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70 章(林素像只小狗一样扑进了他...)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陶牧之就那么不着痕迹地轻吻了她一下。

    像是在给她答案, 又像是只是吻了她那么一下。两人的唇,碰触,又离开, 林素的眼睛里,陶牧之的脸庞放大又缩小,到最后,林素呆呆地看着面前已经离开的陶牧之,她的意识“轰”得一声炸了。

    他们不是没有吻过。在她的卧室,在摩天轮, 现在是在酒店的房间。他们只有三次吻,可是这三次,情景和状态都是不一样的,带给林素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这一次的感觉尤为强烈,虽然只是这么浅浅吻了一下,却像是一杯烈酒入喉, 就连林素这么好的酒量都有些头晕脑胀。

    她望着陶牧之,在不知道什么时候, 陶牧之已经离着她很近了。两人隔着短暂的距离, 呼吸都交织在了一起。她的唇因为刚才的吻而轻轻颤抖, 她的心随着她的唇也在一并颤抖。

    林素告诫自己, 不能怂!

    他们又不是没亲过, 这一次她不至于这么大的反应。林素有些口干舌燥,她眼睛一瞬不眨地看着陶牧之,刚才陶牧之只不过那样轻轻亲了她一下,但像是一下就把她体内的水分都吸走了。

    这个男妖精!

    林素眼睫颤了颤, 她眨了眨眼,回过神来后, 收回了目光。她的耳膜上,她的心脏强有力的跳动着,乱七八糟的,搅得她的神志都有些不清晰了。

    “你又占我便宜。”林素在不清晰中,清晰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还是抄袭的上一次被陶牧之吻过之后的话。

    她的眼睫已经垂下,浓密的长睫遮掩住了她的眼神,可是她的神色,她的脸,她泛红的眼角,她微红的脖子根和红得滴血的耳垂,都明显地透露出来了她现在的心。

    一秒记住.42zw.

    陶牧之望着她的心,轻轻应了一声:“嗯。”

    “你要占回来么?”陶牧之问。

    林素:“……”

    不光林素抄袭了她上次被陶牧之吻过之后说的话,陶牧之也抄袭了她说的话。林素抬起眼睛,望着面前的陶牧之。

    当然要占回来,她从来都不是吃亏的人!

    想到这里,林素想也没想,抬头就要去把便宜占回来。在她急吼吼朝着陶牧之亲上去的时候,陶牧之就待在原地看着她,安静地等待着。

    即将要亲上陶牧之的林素:“……”

    不对!

    林素在得到他的提示后,就朝着他这边亲了过来,两人的唇马上就要碰上,鼻尖已经碰到了对方的鼻尖,可是就在要吻上的那一刹那,林素像是想起了什么顿住了。

    陶牧之垂眸望着林素嫣红的唇,他微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低头朝着林素吻上去,但是在碰到林素的唇时,林素把头一撇,两人的唇擦着离开了。

    陶牧之:“……”

    林素虽然撇开了头,但还是被陶牧之给亲上了,她的唇和陶牧之擦过的地方,柔软又滚烫,她回过头来,看着面前的陶牧之,她的眉心皱成一个小疙瘩,和陶牧之道。

    “不对!我要是重新亲回来,不又让你占了一次便宜吗?”

    被林素躲开一吻的陶牧之:“……”

    变聪明了?

    林素不是变聪明了,林素是想通了!

    她觉得陶牧之就是太狗了,他知道她胜负欲旺盛,且不吃亏,他就故意说让她把便宜占回来!她是占回便宜来了,但是与此同时陶牧之也又亲了她,相当于又占了她一次便宜。

    这样一来一回,她被陶牧之占了两次便宜,她只占了陶牧之一次,那她可真是吃亏吃大发了。

    而在她气势汹汹,一脸大聪明的表情控诉着陶牧之的狗的时候,陶牧之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看着她,笑了一声。

    林素:“……”

    陶牧之轻笑出了声。他平时朝着她笑的时候,只是唇角勾起,眼角弯下,无声无息。但是这次他竟然笑出了声,他的笑声伴随着他的气息一并从喉间发出,带着些低微的气声和低沉磁性的声音。

    林素被他笑麻了。

    他声音也太好听了吧?

    不对!

