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37 章(你今天晚上在我家住下吧。...)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带着陶牧之去了她家。

    和三天前陶牧之离开时相比, 林素家依然冷清,简陋,杂乱。但是在这冷清, 简陋,杂乱中也有了些变化,变得更为冷清杂乱了。

    林素推开家门,陶牧之随着她走了进来。进入玄关,正对着的就是林素家的餐厅。空旷的餐厅里,现在摆放了一张餐桌, 两张餐椅。餐桌餐椅两旁,杂志和照片被胡乱堆积在一起,在杂志和照片中间,则横七竖八地倒着二三十个酒瓶。

    这都是林素在他离开这两天留下的战绩。

    望着餐厅的这番景象,陶牧之:“……”

    “这两天没出去?”陶牧之侧眸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林素问道。

    而被问了这么一句的林素:“……”

    在陶牧之这么问之前,林素是不觉得她家这个样子有什么的, 不就是比普通家里多了些照片杂志和酒瓶么?但是陶牧之这么一问,林素后知后觉蒙上了一些羞耻感。她感觉她家现在像是山顶洞人的洞穴, 什么东西都胡乱放在一起。

    而陶牧之不知道的是, 实际上她过得还不如山顶洞人, 最起码山顶洞人不会睡在餐桌上。

    可林素向来是输人不输阵的, 她眼神不在意地在餐厅扫了一眼, 道:“出去了啊。我去了趟酒吧,还去工作了。”

    看吧,没有你在的日子,我的生活丰富多彩, 工作勤奋努力。

    记住m.42zw.

    对于她的回答,陶牧之像是明显地不信。他也不说话, 不反驳,就只是目光安静地看着她。在这种安静的目光地注视下,林素多少有些兜不住了。

    她回望向陶牧之,凶神恶煞:“看什么看?我可没撒谎!”

    她真的去酒吧了,也真的去工作了!

    陶牧之被小老虎凶了一下,他神情未变,平静地看着凶巴巴的林素,道:“收拾一下吧。”

    林素:“……”

    收拾什么?谁收拾?我呀?

    “不是。”林素表情变了一下,不满道:“凭什么我收拾啊?”

    在以前陶牧之来她家做饭的时候,他可从没有让她干过活啊。不过林素在不满地问出“凭什么”让她收拾后,她自己也有了明显的底气不足。

    当时陶牧之不让她干活,是因为她生病需要休息。现在她又没什么病,收拾一下餐桌也是无可厚非的。这是她家,酒也是她喝的,当然她收拾。

    但是被直接这么安排干活,林素还是有种从等饭大爷到擦桌小妹的身份落差的,她有些不爽。

    在她不爽的时候,陶牧之接过了她手里拎着的鱼,道:“我忙不过来,需要你帮忙。”

    接下来,陶牧之的主战场就要转到厨房了。去了厨房,他要负责洗菜,切菜,做菜,除此之外,他还要负责清洗炊具。他一个人忙这么多,她只负责擦一张桌子,这个分工其实已经很合理了。

    而且,为了让她帮忙,陶牧之的姿态也放到了最低。他在解释完后,垂眸望着她,还征询了一下她的意见。

    “可以么?”

    陶牧之不光给了她台阶,还把台阶打到了地下室。林素听他说完,也就心理平衡地顺着台阶下来了。

    “可以吧。”林素不情不愿地说。

    “谢谢。”陶牧之道。

    林素:“……”

    谢什么谢!她又不是帮他擦的,这可是她家的餐桌!

    陶牧之道完谢后,就带着食材去了厨房。而林素则看了一眼餐桌,走到了餐厅,开始收拾了起来。

    下午夕阳透过落地窗,倾撒在了简陋杂乱的家里,两人一个在餐厅,一个在厨房,就这样各自共同地忙碌了起来。

    餐厅其实也蛮好收拾的。整理一下横七竖八的酒瓶,再擦一下桌面就差不多了。林素很快把酒瓶整理完,拿了湿巾开始擦桌子。而桌子实际上也没啥好擦的,她在这儿住了两天,桌面已经被她的衣服擦得锃光瓦亮了。

