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57 章(【二更】说的就跟你有男朋...)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和陶牧之一起, 把家里的杂志和照片抱下了楼。

    纸壳自动投放箱,就在林素所在的单元楼不远处,陶牧之带着林素过去后, 把杂志和照片放在了地上。

    放在地方后,陶牧之看了一眼对自动投放箱十分新奇的林素,道:“你在这儿把这些投放进去,我继续回家搬。”

    他们两人一趟也就搬了有那么一摞,家里还有四摞,且得搬着呢。

    陶牧之说完, 林素回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哦。”

    得到林素回应,陶牧之转身回了林素家所在的单元楼。要不是他今天带她过来,林素估计连自家小区有自动投放箱都不知道。那她肯定也是没用过的。

    不过林素是可爱,不是笨,自动投放箱操作简单, 她应该按照步骤一次就会了。

    林素确实会了。

    在陶牧之走后,她就按照自动投放箱屏幕上的提示操作。先用微信注册了个账号, 然后选择一下要投放的物品名称, 选择了纸壳之后, 投放箱就“嗡嗡”地打开了。

    投放箱箱口一打开, 林素走上台阶, 把头探了进去。投放箱的箱口开得不小,里面有个四边被勾住的绿色大布袋。投放进去后,投放的纸壳就在绿色大布袋里,等布袋满了, 会固定有人过来清理。

    真方便啊!林素觉得新奇好玩,这样想着后, 把脑袋拿出来,开始往里面投放。

    记住m.42zw.

    -

    林素是个富婆,她很有钱,出手五万八的床垫,家里沙发上还放了一盒祖母绿。但是尽管如此,她盯着手机屏幕上投放箱投放后核算的收益数字,紧张地希望它能突破三位数。

    在自动投放箱前,林素不仅学会了勤俭节约,爱护环境,还学会了积攒的快乐。每次她投放进去杂志和照片,余额的数字都会随之上涨,林素觉得自己有必要再多拍些杂志,收点样刊了。

    在林素盯着手机屏幕上的余额时,陶牧之也把最后的一些杂志放了进去。放进去后,陶牧之点了关门按钮,里面自动称重了最后那些杂志的重量。做完这些,陶牧之拿了湿纸巾擦了一下手指,问紧紧盯着手机屏幕的林素道。

    “怎么样?”

    在他问完后,林素双眸炯炯地抬起了头。

    “105.2”

    林素报了数,报了数以后,林素拿着手机在路上一阵疯狂扭摆乱跳:“啊啊啊啊突破一百块了!卖了好多钱啊!啊啊啊啊啊!陶牧之,过会儿我去给你买套最贵的清扫工具!”

    陶牧之:“……”

    “谢谢。”陶牧之道了声谢。

    林素开开心心,在得到陶牧之的道谢后,她歪着脑袋软嗲嗲地说了声:“不客气~”

    说完后,林素哈哈笑起来,挎住陶牧之的胳膊拖着他就走。

    “走走走!去花钱!”

    陶牧之被精神亢奋的林素拖得脚步飞快,林素则双眼发光,一脸兴冲冲。看她这个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挣了多少钱呢。

    可是就算挣再多钱,也未必有林素现在地这些快乐。而且这些快乐,是卖掉她的“痛苦”得来的。陶牧之看着像小学生准备去小卖部花钱的林素,随着她脚步往前,唇角勾起了一个笑。

    -

    他们今天晚上出门的目的只有两个。一,卖杂志。二,用卖杂志的钱买清扫工具。

    原本他们的计划是如此简短,目标是如此清晰,可是在离开家里后,他们的目的临时又多出来了一样。

    林素家所在的小区是高档小区,平时人迹罕至的。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有个新兴的商场开业,商场开业带来了一部分的人流。人流汇聚,自动形成了夜市。林素刚出门,对面就是超市,可是她看了一眼夜市那边五彩缤纷的灯火,拉着陶牧之转了个弯。

