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47 章(【捉虫】你抱我上去。...)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是。”陶牧之道。

    林素:“……”

    你说个“是”会死啊!

    陶牧之的这个回答, 明显让林素不太满意,陶牧之也没在意,他低头把碗筷往厨房大理石台里面推了推, 换了个话题。

    “你明天有什么安排么?”

    林素:“……”

    有什么安排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有不是为我来的,来我家也是做为朋友探访。今天探访也探访完了,明天你就自己爱去哪儿去哪儿吧,你管我怎么安排?

    想到这里,林素道:“你管我明天怎么安排。”

    林素语气很冲,陶牧之听着她气冲冲的说完, 看了她一眼,道:“我今天下午在你家帮忙,虽然帮的是你母亲,可是是代替你做的事情,相当于是帮你干活。这是你欠我的人情。”

    林素:“……”

    所以他刚才说了那么一通,感动得她稀里哗啦的, 结果是在为她欠他人情做铺垫?林素怒极反笑,她抬头看着陶牧之, 问道:“我欠你人情?”

    一秒记住.42zw.

    林素的话里带着些克制隐忍的怒意, 她望着陶牧之, 笑意像是被压在单薄的冰层下, 反正怎么看, 那个笑都不像是真心实意的。

    或许是被她这个笑给震慑住,陶牧之道:“不算。”

    林素:“……”

    这还差不多。

    “算工作。”陶牧之道。

    林素:“???”

    话既然已经聊到了这里,陶牧之好像打定主意和她掰扯掰扯了,说完之后, 他对她道:“平时我在家照顾你,帮你做饭洗碗, 算是我的工作。但是现在是假期,我还要继续工作,就要拿三薪,这是国家规定的。”

    陶牧之连国家都搬出来了。

    林素:“……”

    快来个人救救她吧,她快要被陶牧之气死啦!

    林素真的觉得,她认识了陶牧之之后,她的人生经历丰富多彩了许多。要赶在以前,她竟然都不知道人在极端愤怒的情况下会被气到心平气和。她真想心平气和的敲碎陶牧之的脑袋瓜,研究一下他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能让他说出这么令人意想不到而又恰好能把她气死的话。

    但是林素没有。

    因为杀人犯法。

    厨房静悄悄的,林素平静下来,她面无表情看着陶牧之,想看看陶牧之铺垫了这么久,到底想干嘛。

    “所以呢?三薪你想怎么发?”林素问。

    林素把话题问到了重点上,陶牧之也在等着这句重点,她问完,陶牧之回答。

    “明天带我在附近逛逛,简单游玩一下。”

    林素:“……”

    “所以你是让我反过来当你的保姆?”林素指着自己问。

    陶牧之看着她纤细的手指指着自己,在她说完后,陶牧之道:“不是。”在林素讥诮的唇角稍稍放下时,陶牧之道:“算导游。”

    林素:“……”

    这有什么两样吗?导游不就是游客的保姆吗?还想让她给他当导游,你还想干嘛啊?

    陶牧之说完,林素生气都懒得生气,她直接挥手拒绝,懒得跟他啰嗦。

    “不去。我才不做这种照顾别人的事情……”

    她的拒绝自然也是在陶牧之的意料之中的,林素还没说完,陶牧之道:“你带我玩几天,我就在你家帮你做几天家务,算是条件交换。”

    听到条件交换之后的林素:“……”

    林素沉默了。

    她不得不承认,陶牧之的这个条件十分诱人。要是他下午没来帮忙的时候这样说,林素可能会骂他神经病。可是在陶牧之在她家帮忙,她亲身经历了那种由陶牧之代替她干家务后带来的放松与自由,林素对此已经完全无法抵抗了。

    你在没尝过糖之前,是不馋甜味儿的。

    林素眼睛在陶牧之身上上下打量,她的眼睫急速抬动,眼睛里则在快速地思考着。

    就在林素思考着她的决定时,外面林慕华久等两人不到,来厨房找他们两个了。林慕华走到厨房门口,就看到两个人对峙一样站着,陶牧之开始还在低眸注视着林素,她一出现在厨房门口,他就察觉到她,抬眸看了过来。

    “阿姨。”

    陶牧之一声“阿姨”打断了林素的思索,她也回过身来,看向门口的母亲,叫了一声:“妈。”

    在林素回过头来后,林慕华这才收起了眼中的担忧,她像是担心女儿和女婿吵架的丈母娘,一开始小心翼翼不敢发出声音。直到两人都回过头来,看神情没什么问题,林慕华这才笑了笑,道:“我看你们一直没出来,以为你们吵架了……”

    林慕华笑着说完,陶牧之和她一笑,道:“我怎么可能和林素吵架。”

    听了陶牧之话的林素:“……”

    他们吵得还少吗?