    林素拿着纸巾,手臂在桌面上来回擦动着,她擦着桌子,目光却投向了厨房。现在厨房里,陶牧之正在清洗炊具。

    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在厨房里有条不紊地忙碌着,伴随着他的动作,厨房里发出了一些炊具和餐盘磕碰的声音。在这些声音中,林素感觉她的家和她一样重新活了过来。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她的家和前两天相比并没有什么变化,没贴墙纸的水泥墙,一地的杂志照片,横七竖八的酒瓶,零星的家具……这样的家,任谁看到都会觉得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可是陶牧之一来,这种感觉就变了。只要他在,不管他是在做饭,还是什么都不做,他就算只是坐在那里,他身上好像也自带着光辉,把这个家所有的冷清都掩埋了。

    林素记得看过一句话,她的家有很多缺点,像星星一样多。但是陶牧之是太阳,他一来,发出光,她家里的所有缺点就都看不见了。

    这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林素眼眸出神地看着陶牧之,奇怪地想。

    林素正在想着这个奇怪的事情的答案时,厨房里的陶牧之突然侧眸看了她一眼。两人的视线隔着餐厅和厨房的距离一下对上,林素眼睫一抬,她愣了一下,后猝然收回了目光。

    林素像是被什么气压冲了一下血管。现在她血管里的血液快速流动,将她的心脏起搏都变快了。在这种感觉中,林素一下变得有些无措。她的手急速在餐桌上擦了两下,又感觉陶牧之的目光没有离开她。她赶紧把头扭向一旁,随便擦了两下桌子后,伴随着横七竖八的心跳离开了餐厅,跑到了沙发上跳了上去。

    林素一个跳跃跳到了沙发上,然后躺在了上面。躺下之后,她的心脏还没有恢复平静。心跳敲击着胸腔,咚咚咚,林素觉得自己耳膜都快被敲破了。

    她干嘛一副做贼的样子?

    不就是偷看了陶牧之一眼被抓到了吗?偷看也是偷啊?

    林素无语。她有些口干舌燥,抬手挠了挠头发,竖起耳朵听着厨房的动静。而等她跳到沙发上后,厨房里的声音已经重新响起了,这代表陶牧之又在干活了。

    谢天谢地!林素想。

    想完之后,林素:“……”

    谢个球啊!

    -

    林素躺在沙发上,继续做等饭大爷。

    没过多久,厨房的方向飘来了红烧鱼的香气。林素食指大动,同时陶牧之端着餐盘走出厨房,叫了她一声。

    “晚饭好了。”

    林素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跳起来,跃过沙发后,跑到了餐桌前。在看到餐桌上的红烧鱼的那一刻,林素什么都不想了。

    原本她还以为她两天没吃饭,今天就算吃饭也胃口一般来着。可是红烧鱼的味道一上头,林素就饿了。

    她可是饿了两天。在餐椅上坐下,陶牧之递给了她碗筷,林素接过来后,夹了一筷子红烧鱼放进了嘴巴里。

    在吃了一口红烧鱼的那一刻,林素突然想起一个词:人间值得!

    “人间值得”的林素,抱着米饭碗,开心地吃了起来。

    餐厅里因为林素吃饭,发出盘筷碰撞的细微声响。在餐厅吊灯的灯光下,陶牧之坐在餐桌对面,安静地看着林素吃饭。

    相比林素,陶牧之胃口一般。这两天他没吃什么东西,胃有些不太舒服。而他虽然不吃,只看着林素吃得这么开心,他好像也不是那么饿了。

    林素接过陶牧之递过来的碗筷后,就埋头吃饭了。她吃了一会儿,填饱了一些食欲后,也有了其他精力去关注其他的事情。她发现从她开始吃饭,陶牧之都没动筷子。他没动筷子就罢了,还一直看着她。

    林素眼睛从饭碗里抬起,看了陶牧之一眼。

    陶牧之果然在看她。

    餐厅吊灯的灯光不是很亮,陶牧之因为腿长,又往后坐了一些,他挺拔清瘦的身体像是隐在了灯影里。有了阴影,他的眼睛看上去更为深沉平静了。

    林素:“……”

    “饭菜里没下毒吧?”林素问。

    陶牧之:“……”

    “没有。”陶牧之道。

    林素确认饭菜没毒,她“哦”了一声,继续把脸埋进了饭碗里。

    可是她埋进饭碗里吃了一会儿,对面的陶牧之还是没有动筷子。

    林素:“……”

    林素扒着饭碗的动作一顿,脸从饭碗里重新抬了起来。陶牧之目光落下,看了一眼她碗里已经见底的饭。看完后,他目光抬起,问道。

    “好吃么?”

