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45 章(【二更】可不就是打情骂俏...)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在看向陶牧之时, 因为他那个笑容过于迷人,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等她回过神来之后,林素:“……”

    怎么就谢谢阿姨了!谁让你留我家吃饭了?宁还真够不客气的啊!

    林素扭动一下身体, 想要挣脱,但陶牧之的手有力而又完整地包裹着她的肩头,他的身体则完全将她抱在他的怀里,林素扭了两下以后,不但没有挣脱开,反而在母亲看来, 她像是在和陶牧之撒娇。

    林素:“……”

    林素在陶牧之的怀里无效扭动了几次之后,索性也放弃了挣扎。刚才陶牧之说他们是同居关系,那也没错。他们确实在同居,只是不是男女朋友的同居,而是主人和保姆的同居。

    她想要说句话提醒一下陶牧之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时,陶牧之则十分及时地确认了他在他们同居关系中的身份定位。

    “平时在家都是我做饭的, 我可以帮忙。”陶牧之和林慕华道,说完, 他侧眸看了一眼怀里的林素, “你去换下衣服, 我们去买菜。”

    陶牧之在说完这句话后, 林素呆愣了那么一下。她呆愣地想着陶牧之在进她家后说的每一句话, 他说的每一句话,好像都是错的,但又像是对的,一时间她都不知道她到底和陶牧之是什么关系了。

    而在林素呆愣的时候, 林慕华眼底则浮现了一层笑意。

    “真的吗?那也要谢谢你平时对小素的照顾。”林慕华感谢完陶牧之,笑着对林素道:“小素, 去换下衣服,我们去下菜市场。”

    陶牧之安排她换衣服,林素没动。但母亲安排她做什么,她向来是乖巧听话的。林素现在脑子乱成一团,跟一团缠在一起的麻线一样。但是虽然乱着,主线还是很明确的。

    一秒记住.42zw.

    母亲不讨厌陶牧之,也愿意接待陶牧之,而且陶牧之也不是免费吃饭,还会帮忙做饭,那她也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他在家里吃晚饭吧。

    “好的。”林素点了一下头,接着上了楼。

    -

    一楼的客厅里只剩下了林慕华和陶牧之。两个陌生人,没有了林素这个纽带,第一次见面,同处同一空间下,多少有些尴尬。

    可陶牧之和林慕华都不是容易让人看出尴尬的人。在林素上楼换衣服时,林慕华则冲陶牧之一笑,她侧过身来,对陶牧之道。

    “她换衣服还要有一会儿,不介意的话,先来二楼坐一坐吧。”

    林慕华热情邀请,陶牧之望着她,冲她一笑:“好,谢谢阿姨。”

    说完,他起身上了楼梯。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二楼的客厅。小楼一楼的空间要比二楼小,而且二楼住着安全,所以小楼一楼一般都是用来放置东西,二楼则是生活区。

    林素家二楼的面积大约□□十平,客厅,厨房,卧室,阳台,布置得干净温馨。楼梯连接着餐厅,餐厅往里走则是客厅。客厅旁边有个小门,门外是阳台。阳台是向阳的,现在斜阳倾撒在阳台上,在阳台的玻璃上能清晰的照出客厅内的景象。

    陶牧之上楼之后,林慕华就邀请他坐在了家里客厅的沙发上。陶牧之坐下,林慕华则在茶几的抽屉中翻找,一边翻找一边眼含歉意地对陶牧之道:“抱歉啊,家里一般不怎么来人,不知道茶叶放哪儿了。”

    “阿姨您不用客气,我喝水就好。”陶牧之道。

    陶牧之说完,还没等林慕华说话,他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陶牧之和将要说话的林慕华歉意地颔了颔首,而后,他拿出了手机。

    在拿出手机的时候,陶牧之看到了手机屏幕上闪现的电话号码。在看到电话号码的那一刹那,几乎是同一瞬间,陶牧之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了林慕华。

    他的眼神中带了些轻微的慌乱,可是几乎是在一秒之间,就把那丝慌乱隐藏住了。隐藏住后,他细微的小动作又出卖了他现在的心情,他紧张地抿紧了他单薄的双唇,甚至在侧脸下颌线处,他牙根轻轻一咬。这代表他现在有些许的惊慌和焦急,因为他现在手上的这个电话。

    林慕华安静地观察着他。陶牧之则在她的观察中,轻轻舒了口气,他喉结滚动,手机的震动愈发频繁,像是催命符一样,他舌尖轻抵在后槽牙上,后舔了舔下唇,看向了林慕华。

    “抱歉,阿姨……”

    在陶牧之说完这句话时,林慕华眼中观察的神色一敛,重新浮现上长辈的温柔。在陶牧之叫她的时候,她双眉轻轻挑起,像是在等陶牧之说话。而陶牧之没说完,她像是预判了他要说的话,道:“你可以去阳台。”

    阳台和客厅是有门阻隔的,像是一个独立的空间。这个空间虽然也是曝露在客厅的视线范围内的,但能保证他低声说话不会让客厅里的人听见。

    听到林慕华的提议,陶牧之眼中闪过一丝放松,他和林慕华轻轻点了点头,说了声抱歉后,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在走到阳台门前时,陶牧之已经按了接听。他按完接听后,他手机听筒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在哪儿呢?”

