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49 章(【二更】察觉到她的动作,...)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摄像头打开, 林素从屏幕上看到了自己的脸。她的脸还是红的,在朝阳中带了些运动的野性。这股野性,和她耳边的那朵小白花, 相得益彰。亚麻色的发色,花苞一样的丸子,清新简单的小白花,有点像是迪士尼动画电影中的小公主。

    陶牧之不光外形不输模特,审美也是。林素满意地用镜头照了又照,后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 勉为其难地先把小白花戴在耳边了。

    两人就这样抱在一起,沉浸在林龙山的山风里。林素窝在陶牧之的怀里,他的体温比她的要热,一会儿把她也热传递的暖烘烘的了。

    林素休息了一会儿,气息平稳,体力也恢复了。察觉到怀里林素跟小鹿一样, 开始在他怀里乱动,陶牧之低头看了她一眼。在他视线落下的那一刻, 林素又瘫在了他的怀里。

    陶牧之:“……”

    “休息好了?”陶牧之问。

    林素是休息好了, 但是她不想从陶牧之的怀里下来, 这里离着缆车还有一段距离, 林素不想走。她也更不想和陶牧之分开。

    陶牧之问完, 林素依赖地往他怀里钻了钻,道:“没有。”

    说完,林素感觉单独靠自己不行,不能让陶牧之心软。于是, 她给陶牧之扣了个锅。

    “就是因为你非要我爬山,让我累成这个样子。”林素埋怨, 埋怨完后,对陶牧之道:“我可能今天都不行了。”

    不是有那种情况么,爬山运动体力消耗尽,完事儿三天爬不起床来,林素感觉自己现在就是这个样子。她的身体啊,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用不上。

    一秒记住.42zw.

    林素说完,陶牧之道:“别随便说这样的话。”

    陶牧之一提醒,林素:“……”

    好家伙,她本来就是随口一说,但陶牧之这么一提醒,搞得就像他们一起做了什么事情,然后把她折腾得下不了床一样。

    而现在她被陶牧之抱着,就像是陶牧之把她折腾成这个样子,然后在哄她对她负责一样。

    林素:“……”

    “我要下来。”林素脸一热,心跳都乱了节拍,她挣扎着想从陶牧之身上下来。可是她想下来,陶牧之却不让她下来了。在她挣扎间,陶牧之从地上起身,公主抱着把她一起抱了起来。

    林素:“……”

    而此情此景,像不像两人事后,陶牧之抱着她去清理身体?

    林素挣扎:“我说我要下来你没听到啊!”

    林素跟个小猫崽子一样在他怀里做着挣扎,可是她那点力气,陶牧之甚至都不用用力,只用手臂就能钳制住。

    林素在他怀里扑腾着,陶牧之岿然不动,问道:“你又可以了?”

    林素:“……”

    什么叫我又可以了?我一直很可以好不好!

    可是她如果这么说,就相当于打了自己刚才说“不行了”的脸。林素眼睛动了动,想了个理由出来。

    “一会儿去缆车那里,让别人看到我们这样不太好。”林素道。

    确实是这样,小情侣平时在家怎么黏糊都行,出来还是要注意下影响的。而想到“小情侣”“黏糊”“注意影响”这几个词语后,林素:“……”

    呸呸呸!谁跟他是情侣啊!

    林素说完,陶牧之还是没动,他道:“没什么,他们应该也习惯了。”

    林素:“……”

    哇!让你放下你就放下,你怎么这么多事儿啊!

    眼看陶牧之就要抱着她往缆车旁走,林素着急往陶牧之怀里钻,道:“我……我,大家都在看我,搞得我像是半身不遂一样,你放我下来!”

    林素已经放弃挣扎,开始往他怀里藏,陶牧之边走边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林素,问道:“怕看?”

    林素:“……”

    “对,我是怕他们看到我,笑话我菜!爬个山上来,还累得连路都走不动了,他们肯定会嘲笑我,人家小朋友都没我这么虚……”林素喋喋不休地说着,她还么说完,“啊”了一声,她的身体一个翻转,而后,她的腹部压在了宽厚温热的东西上。

    陶牧之把她扛在了肩膀上。

    林素:“!!!”