    林素在被陶牧之这个男妖精勾走魂魄的同时,她突然又回过了神来。陶牧之刚才这样笑出声,他除了勾引她以外,还是在嘲笑她。

    嘲笑她竟然现在才发现被他给玩弄了!让他占了好几次便宜!

    林素想到这里,她的气血一下涌上了头,望着面前笑着的陶牧之,她再也忍不住了。她“嗷”得一声,抱住陶牧之,朝着他的下巴上啃了上去。

    林素像只小狗一样扑进了他的怀里,在扑进他的怀里以后,她还心有不甘,张嘴对着他的下颌就啃了一口。女人小小坚硬的牙齿咬合,她的唇也贴在了他的皮肤上,陶牧之的笑声还没有停下,他仰着头躲开了她的攻击,笑着把她抱在了怀里。

    林素的报复计划只实施了一口,就被陶牧之给擒拿住了。她整个人被陶牧之抱在怀里,她的脸就埋在他的胸膛上,他的手臂紧紧贴抱在她的脊背上,林素跟贴纸一样贴在了陶牧之的怀里。

    贴纸林素:“……”

    “放开我!”林素开始扭动,挣扎。

    但是她的扭动和挣扎,像是天女散花,最后又被陶牧之不费吹灰之力给收了起来。

    散花林素:“……”

    陶牧之的下颌抵在林素的头顶,在她乖巧下来后,他的笑声还没有停止,他抱着林素,想了另外一个办法来安抚林素。

    “那我带你出去玩儿可以么?”

    陶牧之说完,林素毛茸茸的脑袋抬了起来。她从他怀里抬头看向他,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去哪儿?”林素问。

    她接受了他的这个提议。

    陶牧之低头看着她,道:“酒吧。”

    林素:“……”

    -

    林素觉得他永远都跟不上陶牧之的思路。

    上次她诊疗完出来,陶牧之为了哄她说带她出去玩儿,她以为陶牧之是要带她去酒吧喝酒浪,但是他带着她去了游乐园玩儿摩天轮和旋转木马。

    现在,她沉迷于摩天轮和旋转木马,陶牧之又说带她出去玩儿,结果是带她去酒吧。

    林素:“……”

    不过林素在和陶牧之去酒吧的路上时,也算理解了陶牧之的想法。要知道爷爷奶奶在a市给陶牧之建了个游乐园,是因为他一直在a市长大。爷爷奶奶再有钱,也不能全国各地每个城市都给他建个游乐园吧。

    不现实。

    想到这里,林素也释然了。而坐在车上,林素望着南城的夜景,望着黑夜下的灯红酒绿,车水马龙,也重新燃起了对酒吧的向往。

    酒吧也不错!可以蹦迪喝酒!她已经好久没有喝酒了!

    林素兴奋异常,跟着陶牧之进了酒吧。进酒吧之后,两人去了一个卡座坐下,服务生过来服务,问两位要喝点什么。

    林素刚要点,陶牧之:“来两杯饮料。”

    等着喝酒的林素:“……”

    林素对于陶牧之的安排大为无语,不光她无语,林素感觉服务他们的服务生都有些无语了。服务生在听完陶牧之的话后,眼睛在他们两人的身上点了一下,最后出于职业素养,服务生露出了一个职业笑容,道:“好的。”

    服务生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在服务生离开后,林素:“……”

    “不是,你带我来酒吧就是为了来喝饮料的?”林素瞪大眼睛,盯着对面的陶牧之问道。

    面对她的质问,陶牧之神色平静,他观察着酒吧的环境,淡淡道:“我们回去还要开车,不能喝酒。”

    林素:“……”

    “我不开车啊。”林素盯着陶牧之提醒他道。

    她说完,陶牧之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回去的时候我要是太累,你也是要开车的。”

    林素:“……”

    喝个饮料能把宁累成啥样?

    陶牧之总是有那么多的说辞,总是那么理由充分,林素根本就说不过他。但是她说不过他,她也没就此妥协,她阴阳怪气地吐槽他。

    “你要想喝饮料的话,我们不应该来酒吧,我们应该去找家711,开瓶东方树叶。”林素道。

    林素说完,陶牧之像是没有听出她的阴阳怪气,看了她一眼道:“711没有这里氛围好。”

    林素:“……”

    你也知道这里氛围好啊?那你还喝饮料?

