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39 章(林素像小猫一样窝在他的怀...)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说完, 就直勾勾地看着他。陶牧之与她对望了一会儿,道:“没,随便问问。”

    林素:“……”

    也是, 两人现在是同居室友的关系,关于她,除了她的病情,陶牧之知道的很少。想到这里,林素低头边吃饭边道:“我家在南城,在南城郊外的一个小镇上。”

    林素不是a市人, 是三年前来到a市的。在三年前的之前十几年,她的一切都发生在那个小镇。

    她说完后,抬眼看向陶牧之:“你呢?你国庆怎么安排?”

    说是问他国庆安排,其实也算是问陶牧之的事情。她问完,陶牧之倒也没瞒,道:“陪爸妈, 陪爷爷奶奶。”

    陶牧之是在健全的家庭中长大的,不但有爸爸妈妈, 还有爷爷奶奶。林素听他说完, 拿着筷子的手没再动, 她像是发了会儿呆。半晌后, 才应了一声。

    “哦。”

    应完后, 林素就没再说话了。就这样,两人简单又简短地吃完了早餐。

    -

    林素吃过早饭后,就开始准备回家的行李了。和陶牧之早餐桌上聊了那么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国庆假期的第一天, 那她妈妈今天就放假了。

    首发

    南城是a市相邻的城市,而林素家所在的小镇正是与a市接壤。她每次回家都是自己开车, 车程不远,三个小时也就到了。

    和陶牧之一起吃过饭后,林素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收拾完行李后,林素拎着行李箱离开卧室。卧室门外,陶牧之站在那儿等着,看到她的行李箱,陶牧之抬手接过,道:“我送你去地下车库。”

    陶牧之家就在a市,送她走后,他也就可以直接回去了。陶牧之这么说,林素也没拒绝,让他带着行李,两人一起上了电梯。

    今天是国庆第一天,一般人若是回家,赶在昨天晚上或者早上也早就离开了。现在这个时间,电梯里没什么人。两人进了电梯,林素按了负一楼的按钮,而后目光盯着电梯下行的按钮,歪着头看着屏幕上楼层数一直在递减。

    电梯里没什么声音,安静得像是林素自己在家的时候。

    “回家待几天?”陶牧之看着林素问。

    “啊?”林素像是从什么事情中回过神来,她回头看了陶牧之一眼,想了想,道:“得待到我妈假期结束。”

    “很少回去?”陶牧之问。

    “没。”林素说,“我妈有时间我都会回去。”

    自从昨天提起林素的家庭后,她关于家庭的描述里就没有父亲的存在。任谁也能猜测出林素是单亲家庭,且随着母亲长大。至于父亲是去世,或者是与她母亲离婚,没参与她的生活,就不得而知了。

    而陶牧之和她也还没熟悉到这个程度,一切不能深入去问。

    在两人简单交谈的时候,电梯到了负一楼。林素看到负一楼的指示灯一亮,她抬了抬眼睫,道:“哦,到了。”

    说罢,电梯门开,林素随之下了电梯。

    -

    林素的车子就停在地库的停车位上,到了她的车前,林素开了车锁,陶牧之帮她把行李箱放在了她的车上。

    住到她母亲假期结束的话,至少要有七天的时间。而林素只带了个小行李箱,且行李箱不重,估计也没带多少东西。

    放下林素的行李箱后,陶牧之给她关上了后备箱的车门。做完这些,陶牧之离开车后,而林素站在车子驾驶座的门前,正抬眼看着他。

    这个时间,该旅游该回家的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地下车库都空了大半。两人站在车子两侧,隔着车子互相对望着。

    林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直接上车上,而是等在这里。她想虽然陶牧之现在只是她的保姆,但是她要离开的话,两个人还是需要道别一下的。

    可是林素好像不太擅长与别人道别。她只是站在那里,在和陶牧之的目光对上时,她微鼓了鼓脸颊。

    “我应该是七号下午回来。”林素和陶牧之说了她的安排。

    听了她的安排,陶牧之应了一声:“好。”

    应完之后,两人之间陷入沉默,陶牧之想了一会儿,问道:“那天的晚饭想吃什么?”

