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40 章(反正不管她做错了什么,都...)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慕华今年四十五岁, 但看上去的年纪像是远没有四十岁。她的身形骨架娇小,长发扎在脑后,给人的感觉文静柔婉, 带着一股腹有诗华的气质。她的工作是教师,就在镇上的中学教书,教的科目是语文。

    见到母亲,林素站直了身体,或许是因为中学被母亲教过的缘故,有时候还老是把她当老师看。而实际上林慕华是个很温柔的老师, 更是个温柔的母亲,她对林素从无要求,她的要求全部要求在了自己身上。

    见到母亲,林素也笑了一声,她站在原地没动,道:“嗯, 回来了。昨晚就接到你的短信了,我应该提前回来的。只是我日子过得乱, 有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是什么时候, 都忘了国庆假期了。”

    她这话像是在解释为什么没联系她。林慕华听完, 脸上的笑容没变, 道:“这有什么。你不回来我自然知道你忘了, 提醒你一下就好了。”

    林慕华说完,林素眼睛眨了眨,笑了一声:“是啊。”

    说罢,两人就站在了各自刚才见面的位置, 没有再说话。林素站了一会儿,林慕华一直看着她笑着, 她眼睛动了动,看了一眼楼上,笑着问道:“刚才在楼上做什么呢?”

    她进家门的时候,林慕华是从二楼下来的。

    林素问完,林慕华像是突然反应了过来,道:“我在吃饭。呀,对了,你也该吃午饭了对吧。”

    早上林素是九点出发的,三个小时,现在也到了十二点了,到了午饭的时间了。林慕华昨天发了短信给林素,但却忘记了女儿今天要回来一样,自己先吃了。

    她说完后,连忙和林素道歉道:“对不起啊小素,我先吃了一些。不过没什么关系,妈妈马上去给你买新的。”

    “不用。”林素道,“我跟你一起吃就好。”

    记住m.42zw.

    说着,林素开始上楼。

    而在她上楼时,林慕华却拦了她一下,笑着道:“不用。妈妈去给你买新的做新的,给你做红烧鱼好不好?”

    这一下并没有拦住林素,在林慕华说话的时候,林素已经越过她拦住她的胳膊,上了二楼,林素道:“不用麻烦,晚上再吃红烧鱼就好了……”

    说话间,林素已经到了二楼。在二楼楼梯不远处,就是家里的餐厅。餐桌方方正正摆放在那里,餐桌上摆放了林慕华的午饭。

    一碗白粥,一碟不知道已经热过了几遍的藕片,就只有这些。

    林素望着这样的午餐,她眼中的光不着痕迹地暗了一下,唇边的笑也缓缓收了起来。

    在林素看到她的午餐时,林慕华也已经上楼来了,看到林素的表情变化,林慕华不以为意,笑着和她解释道:“自己一个人吃没这么讲究。而且这藕片如果今天中午不吃,再放一天就要坏了。”

    林素望着餐桌上的午餐还是没有说话。

    二楼的餐厅里在林慕华说完那番话后,像是就这样沉寂了下来。布置的温馨而又温暖的家,像是置在冰冷的洞窟之中,带着些诡异的安静。

    林素的表情在望着餐桌上她的午餐后,慢慢收起,变得僵硬。林慕华观察着林素,在她眼底的光芒彻底消失前,林慕华道:“我们去买菜吧。你回来了,妈妈不可能只给你吃这个。”

    说着,林慕华又笑起来,她抬手摸了一下林素的脸颊,笑着道:“你看,你回来了,妈妈也能跟着你吃顿好吃的了。”

    母亲的手掌纤细瘦小,摸在她的脸上,像是一把枯骨。她的手掌,甚至坚硬到没什么温度。在这种抚摸下,林素骤然回神,她回过头来,看了一眼母亲。

    林慕华依然在笑着看着她。她的笑容布满了她的脸颊,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暖和柔软,在这种温暖和柔软中,林素的意识回笼,她感受着母亲的抚摸,像是以前一样无数次地和母亲道。