    林素:“……”

    碗里的饭都快吃完了,你说呢?

    可林素当然不会直接夸好吃,她怕陶牧之骄傲。在陶牧之问完后,她文静地放下手里的碗筷,神色淡淡,道:“还行吧,也不是不能吃。”

    说着,林素夹了一筷子红烧鱼。在吃进去的那一刻,她想了想,又把碗重新端了起来。

    林素无语了。这红烧鱼怎么能这么好吃?陶牧之不就才烧过两次红烧鱼吗?他到底是天赋异禀,还是在新东方培训过?

    对于林素的口是心非,陶牧之也算是深入了解过的。他没怎么在意林素对他做的晚餐的评价,在林素又开始吃饭后,他像是被她的胃口影响,拿了筷子也夹了一些青菜。

    现在是坐在餐椅上,比着坐在地毯上是舒服很多的,陶牧之吃了一点东西,拿过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问了林素一句。

    “怎么想到买餐桌的?”

    陶牧之在前几天就发现餐厅里的餐桌和餐椅了,不过他当时喝醉了,注意力都在林素身上,对于餐桌餐椅并没有多问。

    陶牧之问完,正在扒饭的林素:“……”

    “不是买的。”林素脸从饭碗里抬了起来,她对上陶牧之,语气镇定:“是买床垫送的。”

    陶牧之:“……”

    床垫是床上用品,餐桌餐椅是餐厅用品,买床上用品不用四件套,送餐桌餐椅?

    陶牧之明显不信,可是在林素紧绷的眼神下,他也没多问,他看着林素,点了点头,道:“挺好的。”

    陶牧之相信了餐桌餐椅的来历。

    林素才不会告诉陶牧之餐桌餐椅是她买的呢。其实当时林素怎么鬼使神差地去买餐桌餐椅的理由,她自己早就忘了。可是陶牧之知道她的病情,更知道她的一些行为习惯。要是她自己的话,她肯定是不会买这张餐桌的,就像次卧那张新床垫一样。

    次卧那张床垫是陶牧之主动想要,她才给他买的。但是陶牧之可从没提过买餐桌的事儿,她却买了。林素要是告诉陶牧之餐桌餐椅是她买的,陶牧之该不会以为她是想留下他才买的餐桌餐椅吧?

    好在关于餐桌餐椅,陶牧之也没再多问,林素继续吃饭。不过提到餐桌餐椅,林素又想起别的事情来。她一边吃着饭,一边和陶牧之说了一句。

    “对了陶牧之,你今天晚上在我家住下吧。”

    正在吃饭的林素突然说了这么一句。灯影下,陶牧之抬眸看向她,眸光轻轻一动。

    而此时正在扒饭且反应过来自己刚说的话过于虎狼的林素:“……”

    “不不不,不是……咳咳!”林素着急解释,反而呛了一下,脸都给呛红了。

    她剧烈地咳嗽了两下,在她咳嗽时,陶牧之眼中的神情也平静下来,他递了一杯水给林素。

    林素接过水,仰头喝了半杯,压下去了咳嗽。在咳嗽压下去后,林素紧急和陶牧之解释了一下她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先前不是让我买床垫吗?我都给你买了,但是你一次都没住过。我当时买床垫可是花了五万八呢,你一次没住有些太浪费了。所以我想着你今天住下,可以睡睡试试。”

    林素说完:“……”

    “睡床垫。”怕陶牧之误会,林素解释了一下让他睡的对象。

    林素解释完,眼神有些期待地看向了陶牧之。

    其实林素让陶牧之住下,也并不是仅仅让他睡床垫试试那么简单,她是有私心的。她的私心是,今天晚上如果陶牧之住在她家里,那她明天的早饭就有着落了。

    在她解释完后,陶牧之依旧隐匿在灯影下。他的眼神因为她的解释后,重归平静。在她期待地看着他时,陶牧之给了她回答。

    “可以。”

    林素眸光一动。

    这下她明早的早餐有了!

    而陶牧之的回答还远不止这些,他看着林素,道。

    “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直住在这里。”

    林素:“……”

    这是她后半辈子的饭都有了!?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