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46 章(【三更】林素现在并不只是...)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在听完陶牧之说的这句话后, 感受到了他来她家的价值。是的!她可以代替她帮母亲拎东西,还能代替她帮母亲做饭,洗碗!这样母亲就不会说累到她了, 母亲也能歇一歇!

    这不比拿那么多礼品实在多啦~

    可是在陶牧之说完后,母亲却不是那么想。陶牧之第一次来家里,毕竟是客人,让他帮忙干活,实在是有些不礼貌。母亲表情先是微微僵住,后来像是反应过来, 面上浮了一层为难。

    “这怎么好意思……”林慕华道。

    她没说完,没等林素接茬,旁边的菜农却把话接了过去。

    “害~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位先生是小素的朋友,他拿了就等于是小素拿了,都是自家孩子,该帮着父母干点活儿就该干点~要我说你平时就是太惯小素了, 但是现在好啦,小素领了朋友过来, 她手不能累到, 这位先生帮忙拿, 不正好嘛~”

    菜农的话里, 满是对现在这种情况的满意。这种满意包含了对林慕华终于不用自己拎东西的放心, 还有对林素带来这么看眼色的朋友的赞赏,顺带着对林素的印象也变好了。

    这并不是林慕华想要的。

    在这个时候,林慕华感受到了一丝不对劲。陶牧之刚才那个动作,那番话, 像是情理之中做出来,说出来的, 可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好像就把缠绕在林素身上的枷锁给解开了。

    林慕华站在原地,她面上的温柔的笑意没有变,眼睛却望着陶牧之,稍稍有些发紧。

    但是这种发紧也只维持了一两秒,她像是想起了一些事情,随后目光就松散开来。她望着陶牧之,眼中带着感谢的笑,后又看向林素,眼含欣慰。

    记住m.42zw.

    “那就谢谢陶先生了。”

    母亲眼睛是看着她说的“谢谢陶先生”,这代表她把陶牧之帮她拿东西的感谢都架在了她的身上。林素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的感觉,母亲因为她带来的陶牧之而感到欣慰,而且也不用劳累。

    这样一来二去间,林素心中竟然对陶牧之的到来生出些感动来。

    她抬眼看了看身边站着的陶牧之,陶牧之察觉到她的视线也看了她一眼。对上陶牧之的目光,林素心脏一跳,脸都有些发烫。

    这有什么好感动的?

    陶牧之本来就是她的保姆,照顾她,替她干活是应该的。而且来她家也是他主动提出来的,既然来了,就要干她要干的活儿,除了照顾她,还要照顾她母亲!

    想到这里,林素稳下心跳,眼中也变得十分有底气了。她挽住母亲的手臂,道:“谢什么谢,不用谢,这都是他应该做的。”

    听了林素的话,林慕华一笑,教育林素道:“什么应该的,不能这样说话。”

    被母亲这样教育了两句,林素低了头,像是蔫了吧嗒的玫瑰花苞。在她低头忏悔时,陶牧之对林慕华道。

    “阿姨,林素说的也没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陶牧之这句话,像是给林素这朵蔫吧玫瑰浇了水施了肥,她重新抬头挺胸,双眸明亮了起来。

    她看向为他说话的陶牧之,微扬着下巴与他对视了一眼,后回头对母亲道。

    “看吧,这可是他自己说的。”

    望着林素的变化,林慕华的眼睛微眨了一下,她敛眸轻笑一声,后抬手拍了拍女儿挽住她的手背。

    -

    晚间的菜市场食材丰富,林慕华带着林素和陶牧之很快把晚餐食材买齐了。有陶牧之在,林慕华什么都不用拿,身后陶牧之自动承担了拿所有食材的任务。食材买齐后,三个人一起回了家。

    到家已经六点了,需要准备晚饭了。做晚饭这件事情,林素在家向来是不被林慕华允许参与的。但是有了陶牧之在,林素也不用参与。

    到了二楼客厅,林慕华想要接过陶牧之手中的食材去做晚饭,她伸手却拿了个空,陶牧之没把食材递给她,而是对她道。

    “今天是我打扰了,晚饭我来做吧。”

    林慕华听完,抬眼看向了陶牧之。她观察着陶牧之,观察了一秒,随后笑了一下,道:“那怎么行,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帮忙做饭。”

    “我平时住在林素家里,也算是客人,但是家里的一日三餐都是我做的。”陶牧之笑了笑道,说完,他向林素确认道:“对不对?”

