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64 章(【二更】她怎么能提出这个...)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奶茶在地上滚着, 滚了一身的泥土。寻颖看到,低头去捡,林素看着她弯下去的腰, 道:“别捡了,不要了。”

    寻颖动作顿住,抬头看了她一眼。

    林素依旧站在那里,她的眼睫轻轻垂落,夕阳的光在她的下眼睑处遮出一个扇形的阴影来,她茶色的眼睛被覆上一层黑影, 里面什么情绪都看不真切了。

    在寻颖那么看着她的时候,林素表情平静,没什么变化。

    “你被辞退了,明天不要来上班了。”林素道。

    林素说完这句话,拿着自己的东西朝着剧组外走。寻颖俯下的身体还没有抬起,等她反应过来林素的话时, 她直起腰朝着林素追了过去。

    “为什么?”寻颖急切地问。

    林素头也没回,道:“没又为什么, 你今天上午就挺不敬业的。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其他组, 你也该是被辞退的。”

    “但是你上午的时候没有辞退我, 你还怕对我态度不好而给我买了奶茶。”寻颖道, “而你现在为什么辞退我, 因为你知道我是东栾的太太,当年你和东栾……”

    “寻小姐。”林素最终还是停下脚步,叫住了寻颖。

    寻颖因为追她追得太急,原本苍白的脸上也浮了一层血色, 但是这层血色配着她并没有什么神采的目光,看上去实在也算不得健康。

    记住m.42zw.

    “我是这个剧组的导演。”林素盯着寻颖的眼睛看着。相比她无神的眼睛, 林素的眼睛明亮而坚定。

    “我负责这个剧组的一切。那我想辞退你就辞退你,不管是于公还是于私。”

    林素说到这里,她眼眸微垂,轻扫过了寻颖的脸颊,看了寻颖一眼,林素道:“至于东栾,他还没有重要到能让我因为他去左右我工作中决定的程度。”

    说完,林素眼眸收敛,和寻颖微一颔首,离开了剧组。

    -

    林素刚才和寻颖的交谈耽搁了些时间,她出来时陶牧之已经朝着她剧组的方向走了一段距离。林素隔着远远的距离,就看到了陶牧之,除了陶牧之外,他身边还围了几个人。

    望着他身边围着的几个人,林素加快脚步,在她过来前,陶牧之也抬眸看到了她。看到她后,他不知和身边几个人说了什么,几个人不好意思笑笑后,迅速离开了。

    林素走到陶牧之身边站定,陶牧之转过身,两人一起朝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怎么这么久才出来?”陶牧之问。

    “工作上遇到了点事儿处理了一下。”林素不在意地说着,她的目光还落在刚才和陶牧之说话的那几个人身上,她瞥着那几个人,问陶牧之道:“他们是谁啊?”

    知道林素问的是谁,陶牧之也没抬头,道:“几个星探。”

    林素:“……”

    刚才她净开心陶牧之来接她下班去了,倒忘了这里是个什么地方。这里是影视城,专门拍摄电影电视剧的地方。出入这里的要么是明星艺人,要么就是明星艺人的经纪人,还有挖掘明星艺人的星探。像陶牧之这样水准的男人,来到这里简直是肥羊进了狼群。

    林素想到这里,仰头看了陶牧之一眼。她看着陶牧之,眼睛里带着玩味的笑,她道:“怎么样?他们有没有承诺说一年给你三部电影五部电视剧,让你代言接到腿软,数钱数到手软。”

    林素语气里带了些揶揄,陶牧之听着她的话,应了一声:“嗯。”

    陶牧之一应声,林素眼睛睁大,道:“那你不答应啊?”

    “为什么答应?”陶牧之反问了林素一句。

    他说完,低眸看着林素,问道:“你发不起保姆的工资了?”

    林素:“……”

    刚才林素那样问陶牧之也是在揶揄她。她是去过陶牧之爷爷奶奶家的,陶牧之虽然只是个心理医生,但是看他家的样子,绝对是个底蕴丰厚的家族。从这样的家族出来,工作于陶牧之而言只是热爱的事业,无所谓多少钱,因为他足够有钱。

    她这样问陶牧之,她还以为陶牧之会简单粗暴地跟她说他不缺钱。没想到他竟然说她发不起保姆工资了,搞得像是他是为了给她当保姆才不去做大明星似的。

    林素的心跳被陶牧之这句话说得七上八下的。

    而和陶牧之的对视,很可能会暴露她那不平静的心跳,林素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脚尖,踢走了一颗小石子,道。

