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80 章(【二更】那我可以和陶牧之...)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昨天和林素通了电话后, 林慕华就提前把需要带去a市的东西都整理好了。她在小镇住了四十多年,最后离开带走的无可替代的东西,也不过只装了两个小行李箱而已。

    林慕华昨天打电话给了林素, 今天一起来接她的除了林素,还有陶牧之。两人一起进了院子里,林素叫了一声“妈”,林慕华应了。而后,林慕华看了陶牧之一眼,笑了笑。

    “来了。”

    “阿姨好。”陶牧之打了声招呼。

    林慕华又笑了笑。

    林素和陶牧之的关系, 早在上次回来时就已经明朗,只是两人可能还没表明心迹,看着有些模糊。但是这次回来,关系就清晰了许多,林慕华自然也看得出来。

    而对于林素和陶牧之的事情,从林慕华对陶牧之的态度里也能看得出。原本林素还担心母亲对陶牧之先前的所作所为心有芥蒂, 可如今看来母亲和陶牧之的相处还算自然亲和,林素也就放下了心来。

    放下心来后, 也只剩下了开心。

    三人行程不算紧张, 林素和陶牧之到家的时候是上午十一点。马上到了午饭的时间, 三人也没着急走, 待在家吃过午饭后, 才开车离开了家里。

    离开住了几十年的房子,林素和林慕华并没有有太多的不舍。对于母女两人来说,对方就是自己的家,无所谓在哪套房子, 哪个城市。

    下午四点,陶牧之开车进了林素给林慕华买的房子所在的小区。

    首发

    林素给母亲买了一套叠加别墅。

    这套叠加别墅在a市的郊区, 环境清幽,居住便利,非常适合母亲一人居住。除此之外,房间很多,她可以随时回来,以后就算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也可以随时回来,都够住的。别墅一共四层,一层二层是她们家,带了一个一百多平米的大院子,院子里可以种花种树,和林慕华在小镇上住的房子没什么区别。

    房子外面和房子里面没什么区别。当初林素选中这套房子,也是看中了这套房子的装修。这套房子的装修风格是那种美式田园风,装修简约柔和,色彩明显。房子里的采光非常好,阳光能够照透大块大块的玻璃进入家里,会让家里带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母亲的心结已经被解开了,可是和林素一样,心理问题根深蒂固,并不是解开心结就代表心理完全没有问题了。家是一个人待的最久的地方。温暖的家能够让人心情舒适,放松,这也会对母亲的心理有一定的舒缓作用。

    到了家里之后,林素先带着母亲在家里转了一圈。母亲观察着新房子,虽然并未表现出太多的欣喜,可是眼睛里倒映着淡淡的光芒,也能感受出她对这套房子的喜爱。

    现在是下午四点,阳光不是那么充足,但依旧明亮。光芒照在母亲身上,在她身上浮了一层浅淡的光晕。林素看着光晕中的母亲,看了一会儿后,带着她去了母亲的卧室。

    在小镇的家里时,林慕华把朝阳的那一边全都弄成了林素的卧室,她就住在一间偏僻阴暗的小储物间里。

    而这套房子,林素把二楼朝阳的两间弄成了两间超大的卧室。母亲一间,她一间,两人的房间中间是用阳台通在一起的。

    下午时分,太阳下坠在西边,不算太刺眼的阳光透过阳台的玻璃照射进卧室内,卧室的床上,四件套上,被晒了一天,都有一股阳光的味道。只是在房间里待着,心情都非常的舒爽。

    林慕华站在房间里,她的身影置身在阳光之下,她的身体也被阳光一点点晒暖了。她在这种温暖中慢慢回神,看向一旁的林素,冲她一笑。

    母亲的笑容一向都是温柔的。但是以往的温柔,都像是紧绷的皮筋,好像下一秒就崩断。而现在,她站在阳光下,林素仿佛能看到她的精神,变得十分松弛松软。

    被母亲这样温柔地看着,林素也随着笑了起来。

    母女俩站在房间里,看着对方笑着。对视着笑了一会儿后,林慕华和林素道:“帮我整理一下行李吧。”

    得到母亲的请求,林素眼睛轻抬,后点了点头。

    “好啊。”

