林素的心像是合上后,又被轻轻的磨开,她有些难受,但是又可以理解。

    陶牧之这段时间工作很忙,忙到就算来找她,在她睡觉的时候,他都要拿着电脑工作。而他的忙不是持续性的,等过去这段时间后,他就可以随时过来找她了。

    林素看着陶牧之,她眼睛里的光芒又一点点积蓄了起来。

    “好。”林素笑着点了点头。

    看着林素眼中的光芒,陶牧之眸光微垂,抚在她颊边的手,手指轻轻摩挲了一下她颊边的皮肤。

    “今天我不单单是为了见你来的。”

    在林素感受着陶牧之温柔的摩挲时,陶牧之说了这么一句。

    陶牧之说完,林素:“……”

    在他说完这句话后,林素眼中的理解变成了明显的不理解。陶牧之低头看着她,把放在她颊边的手收了回来。

    “记得上次在家里打牌赢的钻石么?”

    陶牧之这么一说,林素想起了她跟陶牧之父母第一次见面那天,他们去了爷爷奶奶家为他父母庆贺评选成为市十大杰出人物。庆贺完后,大家凑在一起打牌,那天是钻石局,林素赢了一堆钻石,其中有一颗超级大。

    在林素回想着那天的事情时,陶牧之道:“钻石是我一开始就买下的,故意输给你的。”

    陶牧之说完,林素眼睫一颤,她抬眸看向陶牧之,眼中倒映的月光像是火苗轻轻跳跃着。

    在她眸光跳跃的时候,陶牧之已经拿了一个黑色的丝绒盒子出来。盒子拿出来,陶牧之将盒子打开,一打开,钻石的光芒一下投射进了林素的眼睛里。

    盒子里放着一枚戒指。戒指是最简单的款式,经典六爪,上面镶嵌着他们那天打牌赢的钻石。

    林素是知名摄影师,她拍过无数的珍宝,对于简单的钻石戒指,她还没有疯狂心动的地步。

    她疯狂心动的,是陶牧之拿出戒指背后的含义。

    那天钻石被她和陶牧之赢来之后,陶牧之就把钻石送往设计师那里订做戒指了。陶牧之今天确实不是单单为了她来的,他是为了他未来的太太来的。

    林素的心沉沉地跳着。在她的目光从戒指上收回,看向陶牧之时。陶牧之已经牵着她的手,单膝跪在了她的面前。

    “林素,你愿意嫁给我么?”

    求婚是一场平常却又浪漫的仪式,它是一段关系的结束,和另一段关系的开始。林素低头看着面前抬头望着她的陶牧之,她的眼角慢慢弯下,朝着他伸出了手。

    “愿意。”

    林素要有自己的家了。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