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78 章(你给独苗捞个老婆吧。...)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不知道是东栾这样告诉寻颖的, 还是寻颖自己这样找陶牧之说的。不过不管是哪种,现在都无所谓了。

    她确实因为东栾受过很多伤害,可这也是一个认识陶牧之的契机。若是没有东栾, 可能她一辈子不会从那个小镇出来,和母亲之间的结也不会解开。

    林素和陶牧之说了她的事情,她在陶牧之这里也没有任何秘密了。她说完后,看了一眼陶牧之,道:“你要找医生也可以,但不应该找肾移植的医生, 应该找妇产科医生。”

    林素当时车祸,身体受了损伤,医生说她受孕几率很小。但是她还年轻,身体养一段时间怎么样也未可知。林素也曾经因为这件事情而颓靡和胡思乱想过,但是可能是现在她心理健康痊愈了吧,她对任何事情都看得很开。怀孕这种事情看缘分, 并不是说就一定怀不上。

    但是这件事情也确实要和陶牧之说一下。

    若是两人交往,随着交往加深, 关系势必会近一步。她也要看一下陶牧之对这件事情的反应。

    陶牧之没什么反应, 在她说完这一番过去的事情后, 他像是听了个故事一样。

    “什么医生都不需要找。你很健康。”陶牧之道。

    林素听完, 望着他的眼睛笑了笑。

    她眼角弯下, 眼中盛满了光,陶牧之抬手抚过她的脸颊,后又摸了摸她的头发。他没什么反应,不代表没什么感觉。林素的过去, 关于她说出来的每一秒,都像是刀片划过心脏, 留下了细密的刀口和疼痛。

    他的手落在她的发间,后抬起轻揉了揉她毛茸茸的头顶,在她笑着的时候,问她。

    记住m.42zw.

    “上午还有拍摄?”

    林素是被他中途叫出来的,上午杂志封面的拍摄结束了,但也还有其他的拍摄任务。而且她和白野的对话还没结束呢。

    “还有。”林素应声。

    “我送你回去。”陶牧之道。

    林素点了点头:“好。”

    -

    两人气氛凝滞地来到了车上,经过在车上的一番交谈后,离开时气氛已经变得轻松又开心。林素的心轻飘飘的,身体也轻飘飘的,她被陶牧之牵着手,送回了摄影基地。

    摄影基地里,白野还没有离开。当时林素和陶牧之表情都不怎么好看的走了,现在重新回来,看林素的表情,应该是和好了。

    林素和陶牧之走到了操作台旁,白野也看向了陶牧之,冲他笑了笑,打了个招呼。

    “你好。”

    “你好。”陶牧之应了一声。

    陶牧之应声完,白野的目光就落到了林素身上,他眼神示意了一下林素,林素反应过来,给两人做了一下介绍。

    “这是白石娱乐的白总,这是我……我男朋友。”林素在说男朋友的时候,脸还烫了那么一下。刚确认关系,她还有些不太适应。

    在陶牧之带林素走的时候,白野也就猜测出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当时林素趴在他怀里,陶牧之叫林素的时候,跟捉奸一样。

    想起刚才的事情,白野笑起来,对陶牧之道:“我刚才和林小姐那是不小心,她摔了我顺手扶了一把,别介意。”

    “没关系,谢谢。”陶牧之道。

    白野听完陶牧之的回答,就觉得他十分有水平,不但不介意,还跟他道谢。想到这里,白野回头和林素道:“你男朋友挺不错啊,挺绅士的。”

    听了白野的夸奖,林素:“……”

    在白野夸奖时,陶牧之表情依然平静,刚才林素介绍他并没有介绍他的名字。他看向白野,朝着他伸出了手。

    “陶牧之。”

    见陶牧之伸过手来,白野也伸出了手去,笑着道。

    “白野……啊!”

    白野的手废了。

    林素:“……”

    -

    林素下午的拍摄是在亢奋和平静频繁交叉中度过的。

    她亢奋是亢奋她现在和陶牧之是男女朋友关系了,她平静是平静虽然现在才确定关系,但是她和陶牧之地相处好像一直就是男女朋友的模式。

    一起吃饭,一起睡觉,接过吻,牵过手,拥过抱,好像情侣之间的事情该做的也都做得差不多了。

    但是那时候做,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现在他们不管是接吻还是拥抱还是牵手,都不需要理由了。

    他们的关系确定,他们做什么也都是合理的了。

    除了亢奋和平静,林素开心了一下午。

    开心的心情也影响了她的工作效率,下午的拍摄在五点钟的时候提前拍摄完。林素提前收工,开车回了家。

    林素和陶牧之确立关系之前和确立关系之后的相处模式没什么变化,但是相处的心情还是变了的。比如现在,林素开着车,简直归心似箭。而开车到了家后,对于即将要回家,即将要见到的陶牧之,林素又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了。