    林素:“……”

    对什么对?你确实是在我家,但你不是客人,你是保姆~还有,你做的不是一日三餐,你只包早晚餐,是一日两餐。

    但是陶牧之这样说,林素自然不会否认,因为既然陶牧之来了,那就没有让母亲照顾他们的道理。想到这里,林素道:“对的,家里都是他做饭。”

    说完,林素沉了沉气,不甘不愿地夸奖了陶牧之一句:“他做饭还挺好吃的,妈你就别管了。”

    两人几句话的功夫,就说清楚了在家里的相处方式。一开始或许林慕华还不相信是陶牧之在照顾林素,但现在听林素这么自信地说出来,林慕华也像是真信了。

    信归信,女儿有人照顾,她自然是放心的。可是陶牧之怎么照顾林素都是平时的事情,这次陶牧之作为客人,第一次来访,她自然不能真让陶牧之去做饭。

    林慕华看看林素,又看了看陶牧之,刚要说什么,陶牧之道:“要不阿姨您做饭,我给您打下手。这样既能帮忙,还能尝一下阿姨的手艺。”

    陶牧之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法。

    林慕华听了这个方法,还是有些不太自在,她道:“那也不好让你一个客人打下手的……”

    她正说着,陶牧之已经拿着食材朝着厨房的方向走了,他边走边和林慕华道:“没什么。您不要把我当客人,就把我当成林素吧。她不能做这些活儿,刚好我替她做了。”

    在陶牧之说完这番话的时候,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厨房。林慕华望着他消失的身影,还在回味着他刚才的话。

    菜市场他帮忙拎食材,强调了他是替林素拎的。现在去厨房打下手,也强调让她把他当成林素。这是客人帮忙干活,让主人心里舒服的一种说法。

    陶牧之的话,像是真就是这一个目的,又像是有另外的目的。就算没有另外的目的,而听到他两次强调是为了林素帮忙的话,林素不能帮她做活的紧绷和压抑好像随着他的话而减轻和消失了。

    林素对于母亲的爱一直保有的压力的,更尤其是她不能帮助母亲,让母亲劳累,受伤。但是现在,陶牧之的出现好像将她从这个压抑的圈子里解救了出来。

    林素的精神和心情都随着陶牧之的到来而变得轻盈轻松了。

    林慕华察觉到了林素的精神状态变化。她看向林素,厨房里已经传来陶牧之洗菜的声音,她目光简单地收回,而后起身进了厨房。

    -

    陶牧之和林素的母亲今天才是第一次见面,而现在,他们两人已经在同一厨房下一起准备晚餐了。

    在林慕华进入厨房后,她就参与了制作晚餐的忙碌之中,她其实都不算忙碌,陶牧之做事有条不紊,且十分有速度。他在最快的时间内把所有的食材洗干净,同时,还把所有食材都切好了,包括做菜需要的佐料葱姜蒜,都该切丝切丝,该切沫的切沫,收拾的井井有条,且一点都没耽误林慕华的使用。

    而有了陶牧之的帮忙,林慕华只需要把菜炒一下就行了。

    两人在厨房里,除了洗菜切菜炒菜的声音,再没有其他的动静。

    明明厨房里是有声音的,但又像是十分的安静,厨房里的景象像是沉在寒潭之下,只能通过他们的动作,感受到那些声音的出现,却一丝一毫都听不到。

    这种安静,来源于陶牧之和林慕华的沉默。两人像是在合作,又像是各自为政,没有任何的交流。

    而在这种沉默下,林慕华目光微沉,带着些疑惑和警惕正想着些什么。在陶牧之把切好的菜递过来后,林慕华接过盘子,看了他一眼,后笑了笑打破了两人间的沉默。

    “你平时经常做饭?”林慕华问。

    厨房里突然有了声音,陶牧之看了林慕华一眼,他道:“不怎么做。和林素在一起后,是第一次做。刚开始只会做粥,后来才看着做菜app学了几样菜。”

    林慕华听到这里,她看着陶牧之道:“你们认识很久了?”

    “没有。今年刚认识。”陶牧之道。

    “这样。”林慕华笑了笑,她端了菜放进了热好油的锅里,不动声色地炒着锅里的菜,问道:“怎么认识的啊?”