    “我能挣很多钱,也给你很多钱,你不需要这么节省的。”

    听了林素的话,林慕华眼中笑意加深,她温柔地抚摸着林素,像是把自己全部的爱意都投注在了她的笑容、眼神,还有对林素的抚摸里。

    “妈妈不是想着,妈妈少花一点,你就多有一点钱。妈妈受了委屈没什么,在妈妈这里,你才是最重要的。”

    林慕华是个伟大的母亲,伟大到没有自我。她的一生像是为了林素而活,她有很好的工资,有很好的年华,但是她却把一切都放在了林素这里。

    而林素接受了伟大的母爱,她也被林慕华教育得知道感恩。对于她倾注过来的母爱,她感恩甚至于她有愧。

    林素望着自己的母亲,母亲也笑盈盈地望着她。在母女的对望中,林素眼底的神采消失又重新弥漫,她轻轻一笑,道。

    “谢谢妈妈。”

    得到林素的感谢,林慕华像是不怎么在意,她的手滑过她的脸颊,落在了她的发间。轻轻拨弄了一下林素的头发,林慕华笑了一下。

    “我们去买菜做午饭,好不好?”

    “好。”林素点了点头。

    -

    林素家所在的小镇虽然只是一个镇子,但是交通便利,生活便捷程度并不比城市差。林素和林慕华离开家后,去了镇子上的菜市场。现在是午饭时间,菜市场到处都是买菜的人,一个镇上大家基本都熟识,买菜的和买菜的,买菜的和卖菜的,卖菜的和卖菜的,不管是什么组合搭配都能聊起来。中午的菜市场,人们各种交谈,交谈中语气也多是欣喜。因为国庆到了,家里的孩子们也多是放假回来了。

    林素和林慕华来过不少次市场,而市场的菜农们,自家的孩子多是在镇上读书。只要在镇上读书,林慕华多多少少都会教到他们的孩子。所以到了菜市场,不少和林慕华打招呼叫“林老师”的。而和林慕华打招呼,自然也少不了问候林素。

    “小素回来了?”

    “呀,一段时间不见,小素长得更好看了~”

    “小素不是最喜欢吃花椰菜吗?这是今天新摘的,林老师您要点吗?害,都是自家种的,不用钱的。”

    菜市场上的菜农们淳朴热情,多是白送的,但林慕华自然不能白要。

    “钱要给的,不然我不要了。”林慕华语气温和地道。

    林慕华长得娇小,又温温柔柔客客气气的,看着柔弱而好说话。每个见到她的人,在白送了菜的同时,总会想起她的坎坷经历来。

    尤其是现在。她买了一堆菜,身后跟着比她要高的女儿,但是她却把所有的菜都自己拎着,而身后的女儿两手空空,却只是跟在她的身后。

    每到看到这种场景,菜农总是会或笑或不满地看向林素。

    “小素,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你看你妈妈手上都拿不过来了,你也不知道帮一把。”

    而得到菜农提醒的林素,总是会伸手朝向林慕华:“妈……”

    她要接过来的话还没说出口,林慕华已经把蔬菜拿到了另外一旁。她自顾自地拎着那些装有蔬菜的袋子,娇小的身材拎着这么多菜,多少有些手忙脚乱,看上去十分困难。可不管多难,林慕华的脸上永远带着不在意的温柔笑意。

    “不用你拿,妈妈又不是拿不过来。”

    林素伸出的手臂就停在半空,她被菜农注视着,又被母亲温柔地看着,在这两种眼神的夹击下,林素伸出的手臂收了回来。

    而在她收回去手臂后,林慕华总会笑着和菜农解释一句。

    “这些菜太重了,我都拿不了,更不能让小素拿。她是摄影师,手很娇贵的,不能拎太重的东西。”