    不过在陶牧之说完这句话后,林素也没再跟他一般见识了。其实现在对她来说,喝酒喝饮料都没什么所谓。她以前喝酒,是因为精神状态不好。但是现在她精神状态已经非常好了,喝酒对她而言,只是锦上添花,不是必需品。

    而且酒喝多了也是伤身的,他们医生都比较注重保养。林素觉得听听陶牧之的也不错,他们未来要是一直在一起,她至少能多活个几十年。

    想到这里,林素:“……”

    呸呸呸!什么未来一直在一起?谁要跟他在一起!

    林素心中百转千回,望着陶牧之的目光也是千变万化,变化到最后,她收回目光,打量了一眼他们所在的酒吧。

    陶牧之说的没错,这里的氛围确实比711的氛围好。

    两个人现在是在南城城里,但是并没有太往南城市区走,他们所在的这个酒吧就在南城偏郊区的位置。虽然地处偏僻,但酒吧不小,氛围也不错。

    现在是晚上八点,酒吧里聚集了年轻的男男女女。或是在酒吧卡座里喝酒交谈,或是坐在吧台前等待或猎艳。吧台上灯光迷乱,吧台旁边,酒吧的驻唱乐队正在音乐台上表演。

    林素的目光自然而然地就放在了音乐台上。

    现在的音乐台上,站在那里正在表演的是一个乐队,乐队有四个人,键盘,贝斯,吉他,鼓手,音乐是重金属的摇滚,聒噪而热烈,轰鸣的音乐声震动着酒吧里每一个年轻人的神经,在音乐台前一群男男女女正在扭动着身子没有任何规则地跳动着。

    林素望着音乐台上演奏的乐队,看了一会儿后,目光收了回来。

    林素收回目光,视线就放在了她的对面。在她的对面,陶牧之也在看着她,不知道看了多久。

    林素:“……”

    陶牧之和这样的酒吧其实是有些格格不入的。

    他太清冷,像皎皎白月,孤零零地悬挂在没有一颗星的夜空,让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但是酒吧就是有一种,乌烟瘴气,牛鬼蛇神都在的那种混乱感。

    他实在是与这里的感觉不太一样。

    陶牧之就只是那样坐在那里,他周身的清高气质是将酒吧里的乌烟瘴气给阻隔开的,他像是得道高僧,酒吧的音乐像是迷障,他太过正气,那种迷障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明明陶牧之和酒吧的气氛完全是两个极端。但是两个极端就这样阻隔开,又被放置在同样的空间之下,又有一种诡异的合拍感。

    而在这种诡异之中,双方给人的气质和感觉都发挥至极点,林素竟然觉得陶牧之在酒吧里比平时看着的时候更为迷人了。

    酒吧的灯光是迷乱而昏暗的,陶牧之清俊的五官在这灯光缭乱之下,定格在那里,像是一幅被罩上了一层薄纱的素描画。他面部的线条被一笔笔勾勒出来,线条锋利而又精致柔和,他的眼睛是丹凤眼,浅棕色的瞳仁中音乐台上的音符在细微地闪现,他的鼻梁高挺笔直,唇线单薄微紧,下颌勾勒着整张脸的轮廓,林素甚至能看到他脸庞旁边那还在勾画他轮廓的笔尖。

    陶牧之的长相实在是太勾人了。女人是淡妆浓抹总相宜,陶牧之是诊疗室和酒吧总相宜。不管在哪儿,林素只看着他的脸,好像就在疯狂心动。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林素想。

    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他坐在办公桌后面,头也没抬让她去挂号。那时候她是不是就已经在他低着头的时候,探询着他的长相和五官。

    而到后来他抬起头,林素的眼中是否因为看到他的完整长相而惊艳。

    这些她都是不得而知的,因为她不是她自己的镜子,当时她的镜子是陶牧之,她不知道她那时候在陶牧之的眼中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她现在知道她在陶牧之的眼中肯定是一副痴汉脸。

    所以在和陶牧之对望了一会儿后,林素目光收回,将她跳动的情绪隐匿在了酒吧昏暗的灯光之下。

    林素望着他,望了一会儿后,目光又轻轻撇开。陶牧之视线始终未变,他看着林素,问道:“不去跳舞?”