    这个夜市就在商场外面的广场上,夜晚广场的喷泉开着灯,喷泉四周有旋转木马,有骑行小车,好多人都在这儿陪着孩子玩儿。而夜市就是为了孩子们的需求而催生出来的。

    夜市上有卖花儿的,有涂涂画画的,还有飞镖,都挺好玩儿的。而林素丝毫没有被那些吸引,她越过那些摊位,径直走到了一处捞小鱼的摊子前,在那儿蹲下了。

    这种捞小鱼的摊子在夜市上很常见。一个塑料箱,里面是一群密密麻麻的小金鱼,偶尔还放几只小乌龟。

    你给了摊主钱,摊主会给你一个纸做的小鱼网,你就用那个小鱼网捞鱼。捞几次无所谓,捞多少也无所谓,只要网子还能用,捞多少给多少。

    这是有些赌的成分在的。林素今天上半场的赌局,还是鸽子蛋大的祖母绿,现在就变成了十块钱一次的渔网网鱼。

    林素蹲下后,摊主已经看向她了,也看了一眼她身后的陶牧之。这种小游戏,除了小孩子爱玩儿,小情侣也爱玩儿。

    摊主看了陶牧之一眼后,笑盈盈地对林素道:“小姑娘,要不要来一局啊?”

    “多少钱一局?”林素果然被吸引了,她抬头看摊主问道。

    “十块,很便宜的,捞几次都行。”摊主道,他说着递给了林素他们的渔网。渔网是个简陋的小塑料渔网,上面糊了一层单薄的纸张。就这纸进水里捞一下估计就破了,还捞几次都行呢。

    但是林素想了想。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她拿着这个小渔网,只要飞速地捞一下,趁着渔网还没反应过来,她先把小鱼捞上来,那不就行了?

    想到这里,林素道:“微信还是支付宝?”

    -

    林素付了钱,拿了小渔网开始捞鱼。

    林素看着这一池子鱼就非常爽。她现在就像是掉进金币坑里,十块钱,能拿多少拿多少,那她肯定是往多了拿的。

    林素目光凝聚,认真小心,在搜索确认了这一池子的小鱼最为繁密的地方后,她谨记着一开始给她定下的捞鱼守则“稳准狠”,她朝着鱼最多的那个方向迅速捞了过去。

    渔网一下浸入水中,小鱼们感觉到动静,四散而开,远不如开始的时候那么密了。尽管如此,林素的渔网里还是捞了八条红色的小鱼。

    鱼一入网,林素眼冒金光,带着势在必得的决心,将渔网从鱼池里提了出来。

    “老板,这鱼我们怎么拿……”

    “哗啦……”

    在林素正准备询问老板,捞到的鱼该怎么拿时,一声水落水面的声音响起,林素回过头,她刚才捞的小鱼已经从她漏底的渔网重新落回了鱼池里。

    林素:“……”

    林素愣了有那么三秒。而在这三秒间,老板的表情甚至没有变化,依旧笑容满面,和气生财。

    主要这种场景他看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也见怪不怪了。

    看着林素拿着渔网,一会儿看看上面,一会儿看看下面,老板笑眯眯地解答了她没问完的问题。

    “到时候会用塑料袋装一下,回家你可以找个瓶子养着。哎哟,我们这个小鱼都是好品种,你看看这光泽多漂亮,长大可是会更亮的。这么些小鱼,一下捞回家,养在家里看着心情都会变好的。”

    老板夸完了自家鱼,后又笑着看向林素,道:“小姑娘要不要再来一次呀?”

    林素:“……”

    刚才老板夸他家鱼多好多好,她其实并没有听到心里去的。她无所谓鱼好不好,她只在乎她捞不捞的到鱼。

    刚才那些鱼明明都在渔网里了,怎么拿起来就碎掉了。

    “哗啦”一声,一条都没给她剩。

    那林素的胜负欲可就起来了啊!