    她翻炒了两下,在问出这个问题时,目光从锅里移开,重新看向了陶牧之。

    陶牧之面对着她这样的对视,神情平静,道:“工作认识的。我是模特,她是摄影师,一来二去就熟了,后来她生病,我照顾了她几天,然后就住在一起了。”

    陶牧之简短地说了一些他和林素相识的经过,林慕华并没有听出这句话里的一些重点信息,她反而看着陶牧之问道:“你之前有女朋友么?”

    在林慕华问出这句话后,陶牧之眸光轻轻一压,他对上林慕华观察着他的视线,后将目光移开,转头去切菜了。

    “没有。”陶牧之否认。

    他的这个回答,在他的神情变化和动作变化中,透露出了一些不可信来。他像是在躲避她的追问,回答得十分简短。更像是不想让她从他的表情中捕捉出什么,所以直接转过了身去。

    林慕华眼睫压下,收回目光,翻炒了一下锅里的菜。经过这么两三次的翻炒,锅里已经有了菜的香味。闻到这股香味,林慕华唇角勾起一抹笑,也适时的转移了话题。

    “你帮我切点辣椒吧。”

    她说完,与她背着身的陶牧之应了一声。

    “好。”

    -

    两个人一起做饭还是快的,没过多久,餐桌上就摆放了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中午林素吃得并不多,晚上一起吃饭的人多了陶牧之,她胃口竟然好了许多。

    母亲做的饭菜自然是美味可口的,只是同样是母亲做的饭菜,晚上的比中午的要好吃的多。林素干了两碗米饭,吃得面色都比白天时要红润了许多。

    三个人在餐桌上只吃饭,闲聊也只聊一些普通的问题,关于林素和陶牧之的事情,林慕华并没有再多问了。

    晚饭吃完,林慕华要去洗碗,被陶牧之制止住。陶牧之接过她手里的碗筷,直接去了厨房。

    而有了前两次的经历,林慕华像是也习惯了陶牧之的帮忙,她没再和他推辞。在陶牧之进了厨房,打开厨房的水龙后,厨房里的声音遮盖住了厨房里陶牧之的听觉,林慕华坐在沙发上,客厅里开着电视机,母女俩边看电视边闲聊。

    “你们两人现在就是住在一起,有想过以后的事情么?”

    正在看电视的林素:“……”

    什么以后的事情?

    她回头看向母亲,母亲看着她,眼中带有期待。在母亲的这个眼神之下,林素想起了陶牧之刚来家里时对他们两人目前关系的描述。

    我和林素现在在同居。

    这句话的意思,基本上约等于告诉母亲,他和她目前是在交往。

    可是他们没有在交往,他们是纯洁的照顾和被照顾,负责和被负责的关系。

    先前林素还想要跟母亲解释一下,但是陶牧之又是帮忙拎菜又是帮忙做饭,现在还去刷碗。她要告诉母亲,他们俩啥关系没有,那母亲能现在立刻马上起身去把陶牧之正在洗的碗夺过来。

    中午她因为洗碗,现在一手的伤口,林素不想让母亲再去洗碗。

    既然母亲认为她和陶牧之的关系很暧昧,而她又不能承认她和陶牧之的关系确实很暧昧,那就……不否认就好了。

    “没有。”林素道,她像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林素对于陶牧之和她未来的发展并没有持有积极的态度,林慕华望着她,看了一会儿后,道:“他有别的女人么?”

    林素:“……”

    且不说陶牧之有没有别的女人跟她没关系,但是就林素目前所知,那是肯定没有的。他俩现在同居,陶牧之现在基本上医院她家两点一线,根本没时间去和别的女人交往。

    但是母亲突然这么问,林素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怎么这么问?”

    林素问完,林慕华微笑了一下,道:“没什么,就觉得陶先生这个人很优秀。而你又说跟他走一步看一步,我还以为是有什么事情,让你不愿意和他走下去。”

    林素:“……”

    她们母女俩的家庭组成情况,还有先前关于林素亲生父亲的事情,让母亲认为她接受到了她的教育。如果她不愿意和一个男人走下去,那原因势必是因为那男人另外还有女人。

    当年母亲就是这样和那个男人离婚的。

    想到这里,林素道:“没有。而且我也没有不愿意,只是这种事情本来是走一步看一步的。”

    “我觉得挺好的。”林慕华道。

    林素:“……”

    什么挺好?

