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玫瑰软刺 第 36 章(你对她怎么就这么温声细语...)

时间:2021-11-05作者:西方经济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林素接受了汪佳桦的诊疗。

    都说久病成医, 林素看过这么多心理医生,基本上也能从心理医生对她的诊疗中感觉出这名心理医生的能力来。在汪佳桦的诊疗开始的那一刻,林素就感觉到了汪佳桦的不一般。

    她很锐利, 问的问题也是一针见血。可是她并没有一直保持这样高强度的问答模式,相反,在问完她第一个问题后,她就没有再问了。

    她让林素自己说。

    心理医生在到达一定的水平后,是很容易洞察心理病人的情绪和心理的。他们甚至能一眼看出,心理病人产生心理疾病的原因。

    这种感觉, 有点像是猫和老鼠。老鼠再能躲藏,动作再灵活,可是猫永远能预判它们的预判。

    林素看过的这些心理医生里,并不是没有水平高超的心理医生。可是这些心理医生,在洞悉了心理病人后,会有一种上帝视角的高高在上的感觉。

    令人不适, 且令人抵触。

    但汪佳桦不是。她拥有高超的心理诊疗水平,她同时放低了她自己, 她不像是心理医生, 更像是个倾听者。她坐在你面前, 像是听你在读关于你人生的故事。

    这很容易让人开口说话。就算一开始不容易, 随着心理防线被她慢慢攻陷, 放低,林素觉得她早晚会和汪佳桦说的。

    但是如汪佳桦所说,她的心理隐患并不是两年前的事情,而是在很久之前就埋下了。这么长时间的根基, 早已在她心底茁壮驻扎,她想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首发

    在汪佳桦倾听的时候, 她也并没有跟汪佳桦说什么。而对于她时不时的沉默,汪佳桦也没有催促,而是耐心的等候,就像是在等你系鞋带的和蔼长辈。

    心理诊疗是个漫长的过程,她们不需要急于一时。

    就这样,不知不觉间,一个小时的诊疗过去了。

    诊疗结束,林素和汪佳桦道别,离开了她的诊疗室。

    -

    林素离开汪佳桦的诊疗室后,来到了诊疗室所在的走廊。她站在走廊,目光看向了前方。

    现在差不多到了下班时间,走廊里没什么人,夕阳照进走廊的窗户,倾撒在瓷砖地面上,带来了一些暖意。

    林素的目光随着夕阳落在了陶牧之诊疗室的门上,他诊疗室的门是紧紧关闭着的,不知道是有病人,还是只有他自己。

    在林素接受汪教授的诊疗前,陶牧之跟她说,让她若是适应不了诊疗,可以随时去他的诊疗室找他。这么说的话,他应该是没病人的。

    想到这里,林素表情收了收,她蹙起眉头,朝着陶牧之的诊疗室走去。

    走到陶牧之的诊疗室需要路过护士台,林素刚刚经过,护士台后的小护士就发现了她。看到林素,小护士眼睛惊喜地一亮,叫了她一声。

    “林小姐~”

    正朝着陶牧之诊疗室走的林素:“……”

    有人叫她,林素就回过了头来,随后眼睛里就闯入了小护士开心的笑颜。她是林素来三院认识的第一个人,当时她想离开医院,被她硬是押着挂了号,送到了陶牧之面前。

    要不是她,林素现在可能还不认识陶牧之。

    看到小护士,林素蹙起的眉头舒展,她停下脚步,也冲她打了个招呼。

    “你好。”

    “好久不见啊。”小护士从护士台后走了出来。她眼中的欣喜清晰可见,这主要来源于林素。当时林素找陶牧之诊疗就有些不情不愿,后来来了两三次后就没再来了。小护士还以为她放弃了,没想到今天又见到了她。在医院里,医生和护士的心意都是一样的,都是希望患者能够痊愈,恢复健康。

    林素感受得到小护士的好心,在小护士说完后,她冲她笑了笑,道:“是的。”

    “我看资料,你是转到汪教授那边诊疗了是吗?”小护士问道。

    “对。”林素点头。

    “挺好的。汪教授是我们这里最权威的心理医生了。”小护士笑盈盈道。

    眼看着小护士又要再给她科普一遍陶牧之给她科普的汪佳桦的资料,林素急忙打住了她,她道:“我要去趟陶医生的诊疗室。”

    听了林素的话,小护士看了一眼陶牧之的诊疗室,道:“啊,可是陶医生现在有病人哎。”

    听小护士说完,林素:“……”

    有病人?陶牧之说让她可以随时过去找他,但是他竟然有病人?那她怎么去找他?合着当时又安慰她,又摸她头是为了安抚她?他根本就料定她不会去找她?

    什么意思?他准备当甩手掌柜把她放到汪教授那里不管了?

