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52 章(【三更】你要跟我一起去见...)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母亲对陶牧之的印象持续恶化。

    已经从一开始的让她和陶牧之分手, 变成了现在的让她和陶牧之绝交。但是她没和陶牧之在一起,所以她没必要和陶牧之分手。陶牧之也不是和母亲口中和那个男人一样的渣男,她也没必要和陶牧之绝交。

    而在母亲这样跟她说的时候, 她是答应了母亲的。

    因为母亲之所以对陶牧之印象恶化,是因为把他的所作所为,套在了那个男人身上。她是因为误会,才这个样子的。可是在当时那样的情境下,她不想让母亲持续陷入在那段回忆里,所以她才答应了母亲说和陶牧之绝交。

    但是实际上她不可能和陶牧之绝交的, 不然她回了a市以后怎么吃饭睡觉啊?

    林素:“……”

    呸呸呸!吃饭!仅仅是吃饭啊,她和陶牧之没有睡觉!

    就这样,午饭吃完,林素也安抚下了母亲,然后她和母亲道别,开车离开了家里。上午吃饭吃得早, 她是中午十一点多出发的,下午三点林素回到了a市的家里。

    和七天前离开时, 家里没什么变化。只是从家里重新回来, 林素望着那一地的杂志和照片, 怎么感觉她家里这么脏乱差啊?

    但她以前也是这样住的, 也没觉得脏乱差啊?林素奇怪地想着, 先去把行李箱放进了卧室里。放下行李箱后,林素简单洗了个澡,而后开始收拾脏乱差的家。

    林素还从没有收拾过家里呢。以前和母亲住在一起,母亲从不让她动手。后来……反正她没有收拾过。

    一秒记住.42zw.

    不过没吃过猪肉, 也是看过猪跑的。

    林素也没有怎么收拾,最起码先把家里一地的照片和杂志先归拢了一下。归拢完后, 被杂志和照片覆盖,常年不见天日的地板重新见了天日。地板自从铺上,就没怎么用过,一直被盖着,所以尤其明亮。地板那么一露出来,林素的家都亮堂了许多。

    林素一下变得满意了。

    满意之后,她看了一眼堆砌成小山一样的杂志和照片……

    这些东西怎么处理?

    要扔垃圾桶吗?

    可是真的好多啊!

    她拿不了,还是得陶牧之。

    想到这里,林素也终于想起了陶牧之。她今天下午回来,陶牧之晚上是要来她家里做晚饭的。她一直没和陶牧之联系,因为她下午四点,和汪佳桦教授有诊疗。

    下午四点……

    林素想起了最关键的信息!

    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三点半多了!林素看到时间,抓紧扑腾了扑腾身上因为归拢杂志照片而沾上的土,火急火燎地离开家里,开车去了三院。

    -

    开车到了医院后,林素锁好车子就朝着医院大楼狂奔,连跑带跳,终于在四点整,来到了汪佳桦的诊疗室。

    狂奔了一路,林素累得气喘吁吁,而她没想到的是,她这种废鸡竟然能一路跑到诊疗室没有休息。

    看来爬山真的锻炼身体。

    汪佳桦正坐在诊疗室里等林素,听到敲门声后,汪佳桦说了一声“进”,门被推开,气喘吁吁的林素推门走了进来。

    “哎哟,怎么累成这个样子啊?”汪佳桦看着林素吃惊道。

    林素稍稍稳了一下呼吸,道:“我跑过来的,忘了时间,怕迟到了。”

    “迟到一会儿没什么的。”汪佳桦笑了一下,随后,她笑容加深,道:“不过我听陶医生说,你以前看心理医生可是从不在乎迟不迟到的啊。”

    林素:“……”

    她有吗?陶牧之真是的,怎么到处败坏她的名声。

    林素有被气到,想着晚上回去一定要咬陶牧之一口解解恨!尽管她以前确实经常看心理医生迟到。

    从这儿也能看出,林素对于心理诊疗越来越积极了。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信号,这代表她现在正在一点点变好。

    不光她的行为,在让林素坐下后,汪佳桦观察了一下林素的气色,道:“气色不错。假期玩儿的很开心啊?”

    林素:“……”

    可不是么,爬了七天的山,能不开心么。

    但是吐槽归吐槽,林素还是不能和汪佳桦这么说的。汪佳桦是个很温和的医生,在她面前的时候,林素还是很听话很认真的。

    “还可以。”林素道。

    不□□色,林素好像变得也爱说话了一些。这七天的假期,看来她是真的过得挺开心的。看到林素的变化,汪佳桦也替她开心。

    她笑了笑,道:“国庆七天都去哪儿玩儿了?”