    菜农听了林慕华的解释,也不知道从这解释里听出了几层意思。而这几种意思最后汇聚成一层,就是林慕华作为母亲对林素实在是没得说。

    “我寻思着让小素帮忙拿一些你还可以轻松些。”菜农这么说完,后又笑笑道:“不过你啊,每次都这样,不让小素帮一点忙的。”

    “小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能陪着我来菜市场我就很开心了,别的我不要求的。”林慕华笑着道。说完后,她回头和一旁闷不做声的林素道。

    “走吧,我们去买鱼,给你做红烧鱼。”

    听了林慕华的话,林素像是被上了一下发条,她应了一声:“好的。”

    说罢,母女两人离开蔬菜区去了水产区。

    母女两人的身影相伴在一起,一个四十多岁,娇小纤细且有了些疲态。而另外一个年轻轻盈,像是饱含了无数的精力。母女二人的背影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而在这种反差之下,她们手里的东西形成了更大的反差。

    娇小纤细有疲态的拿着好几袋刚买的新鲜蔬菜,且都是又重又大的蔬菜,在这些蔬菜的重压下,她像是更为疲劳了。而年轻轻盈的则两手空空,只是跟在她的身边,手上什么都没有拿。

    菜市场是人流集散地,人多嘴杂,自然也是小镇信息的集散地。

    看到林慕华,大家想到的多是她的坎坷经历,还有她对于林素的尽心尽力和母爱伟大。而有这样的母亲,人们讨论时自然也不会忘记林素的父亲。

    “你看林老师,对小素是真的好。我就让她给小素拿点东西,她都不舍得让小素拿。小孩子年轻,都二十多岁了,拿点东西怎么了。”

    “小素也是幸福,有这么个妈妈。虽然她爸是个畜生,但有这样的妈也够幸福了。”

    “对了,没听说她爸怎么样了?还在南城?”

    “在呢吧,他那个职业也不能去小地方,就在城里。听说现在和新老婆一块,过得可好了。”

    “呸!小素长这么大,他连一毛钱的生活费都没出,估计看都没看小素两眼,这男人真不是个东西,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这么狠。”

    “害,我可听说他对他新老婆生的女儿娇得很呐。”

    “那新老婆生的女儿和小素好像也差不多大吧。”

    “前后脚生的。小素只比那女儿大两个月。”

    “那个男的真是丧尽天良了。也不是我说,要不是小素摊上林老师这么好的妈妈,别说摄影师了,估计现在不知道在哪儿打工呢。你要知道,林老师当年跟那男的离婚的时候也才二十岁出头,长得漂亮又是老师,再婚很容易的。但是林老师为了小素不受委屈,这么多年硬是自己把小素拉扯大了。你说要是男人能做到这种地步吗?”

    “林老师做的可不止这些。林老师在家里,从不让小素做什么活儿,她自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的,平时连买块肉都不舍得。你看除了假期小素回来,我们哪儿能看到林老师买这么多东西。都是随便自己买点,一顿热两顿的,啧啧。”

    “林老师工资也不低吧,小素做摄影师好像也有很多钱,不给她妈妈吗?”

    “小素的钱给不给她妈的不知道,但是林老师的工资一分不舍得花都给小素攒起来了。”

    “你这些都是怎么知道的?”

    “害,我外甥就是老师呀。这些事情是林老师跟一个历史老师说的,那个历史老师是个大嘴巴,他知道那全校老师都知道了。”

    “林老师也是,知道他是大嘴巴,怎么还跟他说这些啊。”

    “这有啥,不跟那老师说,我们能知道林老师这么不容易嘛?好在小素这个孩子,虽然不帮她妈干活啥的,但也算孝顺,每次林老师放假她都回来。”

    “回来好干什么啊,都是林老师照顾。你看,鱼买好了,林老师都拿不过来了,她还不帮忙呢。”

    “就是啊,就算妈妈不让,硬拿也要拿过来啊。”