    林慕华说完,她看向林素,眼中带着些欣慰和放心,她道:“你是我一直小心照顾到大的,现在有这样的男人跟我一样这样小心的照顾你,我觉得挺好的。”

    说完,林慕华回头看向厨房的方向,她的眼睛里浮着一丝冰冷,对林素道。

    “我觉得他跟你先前爱的那个人不一样。他很优秀,也很专一,你可以放心和他相爱。妈妈祝福你。”

    -

    在客厅和母亲简单地交流了一下后,林素去了厨房。

    厨房里,陶牧之正在冲洗着最后一个碗,旁边放置着他们今天用过的碗碟。碗碟都是不配套的,因为配套的碗碟总有那么一两个被母亲打碎,然后伤到手,所以现在家里的碗碟都是乱七八糟的了。

    不过好在母亲的审美很好,买的碗碟就算不配套,但各有各的好看。

    陶牧之在清洗完最后一个碗后,关上厨房里的水龙头。水声因为水龙头的关闭而停止,陶牧之放下碗,看向了林素。

    “脸怎么这么红?”陶牧之问。

    林素:“……”

    陶牧之这么问完以后,林素抬眼快速地看了他一眼,而后目光重新垂下,看向了陶牧之的手。他洗完了碗,刚抽了一张厨房用纸,在擦手指上因为洗碗残留的水滴。

    男人的手,手掌单薄宽大,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在擦拭的时候,手指微微弯曲,泛白的骨节一个连接着一个,清秀好看。

    其实林素现在并不只是脸红,她还心跳。

    刚才在客厅的时候,和母亲简单交流了几句她和陶牧之的事情。虽然两人的对话堪称鸡同鸭讲,可母亲最后的话,还是让林素有些脸红心跳。

    好在母亲看出了她的羞窘,让她来厨房看一眼陶牧之,并且让她感谢一下今天陶牧之在她家帮了那么多忙。

    林素脸是红的,被陶牧之说了这么一句后,她抬手摸了一下脸颊,还有些烫。要是再想下去,她可能会热到冒烟,想到这里,林素望着陶牧之慢条斯理擦着手指的动作道。

    “没什么。”林素先解答了陶牧之的问题,后对陶牧之道:“我妈说让我来谢谢你。”

    她和母亲闲聊两句关于她和陶牧之的“相爱话题”后,母亲就赶她来厨房找陶牧之让她代表她谢谢他。

    在林素和他道谢的时候,。陶牧之手指间的水滴也擦拭干净了,他把用完的厨房纸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问林素道。

    “为什么要谢谢我?”

    林素:“……”

    “还能为什么谢谢你?当然是因为你今天帮忙拎菜,洗菜,还有洗碗啊……”林素道。

    总不能是因为你爱我吧!?

    “我是因为你才做这些的”陶牧之道。

    林素的眼睫轻轻一抬。

    “我做的相当于你做的。”在她抬眸看过来时,陶牧之对上她的目光,问道:“你帮妈妈拎菜,洗菜,洗碗,你妈妈有必要跟你说谢谢么?”

    那自然是不用的。她帮助妈妈做这一切是理所应当的,当然不能接受妈妈的道谢。

    “没有。”林素回答。

    林素回答完,陶牧之平静的眸光罩上了一层温柔,他唇角轻轻扬起,对林素道。

    “你看。你今天帮助你妈妈拎了菜,做了饭,洗了碗。在你和你妈妈的关系里,你没有一直对她索取,你有回报她。”

    林素听着陶牧之的话,她仰头看着陶牧之的笑,她的心被一把钥匙打开,锁链掉了一地,她的心脏没有任何束缚,轻松而又自由地跳动了起来。

    陶牧之果然是为了她做的这一切。而他的目的远不只是代替她做这一切这么简单,他早在今天下午和她的通话里,听到了她和她母亲相处的模式,他感受到了她在和母亲相处之中,因为只能接受母亲的爱而无法回报母亲所产生的压抑和压力。

    在这种母女关系中,她是被灼热的日光一般的母爱包围着的,她跑不出去,也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她就只能曝晒在这种母爱之下,变干枯,变干涸。

    可是陶牧之一来,就将她从这种变干枯变干涸的状态下解救了出来。

    他帮助母亲拎菜,帮助她做饭,帮助她洗碗,他代替她回报了母亲。这让她因为无法帮助母亲而产生的愧疚和压力烟消云散,他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她周身束缚的枷锁。

    林素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彻底的,轻松和自由的味道。

    她理解了陶牧之今天一切地所作所为,她歪着脑袋,安静地看着陶牧之。她的下颌微颤,微压了压眉毛,像是在这种感觉的催化下,终于问出了她今天见到他时就想问的那个问题。

    “你真的不是为了我来的吗?”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