    “工资倒是发得起。只是和当明星相比,做我的保姆可累多了。”

    林素低着头,垂着眼,似是不在意地说着,眼睛却小心抬着瞟了他一眼,在看到他仍旧看着她时,她急忙把那一眼收了回去。

    “我愿意的。”陶牧之看着她灵动的眼睛,说了一句。

    林素像是吃了一口被糯米纸包着的蜜,糯米纸在她嘴巴里爆开,蜜一下从嘴里流进了她的肚子里。

    “当我保姆可是要洗衣做饭的啊!”林素踢着小石子,扬着唇角提醒了一句。

    “我愿意的。”陶牧之道。

    “还要揉肩捶腿。”林素继续补充。

    “我愿意的。”陶牧之道。

    “还要听话不拉我起床爬山。”林素道。

    “那不行。”

    林素:“……”

    爬山是永远的底线,淦!

    -

    两人一路说着走着,很快到了影视城的停车场。陶牧之开车过来的,林素也就没开她的车,直接坐在了陶牧之的副驾驶上。

    今天多亏陶牧之来接她,不然就她累成这个样子,开车估计也是开不了的。

    陶牧之接到她后,开车带着她回了家。

    林素今天确实是累惨了。她的力气和精神头透支掉了,晚上陶牧之做完晚饭,林素坐在餐桌上,眼看拿着筷子就要睡着了。

    “林素。”

    在林素快要睡过去时,陶牧之叫醒了她。

    林素睁开眼,抬头看向了陶牧之,她眼睛里朦胧一片。

    “先吃饭。你今天没怎么吃东西,不吃饭不行。”陶牧之道。

    “哦。”林素乖乖巧巧,在听了陶牧之的话后,努力睁了睁眼。稍微清醒些,林素拿了筷子开始吃饭。

    在她吃饭的时候,陶牧之起身去给她倒了杯水。林素接过水杯喝了一口,一口水喝下去,林素“嗷呜”一声,再看向陶牧之时,已经完全清醒了。

    林素清醒过来,低头看了一眼水杯,杯子里放了两片柠檬。

    林素:“……”

    陶牧之总是有办法的。

    不过清醒了也好,林素确实还是饿的。她放下水杯,抱着饭碗开始干饭。

    晚饭陶牧之炒的都是清淡的家常小菜,刚好也是合她的胃口的,林素吃完一碗饭后,陶牧之又给她添了一碗,林素眼巴巴看着陶牧之把新的一碗饭端过来,递给她后,她抬手接过,低头继续扒饭。

    “一会儿去我房间还是去你房间?”

    林素正扒着饭,对面陶牧之突然问了一句。

    扒着饭的林素:“咳咳咳咳!”

    陶牧之这句话歧义太大,林素扒饭的速度太快,一时没反应过来,给呛住了。她朝着桌子外咳嗽了两声,回过头来,陶牧之已经递了水给她。与此同时,他甚至还拿了纸巾,慢条斯理地给她擦干净了她嘴角的饭粒。

    林素的脸咳得通红,她望着陶牧之,问道:“什么去我房间还是去你房间?你想干嘛?”

    给林素擦干净嘴角,陶牧之撤回身体,坐在他的餐椅上,垂眸平静地看着林素,道:“你不是说让我给你按摩么?”

    林素:“……”

    按个摩而已,你这又是你房间又是我房间的,搞得要跟她干什么似的。

    林素腹诽了陶牧之两句,她端着碗拿着筷子指着她偌大的家对陶牧之道:“按摩,按摩在哪儿按不行啊,还非得去你的房间我的房间。”

    林素在拿着筷子指着她的家的时候,她的目光也一块看了一眼她的家。

    她偌大的家,除了一张沙发,一张地毯,一个矮桌,一张餐桌,其他没了。

    林素:“……”

    她偌大的家确实没有能按摩的地方,总不能过会儿吃完饭把餐桌擦一下她趴餐桌上让陶牧之给她按吧?

    这样搞的她好像一道菜哦。

    那肯定是不行的。

    林素抿了抿唇,抬眼看向陶牧之。

    难道真要去你的房间我的房间?

    陶牧之倒不是没有去过她的房间,当时她生病,陶牧之在她家照顾她的时候,在她房间待过。不过他也只是在床前伺候,也没上她的床。如果是按摩的话,他应该要在她床上吧?