    脸红心跳却不被发现的林素:“……”

    虽说陶牧之跟酒吧格格不入,但他还是去过酒吧的,当时是林素非拉着他去,然后就把他留在吧台,自己跑去跳舞了。

    想起当时她勾引陶牧之的样子,林素后知后觉地有些脸红,她拿过刚才服务生上的饮料,先喝了一口,才道:“不跳,又不是我喜欢的歌。”

    林素说完,陶牧之看着她,后收回目光看了一眼音乐台上的乐队,也没有说话。

    -

    两人就在酒吧聒噪的音乐声中喝着饮料。

    林素先是喝了两杯气泡水,后又喝了三杯凤梨汁,再到后面,她啥饮料贵点啥饮料,势必要把陶牧之这个月的工资喝出来。

    刚来酒吧的时候,她的意识被陶牧之带偏,都忘了她来酒吧是陶牧之请的,她来是要占陶牧之的便宜的。等到后面两杯饮料下肚,她想起了这件事情来,就开始疯狂喝饮料。

    而在她一口闷掉一杯柳橙汁后,她察觉到已经盯了她很久的陶牧之的视线,林素鼓着腮帮子把嘴里的柳橙汁咽下去,喝完后,她看着对面的陶牧之,道。

    “怎么?请不起啊?”

    在林素喝完六杯饮料后,陶牧之面前的那杯饮料还没喝完,林素说完,陶牧之扫了一眼她面前的六个空杯,道。

    “没。”

    林素:“……哼。”

    “不过你喝这么多,不想上洗手间么?”陶牧之问。

    林素:“……”

    上洗手间这件事呢,就是你不提,它可能就没感觉。你要一提,你就算不想去,你也有感觉。

    陶牧之这么一问,林素有了感觉,但是她强撑了一下,刚想摇头,可是转念一想,上洗手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想到这里,林素从卡座上站起来,道:“我去趟洗手间。”

    说着,林素就起身离开了卡座。

    -

    不管是在哪里,酒吧的洗手间永远都是最乱的地方。被酒精催化之后的男女,来到这种隐蔽的角落,释放着自己的荷尔蒙,年轻的躯体拥抱亲吻在一起,像是两条扭动的蛇。

    林素自己明明纯情的一匹,被陶牧之亲那么一小下都够她心脏活蹦乱跳一整年。可是看到别人这种样子,她内心平静得像是刚刚得道成仙。

    林素去过无数次酒吧,见过无数的大风大浪,她平平静静地先去上了洗手间,然后平平静静地去洗了个手,再然后平平静静地摊着两只湿漉漉的手离开了洗手间。

    离开洗手间后,也离开了洗手间里那种闭塞的氛围。原本林素以为从洗手间出来,来到酒吧,就会被聒噪的音浪包围,但是她没有,酒吧里像是被按了消音键,没了声音。

    在这种没声音的气氛中,林素摊着两只湿漉漉的手朝着她和陶牧之的卡座走去,在走过去的时候,林素看了一眼她和陶牧之的卡座。

    当看到空空如也的卡座时,林素一下停在了原地。

    卡座上没有人。

    难道不是这个卡座?

    林素视线在那个卡座两旁的卡座逡巡着,最后重新定格在了那个卡座上。在看到那个卡座桌上的六杯空饮料杯,还有半杯剩下的柳橙汁时,林素确定这就是她和陶牧之的卡座。

    林素:“……”

    陶牧之呢?

    林素这样想着的时候,音乐台上突然响了一声,清脆的键盘声和刚才聒噪的音乐是截然不同的感觉,像是一阵清风劈开了烈焰。

    林素扭头看过去,看到了音乐台上站在键盘后的陶牧之。

    他也在看着她。

    他浅棕色的眼睛隔着嘈乱的酒吧,隔着乌烟瘴气,与她这样相望着。他的眼睛像是幽深的森林,像是漆黑的夜空,像是宽阔的海,里面蕴藏着无尽的深情与温柔。

    在和她相望着的时候,他修长的手指落在了黑白的键盘间,音符萦绕在了他的指尖,熟悉的旋律伴随着他的手指跳跃,前奏响起,他眼睛里带着笑,他的声音清晰地来到了她的耳边,落入了她的世界。

    “分分钟都盼望同佢撞面,默默地伫候亦从来冇怨,分分钟都渴望与他相见,喺路上碰着亦乐上几天。”

    “爱恋冇经验……”

    是《初恋》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