    这个声音清晰而又适时的传入了客厅里仍旧低头找茶叶的林慕华耳朵里,下一秒,陶牧之关上阳台的门,隔绝了他和电话那端对话的声音。

    林慕华目光放在茶几的抽屉里,望着空空的抽屉,她眼睫轻轻抬了一下,后起身离开了客厅。

    -

    陶牧之站在阳台上,接听了那通电话。电话里有人说着什么,陶牧之一一回应着。

    “我在出差。”

    “当然不想,可是被安排到了也没办法。”

    “我是想陪着你的,好不容易有假期,真是抱歉。”

    “可以。让我爸妈和你一起,好好看一下。婚庆我们一开始就定好了,我怎么样都行,看你喜欢。”

    “新郎不能看新娘穿婚纱的样子,你可以让你朋友和你一起看一下,你穿什么都好看。”

    “我能做什么?怎么可能来找别的女人,我最爱的是你。”

    “我想跑也跑不了,我们元旦就要结婚了。”

    陶牧之站在阳台的玻璃窗前,玻璃窗上,倒映着他的身影。他拿着手机,听筒贴在耳边,而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听筒里的声音早就已经消失了。他拿着手机,说着话,像是依然在通话。

    在他按了这通电话的接听时,他适时的让电话听筒里的声音清晰的传到客厅里。等关上阳台门,阳台与客厅隔断,他沉默不语,直到阳台另外一旁的玻璃窗前,倒映着的门悄悄开了条缝隙,他才开始与手机那旁“通话”

    他“通话”的信息量丰富,信息传递很快,几乎简单几句对话的时间,就已经把门缝后那身影想听到的内容都传递完。

    在他说完“结婚”的事情后,玻璃窗上倒映的门缝像是已经判断出了所有,轻轻而又隐秘地关上了。

    待门关上,陶牧之拿着手机,敛眸收起了天边夕阳的光芒。

    -

    林素这身衣服换得着实有些久。

    她也不想那么久,只是回了房间后,她还在烦恼地想着陶牧之刚才在她母亲面前说的那些话。

    陶牧之说的那些话,只是表达表面的意思的话,其实不算错。他们确实是在同居,他也确实是在照顾她。可是如果这话对女方的家长说了,那在家长那里,就自认为陶牧之是她的恋人,而且是个不错的同居恋人。

    因为毕竟家里都是他在照顾她。

    而想到这层关系之后,林素非但没有想着去如何解释,反而入戏的自动代入了陶牧之恋人对象的这个身份。

    现在,她甚至对于自己的美貌都有些不自信了。她在房间里翻找了好久的衣服,总是找不到最漂亮的那一件。

    找了半天,林素终于找到了一条黑色的半裙和一件浅灰色的开衫。她将衣服换上,来到镜子前照了一下。

    林素长相明艳,身材也是不错的。虽然没有一米七的身高,但她身材比例不错,半裙的长度在膝盖上方,膝盖下,一双腿白皙笔直又纤长。

    半裙是拉链的开关,腰部毫无松紧,而这样的拉链腰部,刚好能收紧腰线。半裙拉链关合,林素纤细的腰肢像是被掐了起来,盈盈一握,而上面穿着的长袖开衫,刚好遮盖住一半的腰部。她平时走路或者怎么样没什么,若是手臂微抬,或者有什么东西,衣衫刚好抬起,抬起的部位刚好到她半裙掐住的腰线。

    这样一动一静之间,完美凸显她的身材轮廓。

    林素在换好衣服后,跑到镜子前看了一眼。她的头发茂密微卷,看上去有些长,拖拽在她的肩旁有些累赘。林素将长发挽起,简简单单地挽成了一个圆滚滚的丸子头。长发挽起后,她平直的肩膀和修长的脖颈,还有轮廓清晰的下颌线就完全露了出来。

    开衫是圆领,领口处扣到了最上面的一粒扣子,但是领口的大小刚好能露出她精致漂亮的锁骨。

    林素扎好丸子头,站在镜子里看了一下自己,还算满意。满意后,林素推开门走了出去。

    “我换好了。”林素出门后,对客厅里坐着的母亲和陶牧之道。

    而在她出来时,正在闲聊的陶牧之和林慕华视线也随着她的出现转向了她。林素换掉了睡裙,现在穿着一身基础款的短裙和开衫,虽然简单,却完整清晰的凸显出了她所有的优点和魅力。

    从慵懒的睡裙少女,到现在的温婉丸子头女人,风格发生了变化,可不变的是漂亮。

    林素向来是不怵别人的目光的,可是被母亲和陶牧之这么齐齐看过来,她有些不自在地摸了摸脖颈。

    “反正是去买菜,我就随便换了一套。”林素道。

    女儿明显有了些羞涩,林慕华听她说完,笑了一声,她看了旁边的陶牧之一眼,后又看了林素一眼,道。

    “挺好的。和陶先生这身蛮搭的。”

    母亲话音一落,林素:“……”

    母亲说完之后,林素急速抬头看向坐在沙发前的陶牧之。陶牧之上半身穿着浅灰色的卫衣,下半身穿着黑色的长裤,两人的色彩搭配一毛一样。

    好家伙,林素终于知道她为什么选这套衣服了。

    情侣衫啊!