    早在刚才两个人上来的时候,陶牧之就把林慕华的行李提到房间里了。提到房间后,陶牧之刚好有个电话,就离开房间去院子里接电话了。

    行李箱就在门口,母女两人拿进卧室,一人一个行李箱地整理了起来。

    虽然带了两个行李箱,但其实行李箱的东西并没有多少。林素在这套房子里,把母亲所需要的东西都给准备好了,她也不需要带什么过来。

    现在两个人的身份像是对换了过来。以前林素回家,也不需要带什么东西,现在母亲过来,也不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因为对方都替自己准备好了。

    母亲打开的行李箱里,是一些她贴身的衣物还有用品。而林素打开的行李箱里,则是一些物品,有相册,有书,满满都是母女俩生活了二十年的回忆。

    林素打开行李箱,像是打开了她和母亲的过去。

    母亲收藏了所有她们母女二人的东西,并且从那个家里一并都带了回来。林素蹲在行李箱前,看着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小时候读过的书,心里一点点被充满。

    房子不过是个躯壳而已,这些东西才是一个家的灵魂。

    林素蹲在行李箱前翻看着,把相册和书拿到一边后,看到了行李箱下面放着的铁盒。看到铁盒,林素眼睫一动,把铁盒拿出来后打开了。

    铁盒是一个装饼干的圆盒。盒子打开,里面干干净净地放置着一些小玩意。

    林素看了一眼,拿过了一个圆形的饼干铁盒。拿过铁盒后,她抱着铁盒把它打开了。有玻璃球,卡片,皮筋,弹弓,甚至还有两片叶子,一只塑料蝴蝶……都是林素小时候最喜欢的东西,是林素曾经的百宝盒。

    这么多年,林素都忘记把这些放在哪儿了,母亲却把它们都带过来了。

    林素望着铁盒里的东西,她的手指伸进了铁盒,拿出了一个玻璃球来。拿出玻璃球,林素将它卡在了她的拇指和食指之间,而后用拇指指甲的力量把玻璃球弹了出去。

    玻璃球借靠着力量,弹在了铁盒里。玻璃球“啪”得一声,撞在了另外一个玻璃球上。

    听到声音,林素笑了起来。

    -

    林素离开房子来到了院子里。

    林素出来的时候,院子里打电话的陶牧之的通话已经接近了尾声。林素走出来,陶牧之看了她一眼,林素用唇形问了一句。

    “好了吗?”

    陶牧之看着她点了点头,而后,他和那边说了声再见,挂断了电话。

    他挂断电话后,林素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她献宝一样的把手里的玻璃球给陶牧之看了一眼。

    陶牧之垂下眼眸,看了一眼林素的掌心。林素掌心里放着十几颗指甲大小的玻璃球,因为年岁久远,透明的玻璃球的光泽已经不是那么亮了。

    看了一眼玻璃球,陶牧之看向林素,问道:“这是什么?”

    听到陶牧之这个问题,林素惊讶了一下,拿了一颗玻璃球递给了陶牧之。

    “你小时候没玩儿过?”

    她问完,陶牧之看了她一眼,林素:“……”

    也是,陶牧之的童年是爷爷奶奶给他建的游乐场,没玩儿过这种小游戏应该也属于正常。

    想到这里,林素眼睛眨了眨,冲陶牧之一笑,问道:“要不要我教你玩儿?”

    母亲还在楼上整理行李,两个人也是闲着,倒不如玩儿一玩儿她小时候玩儿过的东西,还能带着陶牧之追忆一下她的童年。

    而陶牧之对她的童年自然是感兴趣的,她提议完,陶牧之就点了点头。

    “好。”

    就这样,林素开始教陶牧之玩儿玻璃球。

    这个玻璃球的玩法实际上非常简单。在脚边画条线,然后在几步远的地方挖个杯口大的小坑。玩儿的时候,两人站在线外,用拇指弹玻璃球。谁先将玻璃球弹入坑里,则谁先拥有“杀人”权。进入坑里后,拥有“杀人”权的玻璃球可以去弹对方的玻璃球,如果弹到的话,对方就输了,那他的玻璃球就被对方赢走了。

    林素手里的玻璃球是随着她小时候“南征北战”过的,也怪不得没什么光泽了,是因为被弹的。

    在林素介绍完游戏规则后,陶牧之接过林素手里的玻璃球,拿着弹了弹,试了一下手感。

    试完手感后,陶牧之看向林素,道:“比一场?”