    “拿来。”林素拿出手机又付了十块钱,重新开始捞鱼。

    她觉得像这种捞鱼小游戏,除了她自身聪颖以外,还要积累一定的经验。比如这一次,她就知道,捞鱼的时候确实要快,但是拿着渔网往上提的时候,一定要慢。不然渔网上的纸可是随时都会碎,鱼可是随时都会溜。

    想到这里,林素重新屏气凝神,她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拿着小网子找到鱼最多的地方,往那地方一兜,兜住七八条小鱼后,林素眼睫随着她的动作小心翼翼地抬起。

    在她小心翼翼,缓慢地往上抬的时候,被渔网兜住的小鱼们开始自我拯救了。它们一个个像下了油锅一样,一蹦老高,三两秒,林素的渔网还没离开水面,渔网里的小鱼全跑了。

    林素:“……”

    “哎!”林素不满地想要教育一下鱼,结果她那么往上一抬,哎,她的渔网也漏了。

    林素:“……”

    这什么破游戏?

    游戏不是让人开心的吗,她怎么玩儿了两局玩了一肚子火。

    林素手上的渔网又碎了,她的情绪上脸,连老板也看出她的气急败坏来了。但是老板见多了这种情况,依然稳如老狗。

    “小鱼当然会蹦的呀,这样才证明鱼健康,也证明捞鱼是有些难度的。那要是没难度,一人一下捞个几十条,我一条鱼就好几块,这样被人捞走,那我还做什么生意呀?”

    在阐述了捞鱼的游戏有多难后,老板安抚林素:“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不过我看得出来,小姑娘你很有捞鱼的天赋,而且善于总结经验,下次一定会成功。”

    说完,老板笑眯眯地问林素:“要不要再来一次呀?”

    林素:“……”

    林素现在是什么感觉?她感觉被闷了个哑炮,就那么直接炸了,她也就把这事儿忘了。可是现在这不上不下的,林素感觉她今天要是捞不到鱼,估计晚上觉也别想睡了。

    老板的心理战术十分成功,林素又付了钱,重新拿了一张网子。

    在第三次的时候,陶牧之听着老板的话,观察了一眼林素。看着她拿着渔网,要开始捞,陶牧之也蹲在了她的身边。

    “别想捞太多,鱼多的地方水也多,这样渔网容易破。”陶牧之和身边的林素道。

    林素有些上头,道:“我都付了三十块钱了!我要是只捞一点点的话,那我钱不就亏了?”

    听到林素的话,陶牧之看着她,声音平静:“你今天卖杂志卖了多少钱?”

    “105.2”林素道。

    还有零有整的。听着她说完,陶牧之道:“你看你这么有钱,还在乎那三十块么?”

    林素:“……”

    是啊。她卖杂志卖了一百块钱呢!捞三次小鱼也就花了三十,她还有七十块!这也就算了,她还没算她今天晚上赢的祖母绿呢。

    林素原本紧绷紧张的情绪,在陶牧之安静的安抚下,慢慢松弛了下来。陶牧之望着鱼池里的小鱼,对林素道。

    “你要记住,你捞小鱼是为了开心的,要是不开心,那你捞小鱼做什么?你直接去买鱼不就行了?”

    “所以,不管捞几条,只要能捞上来,就是收获。收获了,你就开心。对不对?”

    陶牧之蹲在她的身旁,跟她耐心地讲着道理,而听着陶牧之讲的道理,林素像是重新拾起了她刚蹲在鱼池前的那种开心的心情。

    陶牧之说的对,她捞小鱼是为了开心的,要是不开心,那完全没必要捞小鱼,直接去买就好了。

    想到这里,林素看了陶牧之一眼,点了点头。

    “嗯。”

    -

    林素捞到了一条鱼。

    陶牧之这张嘴开过光的,他对她说只要捞到了就开心,她果然捞到了,她捞到了一条。

    林素真是……

    不过开心还是开心的。

    林素捞到了一条非常可爱的小鱼,小鱼是红色的,在渔网上活蹦乱跳,夜市的光照耀在小鱼身上,色彩特别漂亮。它的鳞片排列整齐,清晰可见,看起来非常健康。

    林素决定,她要好好养育这根独苗。

    两人捞完小鱼后,去超市买了清扫工具。买完清扫工具后,两人一块回了家。回到家后,陶牧之开始整理地板。地板不算脏,但是会有些灰尘,如果有吸尘器的话会更方便许多。

    在陶牧之干活的时候,林素拎着一塑料袋子水,和那几乎看不到行踪的小鱼,在家里几个房间里窜动。

    她窜了半天,最后拎着水袋子站在了客厅中央,望向陶牧之求助。

    “鱼放哪儿啊?”