    就在这种紧张和忐忑中,家里房门被打开,陶牧之到家了。

    林素听到开门声,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她迫不及待地穿上拖鞋跑向了玄关处。在跑到玄关处看到门口站着的陶牧之时,林素的心往上一提,急急地停了下来。

    陶牧之:“……”

    陶牧之刚下班回来,回来的路上,他还去了趟超市,买了今晚做饭需要的食材。他一手关上了家里的门,另外一只手则拎着超市的购物袋。他的目光早在林素跑过来前,就看向了她跑过来的方向,然而等林素闯入他的视野后,林素却停住了。

    两人站在玄关两端,隔着玄关互望着。

    林素的心砰砰直跳,她看着陶牧之,陶牧之在对她笑。

    她是跑过来迎接陶牧之的,结果跑过来后,却这样傻站在了这里,林素看着陶牧之的笑,她的脸因为刚才的跑动有些发烫。

    “你,你回来了?”林素干巴巴地问了一句。

    听了她的问题,陶牧之望着她的目光轻轻变柔,他眼中的笑意也因为她的话而变浓。陶牧之轻勾着唇角,低下头先把鞋换了一下。换好后,他走到了林素的身边。他抬起没拿东西的那只手,把林素揽在了怀间。两人身体一碰触,陶牧之低头吻在了她的额前。

    “我回来了。”陶牧之应了一声,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林素的头发在陶牧之的轻揉下,变得更加毛茸茸,她仰着头,看着面前的陶牧之。她的心口因为他温柔的碰触和安抚,变成了软绵绵的棉花糖。林素像是要溺死在这温柔的甜蜜里。

    这才是情侣的相处方式。

    林素的眼睛亮了亮。

    看着她被安抚下的双眸亮了亮,陶牧之抬手捏了捏她的耳朵,而后他松开她,问道:“饿了么?”

    林素眼睛看着他,眨了眨眼。

    “饿了。”

    “我去做饭。”陶牧之说着,拎着购物袋进了厨房。

    -

    陶牧之去厨房做饭了。

    往常陶牧之做饭的时候,林素都是大爷一样在沙发上躺着等着的。但是那时候陶牧之就是为了照顾她才住她家的,她可以像大爷一样等。现在她是陶牧之的女朋友了,在他做饭的时候,她应该要去帮一下忙吧。

    陶牧之正在洗菜,看到了站在门口的林素。

    陶牧之:“……”

    水龙头里的水声不小,陶牧之看到林素后,先把水龙头拧上了。水龙头拧上,水声消失,陶牧之看着林素,问道。

    “怎么了?”

    林素眼睛抬动,看了他一眼,两只手试探性地往前伸了伸。

    “要不要帮忙?”

    陶牧之手上拿着青菜,看着站在那儿的林素,他目光落在她试探性伸出的手上,眼睛里浮上了一层笑。

    陶牧之点了点头,林素看到他点头,她眼睛里又是一亮。她伸着手走进厨房,接过了陶牧之手里的青菜。

    林素并不是个什么都不会做的人。

    她虽然不会做饭,但是洗菜她还是一把好手的。她进了厨房后,家里的厨房像是一下变得拥挤了起来。她的洗菜声和陶牧之的切菜声炒菜声混合在一起,小小的厨房升腾起甜蜜的烟火气。林素在这混杂在一起的声音里,竟然感受到了一种家的感觉。

    -

    有了她的帮忙,陶牧之的晚饭做得也比往常要快了些。晚饭依然是三菜一汤,做完后,陶牧之端着上了桌,两人围坐在餐桌两侧,安静地走完了吃晚饭的流程。

    像是吃晚饭这样子的流程,是以前也走的。所以在吃饭的时候,林素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是饭吃完,林素坐在餐椅上,越过餐桌看向厨房正在洗碗的陶牧之的背影时,有了一丝别样的感觉。

    他们现在是吃完饭了。就以前两人没确定关系前,吃过饭后,林素和陶牧之就回各自的房间互不打扰了。

    但是现在,两人是男女朋友了,要是吃完了饭就又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是不是有些太过疏离了?可是如果他们吃完饭不回各自的房间的话,那他们应该在家里做些什么?