    那怎么行啊。

    这男女授受不亲先不说,她还没出嫁的,她的闺床怎么能让陶牧之随便上?

    林素想了想,道:“去你的房间吧。你房间那五万八的床垫,买回来我还没试过呢。刚好这次我试试,床垫好不好睡。”

    林素在深思熟虑之后,做出了这番决定,陶牧之一个保姆自然不能有什么异议的。她说完,陶牧之给她夹了一筷子菜,应了一声。

    “好。”

    -

    林素觉得还不如去她的房间呢。

    两人吃过晚饭,陶牧之去洗碗的功夫,林素在客厅里陪着独苗玩儿了一会儿,顺便消了消食。等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林素和陶牧之来到了陶牧之的房间。

    虽说陶牧之的房间也是她的家,但林素还是第一次进来,而一进陶牧之的房间,林素感觉自己像是进了异次元。

    陶牧之房间的风格和她家的叙利亚风格着实有些不一样了。她都不知道陶牧之是什么时候,把他的房间收拾的这么宜室宜家的。

    不过话说回来,陶牧之房间这个样子,睡起来确实应该更舒服些。

    林素看着陶牧之的房间,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收拾的?”

    “趴下。”陶牧之道。

    林素:“……”

    不得不说,“趴下”这两个字,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时候,听起来尤其暧昧。林素被陶牧之这俩字说的心跳一乱,原本这个房间里到处都是陶牧之的气息,现在又趴在他的床上,林素觉得她快的心跳快要控制不住了。

    但是男子汉是不能反悔的。林素想,女子汉也是。

    想到这里,林素支棱了一下,她慢吞吞脱掉拖鞋,朝着陶牧之的床就蹦了上去。她原本想要一个飞扑扑上去的,但是她刚腾空,就被陶牧之双手给接住了。

    林素就这样被陶牧之抱在了半空。

    林素:“……”

    “刚吃完饭就这样跳?”陶牧之抱着她问道。

    林素:“……哦。”

    她说完,陶牧之半跪在床上,把她放在了床上。

    他放下她的动作很轻柔,在她的身体接触到床的时候,她甚至都没感觉到床,她的身体只能感觉到陶牧之双臂刚才抱着她的位置。

    林素趴在了陶牧之的床上,觉得自己像一只砧板上的鱼。林素捂脸后悔,她怎么就提出让陶牧之给她按摩这个令人脸红的要求来呢。

    陶牧之刚才只是无意中抱了她,他放手的位置就让她各种紧张不自然了,过会儿他的手要揉遍她的全身。估计他给她按摩完,她能灵魂出窍了。

    在她这样想着的时候,陶牧之的手落在了她的后颈。男人的手掌宽大干燥,手指修长有力,落在她的皮肤上后,他的手轻柔而又恰好地给她捏动了起来。

    他的温度和力道在随着他的动作一点点灌输进她的身体。林素的脸埋在床单上,她趴着的位置应该是陶牧之平时睡着的位置,这个地方像是陶牧之的颈边,上面还有他薄荷味洗发水的味道,和他身上那股冷杉香气汇聚在一起,竟然有些安神。

    林素低头小脑袋,在陶牧之一下又一下的按摩中,跟只小松鼠一样,轻轻嗅着。

    “好闻么?”在她身后,陶牧之的声音传来。

    林素:“嗯,好闻……呸!”

    陶牧之捏着她的力道轻压,林素:“啊!”

    刚才陶牧之捏住了她的肩边,林素常年累月地抱摄影机,那个地方的肌肉尤为紧张,陶牧之就这么轻捏一下,她就抑制不住地喊了出来。

    喊出来后,林素:“……”

    而听到她喊出声来的陶牧之,望向她的目光一深,又轻捏了一下那个地方。

    林素:“啊,这个地方不行。”

    林素求饶。

    这个地方的酸软,好像带到了她的嗓音里,林素在说这句话时,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还带着丝丝香甜的味道。

    陶牧之又按了一下。

    林素:“……”

    没完没了了是吧?