    林素:“……”

    你这属实有些不知好歹了。

    陶牧之虽然捞鱼很厉害,但玻璃球他还是个新手玩家。而她虽然捞鱼不行,玻璃球可是从小就在玩儿的。现在虽然有那么十几年不玩儿了,可手感还在,没想到陶牧之竟然对她提出了挑战?

    而林素自然是应战的,不然搞得像是她不敢和陶牧之比一样。陶牧之说完,林素的胜负欲熊熊燃起,她像奶奶分祖母绿一样把玻璃球分给了陶牧之一半。

    分完玻璃球,林素用小石头挖了坑划了线。做完这些后,林素把小石头一扔,道。

    “来!”

    两个加起来四十多岁的人开始了小学鸡游戏比赛。

    -

    这种游戏林素是非常有胜利的信心的。因为它不和捞鱼一样,靠运气靠手感,这个它靠经验。林素拥有七八年的弹玻璃球经验,虽然十几年不玩儿有些手生,可是比起陶牧之这个新手她赢的概率还是非常大的。

    两人站在线后面,猜拳决定谁先弹。这一步是林素赢了,林素赢了之后,对准坑的方位把玻璃球弹了出去。玻璃球一出去,林素跟着也跑了出去,她眼睛紧张地盯着玻璃球,而后玻璃球在坑不远的位置停下了。

    停下后,林素松了口气,她得意一笑,看向陶牧之道:“轮到你了。”

    林素说完,陶牧之把他的玻璃球也弹了出来。

    陶牧之第一次,弹得有些偏,离着坑的位置也有些远。他弹出去后,林素看到他玻璃球所在的位置,哼哼一笑,然后蹲下来,拿起自己的玻璃球照着小坑弹了过去。

    因为她第一步走得比较好,玻璃球离着坑的位置就已经很近了。所以第二步,林素成功把玻璃球弹入坑里,获得了“杀人”权。

    获得“杀人”权后,林素从小坑里把她的玻璃球拿了出来,对陶牧之道:“我能‘杀’你了。”

    陶牧之比量了一下坑和他玻璃球所在的位置,道:“你能弹得到?”

    在他这样问着的时候,林素早已经聚精会神地单膝跪在了小坑的一旁。她的手指捏紧了她的玻璃球,视线瞄准了陶牧之玻璃球所在的方位,瞄准之后,林素沉下了她的呼吸。下一秒,玻璃球被她的手指弹了出去。

    玻璃球以非常快的速度朝着陶牧之玻璃球所在的位置飞去,那本来是非常远的位置,但是林素今天运气爆棚,她这样弹出之后,“砰”得一声,两个玻璃球相撞,陶牧之的玻璃球被她的玻璃球给弹飞了。

    陶牧之:“……”

    林素:“耶!!!”

    林素“嗖”得一下从地上蹦了起来,在她蹦起来时,陶牧之像是还没回过神来。林素哈哈笑着,一个猛扑跳进了他的怀里。陶牧之下意识把她抱住了。

    林素双腿攀在陶牧之的腰间,双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她的身体在陶牧之的怀里开心地晃着,她哈哈笑着对陶牧之道:“服不服!就问你服不服!哈哈哈!”

    陶牧之的双臂抱住了在他怀里乱晃的林素,她今天是真的开心,力气也是不小。陶牧之从刚才她那“惊天”一弹中回过神来,看着林素脸上的笑,陶牧之也弯了弯唇角。

    “服。”

    林素更开心了!

    仔细算算,她好像是第一次赢陶牧之!

    耶!!!