    林素盯着陶牧之的背影,陶牧之的碗马上洗完,留给她思考的时间不多了。

    在林素进行着头脑风暴的时候,陶牧之洗完最后一个碗,拧上了水龙头。水声一停,陶牧之拿了厨房用纸擦干净了手上的水滴,他转过身来,看向餐厅。餐厅里,林素正目光紧紧地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在他看向她后,林素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抓包一样,眼睛立马抬起,视线瞥向了一旁。

    陶牧之:“……”

    林素倒是也没做什么坏事。只是她刚才在想她应该和陶牧之在这漫漫长夜里做些什么的时候,想到了陶牧之对她做坏事。

    林素的心被自己想得跳得飞快,在陶牧之看过来时,她的心跳像是一下当机,她梗着心跳把目光瞥向了一旁。

    虽然没有在看陶牧之,可是在和她视线对上之后,陶牧之却离开厨房,朝着她所在的餐厅走了过来。

    林素的心跳随着陶牧之朝着她走近而变得越来越快了。

    陶牧之走到了餐桌一旁,他站在她对面的位置,低眸看着林素,问了一句。

    “要不要出去逛逛?”

    而在他说完后,林素像是被他从某种情绪中拉出来,她抬头看向他,立马点了点头。

    “好。”

    -

    两人离开了封闭的家,来到了大街上。

    或许是家里空间太过封闭的缘故,林素老感觉在家里的时候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好在现在陶牧之带着她出来了,林素像是被加了氧的独苗,慢慢平复下来了。

    陶牧之说出来逛逛,也只是没有目的的逛逛。两人沿着街道走着,走着走着就走去了广场旁的夜市。

    十一月中旬,a市的夜早已入了冬。空气里带着潮湿的冷气,随着风流动着,轻而易举地就能吹透单薄的衣服。可即使是这么冷的天,夜市里依然热闹。小商小贩们都围聚在一起,出来玩儿的人们则三五成群地要么在聊天,要么买东西。

    这一派热闹的景象,将这初冬的寒气都驱散了些。

    陶牧之牵着林素的手来到了夜市。上次逛过了一次,这次也没什么新奇的了。林素的注意力全部在陶牧之牵着她的手上,走马观花地跟在陶牧之身后逛着。

    刚逛到夜市中央的位置,林素被人热情地叫住了。

    “小姑娘,要不要再捞小金鱼啊?”

    林素:“……”

    叫住林素的是上次捞金鱼的那个老板,林素在金鱼老板眼睛里,就是一条大肥鱼。她上次花了六十块钱捞了三次,最后只捞到了一条独苗。

    她长得好看,手气又差,老板一眼就认出了她。还有她身边的男朋友。

    而在他叫了她一声后,林素竟然真的停住了脚步。她目光落在他身上看了一眼,后又看了一池子的小金鱼。看着一池子的小金鱼,林素想了想,拉着陶牧之蹲在了金鱼摊子旁。

    林素一蹲下,老板就知道她上钩了,连忙递了一个小渔网给林素。林素接过渔网,转手递给了身边的陶牧之。

    “你给独苗捞个老婆吧。”

    拿着渔网的陶牧之:“……”

    林素之所以停在捞鱼摊子旁,并不是因为她被老板的热情所打动,她就只是单纯想给独苗捞个老婆。

    想当初她在捞鱼摊子这里,捞了三次,也只捞了独苗自己。捞了独苗后,她就把独苗单独养在了一眼找不到它的大鱼缸里。

    林素先前不觉得有什么,毕竟一条鱼嘛,而且它是家里的独苗,它能得到她全部的爱,这样多好?

    可是现在林素就不这么觉得了。她和陶牧之在一起后,觉得还是有条鱼陪伴独苗比较好。毕竟她都脱单了,还独苗一条鱼独着,多少有些不厚道。

    而独苗当时是她捞的,现在它的老婆让陶牧之捞,也顺便可以让独苗感受一下父爱。

    把渔网递给陶牧之后,林素就看向了陶牧之。陶牧之感受着她的目光,和她对视一眼后,看了一眼翻滚的鱼池。

    鱼池里全是和独苗同品种的小鱼,这种小鱼密密麻麻地在鱼池里翻涌着,看上去十分好得到。然而只有真正捞的人,才知道捞到一条有多么难。

    当初林素捞独苗,陶牧之可是看了全过程的。他应该也知道这鱼看着简单,实际难捞,所以在她把网子递给他后,望着鱼池迟迟没有下手。

    林素看着他轮廓清晰的侧脸,给他打气。

    “你捞就行,反正一次捞不到我们捞两次,两次捞不到我们捞三次。”林素财大气粗。

    她这样安慰着陶牧之,陶牧之的目光始终落在鱼池里,在她说完后,他应了一声“好”,在应完那声好后,陶牧之把渔网放进了鱼池。

    -

    林素拎着一兜子鱼,闷闷不乐地站在捞鱼摊子旁。同时闷闷不乐的,还有热情邀请他们来捞鱼的摊主。

    一开始林素接受摊主的邀请,是想让陶牧之给独苗捞个老婆的。谁承想,陶牧之一渔网下去,捞了一群。

    在林素拎着鱼站在那里的时候,陶牧之则付了刚才捞鱼的钱。付完钱,陶牧之看了林素一眼,又看了一眼她手里拎着的鱼。

    “不高兴?”陶牧之问。

    林素:“……”