    针对林素的担心,陶牧之直接把她扛到了肩膀上,非但如此,他还体贴的帮她把卫衣帽子戴在了头上。

    被卫衣帽子遮得严严实实,只能看到陶牧之后背的林素:“……”

    “这样大家看不到你,也没法笑话你了。”陶牧之道。

    林素:“……”

    好家伙,刚才公主抱顶多是半身不遂,这他妈现在是扛着,像是她爬山爬出了生命危险一样。

    林素双腿开始扑腾:“放我下来!强抢美女了啊!”

    她的双腿就扑腾在了他的手边,听到林素的嚎喊,陶牧之望着不远处的缆车,抬手扣住了她的双腿,林素半天扑腾不起来,泄气一样,在他背上“嗷呜”了一声,像小狼崽。

    听着她在他身上闹腾,陶牧之轻柔地扛着她,眼底染上了一丝笑。

    -

    林素被陶牧之扛上了缆车。

    上了缆车后,陶牧之将肩上的林素放下,让她坐在了他对面的座位上。林素被放下,卫衣帽子还扣在头上,她的脸不知道因为挣扎还是充血,变得更红润了。被陶牧之这么扛着,她又如此挣扎,即使扎着丸子头,她的头发都松散开了些。帽子一摘下,她头顶的丸子松松垮垮,周围都是刚才挣扎下来的碎发,这让她带了些慵懒又有些可怜的美。

    而尽管这么挣扎,林素耳边被陶牧之别着的小白花却始终牢牢地别在她的耳后。林素被陶牧之放下来后,伸手先去摸了摸耳边的小花儿,摸到小花儿还在,林素眼中的惊慌消失,瞬间变成了凶巴巴。

    她看向陶牧之,道:“我不是让你放我下来了嘛!”

    面对她的“凶狠”,陶牧之后靠在缆车上,眉眼微垂,两人坐在一辆狭窄的缆车内,即使各自坐在缆车的一旁,林素还是能清晰地看到陶牧之眼底那抹温柔平静的笑。

    被这样笑着看着,林素心跳一下空了一拍。她下意识地敛了敛眼睫,抬手把耳边的碎发别到了耳后。

    陶牧之没有回答她,但林素也不需要答案了。两人坐在缆车上,缆车缓缓下行,他们望着对方,又像是望着对方的身后,隔着缆车的玻璃,从高空中看着林龙山秀美的风景。

    林龙山能被开发成景点,也是有其独特之处的。林龙山在攀爬时,能近距离的看到山上的绿植,而从缆车下行时,树木葱郁,朝阳初升,林间还带着白雾。这样从高空,将林龙山的风景一览无余,林素觉得自己像是腾云驾雾的神仙一样。

    如果说她像神仙还差点火候的话,那陶牧之肯定是真神仙。在进了缆车后,他始终还是没有任何疲惫感,他的双臂随意地抱起,侧眸看向了缆车外,像是在欣赏缆车外的风景。

    缆车处于高中,在这秋日的早上,冰冷的缆车还是有些冷的。可是林素却丝毫不觉得,陶牧之就像一个天然的暖炉,他身上的温度,即使两人没有抱在一起,都在向她源源不断地传递着。

    明明,明明是这么清冷的一个男人,但是他却又那么温柔,那么温柔。

    林素想着今天早上爬山的种种,想着他抱着她,鼓励她自己爬山。想着他上山后,怕她受凉,把她抱在怀里让她休息。想着在她休息着的时候,他随手揪起一朵小白花,别在了她的耳边……

    林素的心脏伴随着她脑海中回忆着今早上的种种,而跳得愈发得快了。

    在她即将控制不住她的心跳时,对面陶牧之像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回头看向了她。两人视线相对,男人的眼睛平静深情,女人的眼睛灵动入迷,就这样撞在一起,缆车内氤氲出了些令他们都察觉不出的情愫。

