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77 章(他填满了她的世界。...)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陶牧之对她表白了。

    在她自曝了她痊愈以后, 她的船已经靠岸,陶牧之自行登到了她的小岛上。林素愣愣地看着面前的陶牧之,两秒后, 脸“腾”得红了。

    她不应该有这样的表现。

    他们两个人虽然没有说开,但是各自的心意都已经很明显。陶牧之喜欢她,她喜欢陶牧之。她以为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会像老夫老妻一样,可是现在林素的脸热得发烫,心脏也跳得乱七八糟的。

    她感觉自己要炸开了。

    陶牧之的手臂还是抱着她的, 他垂眸望着她,浅棕色的眼睛里像是深海带着浅浅的风。风温柔的拂过水面,漾起浅浅的涟漪。

    她的意识成了一团浆糊。

    从小到大,林素被无数人表白过,但是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过。

    在陶牧之打开自己的心之后,她的心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他贴贴, 她想被陶牧之抱住,和他的爱融在一起。

    但是她没有, 她抬眼看向陶牧之, 道:“哦。”

    陶牧之:“……”

    首发

    看着怀里的林素, 陶牧之道:“所以我们现在是在一起了?”

    “谁说的?”林素道。

    陶牧之:“……”

    林素在反问完陶牧之后, 她自己都有些心虚, 但是她撑住了。她抬头看向陶牧之,道:“两个人在一起是要两情相悦的,你跟我告白了,也只是你喜欢我而已。我可没说我喜欢你, 你不能强买强卖。”

    临门一脚,林素还要折磨陶牧之那么一下子。

    而在她说着的时候, 陶牧之只是笑着看着她,她说完,他低头在她唇边吻了一下。柔软的唇贴在了她的唇角,林素的心一下提到了喉咙,那点零星的矜持也被吻得七零八散的了。

    陶牧之只吻了一下就离开,离开后,目光依旧注视着她。在这种注视下,林素的身子麻了半边,意志也不是那么坚定了。

    “喜欢我么?”陶牧之问。

    林素:“……”

    “喜欢。”

    林素小声地说了一句喜欢,陶牧之的心跳也随之一乱。林素在说完后,抬眼看向了他。她的眼睛清澈明亮,像是林间的小鹿,所有的情绪都饱含着这双眼睛之中。

    她毫无保留地喜欢他。

    陶牧之喉结一动,低头和她吻在一起,林素的手臂搂在了他的脖颈间,脸红着迎接。

    在脱离了那段脆弱的关系后,他们有了更稳固的关系。他们现在是男女朋友了。

    而有了这层关系,他们之间的薄膜也没有了。他们现在接吻,就是皮肤贴着皮肤,心脏贴着心脏,林素仿佛能感受到他们两人的血液都融合在一起,陶牧之像是把她融进了他的身体里。

    林素也更加控制不住了。

    两人在车上接吻,车里的气息都是乱的,热的,甜的。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各自坐在了各自的位置上,平息着心跳。

    林素的心跳在快速跳动着。

    人的心跳在快速跳动时,总会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意识飘离,像是置身在梦境之中。林素的心也随着这种不真实的感觉飘着,她回头看了一眼,陶牧之就在她的身边。

    她的心也随之落地。

    林素感受着这种心脏落地的感觉,唇角和眼角不受控制的轻轻上扬了起来。

    正当她笑着的时候,陶牧之也回头看向了她,两人目光相对,林素刚落地的心跳又跳了起来。

    陶牧之看向她的目光像是日光下的水,晒得温热又温柔。林素被这样看着,实在有些把持不住,她红着脸收回目光看向车子前方,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痊愈的?”

    林素把脸别到了一旁,她的耳朵则刚好进入了他的视线。林素的耳朵小巧精致,现在泛着一丝粉色,像是打了一层腮红。

    望着她滴血一般的耳垂,陶牧之眼角微弯,也收回目光看向了车子前方。

    “早上碰到了汪教授,她跟我说的。”陶牧之道。

    意料之中的答案,林素还以为能瞒住他,听陶牧之说完,林素“哦”了一声。

    听到林素的回应,陶牧之转头看向她,问道:“你怎么不告诉我?”

