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62 章(他抬手将她额前的发撩起,...)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陶牧之吻了她。

    林素的眼睛里, 他清俊的面庞放大在她的眼前,他的鼻尖和她的鼻尖碰到一起,他的唇和她的唇也吻在了一起。

    不像是刚才她在摩天轮玻璃倒影中那样, 他们真真正正地吻在了一起。

    林素的心跳在这一瞬间滞留在了半空,时间好像停止了,他们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空气停止流动,两人四目相对,眼中皆是对方。

    在时空凝滞了一会儿后, 陶牧之的唇离开了她的唇,他身体后退,松开了握住她的双手,坐回了他原来的位置。

    林素的手抬起,她的手背因为惯性还贴在玻璃窗上,她的皮肤沿着干净明亮冰凉的玻璃窗滑落了下来。

    陶牧之的吻快速开始, 快速结束,浅尝辄止。

    而在这浅尝辄止下, 像是一滴水汇入了平静的湖面, 湖波荡漾, 水纹沿着这滴水落入的位置, 朝着远处一圈一圈的碰撞, 荡漾。

    林素的心脏在这一次一次的激荡中,重重地落了下来。

    血液中因为她停滞的心脏而积攒的血液,刹那间涌入血管,林素的血液在周身流动, 她皮下的毛细血管都被这流动冲胀,林素的浑身都热了起来。

    她被陶牧之给亲了。

    首发

    林素像是置身在大熔炉里, 明明外面是秋风寒意,她却觉得自己由内而外都要热爆炸了。

    她从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而她并不是第一次和陶牧之接吻过。上一次的吻远比这次要绵长激烈的多,可是却抵不上这浅浅的一吻带给她的刺激更甚。

    在旋转木马上的时候,林素在想,她好像对陶牧之抱她的阙值提高了。陶牧之好像没法给她心动的快乐了。但是现在,陶牧之用一个动作告诉她,她想多了。

    这个吻像是一枚炸弹,炸开了她关于心动关于快乐的所有认知,领域一扩宽,她的阙值完全追不上来。

    陶牧之总是有办法的。

    陶牧之总是有办法让她心动,让她开心,让她像现在这样浑身发热,又手足无措。

    林素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而陶牧之也在看着她。他平静的双眸依然平静,又不太像是平日的平静。他的眼睛幽深黑沉,像是狂风暴雨前的黑海,海面风平浪静,但是无法看透海底。

    林素的心还在剧烈地敲击着她的胸腔,摩天轮依然在缓慢的行动着,光影在两人身上流转,林素望着被黑白影子切割的陶牧之的轮廓,她说了一句。

    “你占我便宜。”

    林素的声音像是被热的,都有些发烫。

    听着她的声音,陶牧之安静地看着她,应了一声:“嗯。”

    在刚才的时候,他没有经过她的同意就亲了她,确实是在占她的便宜。

    陶牧之承认了他占她便宜的行为,丝毫没有羞愧和悔过的意思,林素皱了皱眉头,她觉得不能让陶牧之就这样白白占了她的便宜。

    想到这里,林素眼眸一抬,对上陶牧之,道。

    “我要占回来!”

    林素话音一落,她身体从摩天轮上站起,她抱住陶牧之,直接坐在了他的双腿之上,调整好姿势,林素仰头朝着陶牧之的唇吻了上去。

    两人又吻在了一起。

    可是这一次的吻,和刚才的浅尝辄止是不一样的。林素本着被占了便宜要占回来,甚至说还要拿回些利息来的行为准则,她抱住陶牧之的脖颈,和他长吻在了一起。

    而对于她的长吻,陶牧之镇定接受,在她坐在他的身上时,他的手臂已经环抱住了她单薄纤细的脊背,他的手臂收紧,他与林素的距离一下拉近,两人的胸腔就这样紧密地贴在了一起。

    这个吻和那次她生病时的吻还是不一样。

    上次她想赢,所以咬人一样疯狂地在陶牧之的唇边啃噬,这次一开始,她也有些担心陶牧之会躲开,所以吻得乱七八糟。她的节奏混乱,吻技奇差,可是这一切,最后都被陶牧之细心耐心的引导下,一点点变得温柔浪漫了起来。

