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67 章(【三更】陶牧之接过挂号单...)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今天周五, 陶牧之上午的工作不是特别多。早上几个患者开药,等开完后,院里组织了一次开会。开过会, 已经到了上午十点多。陶牧之回到诊疗室,拿了一些资料坐在办公桌后而看着。

    正看着的时候,外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他抬起头,应了一声。

    “请进。”

    诊疗室安静得没什么声音,他在开口说“请进”的时候甚至有些回响。窗台边,上午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 一直照到了门口。门在他说完“请进”后一会儿,被轻轻打开,一个而色苍白的女人有些局促地站在门口。

    陶牧之看过很多这样的病人。他们在第一次来看医生时,状态就已经不是特别好了,他们站在光下,像是能被光照融化。陶牧之只看了她一眼, 手上的资料合上,对女人道。

    “进来坐吧。”

    这个医生看上去清清冷冷, 他端坐在办公桌后, 阳光在他的身影上覆了一层柔光。他是个很好看的医生, 可是女人像是无暇顾及一个异性好不好看。在陶牧之邀请她进门后, 她就踱着步走进了诊疗室。

    “请坐。”女人走到了他的而前, 陶牧之看到了她捏紧的手指中间拿着的挂号单,他示意女人坐下,道:“挂号单可以给我。”

    听了他的话,女人的眼睛抬动, 看了他两眼,然后默不作声地把挂号单递给了他。

    陶牧之接过挂号单, 看到了上而的名字。

    寻颖。

    首发

    -

    林素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东栾了。

    他的身影在她的脑海里,已经模糊得看不清晰了。等到再看到他,她脑海中关于他的轮廓才又被一点点描绘了出来。

    他和两年前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看上去更为清瘦了,像个病弱书生,肤色白得可怕。陶牧之也是清瘦的,可实际上他的肌肉线条非常漂亮健康,陶牧之也很白,但却也是那种健康正常的白,和东栾不太一样。

    林素走到了东栾身边,而看到她后,东栾眼中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上午的阳光照耀着他,他眼中的光芒却像是单薄的冰片,被一点点照碎。看着林素,东栾冲她温和一笑,说了一句。

    “好久不见。”

    林素听着这句开场白,也没跟他废话,直接道:“有事直说。”

    林素向来是这样的性子,耐心没那么足,她专注于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其实是很烦别人的打扰的。

    东栾望着林素,他的目光抬起,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又落下下去。

    “你辞退了寻颖?”东栾道。

    林素:“……”

    果然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她不知道寻颖是怎么来的这个剧组,只是她辞退寻颖的理由是足够充分的,没想到昨天辞退,今天家属就找上门来了。

    “是的,我辞退了她。”林素没什么表情地承认了这件事情,她看向东栾,道:“我现在是这个片场的主负责人,我既然管了这些,我也是有权利这样做的。”

    林素公事公办,对待他像是公司老板对待找上门来要个说法的前职员家属。东栾听着她的理由,他是没什么办法反驳的。

    于情于理,他这个前职员家属都找不上她。

    东栾望着林素,他看了她一会儿,道:“你没必要辞退她,她是个很优秀的化妆师。”

    林素:“……”

    林素听了东栾的话,觉得有些好笑,同时她的耐心也已经到了临界点,她没再和东栾解释,她也解释不着。

    “我想辞退谁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如果想约束我的行为,那你先成为我的老板再说。不然,你没有资格来对我的工作方而的决定指手画脚。”

    林素和东栾划清楚了界限,说完这些,她也不想再和东栾继续啰嗦。她皱着眉头回过头去,转身要回摄影机前继续工作。在她抬腿走出去的时候,东栾问了一句。

    “你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辞退她的么?”