    林素正气愤着,小护士观察着她微变的神色,小心地问了林素一句:“您现在的主治医生不是汪教授吗?您找陶医生有什么事情呀?”

    林素:“……”

    对啊,她找陶牧之干嘛?陶牧之现在又不是她的心理医生,当时说可以去找他,也是说如果她诊疗不顺利的话可以去找他。但是她的诊疗挺顺利的,她去找陶牧之干嘛?

    小护士一下把她问住了,但是一直不回答又有些不礼貌,林素就随便说了一句。

    “没什么。”

    小护士:“这样啊。”

    两人之间陷入了沉默。

    小护士明显感觉到林素的情绪好像没有刚才和她打招呼的时候好了,她想了想,看向林素道:“要是没什么事情,那我送送您吧。”

    林素:“……”

    她确实找陶牧之没什么事了,但是并不代表她就想走啊。

    而小护士总是和她的想法南辕北辙,在她还没拒绝的时候,小护士已经快步走到了电梯旁,她按了电梯的下行按钮,回头笑着冲林素提醒道。

    “林小姐,电梯快到了哦。”

    林素:“……”

    所以说她还不想走啊!

    林素真觉得有些无语。她觉得她和这个小护士的脑回路好像是反方向的,她第一次来时想走她不让走。她现在不想走,她去给她按了电梯。

    而她在医院也确实没什么事了。

    小护士帮忙按了电梯,还在殷切地等着她上电梯。被这么一下架了起来,林素不上电梯都不行了。她站在原地,眸光收紧看了一眼陶牧之的诊疗室。诊疗室的门依旧紧紧地关闭着,她站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在小护士提醒她电梯来了时,林素:“来了来了。”

    说着,林素硬着头皮朝着电梯走了过去。

    时间好巧不巧,在林素抬腿走向电梯的那一刻,视角的余光内,陶牧之诊疗室的门开了。

    林素的脚步一下停住了。

    陶牧之诊疗室的门一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那人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年纪,打扮得年轻时髦,长得温婉漂亮。

    她从陶牧之的诊疗室出来,目光却依旧落在诊疗室内,笑靥如花。

    “陶医生,那我下次再来。”

    在她说完后,陶牧之从诊疗室里走了出来。

    林素:“……”

    -

    陶牧之在从诊疗室里出来时,也察觉到了站在诊疗室不远处的林素。他抬眸看了她一眼,两人的目光对上,他视线收回,和身边的女人说了一句。

    “你现在的病情已经稳定住,下次不需要过来了。如果有需要,可以随时在微信上问我。”

    女人是陶牧之的病人,今天是来进行最后一次诊疗的。其实她的病情早在一个月前就稳定住了,这几次过来诊疗也是巩固。陶牧之这么说,女人却并没有遵循医嘱。

    “我感觉我还需要多来几次。”女人笑着道。

    “您过来我也没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了。”陶牧之道。

    “也不需要帮助我什么啊。”女人不在意地笑了笑,她摇了摇头,长发在肩边飘洒,让她显得更为美丽动人。

    “我觉得就像今天这样坐在诊疗室里,我们随便聊一下就可以了。我没有什么朋友,就算有也很少有人愿意听我倾诉。和你聊天,会让我很放松,也很舒适,能让我一天的心情都很好。”女人道。

    女人说完,陶牧之的神色没什么变化,他语气依然温和,对她道:“你需要相信医生的决定。医生才知道怎么样对你治疗的效果最好。”

    他语气温和,但话语里都是对自己决定的坚持。被这样连番拒绝,女人眼中浮上了一层失落。她望着陶牧之,轻笑着叹了口气。

    “想再见您还真难。”

    女人说完后,耸了耸肩,再看眼睛里的失落已经被潇洒覆盖。她歪着头,冲陶牧之明媚地笑了一下,冲他弯了弯手指。

    “那就这样吧,这段时间谢谢您了,再见。”

    “再见。”陶牧之和她微一颔首。

    得到陶牧之的道别,女人笑着转过了身来,陶牧之的诊疗室距离电梯也不远,在她和陶牧之聊着的时候,刚好电梯到了这一层。她走上电梯,冲电梯门口帮忙按电梯的小护士道了声谢。

    小护士:“……”

    电梯门马上关上了,小护士紧急回神,看向不远处的林素,想要提醒她上电梯:“林小姐……”

    可是她提醒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刚才意志消沉的林素像个跳起来的小羚羊,快步走到了陶牧之的面前。她在陶牧之面前,身材过于娇小,所以还得仰头才能与他对视。

    虽然体型上有些差距,但她在气势上一点都不输,她仰着头,怒气冲冲地望着陶牧之,就差拿手指戳着陶牧之的胸口了。

    “你怎么对她这么温声细语的!?”