    塑料袋子是透明的,也不算很厚,现在还开始有些漏水了。她说完,陶牧之停下清扫,拿过了林素手里的袋子。

    袋子被陶牧之拿去后,陶牧之去了冰箱前。他打开冰箱,找了一瓶玻璃瓶的矿泉水,将矿泉水瓶打开,把矿泉水倒入了水壶中,陶牧之用热水稍微冲洗了一下矿泉水瓶在冰箱里带出的寒意。

    水瓶温度接近正常后,陶牧之接了些自来水,把塑料袋子拆开,把小鱼倒进了水瓶里。

    在陶牧之安置小鱼的时候,林素就跟在他的身后,探头探脑,亦步亦趋。她眼看着陶牧之把袋子里的水倒干净,清澈的水之后,一条小小的漂亮小鱼“叮咚”一下,掉进了玻璃水瓶里。

    林素看到小鱼顺着透明的水瓶下潜,她的眼睛一下亮起,开心地笑了起来。

    “拿着吧。”陶牧之把小鱼放进去后,把水瓶瓶身的水擦干净,递给了身后等待的林素。

    林素开开心心又小心翼翼地接过水瓶,她抱着玻璃水瓶,看着小鱼在里面游曳,眼睛的光也随着它流动着。

    林素目不转睛地盯着小鱼,而陶牧之则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他看着她一点点灵活鲜动,一些可爱的活物也会对她产生影响。

    “你可以把它放在你卧室的窗台。”陶牧之提议道。

    “为啥?”林素抬头看他。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看着鱼,说不定做梦也会梦到鱼。”陶牧之道。说到这里,他对上林素的目光,道。

    “要是在梦里梦到鱼的话,会发财。”

    林素:“……”

    真的!?

    林素的目光在陶牧之说完后,随即变得炯炯。她双目有神地看着陶牧之,道:“那我要买个鱼缸,放在沙发角的位置。我要是在沙发上睡觉,就能在临睡前看到它了。”

    从一开始的买床垫餐桌这些必需品,现在她开始想买鱼缸这样的装饰品了。

    陶牧之听到她的话,对上她的目光,道:“当然可以。”

    “耶!”林素开心地举了举瓶子,举了瓶子以后,她重新看向陶牧之:“你要陪我一起啊。”

    她眼睛紧紧地盯着陶牧之要求道。

    听完她的要求,陶牧之目光依然平静,他没有丝毫犹豫,点了点头:“好。明天下班就陪你去买。”

    “好~”林素重新举起小鱼,开开心心,“那我去睡觉了!”

    她要快点睡觉,快点做梦,发财赚钱,买鱼缸放小鱼,买保险箱放祖母绿,她还要买个书架,买个台灯,买好多好多东西!

    -

    林素果然梦到了鱼。在梦里,她在河边走着的时候,看到了湖里有一条黑漆漆的大鱼。大鱼很大,像鲸鱼一样那么大。她要是能抓到它,那她发财可就不只是有祖母绿那么简单了。

    林素向来是勇敢无畏的!她当时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那条鱼虽然大,但其实非常温顺。林素跳进去后,它竟然直接游到了她的面前。

    林素拍了拍它的头,它就钻到了她的下面,把她驮到了身上。林素不费吹灰之力,就抓到了这条大鱼。

    可是抓到大鱼,只要把鱼弄到岸边的,林素坐在鱼头上,跟骑马一样,指挥着它前进。大鱼非常听话,带着她朝着岸边走着。

    眼看着眼看着就到了岸边,突然湖水翻涌,像是那种深海中风雨交加的夜,水面像是在一个大大的塑料箱子里,被来回上下地翻滚,湖里的水也来回上下的碰撞。

    在这种震荡下,林素紧紧地抱着大鱼,可是大鱼身上好滑啊,林素抱着它,下一秒,大鱼就一个翻身,林素一下从大鱼身上掉落了下去。

    这种猛然翻转,然后失重下落的感觉让林素一下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她从床上猛地坐起,她的脑海中,还在无数遍的回放着那个梦。