    两人的吻很浅,只是在进行着最表面的亲昵。他们像是已经在一起很久的恋人,躲在这高高的角落,平静舒缓地抒发着他们对对方的爱意。

    林素开始还是主动的,可是后面她已经完全被动,她的心脏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在一次又一次与陶牧之双唇的贴合中碰撞着她的胸腔。她像是干涸的鱼,却慢条斯理地呼吸着陶牧之渡过来的氧气。

    她的双手搂在了陶牧之的脖颈间,她的眼睛看着眼前陶牧之的眼睛,慢慢闭上。在闭上后,她的整个脑海里都是陶牧之的样子,她握住陶牧之的双臂重重地搂紧了。

    林素的便宜足足占了十分钟。

    等到后面时,林素已经没什么力气了。陶牧之后靠在摩天轮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摩天轮已经到了最高处,且也停在了最高处。他就把林素这样抱在了怀里。

    林素的小脑袋埋在陶牧之的心口,她的头发压着她的耳朵,这让她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而她趴着的位置,也能听到陶牧之的心跳。

    两人的心跳声交汇在一起,一个沉稳有力,一个迅速飘扬。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就这样安静地抱在一起,透过摩天轮最高处的视野,俯瞰着这个璀璨的城市。

    以前的时候林素是属于这个城市中的一个小点,而现在,她这个小点,和陶牧之这个小点贴合在了一起。小点没有变大,但是颜色变深了,这就像原本她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也被加深了一样。

    林素趴在陶牧之的心口,趴了一会儿后,她抬起头,在面前的玻璃窗上哈了一口气。摩天轮内外的温差,让玻璃窗上迅速地起了一层白雾。

    起了白雾后,林素手指放在白雾上,在上面画了个圈圈。

    她的圈圈刚画完,抱住她的陶牧之也抬起了手,在她的圈圈旁边也画了一个圈。两个圈圈不是分开的,而是相交在一起,像是陶牧之把她勾在了他的怀里。

    看到这个圈圈,林素歪头靠在了陶牧之的身上,叫了他一声。

    “陶牧之。”

    “嗯?”陶牧之应了一声。

    “划船好难。”林素说。

    她说完,陶牧之目光垂下,看向了她的发间。

    林素在说完这句话后,并没有因为陶牧之的动作而抬头,她的眼睛望着画在一起的两个圈圈,喃喃道。

    “可是我好想快点拥有一座小岛。”

    摩天轮里像是因为林素的这句话又陷入了安静,陶牧之低头深深地看着怀里的林素。他的心随着她的话,一字一句的震颤着。

    最后,他抬手将她额前的发撩起,吻在了她的额前。

    -

    林素决定不给母亲打电话了。

    汪佳桦让她给母亲打电话,无非是让她确认母亲是否真的在精神控制她。她一直纠结挣扎,是不想承认,但是现在她心里想开,这件事情也已经确认了。

    她确认了母亲对待她的方式并不是简单的爱那么简单。她们是亲母女,母亲就算是不懂如何做母亲,但她也会学习,会观察,但她没有。

    她按照自己的方式对待她,且知道这种方式能够控制她。

    这件事情该是有缘由的。她要在思考过后,和母亲好好聊一下。不管如何,母亲是她母亲,从小一人把她拉扯长大。纵使千般不好,林素对她并没有什么恨意。她更多的是不理解,想要反过来去理解一下母亲。

    在这段家庭关系里,她和母亲都是受害人,最该唾弃的是她那个父亲。

    在想清楚母亲的事情后,林素的心态更为开阔了。她以前的心脏,像是被黑云缭绕,她不知道心脏的伤口在哪里。但是现在,黑云已经散开了。她看到了心脏上扎着的那根钉子,只要把那根钉子拔掉就好了。