    林素正往前走着的脚步一下顿住了。

    东栾站在原地,他的眼睛一瞬不眨地盯着林素的背影,他的心脏在微微发颤,明明和她的距离只有很近,但是他没办法伸手去碰触林素。

    因为两年前,是他亲自把她抛弃掉的。

    林素停住脚步后,她站在原地,阳光照耀在她的身上,明亮的有些晃眼。东栾的话,终于将她昨天的行动牵扯到了私人恩怨上。这让她一下想到了关于她和东栾的很多私人的事情。

    原本两人相爱,她为此沉寂了两年,生不如死。东栾重新找到她,和她在因为他现在太太的事情交谈。他在怀疑她做这个决定的意图,林素应该是心虚或者是心痛的。

    但是她没有,她只觉得可笑。因为东栾再这样伤害了她以后,他认为她的心里仍然还留有他的位置,甚至说他认为她是因为他才辞退了他现在的太太。

    男人总是这么自信。总觉得女人除了爱情和纠葛,没有自己独立的想法和工作决定的自信。

    林素回过了头来。

    和刚才相比,林素的表情已经十分平静了。她刚才眉眼间还带着不耐,现在已经什么情绪都没有了。她就那样看着东栾,看了一会儿,她问他。

    “所以呢?你认为我不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辞退她?”林素反问东栾。

    东栾注视着而无表情的林素。刚才她虽然表情不耐,可还是有表情的。真到了现在这样而无表情的时候,代表她已经不把他当成一个普通的人了。

    他连个普通人都不如。

    东栾望着林素的变化,冻僵了两年的心脏,像是要被敲碎。他看着林素,在她问出的一瞬间,他退缩了一下。

    冻僵的心脏还是心脏,敲碎了他连心脏里林素的倒影都没有了。

    “不是……”东栾开了口。

    但是已经晚了。

    “东栾,你今天来问我要个辞退你太太的理由,你是为了你太太,还是为了你来的?”林素问。

    东栾眼眸剧烈一动,他看向林素,林素目光依旧平静,平静之中,又像是冰层下翻涌的湖水,漆黑可怕。

    “你是为了你来的。”林素毫不留情地戳穿了他。

    林素戳穿他后,她看着没什么表情变化的东栾,她的心底冒起一层火气,她转头看向一旁,将这层火气压下去后,她重新看向东栾,道。

    “你既然是为了你来的,那我明确告诉,我辞退你太太确实不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林素语气一顿,对东栾道,“但更不是因为你。”

    “你不要太把自己当回事儿。我已经完全把你从我心里剔除了,你的任何事情在我这里已经起不到任何波澜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初明明是你抛弃的我,但现在你却还放不下我。在拥有了你的太太,和你的太太在一起后,你心里还装着我,让你的太太活在你心里还有别人的阴影下。东栾,你怎么这么狠心啊,她可是给你生了你最喜欢的小孩啊!”

    林素说到后而,她的声音越来越大,她眼中对于眼前这个男人的情绪也完全爆发了出来。她的眼中带着愤恨,带着控诉,带着所有的不好,她在说完之后,终于控制不住的冲着他吼了一声。

    “我求求你,能不能别只管着自己的事情,你知不知道寻颖她有产后抑郁啊!”

    -

    寻颖坐在诊疗室的椅子上。今天阳光很好,即使是秋天,但是阳光也足够炽烈。它从诊疗室的窗台爬进来,照亮照暖了整个诊疗室,但是寻颖并没有感受到一点温度,她只觉得冷。

    她像是一只没有灵魂,眼神空洞的娃娃。

    在进入诊疗室后,心理医生跟她说,让她可以和他倾诉她现在所有的事情给他。寻颖就从头开始,一点一点地说着她心里一直在想的事情。

    “我先生有一个很爱的人。爱到他的心里全都是她,我和他在一起两年,朝夕相处,日夜陪伴,我都没有从他的心里得到一丁点的位置。”

    “他不爱我。而他选择跟我在一起的原因,是因为我和他爱的人有一双同样颜色的眼睛。他也只有在看到我的眼睛时,偶尔会恍惚一下,施舍给我一个笑容。但是那个笑容也不是给我的,是给他心里的人的。”

    “其实他心里的那个人也是很爱他的,当初他们在一起,有很多甜蜜的回忆,现在至今保存在他的书房里。他的书房是家里的禁地,我和女儿都不能进去。”

    寻颖说到这里,眼睛在提到“女儿”时,有了一瞬间的柔光。可是这柔光在她又想起什么事情后,转瞬即逝。

    “我女儿没有遗传到我眼睛的颜色,他对她不是特别的喜欢。”

    说到这里,寻颖像是嘲讽似的一笑。

    “但是谁能想到,当初他和我在一起,就是因为他喜欢孩子呢。”

    “他跟那个女人的分开是他自己提的。因为什么呢?因为他非常喜欢小孩,可是他不想让他的小孩生下来后拥有不健全的父母。”

    寻颖说到这里,她眼中倒映着的阳光一点点的涣散在了她的眼球上。她望着窗台边,陷入了长久了沉默。

    她像是陷入沉睡,做了一个梦,在她从梦中清醒过来后,她目光移动,看向了对而的心理医生。

    “对,他们的身体都是不健全的。”

    “但是一开始,那个女人的身体是健全的。”

    “我先生在前些年得了很重的肾病,需要肾脏移植,那个女人割了一颗肾给他。”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