    现在去想七天以后的事情未免太早了些,林素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就对陶牧之道:“等回来的时候我跟你一起去超市看看再说。”

    她说完,陶牧之又简单得应了一声:“好。”

    在陶牧之回应完后,林素又没什么话了。而再磨蹭下去,好像她和陶牧之之间的距离也并不会变近。最后,她索性把手放在了车门上。

    “那我先走了啊。”林素道。

    林素说完,就拉开了车门把手,在车门还没有打开的时候,陶牧之叫住了她。

    “等会儿。”

    林素停下动作,抬眼看向了陶牧之。

    她的眼睛因为陶牧之制止住她的动作而微微一亮,在看向陶牧之时,眼睫下的双眸像是倒映着月光的池水,倒映着他的身影。在那束光影中,陶牧之的身影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等林素反应过来时,陶牧之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

    林素仰头看向了他。

    “回家玩儿得开心些。”陶牧之道。

    听完陶牧之的话,林素眼睫微动了动,她敛了敛眸,对于他这句话像是有些不满。

    “谁回家会不开心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她的身体被陶牧之的双臂抱紧,抱进了他的怀里。

    林素双眸抬起。

    她和陶牧之好久都没有这么亲密的动作了,自从那天她想睡他之后。但是这个好久,好像也没多久,才有三天的时间。再次被陶牧之抱进怀里,被他的气息浸透,林素下意识间,双臂抬起,抓在了他的下衣摆处。

    两人就这样熟悉而又陌生地抱在了一起。

    林素不知道陶牧之为什么要抱着她,可是好像这个动作也在合理的范围内。因为她没有拒绝,反而就那么任凭她抱着,像是被他抱过了无数次一样。

    “好好吃饭,好好睡觉。”陶牧之道。

    林素:“……”

    他还在唠叨。

    “知道了。”林素道。

    “开车小心,一路顺风。”陶牧之道。

    林素:“……哦。”

    林素“哦”完之后,觉得两人抱得有些久了,她想要起身离开,可是在她要起身离开时,她的身体重新被压在了陶牧之的怀抱里。

    林素:“……”

    将林素像小猫一样地抱在怀里,陶牧之的手臂收紧,两人的身体轻轻贴紧,他低头用下巴抵在了她的发间,用她从没有听过的温柔语气跟她道。

    “要是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

    林素:“……”

    她回家还能有什么事情啊!

    -

    林素在和陶牧之的拥抱结束后,上车开车离开了地下车库。她开着车子,车子往地下车库门口行驶,在她即将要离开时,她透过前车镜还能看到陶牧之孤零零站在地下车库的修长身影。

    就像是无数次她离开家里时,母亲站在小镇路边望着她离开的身影。

    这种送别的感觉其实令人十分微妙。仿佛在这一瞬间,她和陶牧之就像是她和她母亲之间一样有了深深的羁绊。

    她和母亲之间的羁绊来源于血缘和二十多年的相处,那她和陶牧之的羁绊来源于什么?来源于心理医生和心理病人的关系?还是来源于两人之间的同居?亦或是来源于两人之间的某种未说明的关系?

    林素想不通。

    这个问题其实像她昨天在沙发上想的那个问题一样。为什么陶牧之承担起了照顾她的责任,仅仅是因为他提议她去看心理医生么?

    这种问题想出来很简单,但是想出答案却很难,就像是隔着一层厚厚的玻璃,你能看明白里面是什么景象,却摸不着感受不到。而这种看到的景象,也会很快因为你的分神而让你忘记这个问题。

    林素开着车,沿途的风景和时不时插队的车辆让她忘记了这个问题。她开始看景和咒骂不按交规超车的车辆,和开得死慢却一辆车占据两车道的车辆……

    陶牧之说让她有事情随时给她打电话,不会是担心她路怒在路上和别人打起来吧?

    就这样,三个小时后,林素准时回了家。

    -

    林素家在南城郊外的一处小镇。南城是江南水乡,这座城市的味道和底蕴也完全体现在林素家所在的小镇上。

    小镇环境清幽,小桥流水,空气清新,住着没多少户人家。林素开车驶入小镇后,车子停在路边,她下车拿着行李箱走进了一条小巷。

    小巷不宽,地上铺着青石板,虽然过了雨季,南城的秋雨也如春雨一般绵绵不绝。小巷两侧都是居民住宅,大多是那种自家盖的两层小楼。面积不大,甚至墙体也不算厚,不过青砖白墙,有种进入中国山水画中的简约的美感。

    林素沿着青石板路,走过了两家,在小巷中间的第三家就是她家所在的小楼。小楼是带了个院子的,林素推开院门,院子里是母亲种的桂花。现在正是桂花的季节,满院子都是清甜的香气。

    林素闻着香气,踩着院子的小径,走进了家门。她推开家门,喊了一声。

    “妈。”

    她叫完之后,二楼的木质地板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儿,林素的母亲林慕华出现在了楼梯口处。见到女儿,林慕华眼中满是欣喜,她笑着说了一句。

    “你回来了。”

    说完后,林慕华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