    在和林慕华说完后,没等林慕华问,陶牧之主动说了他和林素刚才聊的话题。

    “我们在聊明天一起出去玩儿的事情。我第一次过来,对这里不熟,所以想让林素带我在附近转转。”

    陶牧之说完,林素:“我可没答应……”

    “是吗?那挺好的呀。”林慕华笑眯眯道。

    林素:“……”

    妈。

    林慕华笑眯眯说完后,就看向林素,教导她道:“我刚才还在想呢,就算你们不提,我也要让你带着陶先生在我们这里转一下。陶先生第一次来,总要熟悉熟悉环境。”

    他熟悉环境干嘛?

    林慕华在说完后,问陶牧之:“你平时都喜欢玩儿什么?”

    就算是带着客人玩儿,也要看看客人的爱好和需求。一般的客人在主人这样问的时候,肯定会说随便。但陶牧之不是一般的客人,他真的贼麻烦。

    “我听说这儿有个林龙山,想明天去爬山的。”陶牧之道。

    林素听说要爬山,面无表情回头看向陶牧之。她还没有威胁陶牧之,让他别再说话,而厨房门口的林慕华像是和陶牧之的想法对上了。

    “对对,林龙山。现在林龙山的风景不错的,早上去爬爬山对身体也挺好的。”林慕华说完,接着给林素安排了任务。

    “小素,你明天就带陶先生去爬林龙山吧。”

    林素:“……”

    “哦。”

    -

    林素被赶鸭子上架,要带着陶牧之去爬林龙山了。她应该一开始就一口答应陶牧之的条件,然后带着他在附近随便转转。要是没让母亲听到,陶牧之也不至于提什么林龙山,然后现在她还得和陶牧之一起来爬山。

    林素不想爬山,更不想爬林龙山。

    林龙山是林素家镇子上的景点,海拔不高不低,山脉绵延,空气清新,景色优美。作为镇子上为数不多很早就开发的景点,林素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已经爬过无数次的林龙山了。

    一是爬够了,二是不想爬,因为爬山太累了。

    而和她的兴致缺缺,消极对待相比,陶牧之作为一个从没有爬过林龙山的,对攀登林龙山充满了兴趣。

    第二天一大早,陶牧之就来林素家接了她,两人开车去了林龙山山脚下,停下车做下准备活动就要开始登山了。

    其实单说林龙山的环境还是很不错的。尤其是早上,露气很重,空气中带着些清晨的寒凉,唤醒人的每一个毛孔。林素穿了一身宽松的连帽卫衣运动套装,扎了个简单的丸子头,站在山脚下没有感情地开始扭扭。

    刚才陶牧之去她家接她时,林素还有些没有睡醒。等到了山下,呼吸了一会儿新鲜空气后,林素的精神也清明了一些。她一边扭着脚腕,一边看向了身边的陶牧之。

    陶牧之很在意这次登山,甚至还换了登山装备。冲锋衣,速干长裤,还有登山鞋,十分的运动休闲。

    他平时穿的简单,气质就难掩清冷。现在一身暗色的登山装束打扮,冲锋衣的领口高高拉起,轮廓精致的下巴低头刚好触碰到拉链。他一低头,脸部的轮廓变得更为锋利细腻,罩着一层清晨的寒意。就像是高山顶上的那一抹雪,高不可攀,贵不可言。