    她这个梦没有做完,但是在梦里她应该是死了的,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就算死不了那风雨也饶不了她。

    外面天已经亮了,林素扶着额头轻轻喘息着平复了一下情绪。她抬起头,看到了窗台上放着的水瓶。水瓶里的鱼还在自由自在地游着,非常漂亮。

    林素的心情在看到小鱼后,从梦境中回转了回来。

    她就不该那么贪心,也不该听信陶牧之的话说什么做梦梦到大鱼会发财。这下好了,财没发到,倒是吓了她一大跳。

    当时她如果不想发财的话,她应该根本不会跳进湖里去抓那条大鱼。要是不抓那条大鱼的话,她就不会死。

    -

    假期过后,林素的工作也慢慢要开始了。大刚知道她每次假期都要回家陪她妈妈,所以很少在假期给她安排工作。假期工作不做,那自然也就堆到了假期后。

    林素从上午开始,摄像机就一直没停,“啪啪啪啪”在摄影基地拍了一天,一直拍到了下午五点。

    若是以往,林素早就要累死了,可是今天她竟觉得还可以。充足的睡眠,还有爬山后,日渐变好的气色,还有陶牧之一日三餐的伺候,另外她也戒酒戒烟,身体现在好得不得了。

    不光身体,精气神也非常的好。

    下午五点,林素最后一场拍摄拍摄完,她站在电脑后,和修图师说着修图的方向。在说完后,林素收工了。

    现在五点,陶牧之也快下班了,等两人一起回家吃了饭,还要去买浴缸呢。

    林素拿着相机往外走,还没走出摄影基地,就看到了朝着她跑过来的大刚。

    “姐!姐姐!”大刚长得胖乎乎的,白白嫩嫩,头发却是黑漆漆的,跑起来的时候有点像奥利奥味儿的雪媚娘。

    她也好久不见大刚了,看到大刚跑过来,林素拿着相机双臂抱在一起,笑着等他。

    等大刚跑过来,林素笑着看了他一眼。

    “你来干嘛?”

    经纪人是不用来看摄影师工作的,只需要做个上传下达的工具人就好。

    刚才远了大刚没注意,等跑近了以后,大刚看着眼前的林素,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林素其实还是先前那个林素,只是她又好像全变了。以前的林素像个顶级炮仗,身上永远一股黑压压的火药味,她单薄瘦弱又苍白,像个病殃殃的病秧子。

    但是现在,林素依旧单薄,可是单薄的同事,她的脊背挺直,她头发扎起,落成了一个长长的马尾,露出了她好看的肩颈。

    她的额头全部露了出来,一张小巧的脸上,气色红润,肤色白皙,在这样一张漂亮的脸上,还点缀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最能体现一个人的精气神的就是眼睛。

    林素现在的眼睛,是他认识她以来最亮的。

    她像是被尘土掩盖住的荷塘,甩落了一身的尘土,现在光明鲜艳,活力非凡。

    大刚都被震惊了!

    “姐,姐姐……”大刚震惊地说不出话来,甚至还忽略了林素的问题。听着他结结巴巴叫着姐姐,林素竟也没生气,好脾气地回了句。

    “嗯嗯嗯,弟弟弟弟……”

    大刚:“……”

    还会跟他开玩笑了!他的林素姐姐回来了!大刚眼眶一热,他想抱着林素哭。

    但是他不敢。

    谁知道林素现在是不是只是表面上有耐心,他真抱上去,万一被她打一顿怎么办。

    想到这里,大刚赶紧回过神来,对林素道:“我是因为齐徒导演的新戏的事儿找你的。齐徒新筹备了一部电影,电影拍摄地分在了a市和b市。电影的主要拍摄是在b市,但是两个地方距离太远,齐徒导演组那边说是想找个摄影师,一方面作为摄影师,另外一方面管理a市这边的拍摄,就是相当于拍摄组的b组。那边联系了我,让我问问你有没有兴趣。”