    诊疗在无声无息中开始,林素并未察觉,汪佳桦像是在跟她闲聊一样。林素看了一眼汪佳桦,道:“就在家里。”

    “和谁啊,和你母亲吗?”汪佳桦道。

    “本来是和我妈的……”说到这里,林素想了想,她其实有些不太确定能不能说陶牧之去找她了。不过很快,林素就想起来了,当时陶牧之可是说的他不是去找她的。

    想到这里,林素没了心理压力,她道:“陶医生去我们那里了,说要玩儿几天,我就带着他在我们家镇上上转了转。”

    她这样说完,汪佳桦眸光一抬,望着林素,她轻轻地道了一声:“哦?”

    听到汪佳桦这声“哦”,林素连忙道:“他不是专程去找我的,只是去我们那里玩儿,我刚好在那里,所以他就去拜访了一下。”

    听到林素这么着急的解释,汪佳桦笑了起来,道:“不管是他去找你,或者是去你那里玩儿,都没有关系。你跟我说的这些,我都不会告诉别人,我对你跟我说的一切都是保密的。”

    汪佳桦做的这番保证,很好的让林素放下了警惕心,也让她更愿意和汪佳桦说话了。

    在汪佳桦说完后,林素笑了笑。

    “所以这七天是陶医生带你爬的山?”汪佳桦看着她的笑容问道。

    林素:“你怎么知道……”

    林素惊奇完,后点了点头:“是的。”

    “陶医生就喜欢爬山,这些我们同事都是知道的。我听你说你爬了七天山,陶医生又在,我就想肯定是他带你爬的。”汪佳桦解释完,笑着道:“爬山很累吧?”

    “对啊!”林素表示了肯定,她眼睛明亮地望着汪佳桦,像是跟她吐槽:“也不知道他怎么就那么喜欢爬山,连续爬了七天,还要看日出,天不亮就让我起床陪他爬山。”

    “还看日出了?”汪佳桦笑容加深,“挺浪漫呀。”

    林素吐槽的话到嘴边,在汪佳桦说陶牧之浪漫时,她的心口溢出了一丝甜。想起爬山时的景象,林素努了努嘴,像是不太情愿地承认了。

    “日出是挺浪漫的。”

    汪佳桦看着林素,被她可爱到了,笑出了声来。而林素望着汪佳桦,听着她的笑,也能听出她是善意的笑,也随着她笑了起来。

    诊疗室的气氛欢快明媚,汪佳桦继续问道:“然后呢?这七天你们还一起做了什么?”

    有了前面那些的铺垫,林素对于陶牧之去她家这样的事情也不再有压力。而且和汪佳桦聊天真的很舒服,和她说起国庆七天的事情,她像是又重新回忆了一遍那七天的快乐一样。

    就这样,林素像是打开了话匣子,絮絮叨叨地开始说了起来。

    关于这七天发生的事情,林素的话题重点全部都在陶牧之的身上。她吐槽陶牧之喜欢爬山,说他喜欢唠叨,还有粘人……在这些话里,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关于陶牧之的。

    可是这毕竟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相处,还有母亲。所以在谈起那七天的事情时,母亲势必会要参与的。但是她也只提了一点点,也就是百分之一。可就是那百分之一,让汪佳桦轻巧地抓住了。

    汪佳桦没有打断林素。她坐在办公桌后面,像是和小朋友聊着假期计划一样,她的重点也随着林素,大部分都在陶牧之的身上。

    可是偶尔的偶尔,她也会把话题牵引到林素母亲的身上。

    “我妈不让我干活的,但是陶牧之在我家的时候,会让我偷偷摸摸做一些。他说是想让我帮我妈妈,但我还不知道他吗?他就是想偷懒。原本我们两人都定好的,我带他玩,他帮我干家务……”林素絮絮叨叨地吐槽着。

    汪佳桦听着林素的吐槽,轻轻地笑着,道:“一开始说定的话,后来又毁约定,确实不太好。”

    “对吧!”得到汪佳桦的肯定,林素也有了十分的底气。她一定要跟陶牧之说一下这个问题,而且因为她在家里帮他做了那些活儿,到时候家里那些她归拢的杂志和照片,要让他一个人全部搬到楼下去。

    林素还在想着怎么安排陶牧之干活,汪佳桦看着她,视线不着痕迹地收回,随口问了一句。

    “你和你母亲一直这样相处啊?”