    林素站在一旁扭着脚腕,看着这样的陶牧之,看着看着有些失神。这种失神,就像是她平时看见一幅好看的画,或者一件好看的艺术品一样,纯粹是品鉴的入迷。

    可是画和艺术品都是死的,陶牧之是活的。所以在他察觉到她的目光,转头看向她时,她看清楚了他冷峻的轮廓线,冷白的皮肤,还有双眉之下那浅棕色的眼睛。

    他的眼睛在丹凤眼的轮廓之下,清澈明亮,像是被潭水浸在沙石底的黑曜石,只看一眼,就有种摄人心魄的感觉。

    林素像是被摄走了心魄。她心跳胡乱跳了一下,在这种胡乱跳动中,林素急速收回了她的视线。

    “准备好了么?”林素甩了甩自己的手腕。

    相比陶牧之的装备齐全,林素则穿的十分随意,她穿了一身运动套装,上面是连帽卫衣,下面则是灰色长运动裤。

    她头发仍旧扎成了个丸子,纤细的身体在宽大的运动服下运动着,像只在做广播体操的小仓鼠。

    望着她嘿咻嘿咻地甩着手,陶牧之想起刚才与她对视时,她匆忙收回的视线。他眼眸敛起,微勾了一下唇角,道。

    “准备好了。”

    得到陶牧之准备好了的信号,林素刹那间燃起了好胜心,她虎视眈眈地望着远处的山顶,一脚已经先迈在了陶牧之的前面,道。

    “那走吧!”

    说完,林素“嗖”得一下冲上了爬山的台阶。

    -

    林素觉得自己应该在一开始爬山的时候就科学规划一下的。不然也不至于现在才爬了二分之一,她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相比她的气喘吁吁,陶牧之步伐稳健,步调稳定,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匀速往上爬着,脸不红气不喘。

    林素望着陶牧之前行的背影,她调整了一下呼吸,鼓了鼓气,继续开始往上爬。

    林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菜!

    她记得在上初中的时候,爬林龙山还是学校秋游里的一项竞技项目。林素也是每次都冲在前面,每次都能爬个第五第六的。可是就刚才开始爬山的时候,她刚往上冲了一分钟,她就眼冒金星了。

    是老了吗?

    不是,她才二十二岁啊!

    按理说她现在比十几岁的时候体力更为强健才对,爬得更快更有力才对,怎么现在变成了这个死样子。

    林素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地想。

    林素现在这个样子,和她两年间的心理疾病有关。这场心理疾病持续两年,这两年的时间,她昼夜不分,酗酒抽烟,不好好吃东西,也没多少睡眠,她的身体在无形之中是在亏空的。

    人的生命在某种程度上像是一根蜡烛。随着时间推移,人在长大,变老,蜡烛在燃烧。这种燃烧是很公平的匀速燃烧,但在这两年里,林素的燃烧是加速的。

    林素能感受到她的生命在以最快的速度消耗和枯竭着,但是她不在意。她都不在意死,怎么会在意她的身体这么强大的亏空呢。

    可是现在,林素爬着山,突然就想起了这件事情。虽然她的心理疾病还未完全恢复,可是在认识陶牧之之后,她的燃烧速度好像又恢复到正常了。

    她很庆幸她恢复了正常,同时庆幸那两年她如此作死,她虽然身体有些亏空,但是却没造成什么很严重的威胁健康的事情。

    在不知不觉中,林素的心态已经有了很重要的变化。

    她变得开始关注她的身体健康,同时会想着如何去弥补那两年带给她的身体亏空,这种变化来源于她心态的变化,因为她的心理慢慢健康了起来,她不想死了。

    她的这一切的变化,开始于与陶牧之的相识。后来,陶牧之与她切断了病患关系,但却没有切断与她的关系。两人始终有什么事情,被捆绑在一起的。这样纠纠缠缠到了现在。

    陶牧之不是她的心理医生了,可是她的心理变化却都是来源于陶牧之。

    她觉得她的心理疾病像是拍片子时,暴露在x光片上的病灶,漆黑一团。在和陶牧之认识到现在,她的病灶一点点变暗,消失了。

    或许用不了多久,她的病灶就会被完全根除了。

    而完全根除之后呢?陶牧之会去哪里?她会和陶牧之变成什么关系?