    林素清楚的知道这根钉子是怎么扎进来,扎在哪里的。她还不会拔,她需要心理医生的引导,不然贸然拔出,心脏的血止不住,她有可能还是会死。

    和陶牧之在一起的日子,热闹又平淡。陶牧之带着她去了游乐园后,摩天轮就成了她新的登高望远的地方。

    但是山还得爬。

    不过林素现在倒不觉得爬山怎么样了,就那个小土包,她能一口气爬上去,虎虎生风。

    就这样,林素将力气练了起来,这也给她即将参与的电影扛摄影器材工作打下了坚固的身体基础。

    十月中旬,林素参与的电影拍摄工作开始了。

    -

    齐徒筹拍的这部电影,是根据一部网络小说改编的。电影从三个主人公的青少年时期展开,青春期的躁动和矛盾造成了主人公之一意外身亡。在那主人公之一身亡后,剩下的两位主人公关系就此断裂。直到成年后,一次偶然的事件牵扯出当年好友死亡的疑点。两位主人公重新回到南城,一起为死去的好友伸张正义。

    这部电影一共分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主人公们的青少年时期在南城。第二部分剩下的两位主人公成年后,在a市相聚,但彼此冷漠,直到一次机缘巧合,发现了当年好友死亡的端倪,两人决定重新回到南城,探询好友当年死亡的原因。第三部分,就是在南城的破案过程。

    整部电影就只有主人公相聚重逢时,在a市有那么一点点剧情,林素就负责拍摄这部分剧情。

    这部剧情虽然少,但也是整部剧情里主人公矛盾冲突积聚多年后爆发的所在,要拍摄得有张力也并不是那么容易。

    电影这部分的拍摄在电影是在办公楼里发生的,拍摄地点就在影视城搭建的办公楼里。拍摄的一大早,林素开车去了a市的影视城,刚停车下来,就被齐徒拍了一巴掌。

    齐徒长得五大三粗,一脸络腮胡,笑起来跟个弥勒佛似的,一看就是搞艺术的。他这一巴掌跟熊掌一样,要打在林素这小身板上,八成把林素给拍碎了。好在林素躲开,面无表情地关上了车门。

    “你不是全权交给我么?怎么还来了这里,不放心啊?”林素锁了门,朝着影视城走。

    齐徒和林素都是南城出来的摄影师,以前也多有交流。齐徒虽然外表莽汉,实际上是个小清新,而且为人不错,在众多摄影师里,林素和他算是关系还可以的。

    “那当然不是。”齐徒跟上林素否认道,他对林素道:“你今天第一场拍摄,我过来看看。”

    齐徒说完,林素瞥了他一眼,道:“怕我镇不住场子啊?”

    林素这么一说,齐徒跟她瞥过来的那一眼对上,这么一对上,齐徒嘿嘿笑了笑,也算是默认了。

    也是。林素今年才二十二岁,这次虽然是齐徒盛情邀请林素过来拍摄的,可是拍摄电影并不是那么容易,尽管只是一个小小的b组。

    但是再小的组,也是一个拍摄系统。小组里有摄影师,有演员,有助理,有化妆师,有场务,有灯光……纷繁复杂,导演除了导演作品,更多的也是要协调所有工作和镇场。

    齐徒担心林素第一次做这个,应付不过来。

    但是在看到林素瞥过来的那一眼时,齐徒觉得他算是多虑了。就这祖宗,她不把这剧组炸了就不错了,他竟然还担心有人不听她的话呢。

    两人边说着话,边进了拍摄地。到拍摄地的时候,拍摄场景内大家已经都开始忙碌起来了。齐徒一过来,工作人员纷纷叫了一声“齐导”,而看到齐徒身边娇小可人的林素时,大家连忙也叫了一声“林小姐”

    其实不管是电影电视剧还是杂志的拍摄,除了摄影师互通,演员互通,幕后也是互通的。这就跟乐队里的鼓手一样,有时候在这个乐队打鼓,有时候去那个乐队打鼓,大家其实都是认识的。

    这次这部电影在a市的这部分拍摄,是由林素负责的。幕后们在得知这件事情后,先是吃惊,后是战战兢兢。

    林素拍摄水平确实不一般,而且她拍过mv,擅长拍摄人物和人物冲突矛盾,齐徒电影的这趴交给她效果绝对会非常好。而林素接活向来佛系,从来不接这种连在一起的活儿,也不知道这次怎么就答应齐徒帮忙做这部分的摄影了。这是吃惊的部分。

    而战战兢兢的部分就是,林素的脾气啊,实在是在拍摄圈出了名的暴躁和差劲。她拍摄的都是些娱乐圈大咖流量,那些明星就够会耍大牌了吧,她比他们更会耍大牌。

    不过有一点,她讲理,如果不是别人招惹她,她也不会无缘无故发火。但问题就是在这个招惹上,谁也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一不小心就招惹到她,然后她就暴躁发火了。