    林素的心跳像是卡住了。

    她在和陶牧之对视后,失神的与他对视了三秒,三秒后,卡住的心跳让她呼吸急促,林素慌忙将目光收了回去。

    林素将目光收回,陶牧之却没有,他依旧坐在那里,眼睛平直而平静地看着她。

    被陶牧之这么看着,林素有些不自在。她需要说些什么,来打破这种不自在。联想到今天早上的事情,林素双手支撑在身侧,她的脚尖点了点地,头也没抬,问陶牧之。

    “你要在这儿玩多久?”

    两人还没交流过这个问题呢。

    当时陶牧之说来玩儿几天,可具体也没说几天啊。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他是今天走,明天走,还是后天走?

    在想到今天,明天和后天时,林素的心情也像是被什么坠着,在一点点下落。要是陶牧之在这玩完了,那他就该走了。他走了之后,他们虽然会在国庆假期后再见面。可是在国庆假期的这几天,他们是见不到的。

    虽然陶牧之这个人,又唠叨,又狗,又烦,又气人,可是他就像是她的家一样,有很多缺点,可却依然是她的家。

    她不嫌弃他,甚至说若是离开他,她还要犯依赖缺失症。

    要是他假期一直在就好了。林素想。

    但是这样想,林素又觉得不现实。陶牧之有爸妈,有爷爷奶奶,平时时间都陪她了,好不容易有个假期,应该要陪伴家人的吧。

    林素想到这里,又泄气,又期待,她抬眼看向陶牧之,等待着他的回答。

    她在问出这个问题后,眼睛里的情绪千变万化,最后,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怜巴巴地看着他的样子。

    两人在狭窄的缆车里,明明距离很近了,可是陶牧之觉得不够近。他们应该拥抱在一起,他应该亲吻着她,这样才够近。

    只是现在他还不能做这些,因为林素的心理疾病还没有恢复,出于心理医生的品格,他不应该给予她任何感情上的回应和期待。

    那他怎么做才能让她最开心?只能尽他所能的陪伴她。

    “七号。”陶牧之道。

    在他说完他要在这儿待到七号后,林素眼中那紧绷的期待霎时间散开了,散开的期待像是夜空中散开的星星,在她的眼中璀璨地发亮。

    她想笑,可是她别扭又傲娇,像一只小猫。她鼓了鼓嘴巴,像是在忍住她的笑。她眼睫落下又抬起,眼中星光闪耀。

    在陶牧之说出这个答案后,她明明是开心得不得了的,可是她还是要装一下她云淡风轻,理性思考。

    “啊?七号啊?那还要待六天哎,我们家附近可没什么景点能让你玩六天。”林素道。

    -

    陶牧之带着她爬了六天的山。

    林素:“……”

    林素真是无语了!她真是没想到,陶牧之是留下了,但是他留下之后,带给了她整整六天的痛苦。她早上天没亮,就被陶牧之喊起来去爬山,她这六天被陶牧之溜的跟条死狗一样!

    你不是说没什么景点能让我玩儿六天吗?那我带你爬六天山好了!

    林素:“……”

    淦!

    早知道不这样说了!

    林素爬山爬的浑身酸软,回家就累成死猪,除了吃就是睡。若是以前,她肯定会觉得有压力。可是现在,陶牧之代替她承包了家里的一切家务,甚至后来连一日三餐都是他的了。开始母亲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可是陶牧之却总有理由说服她。

    陶牧之这张嘴,真是不服不行。

    就这样,又累又快乐的七天过去了。

    陶牧之八号要上班,所以他七号就要回去。但林素要在家陪伴母亲到七号过完,也就是说等八号母亲去上班了,她才会离开家。

    这样,两人又要分开那么一天。

    虽说天天黏糊在一起有些烦,可是真要分开了,就算是一天,半天,一个小时都觉得不想。

    她觉得陶牧之肯定在她身上下毒了,不然她怎么会这么粘他?