    思绪不知不觉间飘到这里,林素想得有些失神,甚至忘记了她正在爬山这件事情。

    两人从一开始爬山,爬山的速度就一直不算快。开头林素短暂地快了一会儿,不到一分钟,她就一阵头晕缺氧,老老实实地降低了爬山速度,跟着他一起科学爬山。

    陶牧之确实是在科学爬山,从装备,到准备动作,到现在爬到三分之二的路程,他整个人的速度和他的外形甚至有些不匹配,均匀的慢吞吞。

    而就是这么均匀的慢吞吞,林素还有些跟不上。他在前面爬着,林素就在后面跟着。这三分之二的路程,林素至少偷偷摸摸休息了两次,每次她休息,陶牧之就当没看见,稍微放慢些速度,等她休息完,追上来后,他再把速度调上去。

    可是林素这第三次的休息,时间稍微长了些。甚至于说,陶牧之怕两人距离拉太远,不得不停下来等她。

    可是等了一会儿,林素还是没跟上。陶牧之站在那里,最后回过了头来。

    他回过头来时,刚好看到林素一屁股坐在一旁的山石上。在坐下的那一刻,她也抬头看向了他,两人目光一对,林素抬手扇了扇发红的脸,道。

    “我爬不动了。”

    开始了。陶牧之想。

    两人认识这么久,陶牧之又曾是林素的心理医生,他是深知林素的心理变化的。

    她是个好胜心很强的人,所以在开始爬山时,她占据先机,快速往上爬了一分钟。后来因为自己过于弱鸡,不得不学着他开始匀速慢速的爬行。

    就算是降下了速度,只要她还在爬,那她就是比陶牧之厉害的。因为在举重运动中,若是两个运动员举起的重量相等,那得金牌的就是那个体重低的那个。

    她比陶牧之体重低体型小,他爬得上去,她也爬上去了,那她就是赢家。

    但是能和陶牧之一样爬上林龙山并不是那么容易,林素在爬了一会儿后,就休息了第一次,她没有放弃。不一会儿,她爬着爬着,偷偷摸摸休息了第二次,她还是没有放弃。都说再一再二不再三,林素坚持着自己不休息第三次。

    可是那个石头看上去真的太好坐了。她过去坐下,一坐下,这种休息的舒适感和爬山的疲累感相对比,林素的思维观念一下就转变了。

    她何必跟陶牧之一般见识,爬山就爬山嘛,争什么输赢呀。

    所以第三次,她大剌剌地就坐在那里,迎接着陶牧之的注视,坦然地接受陶牧之乜视着她的这只弱鸡。

    弱鸡好,弱鸡妙,弱鸡爬山一点都不呱呱叫。

    运动途中,如果休息的时间过长,是会激发人的惰性的。陶牧之听到林素这么说,他看着她道:“快到了,还有三分之一。”

    “现在不是三分之几的问题。”林素和他强调了一下,她道:“是我真的爬不动了的问题。”

    陶牧之甩出结论,林素谨记我方论点。

    听了林素的话,陶牧之从山上走下来,走到了林素面前。

    林素是真的累,她刚才爬了有二十分钟了,小脸都爬红了。她脸上还出了汗,颊边的细碎绒毛都被浸湿了,贴在发红的脸颊上。

    陶牧之站在了林素面前,给她遮挡住了些阳光,他低头看着还在用手做扇子扇风的林素,道:“再坚持一下,很快就到山顶,下山我们坐缆车,就没这么累了。”

    陶牧之做着劝说,林素:“……”

    他劝他的,林素先前休息还是站着休息,现在坐下了,她已经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陶牧之的话,在她耳边像是念经,林素一句都不听。

    “我真的爬不动了……呀~”

    林素话音未落,她坐在山石上的身体被一双手臂抱了起来,她的身体一下腾空,瞬间和陶牧之平视了。

    陶牧之像抱小猫一样把她从山石上抱了起来。

    被抱起来的林素:“……”

    两人突然身体贴近,四目相对,一下都有些发愣。而在这场发愣中,林素率先反应过来。她看着抱着她的陶牧之,手臂一把圈住了陶牧之的脖颈。她埋头卡在了陶牧之的肩颈旁,牢牢地把自己固定在了陶牧之的身上。

    “那刚好,你抱我上去。”林素道。

    原本只是想把她从山石上抱起来的陶牧之:“……”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