    只是同一个地方按了三次,林素差不多也已经适应了,第三次的时候,林素没有叫出声,她闷着小脑袋,“呜”了一声,绵软无力。

    陶牧之的目光像是月光下的深海,在一簇簇的短浪中,海的颜色越变越深。

    他的手从林素的左肩,到了右肩,手指再次捏下去,林素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求饶。

    听着她的声音,陶牧之的眼眸轻微敛起,唇角勾了个笑。

    在给林素的按摩中,陶牧之也就在她的肩膀处用了些力气。她肩膀的肌肉用得多,酸痛感肯定也更为明显。待到了后面腰椎的时候,林素已经很少会叫出声了,偶尔出声,也只是一种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的舒坦声。

    陶牧之确实是个很好的按摩师,如果他不做心理医生了,林素感觉他可以开个按摩馆。

    林素想到这里,就跟陶牧之说了她的想法,陶牧之道:“按摩馆每天要帮太多人按摩了,手会很累。”

    陶牧之倒也没说别的,只是提了一句“帮太多人按摩”,林素就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了一个关键问题。

    “还要给别的女人按?”林素问。

    “当然。”陶牧之道。

    林素:“……”

    陶牧之的手还在她的腰间往下游走,林素感受着他的力道与手感,她像是沉默着思索了一会儿,对陶牧之道。

    “你说的对,我支持你的决定。按摩太累手了,要是忙得多了,指不定吃饭都拿不起筷子……啊。”

    林素正说着,陶牧之又不知道捏了她哪块筋哪块肌肉,她酸得浑身一颤,还叫了一声。

    听着自己刚才叫的那一声,跟个小羔羊似的,丝毫不符合她这个资本家的身份。她干咳了一声,让自己气息稳了一些,教导陶牧之道。

    “而且你的技术也不好,会捏得人有些痛,指不定还会被人投诉,就跟现在这个样子,我就要投……啊!”

    林素:“……”

    我真的要投诉你了啊!

    -

    但是林素是没办法投诉陶牧之的,因为陶牧之是个体户,自己开店自己干活。

    不过好在经过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过后,陶牧之的手劲控制了一些,后来捏的时候,都没有很酸疼的感觉了,只剩下了通体的舒畅和舒服。

    林素原本就累,被按摩揉通了浑身的筋络后,困倦如潮水般涌了上来。她趴在陶牧之的床上,闭着眼睛睡着了。

    陶牧之坐在床边,单只手给林素按摩完了全身。前面林素一直在叫,也有些“妨碍”他的工作,到了后面,他就基本上没用什么力了。

    就这样简单给她按摩着,还没按摩完,陶牧之就听到了林素匀称绵长的呼吸声。

    她的呼吸在安静的夜里,透着股令人安心的感觉。陶牧之停下手上的动作,他侧眸看向脸埋在床上的林素,叫了一声。

    “林素。”

    回应他的是林素的呼吸声。

    陶牧之将放在林素身上的手收了回来。

    林素睡着了。她原本在餐桌上就要睡着了,但是被他一杯柠檬水给酸醒了。柠檬水的刺激也不过刺激了一个小时,现在趴在柔软舒适的床上,林素还是睡了过去。

    好在在让他按摩前,林素已经提前洗漱完了。

    陶牧之坐在床边,看着林素的脸还埋在他的床上,他眼底浮上一层柔光,伸出双臂,把林素身体正过来,打横抱在了怀里。

    林素其实并不算矮。她身高是有一米六五的,但是因为太单薄,实际抱起来没什么分量。陶牧之毫不费力地把她抱起来,把她抱回了她的房间里。

    怕把她吵醒,陶牧之并没有开林素房间里的灯。门口门没关,客厅的灯光沿着门口爬了进来,能将林素的卧室稍微照亮些。陶牧之抱着林素,来到她的床前把她放下了。

    放下林素后,陶牧之俯身拉过了床上的被子,给林素盖上了。盖上被子后,陶牧之低眸看了一眼熟睡的林素,转身就要离开她的房间。

    陶牧之刚要转身离开,他的手被原本睡着的林素一把拉住了。

    “陶牧之。”林素急切地叫了他一声。

    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的,刚刚醒来开口,她的嗓音有些干,还带了些低颤。陶牧之回过头,黑暗中,他不太看得清林素。他转过身,单膝跪在了林素的床边,床上林素拉着他的手,眼睛却并没有睁开。

    她的眉头是蹙紧的。

    陶牧之望着她蹙起的眉头,轻应了一声。

    “嗯。”

    听到陶牧之的声音,林素像是找到了心安之所,她蹙紧的眉头轻轻松开,她的眼睛也伴随着她舒展眉心的动作缓缓睁开。

    林素睁开眼睛,陶牧之就蹲在她的床边,她躺在床上,目光都是能与他平视的。看着陶牧之,林素的眼睛眨了眨,道。

    “我们今天一起睡吧。”

    陶牧之眼睫一动。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