    两个人在院子里闹着的时候,林慕华也已经整理完了行李。听到楼下的笑闹声,林慕华走到了卧室阳台。

    从阳台上,能看到院子里林素开心地在陶牧之的怀里欢呼,在她笑着时,陶牧之则稳稳地抱着她,随着她笑着。

    快五点了,阳光也已经染上了颜色,斜阳透过院子外的树将光芒斑驳地洒在院子里的年轻男女身上。林慕华沐浴在夕阳中,望着女儿的笑,眼中也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

    今天是母亲来a市的第一天,也是入住新房的第一天,三个人自然要好好庆祝一下。

    和陶牧之玩儿了一会儿玻璃球,把他杀了个片甲不留后,差不多也到了晚饭时间了。晚饭三人今天就在新家吃,林慕华下楼后,陶牧之和林素去洗了一下手,而后三人一起去了超市。

    这里虽然是郊区,但也是很方便的。小区外就有大型商场,商场里应有尽有,也有进口超市。到了超市,林慕华挑了食材,陶牧之负责拎着,林素负责结账,三人分工明确,没过多久就重新回到了家里。

    回到家后,陶牧之自然而然地拎着购物袋进了厨房。

    在他进厨房后不久,林慕华也走了进来。陶牧之回头看过去,林慕华拿了围裙已经套在了自己的身上。她娴熟地系上围裙,抬眼冲陶牧之笑了一下,道:“我来吧。”

    林慕华这一切做的十分自然。而陶牧之看了一眼她略显憔悴的脸色,道:“我来就好。”

    今天搬家,林慕华虽然什么都不用收拾,可毕竟也是搬家,还是费了些心力的。

    陶牧之这样说完,林慕华已经过去接过了他手里的购物袋。她将购物袋放在厨台,把里面的食材一样样拿了出来,道。

    “来妈妈家里,哪有让孩子做饭的道理。”

    林慕华随意地说完,陶牧之眼眸抬起,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林慕华站在厨房的厨台旁,有条不紊地收拾着厨台上的食材。厨房里的灯光照在她身上,让她自带了一股柔光。而在这股柔光中,陶牧之也看到了以前在林慕华身上看不到的轻松和松弛。

    看着林慕华忙碌了一会儿,陶牧之低头笑了一下,过去接过食材,道:“好。麻烦阿姨了。”

    陶牧之说完,林慕华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

    虽说林慕华要亲自做饭,但陶牧之也没有离开,他留在了厨房给林慕华打下手。两人已经不是第一次合作,现在厨房比以前大很多,合作起来也更方便了。

    陶牧之洗菜切菜,林慕华则负责做菜,厨房里一时间只剩下了烟火气息浓郁的做饭的声音。

    在这种声音中,两人都沉默着没怎么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慕华站在灶火旁,在陶牧之递过切好的菜来给她时,林慕华侧眸看了他一眼,她眼中多有抱歉,和陶牧之道了声歉。

    “我先前对你有过误会,还想过让小素和你分开,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

    陶牧之递过去菜的动作顿了一下。

    关于林慕华想让林素分开的这件事情,林素从没有跟他提过。而陶牧之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国庆假期结束,他为了让林素看透林慕华对她的精神控制,所以给林慕华发了条短信。

    想到这里,陶牧之道:“那件事情我也做的不对,我撒谎了。”

    “但你也是为了小素才撒的谎。”林慕华冲陶牧之一笑,“这些我都知道。”

    陶牧之看了林慕华一眼,也笑了笑。

    -

    陶牧之和林慕华两人合作,晚餐很快做好,三个人在家里吃过了晚饭。

    今天是母亲第一天来a市新家,林素自然要在这里陪伴母亲的。所以吃过饭后,林素就送陶牧之离开了家里。

    两人离开家里,也没有走远,就在站在院子外面分别。

    林素站在院门口的台阶上,陶牧之则站在台阶下,两人这样站着,视线刚好平视。看着面前的陶牧之,林素眼睛一直盯着他看着,陶牧之也看着她,冲她笑了笑,张开了手臂。

    他手臂一张开,林素眼睛微亮,也张开手臂,一整个倾倒进了陶牧之怀里。

    两人身体一接触,双臂都收紧,将对方紧紧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林素搂住陶牧之的脖颈,下巴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陶牧之侧头轻吻了一下她的耳边。

    被陶牧之这样吻了一下,林素觉得有些痒,她轻轻一笑,也回头亲了一下陶牧之的耳朵。两人就在院子门口,一来一回,恋恋不舍地咬耳朵。

    咬到最后,陶牧之先沉着气息停了下来。

    “今天在厨房,阿姨跟我说,她曾经让你跟我分手,你怎么没有跟我提这件事情?”陶牧之把林素抱起,眼眸看着林素身后的房子里的灯光问了一句。

    林素的脸因为刚才被陶牧之亲耳朵亲得发烫通红,她脸靠在陶牧之的肩膀上,夜风吹在滚烫的脸上,吹得她清醒了一些。她想起了当时的情景,道:“我又没打算跟你分手,干什么跟你提?”