    林素和齐徒刚到摄制现场,齐徒就召集了现场的一些工作人员就接下来的拍摄开了个会。参加会议的多是拍摄人员,还有编剧之类的剧组核心人员,至于灯光和化妆师之类的,则在原地继续忙碌。

    齐徒是新导演,这次拍摄请的演员也是新人演员。新人演员有个好处就是没那么大牌,化妆间都是那种公共的化妆间,几个化妆师一起给演员们化着妆。

    虽然是新人演员,但主角的化妆师还是专门邀请了技术比较好的化妆师的。化妆镜前,一男一女两位新人演员正在研读剧本,化妆师们边化着妆,边闲聊着天。

    给女演员化妆的化妆师是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化妆师,但是就算不是熟悉的人,也能一眼看出她像是刚生完孩子,还在哺乳期。

    女人长相端正,气质柔婉,穿着简单的衣衫,头发用发带完全扎起,一丝不苟没有丝毫的碎发。

    就在刚刚的时候,她还在和那位负责男演员化妆的化妆师聊着她刚刚出生的小孩。而在外面传来骚动,她目光越过门口时,一眼就落到了齐徒身边的林素身上。

    林素看上去娇娇小小的,身形单薄纤细,她穿着一身米白色的休闲装,简单随意。可是就算在这么简单随意的装束下,林素还是能给人一种令人移不开目光的感觉。

    她长得太漂亮了。她的五官像是被一点一点细致小心的捏出来,每一个弧度,每一点轮廓都完美恰好。在这样的五官之上,她的一双眼睛明亮有神,皮肤白皙透光。

    她虽然长得娇小纤细,可是就站在那里,却透露出一种不好惹的明艳。她有着绝对的实力,她的自信和坚定让她拥有这样的气质。

    和她相比,任何女人都会黯然失色。

    正在和自己聊着的化妆师,突然看向外面没了声音。给男演员化妆的化妆师,看了对面给女演员化妆的化妆师一眼。

    看到她的目光,男演员的化妆师循着她的视线看了出去,待看到林素时,男演员化妆师道:“呀,竟然是林素。”

    提到林素,两个看剧本的演员也纷纷看向了外面。男演员在看到林素时,目光自动胶着在了林素的身上。而女演员则感慨地说了一句。

    “真漂亮。你不说我还以为是哪个明星呢。”

    男演员看着外面的林素出了神,男演员的化妆师用粉刷轻轻刷了一下他的脸。男演员被刷了一下,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化妆师,脸红着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傻了吧?”化妆师笑着道,“我可看过太多你们这样的男演员了。在拍摄前,看着她觉得她美得不可方物,心脏乱跳。等拍摄后,被她骂的这辈子都不想再跟她合作了。”

    化妆师一说完,男女演员齐齐看向了她。

    “她这么凶啊?”

    “对啊。你们第一次拍电影,可能不认识她。她叫林素,是圈子里很有名的摄影师。她摄影能力很强,而且恃靓行凶,脾气很差,好多明星流量都在拍摄的时候被她骂过。”化妆师道。

    化妆师说完,成功吓到到了两位新人演员,他们纷纷转头,看向了负责女演员化妆的化妆师身上。

    “寻颖姐,这是真的吗?”

    在他们几个说话的时候,寻颖的目光还是一直停留在林素的身上。林素正在说着什么,她身上散发着自信认真的光芒,就这样的女人,任谁不会一直放在心里呢。

    “我没有和她合作过。”在两位演员看向她时,寻颖笑了笑,她笑起来时,带了些温和的腼腆。

    在笑完之后,寻颖收回目光,继续手上对女演员的妆容,也不知道是在安慰他们,还是真的有这么回事儿,她道。

    “但是我听别人说过,她脾气很好啊。”

    听寻颖这么说,对面的化妆师不可思议地看向她,林素就这两年来,脾气不好的事情整个圈子都知道,寻颖怎么可能听别人说林素脾气很好。

    “你听谁说的啊?”男演员的化妆师问。

    寻颖低着头,她的目光平静无波,低声道。

    “听她以前的朋友说的。”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