    “我看小素也一般,她就算没跟那个男的一块过过,但是基因里还是有那个男的那种冷血和不知感恩。没良心啊,苦了林老师。”

    菜市场的菜农们一阵唏嘘,满是对林慕华的怜爱和对林素不懂事的不满。

    而买好鱼的林慕华和林素自然听不到他们的这些唏嘘,在买完鱼后,林素和母亲一起回了家里。

    -

    去菜市场满载而归后,自然就要开始准备午饭了。林慕华去厨房里忙碌,林素也挽了袖口去帮忙。可是没到厨房,就被林慕华赶了出去。

    “别进来,厨房有油烟,别脏了衣服。”

    “脏了我再洗就是了,我洗一下菜。”林素道。

    她说着就往里面进,林慕华伸出手臂拦住了,她抬眼温柔地看着林素,道:“不听妈妈的话吗?”

    林慕华话音一落,林素抬起的手臂停滞在半空中,她眼睛看向妈妈,看了一会儿后,把手臂放下了。

    “对嘛。”林慕华笑起来,对林素道:“去客厅等着我。”

    “好。”看到林慕华的笑,林素也笑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她体感出现了问题,刚才挽起袖子不觉得有什么,可是在妈妈问她不听话的时候,她的挽起的袖口下露出的皮肤像是被冷气淬过,起了一层汗毛。

    她将袖子撸了下来,盖住了那层汗毛。

    -

    为了林素回来,林慕华买了一堆的菜,也做了一桌子的菜。最后一条红烧鱼上来,林慕华叫了客厅里坐着的林素吃饭。

    林素听到林慕华的声音后,走到了餐桌旁。餐桌上,她刚回家时,只有一碗白粥,还有一碟不知道热了几遍的藕片。现在,白粥和藕片依然在,与此同时,还多了七八样菜。菜品丰盛新鲜,和那碗白粥和藕片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林素的目光落在白粥和藕片上,她的眼睛像是被白粥和藕片粘住了,一直没法移开。在这个时候,林慕华端着红烧鱼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鱼来了~”林慕华笑着说了一句,把红烧鱼放在了餐桌上。

    红烧鱼一上来,将这一桌菜也衬托得更为丰盛了,与此同时,将那白粥和藕片衬托得更为寒酸。林素的视线不受控一般一而再再而三地看向那白粥和藕片,她的心也随着这一次又一次地确认反差而像是受到了煎熬。

    这种感觉其实不刺激。有点像是小火慢烘着你的心脏,一点点把心脏里的血耗干。耗干血液的心脏,无法供血进大脑,让人的大脑连最起码的思考能力都没有了。

    在她的目光落在白粥和藕片上的时候,目光内的白粥和藕片被一双干瘦的手拿走,最后放在了她的对面。林慕华拿过来白粥和藕片,而她的目光却温柔地落在林素的身上,温声道:“吃饭吧。”

    说着,林慕华喝了一口白粥。

    在林慕华喝了那口白粥后,林素像是反应了过来,她起身拿走了白粥,还有白粥旁边的藕,将所有的饭菜都推到了林慕华的面前。

    “吃这个。”

    “你别丢了。”

    母女两人的声音交汇在了一起。

    林素手上拿着盛白粥的碗,碗已经冰凉了,可见粥也已经凉透了。她想去把粥倒掉,可是林慕华说不让她丢,她想去倒掉的动作就顿了一下。

    妈妈对她这么好,她一定要听妈妈的话。这是林素对她自己的要求。

    她把白粥放到一旁,对林慕华道:“不丢可以,你跟我一起吃这些菜。”

    听了林素的话,林慕华笑起来,有些无奈:“你这孩子,管我做什么,只要你幸福,我就幸福,所以你不用在意我的。”

    林慕华说完,林素没动,她望着妈妈,道:“你不吃我就不吃。”