    林素听着大刚跟她说着电影的事情。

    林素是认识齐徒的,齐徒算起来算是她的师哥,但是两人其实也就没差多少岁,齐徒也是摄影师出身,在去年转行做了导演。第一部导演是导演的拼盘电影,出来后,他拍摄的那部分反响不错。这不今天,就有整部电影的拍摄找他了。

    其实摄影师的话,也是有职业规划的。要么继续拍平面,要么转行拍电影。相对来说,拍电影比拍平面要好出头的多,而且现在娱乐圈这个环境,对于高质量的摄影师需求还是很大的。

    林素曾经接过不少让她去做剧组摄影师的事情,这算是转行的第一步吧。但是林素都没有答应。

    她当时是处于一种过一天算一天的状态。今天拍完,明天没活就躺着,后天有活继续拍。而且就那时候,她都不知道她自己什么时候就死掉了,要是进入剧组,进行长时段的拍摄的话,她死了那还挺影响人家的工作的。

    可是现在不同了。首先,林素不会死,陶牧之不让她死。其次,她既然已经决定好好解决她的心理问题,那迟早有一天她是会痊愈的。那她对于自己的职业规划也要提上日程了,现在这个工作机会就是个不错的节点。

    林素对于拍平面还是拍电影都很有天赋,主要看她喜欢拍什么。要是拍电影,慢慢变成主导演的话,她应该能赚比平面导演更多的钱。

    这样的话,她就能给奶奶买祖母绿了。

    林素在大刚说完后,脑海里就开始清晰地筹划了起来,筹划了没一会儿,她对满脸期待又有些忐忑的大刚道。

    “好啊。”

    大刚:“……”

    林素答应后,大刚似乎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看着林素的嘴型,问道:“姐,你刚才说什么?”

    看大刚这个样子,林素笑了一声,她努起嘴,用嘴唇给大刚说了一句唇语。

    “我说好啊!”

    呜呜呜呜呜!大刚哭泣!姐姐竟然答应了!姐姐还跟他嘟嘴了!呜呜呜呜呜!

    刚刚开心!

    看着大刚一脸马上要喜极而泣的表情,林素也被感染地笑了起来,她拿了摄影机,对大刚道:“还有,要是有工作的话,给我安排就好。不过注意筛选啊,太垃圾的杂志我不拍,不给我寄样本的我也不拍。”

    她还等样本卖钱呢。

    这下大刚更感动了:“呜呜呜呜呜好~”

    看大刚假装哭泣的模样,林素有些哭笑不得,她收起表情,佯装不耐道:“行啦,我走啦!”

    她说完,就朝着自己车前走去。

    林素一走,大刚跟屁虫一样的跟了上去,他道:“那齐徒导演那事儿就定下来了,他们那边的意思是,说要有时间可以一起吃个饭,你能不能过去啊?”

    林素皱了皱眉。她现在可以接触新工作,但是她不太想社交。

    “能不能推了?”林素问。

    大刚道:“应该好推。”

    反正她向来都不去应酬,圈子里也都知道的。

    “行。”林素说完,继续往前走。

    但是她刚走了没两步,就停下了脚步。林素回过头,看着还跟在她身后的大刚。

    “还有什么事儿?”

    大刚扭捏地站在她的身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姐,我们也好久不见了,你看你今天心情那么好,不如我们一起吃晚饭吧。”

    林素:“……”

    大刚说完,林素先无语了一下,随后立刻拒绝了。

    “不行。”

    大刚:“……”

    林素拒绝完,大刚立马蔫了,林素看他蔫了吧唧的样子,问道:“你干嘛要跟我一起吃饭?你没女朋友啊?”

    大刚:“……”

    什么意思啊?说的就跟你有男朋友一样!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