    在和汪佳桦的交谈中,林素说了一些和母亲的事情,汪佳桦自然而然地也就能归拢出她和母亲之间的相处模式。

    听了汪佳桦的问题,林素点了点头,道:“对啊。”

    得到林素的回答,汪佳桦抬眸看了她一眼,确认道:“就是你和你母亲的相处是,你母亲什么都不让你做,但是什么都让你知道。”

    汪佳桦这样说完,林素眼神中的光芒一顿,因为她的这个问题,她像是迷茫了一下,在迷茫中,她回想着她和母亲这二十年的种种,她的眸光变轻变薄,她不太确定,又很确定。

    “……对啊。”林素道。

    汪佳桦看着她,她脸上的笑容依旧没变,她在得到林素的回答后,甚至笑容加深了一些。笑容加深,汪佳桦望着林素开了口。

    “你有没有想过……”

    话说了一半,汪佳桦顿了一下,她想了想,让自己的措辞清楚而不激烈。

    “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母亲在用这种方法精神控制你啊?”

    听到汪佳桦的话,原本笑着的林素,笑容停滞在了她的脸上。

    -

    林素离开了汪佳桦的诊疗室。

    她推开诊疗室的门,像是从冰冷的水池中爬了出来。身上湿漉漉的,还带着冰水的寒凉。等她站在走廊,夕阳的光照在她的身上,她才感觉身上的寒气蒸发掉了一点点。

    林素呆呆地站在那里,她觉得现在的情景和刚才发生的事情,都有点不太真实。

    夕阳的光微弱,一点点地照在身上,只能一点点地驱散寒气,杯水车薪。在这种激烈的寒凉和微弱的温暖中,林素像是又要被寒冷给侵占了。

    但是很快,比那股寒冷还要激烈数倍的温暖出现了。林素抬眸望着走廊尽头,陶牧之的诊疗室门口,他刚推开门走出来。走出来后就看到了她,他朝着她走了过来。

    林素看着陶牧之,被他身上那温暖不灼热的光照耀着,寒冷被驱散,她像是从不真实的梦境中重新走了出来。

    陶牧之在林素看着他发呆时,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她的目光追随着他,在他过来后,她的下颌抬起,已经仰起了那个熟悉的角度。

    两人目光相对,陶牧之望着脸色惨白的林素,他抬手放在了她苍白的脸上,她的脸冰凉,陶牧之道:“没事吧?”

    陶牧之的掌心滚烫,林素在他问完后,开了口,她一开口,气息都像是从冰窖里吐出来的。

    “没事。”

    她就是脑子有些乱。

    在刚才的诊疗里,汪佳桦说了一些颠覆她认真的事情,她不想相信,不想承认,好在汪佳桦并没有逼问和追问,在问完那句话后,诊疗就结束了。

    林素低下头,她眼中情绪千变万化,最后稳定了一下,抬头问陶牧之道:“你下班了吗?”

    林素这场诊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现在距离下班也没多久了,陶牧之收回手,道:“下班了。”

    “那我们回家吧。”林素和陶牧之说,她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因为开始还只是汪佳桦的诊疗室像是冰冷的水池,现在她感觉整个医院都是冰冷的水池。她紧张地站在陶牧之这丝温暖身边,害怕冰冷的水池冲破陶牧之给她的温暖的结界。

    她说完后,陶牧之道:“我今天要去我爷爷奶奶家。”

    结界有了丝裂痕,林素抬头看向了陶牧之。

    陶牧之是温暖的,但是他的温暖并不只属于她自己。他有他的家人,有他的朋友,他身上有很多的责任。

    国庆七天,他一直在她家里陪着她,都没有陪他的家人。陶牧之确实该回他的家了,他已经陪了他那么久,她不该太自私。

    林素仰头看了陶牧之一会儿,她没了力气,重新低下了头来。低下头后,她抬手揉着她干涩的眼睛,应了一声。

    “哦。”

    林素一下又一下地揉着眼睛,像是要把眼睛里的东西揉出来。在她这样揉着的时候,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把她揉着眼睛的手拿开了。

    她的手被拿开,她的眼界重新明亮开阔,陶牧之握着她的手,低头看着她,问她。

    “你要一起么?”

    林素又抬头看向了他。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