    也不是不高兴吧。就是她只想养两条,没想养这么多条。

    “我让你给独苗捞个老婆,没让你给它捞个后宫,好家伙,现在它不光有老婆,简直是妻妾成群。”林素道。

    林素觉得她的独苗不单纯了。

    听了她的话,陶牧之轻笑了一声。而在林素说话的时候,捞鱼的摊主也看向林素,适时地提醒了她一句。

    “要是不想要这么多的,您也可以只拿一条。”

    摊主提醒完,林素:“不行。”

    摊主:“……”

    -

    林素和陶牧之带着独苗的一干妻妾回了家。

    刚才出去逛了那么一圈,林素的衣服都被吹透了。一回家后,家里的温暖霎时间包裹了她。身体一暖过来,林素拿了陶牧之手里的塑料袋,跑去了鱼缸那里。

    到了鱼缸旁,林素拎着塑料袋一角,就想把独苗成群的妻妾倒进去。在她倒进去前,陶牧之制止了她。

    “等会儿。”

    林素回头看了过来。

    在林素看过来时,陶牧之也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他把林素手里装鱼的塑料袋拿了过来,而后,他打开了鱼缸,道:“得先让外面的鱼适应一下鱼缸的温度。”

    说着,陶牧之用先前装独苗的玻璃瓶装了些水出来。而后,他拿着独苗成群的妻妾和玻璃瓶子去了洗手间。

    林素跟着过去,看着陶牧之把塑料袋里的水倒入了一个盆里。而后,他用手把独苗成群的妻妾一条条捞进了玻璃瓶里。

    在这个过程里,林素在旁边看着,顺便数了一下独苗的妻妾,足足有十一条。

    真是父爱如山。

    把所有的小鱼装进瓶子后,陶牧之让小鱼在瓶子里适应了一下水温的温度,而后,他把玻璃瓶递给林素,道:“去放进去吧。”

    林素接过玻璃瓶,把玻璃瓶的小鱼倒进了鱼缸里。

    鱼缸是摆放在家里的阳台前的。阳台接近黑夜,鱼缸里开着灯,灯光梦幻,在这梦幻的灯光和氧气机的泡泡里,玻璃瓶里的小鱼像流星一样滑进了鱼缸里。

    进入了更广阔的环境,小金鱼扭动着身体在水里畅游,它们的鳞片反射着鱼缸的灯光,在水中闪烁着。十一条小金鱼涌入鱼缸,独苗像是感受到了水流,也从鱼缸底部游了上去,和另外十一条就那么汇聚到了一起。

    即使现在鱼缸里有十二条小金鱼,林素趴在鱼缸上,还是能一眼看出哪条是独苗。独苗他们已经养过一段时间了,按时喂养,生长环境也好,比起它同期生长在鱼池里的小金鱼们体型是要大一些的。

    虽说小金鱼都是同一个品种,长得也几乎是一模一样。但是小金鱼和小金鱼是不一样的,那些是二十块钱十一条,独苗可是六十一条,身价昂贵。

    在林素心满意足地看着鱼缸里鱼时,陶牧之则看向了她。鱼缸上有着陶牧之和她的倒影,林素的视线逐渐从鱼身上,落到了鱼缸的倒影身上。她眼睫轻轻一抬,转过了头来。

    鱼缸的高度对于林素来说刚刚好,对于陶牧之来说却有些矮。在和她一起看鱼缸里的鱼时,他是微微俯身的。而在看了一会儿鱼后,他就看向了她。在她转过头来时,陶牧之的眼睛和她的眼睛在同一水平线内。两人的目光对接,林素的眸光轻轻一动。

    这是一幅很动人的画面。

    鱼缸浅蓝色的灯光朦朦胧胧,透过透明的玻璃,映在了林素的脸上。她回过头看着他,她的脸上是斑驳的光,她的轮廓在这灯光下模糊而精致。在这模糊中,她的一双眼睛像是被山涧清泉濯洗过的猫眼石,清澈透亮。

    在这清澈透亮的眼睛里,倒映着他的身影。

    陶牧之安静地看着她,他凑近她,吻上了她。

    两人的吻在鱼缸的灯影中有些梦幻迷离,林素闭上眼睛,细腻清晰地感受着陶牧之的气息。他的唇落在了她的唇侧,唇瓣厮磨,她的意识在被陶牧之的吻一点点侵离。

    暧昧的灯光,放肆的关系,在这封闭的环境里,这个吻在失控……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