    小护士:“……”

    看来林小姐一时半刻是不打算走了。

    -

    林素十分生气。

    她生气陶牧之的区别对待。

    想当初她是陶牧之的病人时,陶牧之怎么对待她的?第一次,她进了诊疗室,他头也没抬的让她去挂号。挂完号后,不冷不热地问了她几个问题,刺激她开了口,就让她离开了。而第二次诊疗更是离谱,让她在诊疗室外等了他十几分钟,等待结束后,陶牧之直接轻飘飘地让她离开了,还说让她等待就是他对她今天的诊疗。林素当时气炸了,觉得受到了玩弄。她气冲冲地跑去医院投诉部门投诉,可是那个处理投诉的医生告诉她这是陶牧之的诊疗处方,他们无权干涉。

    哇,陶牧之的诊疗处方是吧?那他怎么对今天这个女病人的诊疗处方就不是这样的?面对女病人的无理要求,他全程温声细语,耐心温柔。到了她这里,他就是不冷不淡,爱答不理。

    凭什么啊?

    林素仰着头,一双眼睛明亮警惕地盯着陶牧之,等待着他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面对她的质问,陶牧之注意力也全放在了她的身上,他低眸对上她的目光,道。

    “她的情况不能受刺激。”

    林素:“……”

    林素刚才浑身起火,陶牧之不但没给她灭火,还在她头上浇了一桶油,林素直接炸了。

    “她不能受刺激?”林素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句陶牧之刚才说的话,她盯着陶牧之反问道:“那就是我能受刺激了?”

    她反问完,自己都觉得离谱,索性不等陶牧之的回答了。林素情绪上头,气得像只愤怒的小鸟。

    “哇!陶牧之,你想想你当时怎么对我的,你再想想你是怎么对待刚才的病人的!我刚才就应该录音你知道吗?我应该录音,然后曝光你,投诉你,我看看这次医院还怎么包庇你!”

    林素越说越上头,甚至拿出了手机。可是刚才那个女病人的诊疗已经结束了,而且以后都不打算来了,她错过了最佳录音机会。

    林素捶胸顿足!

    林素的情绪在气愤和后悔中交杂,她的眉头拧成一个疙瘩,眼睛无语地看着她,因为太过生气,她的脸颊都有些鼓鼓的,像是膨胀的河豚。

    陶牧之望着情绪上头的林素,眼睫微微舒展,道。

    “我没去过她家。”

    林素:“……”

    “你没去过她家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不让你去的。”林素不可思议地说。

    而在她说完之后,林素抬眸对上陶牧之的目光,眨了眨眼睛。

    陶牧之没有去过刚才那位女病人的家里。

    不光刚才那位女病人,他应该任何病人的家里都没去过。

    但是他去过她家了。他不光去过她家,他还亲自给她下厨做饭,还照顾她。这样一对比的话,她在陶牧之这里的特殊性就显现出来了。

    陶牧之待她还是更好一点的。林素想。想完之后,林素的情绪像是早起沙滩边的潮涌一样,急速而又毫无痕迹地退下去了。

    林素抬眸望着陶牧之,陶牧之也在看她。他的眸光平静幽深,像是月光下的海。在这样目光的注视下,林素那刚刚平复下的心跳又重新紊乱了起来。

    “哦。”林素收回目光,她应了一声。应完之后,觉得这句“哦”太单薄,她评价了一句。

    “还是我有本事。”

    林素自我评价完,陶牧之赞同了她的自我评价。

    “嗯。你本事还是蛮大的。”

    林素眼尾轻轻抬了一下。她的心跳并没有因为她不继续看陶牧之而平复下来,反而因为陶牧之赞同她的自我评价而有所膨胀。她微挑了挑唇角,鼻间轻轻地“哼”了一声。

    她就这样被安抚了下来。像是炸毛的猫被捋顺了毛发,在翘着尾巴的同时还“咕噜”了一下。陶牧之垂眸看着她得意的样子,眼底浮上了一层温柔的笑意。

    “要不要吃鱼?”陶牧之问。

    林素抬眸看了陶牧之一眼。看着他,林素像是听不懂一样,问道。

    “吃什么鱼啊?”

    “红烧鱼。”陶牧之道。

    林素不在意地点了点头,道:“好啊。去哪家餐厅吃?”

    “自己做。”陶牧之道。

    林素舌尖轻挑了挑牙齿。她看着陶牧之,问他:“谁做?”

    “我做。”陶牧之道。

    他说完,像是预判了林素接下来要问的问题,直接回答了出来。

    “去你家做。”

    林素:“……”

    什么去我家做去你家做的!你说话不要这么模棱两可行不行!

    不过,看在红烧鱼的份上,林素也不跟他一般见识了。她轻轻挑了挑眉,有些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行吧。”

    但是只做鱼啊!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
小说推荐