    林素:“……”

    她和陶牧之的相识是因为她的心理疾病,而后期虽然陶牧之不是她的心理医生,可陶牧之也是除了她以外最关注她恢复状况的人。他陪伴了她整个治疗过程,不管如何,她痊愈了确实都应该告诉他。

    被他这样问了一句,林素微抿了抿唇,她回头看向他,道:“你也有事情没告诉我。”

    陶牧之想起了杨曦。

    从昨天下午开始到今天,林素都在因为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跟他闹着别扭。陶牧之以为她是病情加重,所以对一些问题比较偏执一定刨根问底。但是原来是她痊愈了,所以对于他的事情上更为在意。

    她不喜欢他对她有所隐瞒。

    陶牧之一开始隐瞒林素,是怕她知道杨曦的身份后,会多想他对于她的身体情况过于在意。但是现在,林素已经痊愈了。她有强大的内心,也不会因为他的这个行为去钻牛角尖。

    “她是做肾脏移植的医生。”陶牧之道。“那天她刚好过来,我就咨询了一下关于捐赠肾脏者捐赠完肾脏后应该注意的问题。”

    陶牧之说完,林素回头看了过来,陶牧之看着她,说:“我怕你知道之后乱想,会以为我在意你没有了一颗肾脏。我当时不知道你已经痊愈了,所以没告诉你。”

    昨天杨曦是来找他咨询她朋友的心理问题的。她朋友有焦虑症和强迫症,但是不愿意看医生,所以她就来找陶牧之想问下解决办法。

    在他解答完她的问题后,陶牧之也咨询了她一些关于肾脏移植方面的问题,所以两人那天在诊疗室的时间就待得久了些。

    陶牧之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依旧是注意着林素的表情的。她现在也只是刚痊愈,并不一定就会稳住情绪。这件事情是林素的伤疤,现在他又重新提起,就算是很久的伤疤,想起来肯定也不会舒适。

    陶牧之观察着林素的表情,林素在听他说完杨曦的事情后,她的表情逐渐变得不可思议。

    “你以为我没了一颗肾脏?”林素问。

    陶牧之:“……”

    林素这样说完,陶牧之眸光抬起,他看着她的神色,问道:“还有?”

    林素:“……”

    “当然!”林素道,“我两颗肾脏都好好地待在我肚子里呢。”

    林素说着,还拿手比划了一下她的腹部。陶牧之的目光循着她的手指看向了她平坦的腹部,在看了一眼后,又抬头看向了林素。

    林素不像是在说谎。

    她当然没有说谎,她还不可思议于陶牧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你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啊?”林素问。

    林素问完,陶牧之抬眼看着她,并没有回答。她和陶牧之对视着,看了一会儿后,道:“不能说对么?”

    心理医生有保密原则。

    她问完之后,陶牧之也没有回答。但陶牧之没有回答,林素也猜测了个差不多。因为她想起来东栾来找她那天,陶牧之突然也跑到摄影基地找她。

    他什么都没说,可是他不会无缘无故去找她,他应该是在那时候知道了些什么。

    林素和东栾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多,除了她和东栾以外,就是东栾的妻子寻颖。而寻颖是有产后抑郁的,也能和陶牧之这个心理医生联系起来。

    当时应该是寻颖告诉陶牧之她的肾脏没有了的。

    想到这里,一切也就说通了。

    陶牧之只给她诊疗过三次,而且三次基本上都是两人斗智斗勇,关于她和东栾的事情,她一直没有跟陶牧之提过。

    先前不提是不愿意说,后来愿意说了,陶牧之要跟她避嫌。现在她痊愈了,也没有什么好避嫌的了。

    林素想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个地方开始说。

    “当时东栾病了以后,我确实配型了,也确实成功了。我当时是想给他捐的,他也接受了。不过后来在我们一起坐车去医院的路上,出了车祸。当时我从车里爬出来,拼着最后的力气把他从车里拉了出来。在拉出来时,车子爆炸,震伤了我。我当时住院,医生说我的身体不适合捐赠肾脏,所以就没捐。”

    林素说到这里,抬眸看向陶牧之,继续道。

    “但是那次车祸也确实给我的身体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伤害。医生说我伤到了器官,以后怀孕的几率可能很小。”

    “后来,东栾有了肾脏的捐赠者,接受了肾脏手术。手术成功后,他说他喜欢孩子,然后就跟我分手了。”

    林素因为东栾和她的分手,遭受了很大的精神打击。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愿意把肾脏给东栾,而东栾竟然因为她不能生孩子而和她分手。这对于她来说,是一种抛弃。

    当初东栾带着她离开母亲。她的世界从全是母亲,变成全是东栾。可是在她抛弃了母亲后,东栾却抛弃了她。

    这相当于她的世界什么都没有了。

    人在精神世界荒芜的时候,是没有想活下去的欲望的。尤其在被东栾抛弃后,她对于母亲的愧疚加深,这无疑于让母亲对她的精神控制更容易也更深入。

    那时候,她就是生不如死的状态。

    好在陶牧之及时出现了。

    他把她从那个状态里拉了出来,他让她重新有了感知,也重新有了活下去的欲望。

    他填满了她的世界。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