    林素犯了拧,若是她不吃新鲜的菜,那她也不动筷子。听了林素的话,林慕华无法,她拿了筷子。拿起筷子后,林慕华把红烧鱼的鱼头,鱼鳍,鱼尾的部分全都用筷子切割了,盘子里的红烧鱼只剩下了最好的鱼肉。切割完,林慕华把红烧鱼不好的部分全部盛在了空碗里,端到了自己的面前,对林素道:“好了,我吃这些,你吃鱼肉。”

    餐盘里的红烧鱼被切割得只剩了鱼肉。而这种只剩下肉的样子,有些像行尸走肉,没什么意识,任人宰割地就躺在那盘子里。

    林素望着鱼肉晃了晃神,虽然林慕华做了退让,林素却并不满意。

    “我自己吃不了整条鱼的。”林素说,她说完,看了一眼林慕华碗里的边角料,道:“你别吃边角,跟我一起吃鱼。”

    说着,林素就要去拿林慕华的碗。而林慕华哪里肯让她拿,她一边将碗抬起,一边对林素道:“我不吃呀,我不吃的。”

    她的碗高高举起,眼睛看向林素,虽然在和林素争抢,但林慕华的神态却是不疾不徐的,目光依然温柔。她笑着看向林素,道:“有边角吃也不错了,平时我连边角都没得吃。”

    林素的心脏像是被压了一块石板。

    沉重的石板压在心脏上,让心脏半天跳动不了一下。好不容易跳一下,血液才能供到脑子里,林素才能思考一下。

    她望着林慕华,想着她刚才说的话,看了母亲很久很久,她对林慕华道。

    “妈妈,你不用这么辛苦。”

    林慕华眼睫轻轻抬起,看向了自己的女儿。

    林素的表情不如刚回来时好看了。她的气色,像是被锁在阴潮的地下室,久久不见阳光。她的脸色都有些发白,眼神也有些无神,在进了家里以后,有点像是被榨干了光彩。

    望着林素的样子,林慕华的唇角浅浅勾起,带起了一个温柔的笑。

    “我很辛苦。可是我辛苦你幸福,我心甘情愿的。”

    林素望着林慕华,她眼睛里的光随着林慕华的话,涣散又凝聚。在最后,眼神涣散到有些无神,她望着林慕华,又说出了那句感谢的话。

    “谢谢妈妈。”

    得到感谢,林慕华语气轻快,笑容温柔,她望着自己的女儿,笑着道。

    “傻孩子,这是应该的,快吃吧。”

    -

    林素没有吃了一条鱼。

    鱼肉剩下了大半,而林慕华是不会让林素吃剩下的鱼的。就这样,剩下的大半鱼肉,被林慕华倒进了垃圾桶里。

    除了鱼肉,还有桌子上大部分的菜,都倒进了垃圾桶里。

    倒完菜,盘子也都清了出来,林素拿了餐盘去厨房洗碗,还没进去就被林慕华拿了回去。她让她回房间休息,林素抬眼看着母亲,看了一会儿后,放下碗筷,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林素的房间在二楼向阳的一边。她的卧室是整个家里最大的一间,原本向阳的方向是有两间房的,可是为了给林素更好的生活条件,林慕华将两间房子打通做了一间,做了林素的卧室。