    七号下午,陶牧之做了一桌丰盛的晚饭,来替自己践行。林素坐在餐椅上,抱着一块牛奶玉米啃着,边啃边想着陶牧之是从哪儿给她下的“毒”

    想着想着,她的思绪就飘到“这块玉米真好吃”上了。

    陶牧之今晚就要离开了,餐桌上,林慕华好好感谢了陶牧之一番。这几天,一直是陶牧之当保姆一样尽职尽责地照料着她们母女。林素像是已经习惯了他的照顾,可林慕华毕竟是主人和母亲,多少还是觉得不好意思的。

    “真是抱歉啊,这几天净是让你在忙了。”林慕华眼含歉意地和陶牧之道。

    “阿姨您说的这是哪儿的话?”对于林慕华的歉意,陶牧之笑着回应道:“我这几天也尝到了不少阿姨的手艺,而且这七天,一直是林素带着我玩儿,都没让她好好陪您,该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才对。”

    正啃着玉米的林素:“……”

    这个男人啊,嘴是真的会说啊。

    陶牧之这样说,林慕华要是继续客气下去,气氛就难免太过生疏客套了。虽然现在他们还是主人和客人的关系,可是毕竟一起待了七天,也比刚来时熟识了。

    “那我就不多说了。”林慕华笑着道,说完后,林慕华看向身边的林素,道:“我们家小素是我从小细心呵护着长大的,我对她照顾得太小心太细心,总担心她要是和别人在一起,别人照顾不好她。”

    林慕华说完,看向陶牧之道:“可是看你这几天对她的照顾,我对于你们以后也就放心了。”

    还在啃玉米的林素:“……咳咳!”

    陶牧之不动声色地听着林慕华的话,在林素咳嗽时,他的手已经放在了她的后背上,另外一只手则递了水杯给林素。林素拿过水杯,把刚才因为母亲的话卡住的玉米冲下去。冲下去后,她看了一眼妈妈,又看了一眼陶牧之,不知道是刚才卡的还是怎么着,她的脸红得厉害。

    因为开始陶牧之形容他们两人是“同居人”的关系,导致母亲这段时间一直把陶牧之当成她的女婿看待的。他在她家待了七天,母亲也考察了七天。七天过后,母亲表达了对陶牧之的满意。

    这代表母亲是同意她和陶牧之继续深入交往下去的!

    其实一开始,母亲就表达了这个夙愿。但是林素对于母亲的这个夙愿,实在是没法回应。因为她和陶牧之,真的就只是在同居而已。

    他们没其他关系。

    但是相比她的脸皮,陶牧之的脸皮堪比城墙。对于她的无法回应,陶牧之给她拍背顺着气,脸不红心不跳的迎接着丈母娘对他的肯定。

    “阿姨放心,我会照顾好林素的。”

    林素:“……”

    听了陶牧之的话,林慕华欣慰满意,她笑了笑:“那就好。”

    -

    就这样,陶牧之的践行饭就在他和母亲的客套和母亲的夸赞满意中结束了。吃完饭,陶牧之也该上路了。

    因为这次陶牧之是要离开小镇,所以林慕华也离开家,随着林素一同来送陶牧之离开。

    陶牧之来的时候,带了一堆礼品,回去的时候,林素也给他带了一堆特产。林素财大气粗,从不会欠别人人情的。

    车上放了一车的特产,看着陶牧之把特产放下,关上车门。“砰”得一声后,陶牧之看向了她。

    对上陶牧之的目光,那种要分离的感觉,一下就涌到了心上。

    林素看着陶牧之,动了动唇,她想说什么,可是又觉得搞得这样生离死别一样有些太矫情,明明两人明天也就见面了。

    想到这里,林素看了一眼车上的特产,道:“这些都是吃的,你可以回家做给你爸妈和爷爷奶奶尝尝。这几天你老顾着自己玩儿,也没陪陪家人。”

    听了林素的话,陶牧之低头看着她眼神微柔,道:“好。”