    脑海中冒出“情侣衫”三个字,林素:“……”

    呸呸呸!什么情侣衫?才不是情侣衫!要是情侣衫,陶牧之至少得穿条短裙他们才算是情侣衫。现在他们顶多算是撞色,撞色!

    可是她自己觉得是撞色,在母亲看来,她和陶牧之的穿搭是挺搭的,在外人看来,她和陶牧之就是一对啊!

    这怎么行?可不能让陶牧之坏了她闺阁少女的名声。

    林素目光在陶牧之和自己身上来来回回,看了几眼后,她忍不下去,道:“我去换一下……”

    而她还没进卧室,林慕华就制止住了她。林慕华笑着看着林素,对于她这身衣服像是十分满意。

    “不用换,挺好看的。时间不早了,我们还要去菜市场买菜,就穿这一身吧。”

    林素:“……”

    -

    林素就这么别别扭扭地跟着陶牧之和林慕华去了菜市场。

    上午林慕华虽然买了一堆菜,但是中午的时候都给林素做了吃了。晚饭又多了陶牧之,自然是要再来一趟菜市场的。

    傍晚的菜市场比着中午的菜市场更为热闹,林慕华带着陶牧之和林素,去了几个熟悉的摊位前。

    而在他们没有过去的时候,不管是摊位前买菜的人,还是摊位后买菜的人,目光早已经落在了陶牧之和林素的身上。

    小镇人口不多,要是有外人来小镇,小镇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而即使看不出来别人,像陶牧之这样长相清俊,气质特殊的男人,也很快能被小镇上人们的目光围攻。

    他是跟着林慕华和林素母女两人一同来菜市场的,像他这个年纪,自然是和母女中的林素有关系。而林素和陶牧之这色系相同的衣服,也确实能透露出些什么来。所以在母女二人和陶牧之到了菜市场后,林慕华去摊位前一站,菜农就热切地与她攀谈了起来。

    “林老师,家里来客人了呀?”

    而对于菜农的攀谈,林慕华向来是会给予回应的,听了菜农的问题,她笑着看了菜农一眼,道:“对啊,小素的朋友。”

    在林慕华介绍了陶牧之之后,菜农观察了一眼陶牧之,被别人注视,陶牧之神色平静,回以对视后,微颔首算是打过了招呼。

    陶牧之和菜农打着招呼,倒真挺像是那么回事儿的。林素站在母亲身后,陶牧之则站在她的身边,在陶牧之和菜农打招呼时,她抬眼看了陶牧之一眼。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陶牧之侧眸看过来,对上了她的视线。两人目光相对,林素眼睛动了动,把眼睛别向了一旁。

    两人这样的视线交流,在外人看来,可不就是打情骂俏。菜农们看着年轻的男女,眼中感叹着俊男美女的美好。

    林慕华在介绍陶牧之时,并没有介绍他是林素的同居对象。可是就算只说是林素的朋友,大家也能猜测出两人是什么关系。

    林素觉得,就现在这个情况,真是有多少张嘴都解释不清。而她也懒得解释了,算了,就这样吧。

    就让陶牧之占占她的便宜吧。

    在和菜农简单地攀谈过后,林慕华选了几样菜,菜农称好菜,林慕华付了钱,直接拎起了全部的蔬菜。

    她买得不少,在拎起蔬菜袋子时,纤细的手臂像是被重量坠得一下失去了平衡,看上去着实有些可怜。

    而看到林慕华如此吃力,菜农又想起了中午的时候,也是一模一样的场景。林慕华买了一堆东西,林素丝毫不体谅她妈,一样也没替林慕华拿。

    想到这里,菜农看向林素的目光中多了些不满和埋怨,菜农微皱了皱眉,欲言又止。后来在菜农实在忍不住,想要开口时,林慕华手中的东西被另外一只手给接了过去。

    陶牧之把林慕华手里的东西全都拿在了自己的手里。

    他这个动作出现的随意而自然,甚至连林慕华自己都没有注意。在手中的东西被陶牧之接过去后,林慕华下沉的肩膀依旧没有提起。其实手中的蔬菜远没有看上去的那么重,林慕华在提着蔬菜时,像是故意把肩膀沉下去的。

    手上的蔬菜被接过,林慕华神色一僵,她不着痕迹地回头看向了陶牧之,目光收紧。

    而在林慕华看过来时,陶牧之的视线先在林素身上看了一眼,后回眸与林慕华的视线对上了。

    他拎着一堆蔬菜,轻松简单,他神色平静地望着林慕华,道。

    “林素是摄影师,手不能用力,我帮她拿。”

    林慕华眉眼轻轻一压。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