    “你不听妈妈的话啊?”陶牧之道。

    “我要是听我妈的话我都跟你绝交了。”林素道。

    当时母亲可不只是说让她跟他分手。林素在说完后,双手扶在了陶牧之的肩膀上,稍稍站直了身体,好可以和陶牧之对视。

    在她直起身来看向陶牧之时,陶牧之也在看她。房子里的灯光只能透出来一些,朦胧能看清人的轮廓,林素看到陶牧之眼角弯下,像是在笑。

    林素看着陶牧之的笑,她又重新抱住了陶牧之,这一次比刚才的力气要大一些,她和陶牧之的身体贴得也更紧一些。

    “是你给我的不跟你绝交的勇气。”林素道。

    林素是被感情伤害过的。被伤害过的人,更容易因为怕再被伤害而放弃一段感情。但林素没有放弃陶牧之,并不是因为她自己有多勇敢,而是陶牧之给了她勇敢的底气。

    林素今天很乖。她没有昨天的紧张,也没有往日的傲娇,她就是完全舒展开,和他说着她内心的想法。

    陶牧之听完,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间。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夜空星光璀璨,时间像是就此定格。

    “陶牧之。”林素趴在陶牧之怀里,叫了他一声。

    “嗯。”

    耳边陶牧之轻应了一声,气息浅淡的弥散在她的耳边,听着他的声音,林素似乎能看到他在发声时滚动的喉结。

    林素心跳慢慢加速。

    “我还没有跟你说过一件事情。”林素抱着他道。

    “什么?”陶牧之问。

    “我喜欢你。”

    陶牧之眸光一动。

    林素的告白,直白而简单,以至于在她说完后,陶牧之的心跳过了好久才慢慢启动。在他心跳启动间,林素像是逃跑一样,离开他的怀抱,狂奔进了房子里。

    怀里林素的温暖和柔软的触感还在,陶牧之眸光微定,他的血液在体内随着他的心跳加速而快速流淌着,他的整个人都热了起来。

    林素逃跑了!

    哇!她从没有想过自己这么怂,告个白还带跑的。但是当时那个情景,林素的心脏已经不听使唤了,她怕继续跟陶牧之腻歪下去,或者听到陶牧之给她的回应,她可能会晕倒过去。

    所以她才逃跑了!

    林素跑进房子后,急速狂奔到二楼自己的房间。打开房间门进门后,林素刹车停在了门后。她站在黑暗没有开灯的房间里,她的耳膜快被她的心跳给震破了。

    多亏她逃跑了!

    林素站在黑暗中,平息着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在平息着心跳和呼吸时,她抬起头,才发现自己现在这个位置,陶牧之站在院子外面好像能看得到她。

    卧室窗帘没拉,露天的阳台大敞,林素一抬头,刚好和院子外面站着的陶牧之目光对上。

    刚平息下的心跳重新开始运作了起来。

    对上陶牧之的目光后,林素立马转身,一个虎扑跳到了床上。跳到床上后,林素把脸埋在了被子里。

    啊!告个白也太费心脏了!

    陶牧之原本怀里是抱着林素的,但在林素和他告白后,他一时间意识顿住了。等他回过神来时,怀里的林素就已经不见了。

    陶牧之的手臂还没有因为林素的离开而收起,他抬眼看向了林素房间的方向,在黑暗中,和林素的目光隔空相望。视线对上,林素躲开他的目光,跳到了床上。

    即使不在她的身边,陶牧之都能想象到她扑到床上的画面。想象着这个画面,陶牧之心底溢出一丝甜意,收起了手臂。

    林素的房间里一直没有开灯,陶牧之站在院子里望了一会儿,转身离开了。

    林素趴在床上,耳朵竖起,还在听着外面的动静。

    在她跳到床上时,外面一直很安静,不知道过了多久,像是她的心跳和气息都平稳下来了,她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开车门的声音。