    陶牧之答应的这么快,林素想话的速度完全赶不上他回话的速度。他回应完,林素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两人就这样站着,林素想起了当时她离开家里时,陶牧之送她对她做的事情。

    想到这里,林素抬眼看了看他,双手试探地朝着他的方向伸了伸。她的手像是刚冒出的小芽,只露了一点头,下一秒,她被陶牧之整个抱在了怀里。

    陶牧之的怀抱真的好舒服啊,她感觉被他抱着的时候,她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陶牧之在她的世界里,是给了她最大安全感的人,被他这样抱着,她闻着他身上的冷杉香气,她的心一点点掰开,又一点点揉碎,然后又完整组成了一颗又健康,又漂亮的心脏。

    陶牧之把她紧紧抱在怀里,林素的脸埋在他的肩边,在这个角度,没有人能看到她的表情,也没有人能看到她的心情,她的手紧紧抓住了陶牧之的衣角,她的嘴角大大的咧开,她开心满足地笑着。

    陶牧之把她圈在怀里,她比他矮了些,他抱着她时,要贴近她要微微俯身,他的身体已经熟悉了这个俯身的角度,在将林素抱进怀里后,他的脸颊已经贴在了她的发丝旁。

    她穿着简单的衣衫,在被他抱住时,她身体的气息透过大大的领口流出,是香甜迷人的草莓味。

    而他现在也只能感受这颗草莓,还没法吃掉。

    这时,陶牧之眉眼一抬,看向了他们不远处正站着看着他们的林慕华。

    在两人分离得难舍难分时,林慕华就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她看不到在陶牧之怀里林素的表情,可是透过她抓紧陶牧之衣角的手指,和她为了和陶牧之更贴近而踮起的脚尖,她能感觉到林素是多么的快乐。

    甚至比三年前更为快乐。

    有那么一瞬间,林慕华就这样望着他们,像是感觉到林素已经消失在了她的世界里。

    这种感觉,在陶牧之抬眸对上她的视线时,达到了最大。

    他的眼睛是丹凤眼,清冷薄情,带着些寡淡的情谊。他这样的人,感情永远不可能只给一个女人的。

    他带不走林素。

    林慕华在对上陶牧之的眼神时,先微微失神,后浮上了一层面罩一样温柔的笑意。

    在她笑着的时候,陶牧之和林素已经结束了那个分离的拥抱。他抬手摸了摸林素的头,冲她笑了笑。被陶牧之这样摸了一下头,林素感觉和他这短暂的分离带来的难受感也消失了。

    林素想着,如果摸头能缓解难受的话,那她也试试。

    说着,她抬起手臂,够了一下陶牧之的头。而陶牧之太高,她有些够不着。察觉到她的动作,陶牧之对她低下了头来。

    陶牧之这样随意地朝着她低下了头,这种时候,视觉冲击远没有心理震撼来的大。陶牧之是那么高傲的人,但是他好像一直在为了她低头。

    林素眼睫抬起,她没有掩饰眼中的笑意,她抬起手,摸了一下陶牧之的头发,道:“一路顺风。”

    被她摸完头发,陶牧之抬起头,笑了笑道:“你明天也是。”

    陶牧之这句话,既祝福了她明天一路顺风,又强调了一下两人明天就会见面。林素眼睛莹亮地看着他,想灵动可爱。

    陶牧之望着她,望了一会儿后,他抬眼看向林慕华,和林慕华道:“阿姨,谢谢您这几天的款待,这几天打扰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林慕华笑起来,“以后有时间随时欢迎过来玩儿。”

    “好,谢谢阿姨。”陶牧之感谢了一下林慕华。

    而后,他看了一眼他的车,车子里满满当当塞着当地的特产。看了一眼特产后,陶牧之似是不经意地和林慕华说了一句。

    “阿姨,我能留一下您的联系方式么?这么多特产,有些我还不太会做,林素也不会做。我想到时候做给我家人吃的时候,可以请教您一下。”

    说完,陶牧之对林慕华一笑,道:“谢谢阿姨了。”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