    林素一个人占据了两间向阳的房子,她自然就没有了,她的房子在背阳的地方,以前是做杂物房的,在里面安置了一张小床,她就住在那里。

    林素回到家后,先是去买菜,后是吃饭,像是忙了很久,也一直没有回到她的房间。进了房间,午后的阳光倾撒,落在房间里,林素像是要被阳光晒晕了过去。

    头晕的感觉让她有些想吐。她吃进肚子里的红烧鱼,一块块碎掉的鱼肉像是在她的胃里疯狂乱窜,拼接,林素感觉下一秒她就能干呕出来。

    她仰起了头,将这种感觉咽了回去。

    短暂地咽回去后,为了防止这种感觉再次翻涌上来,她转移注意力,打量了一眼自己的房间。

    这间房子林素住了二十年。

    房子的空间很大,布置得也是温馨豪华。因为长久日晒,房间里甚至有很好闻的阳光和家的味道。

    这间卧室,没有一丝丝毛病,温馨漂亮得像是小时候买了洋娃娃后,精心布置的娃娃屋。而她,也像是个被养在屋里的娃娃。

    不过娃娃没有意识,她有意识。

    林素的意识像是电流,短暂的存在了一秒钟。在这一秒钟里,她的脑海里清晰的浮现出了陶牧之的脸。

    一旦浮现,他的脸就在她的意识中定格,林素一直想着他,在想着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逐渐浮现出了些光彩。

    她回来多久了?

    林素拿出了手机。现在是下午一点,她九点离开,已经和陶牧之分开四个小时了。而她告诉陶牧之,她开车回家只需要三个小时。林素想到这里,就想起了她离开时陶牧之望着她离开的身影……

    她是不是该给陶牧之说一下,她已经到家了?

    脑子想到这里时,她的手早就点开了通讯录,甚至点开了陶牧之的那一页。看到陶牧之的名字,她的手没有意识,直接按在了拨打电话的触屏上。

    拨完之后,电话里传来了打通电话时那声长长的声音,像是她拉长的神经线。在她的神经线被拉长了两次之后,电话接通,陶牧之的声音传了过来。

    “喂。”男人低沉的声音像是一把小锤,敲在了她平滑的神经线上。神经线被敲得震了那么一下,林素心跳随即轻盈地跳了两下。

    林素挂断了电话。

    她干什么给陶牧之打电话?她干什么要告诉陶牧之她已经回家了?她干什么要给陶牧之报平安?

    搞得就像是两人是男女朋友是的。

    在听到陶牧之的声音的那一刻,林素像是被扔在路面上曝晒了很久的鱼,一场大雨倾盆落下,她又重新活了过来。

    林素的眼睛甚至都变得灵动了。

    她没必要给陶牧之打电话的。那陶牧之也没说让她给他报平安啊!林素皱着眉头想着,有些不满地撇了撇嘴。

    在她撇嘴的时候,陶牧之的短信发了过来。

    陶牧之自然是不会在她挂断电话后就把她给他打电话这页揭过去的。而他不揭过去也没事儿,林素理由充足。她觉得他和陶牧之在一起的时候,两人就跟在辩论赛一样,面对陶牧之的重重问题,她总能找到合适的角度诡辩回去。

    看到陶牧之的短信,林素敲了一条短信给他发了回去。

    看看,林素的小脑袋是多么的聪明啊啧啧。当时她走的时候,陶牧之抱着她跟她说,让她有事儿给他打电话。但是她刚才打过去了,在他接通后,她就挂断了,像是想起了他的交代。

    这一下,林素就把锅甩到了陶牧之的头上,并且塑造了她楚楚可怜的形象。

    反正不管她做错了什么,都怪陶牧之!

    林素发完短信,没过多久,陶牧之的短信也回复了过来。

    林素:“……”

    那你当时可没说没事也可以打啊,现在才说的。

    想到这里,林素敲了几个字又发了过去。

    她埋怨陶牧之的短信一下发送了出去,林素把锅甩得干干净净,心情一下就轻盈了起来。甩完锅,林素准备去床上睡一觉,她还没走到床前,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林素拿出手机一看,陶牧之打电话过来了。

    手机一下一下地震动着,在这一次次的震动中,林素的心像是被做了电击,重新跳动了起来。她再也不是个死气沉沉的娃娃,她是个被宠爱有自我意识的小公主。

    她看着陶牧之的名字在她的屏幕上跳动,她的眼睛倒映着他的光,让她的眼神都重新变得光亮了起来。

    在一次又一次的震动中,林素的唇角和眼角轻轻地扬起,她皱了皱鼻子,轻轻“哼”了一声,而后,接了电话。

    “干嘛?”凶巴巴。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