    陶牧之要走了。

    林素从床上起了身。

    在她起身时,外面的关门声和开车声没有间断。不一会儿,车声像是渐行渐远,在渐行渐远的车声中,林素的心也越来越远了。

    等车声彻底消失后,她重新躺倒在了床上。

    倒在床上,林素把被子往怀里抱了抱。床上的被子被太阳晒得很松软,可是抱在怀里,总是没有抱着陶牧之踏实。

    陶牧之才刚离开,林素好像就开始想他了。

    -

    林素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起身去浴室洗了个澡。洗完澡,换上睡衣后,林素离开房间,敲了母亲房间的门。

    林慕华听到敲门声,应了一声:“进。”

    林素开门走了进去。

    看着穿着睡衣的林素站在门口,林慕华笑了一声:“要一起睡么?”

    林素笑着点头,林慕华拍了拍床边的位置:“过来吧。”

    得到母亲同意,林素小跑着来到了床边,然后掀开被子上了床。

    林慕华早在林素进来前,也已经洗过了澡,她的沐浴露是林素选的,带着股淡淡的茉莉茶香气。洗过澡,换了睡衣,她也早早上了床,现在正在床上翻看东西。

    林素上了床后,就被林慕华揽在了怀里,母女俩跟林素小时候一样,依偎在一起。林素看着母亲手里拿着的东西,笑了一声。

    “看书啊。”

    “嗯。”林慕华浅应了一声,道:“你小时候最爱看的画本。”

    林素看了一眼林慕华手上的画本,关于小时候的回忆也在脑海里一一浮现。

    其实母亲也并不是一直处于对她的仇恨之中的,她是她的女儿,对她的爱是本能,所以在仇恨之中,也会流露出一些爱意。

    小时候母亲也会和其他母亲一样,给她买新衣服,接她上下学,晚上帮她洗澡,给她读绘本,还会给她扎头发……

    这些太过零星的爱意,也让林素选择了和母亲的和解。

    现在母女两人在一起,心结解开,一切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

    “我都忘了故事情节了。”林素看着绘本道。

    听了林素的话,林慕华低头看了她一眼,“要我再给你读一遍么?”

    “好啊。”林素抬头看着母亲笑着应着。

    得到林素的回应,林慕华找了个舒适的姿势,怀里抱着林素,她开始像小时候一样给林素读着手里的绘本。

    小时候给林素讲故事,都是为了哄她入睡的。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像是一层薄纱,慢慢地盖在了她的意识上。

    林素趴在母亲的怀里,手臂抱着她,闻着令她心安的茉莉茶香,她的眼皮渐渐沉重,最后彻底闭了起来。

    怀里林素的呼吸声随着她读绘本的声音变得越来越绵长,小孩子的绘本也没有多少页,林慕华读完,怀里的林素像是已经睡着了。

    灯光下,林素的睡颜像是瓷娃娃。

    林素的长相,多数是随了她,但是少数中也有些她亲生父亲的影子。这个影子一直笼罩着她,蒙蔽着她,让她的恨意站在爱意之上。

    她错过了二十年的时间去爱她,但是未来的很多年,她会把这些爱好好弥补给她。

    林慕华目光柔和地望着林素,她抬手将她颊边垂落的发丝撩到了耳后。做完这些,林慕华放下绘本,关了灯。

    灯光关好,林慕华抱着林素小心翼翼地躺下了。

    她的动作很轻柔,可是在这轻柔之下,林素懵懵懂懂还是醒了。林素醒来,手臂重新收紧,抱住了母亲。

    林慕华感受到她收紧的手臂,抬手轻轻拍在了她的身上。

    在这样轻柔的拍动下,林素的意识再次慢慢陷入沉睡之中。在睡过去前,林素闭着眼睛,问了母亲一个问题。

    “妈妈。你和那个男人结过婚,你会觉得我不适合结婚吗?”

    林慕华听完,拍着她的动作一顿,她也只顿了一下,后又重新把手放在了林素的身上。

    “不会。结婚这件事情是没有错的,错的是结婚的对象。”林慕华道。

    “那我可以和陶牧之结婚吗?”

    “当然。”

    林素轻轻笑了起来。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